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四十五章无心插柳柳成荫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到达出事地点后,纪荀看到了四个熟人,孟琰,尚青,馆长和白鸣,他们在见到纪荀后都很惊讶,不过也没说什么,纸包不住火,纪荀知道也不奇怪,尤其是在看到随后赶来的秦天时,一切就都明了了。

    纪荀看见白鸣后,留了个心眼,做出了一副哭丧的样子,就好像于子言真死了一样,然后趁着过去抱孟琰的功夫,掐了他一把。

    孟琰何等聪明,自然会意,假借安慰女朋友的名字,把纪荀拉到了一边。

    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也没有鬼后,纪荀把自己做的两个梦告诉了孟琰,由于猴头儿和老徐之间的对话,她已经确定了于子言和周敏没死,而且很有可能并没有离开这一片。

    孟琰听后沉思了片刻,说“可警局的人都找过了,没有找到人,尚青和霍老板也有找过,该不会…已经被白鸣……”

    “不可能”纪荀十分肯定的否认了。

    既然纪荀这么肯定,那孟琰就排除了这个可能,想想也是,如果真被白鸣抓住了,他也不可能还巴巴的缠着馆长天天来这里蹲点。

    沉默了片刻后,纪荀问孟琰“我觉得你可以把放在白鸣身上的注意力转移一点,查查周国豪。”

    “已经在做了,不过有些难,只有警方的人介入是不够的,先不说这个。”孟琰突然话锋一转,一把抱住纪荀,把头埋在她温暖的脖间蹭了蹭,闷声说

    “我定了餐厅,晚上和我吃个烛光晚餐怎么样?”

    纪荀满头黑线“你就不能给我个惊喜吗?明摆了说是烛光晚餐!”

    孟琰低低轻笑“谁说没有惊喜了?”

    “嗯,孺子可教也!”纪荀点点头,赏了孟琰一个香吻,可…她怎么就有一种非礼好哥们的感觉呢?不过这哥们的味道还是很不错滴嘛。

    就在纪荀打算草草结束这个吻的时候,孟琰突然一把抱住了纪荀,摁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撒嘴,纪荀无奈,只好将女朋友的权益行使到底。

    话说纪荀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孟琰耍流氓了,额,不对,是被他耍流氓,但就是找不到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种感觉,可又对孟琰不排斥,这让纪荀纳闷不已,就好像她和孟琰接触,只是为了男女朋友这个头衔,并不是因情而动,不由自主。

    多次反省后,她果断认为应该是自己的问题,二十多岁了才开始初恋,当然是会存在一定问题的。

    嗯,就是这么回事!

    一吻结束后,孟琰将纪荀紧紧抱住,在她耳边低语道

    “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会等你,一直等你。”

    纪荀被孟琰的柔情蜜语搞得也有些煽情,回抱住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我会回来的!”

    孟琰叹了口气,在纪荀的脖间蹭了蹭,想了半天后,闷声说“如果…”

    “呸呸呸!没有如果,你想什么呢!”纪荀心中一横,在孟琰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已做惩罚。

    但纪荀并没有真的怪孟琰乌鸦嘴,他是军人,看管了生死离别,对于死亡他可以坦然接受,也可以直面面对,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没有了感觉,相反,正是因为,他才会更畏惧死亡。

    更何况,纪荀这次去的地方,本就是亡者的集聚地。

    就在二人重重的相拥无语时,纪荀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啧,老徐,你说这俩人亲完怎么就没后续了?不是该…”

    猴头儿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森寒的目光向它射来,它打了一个哆嗦,见纪荀正看着它,立马反应了过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

    就刚才的目光来看,猴头儿可以明确的判断出纪荀的道行。

    其实纪荀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眼神竟有如此的杀伤力,这应该和她之前吞噬了那些阴煞有关系,但她并不敢过于显山漏水,毕竟吞噬阴煞有背地府规律,要是让这些鬼差察觉到什么,她可就惹祸上身了,虽然她那么做也是碰巧,情非得已,但人家可不会管那么多。

    支走了孟琰后,纪荀来到猴头儿和老徐身边,一改刚才的凌厉气势,笑眯眯的问

    “二位鬼差这是出来办事?”

    见纪荀的态度好转,猴头儿直了直腰板,装腔作势的说

    “是啊。”

    老徐不动声色的白了猴头儿一眼,与纪荀互相做了个揖,然后客客气气的结果她递来的烟,笑着说

    “看阁下的道行,应该不低,来这里可是为了前几日的事?”

    纪荀斟酌了一下,虽然不太清楚老徐所指的究竟是什么事,但还是点了点头,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开始转移话题。

    “二位不必这么拘谨,其实我们也算是同行,而且按时间算,二位还是我的前辈。”

    老徐夹着烟的手一顿“哦?此话怎讲?”

    纪荀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把谢必安给她的阴阳笔拿了出来,听于子言之前的意思,应该是谢必安有意把她收做阴差,结合老徐和猴头儿前几日提起的人头,纪荀大致猜到地府现在在招贤纳士,以备日后之用。

    果然,老徐在看到阴阳笔后放松了一些戒备,与纪荀来到一处无人的大石头旁坐下,似是抱怨的说

    “这几天我们一直徘徊在这一片,一个阴魂也没找到,只能四处游荡,唉,地府的大头们在下面悠闲,只能让我们这些小鬼差忙活,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本事倒大,可这会儿就不见它们出来晃悠了,啧,对了,听说前几天锦阳出了大事,所有阴魂和鬼差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是锦阳来的吧?这事你知道吗?”

    纪荀听后出了层虚汗,她上哪知道去呀,不过为了自己的目的,她只能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是啊,确实挺怪的,我明日去地府正是为了这事,不瞒二位说,我是玄家的人,这降妖除魔本来就是本分,现在又多了个阴差的身份,有些事不搞清楚没办法,家主这几日也是愁的一捋一捋的薅头发,要我说,这事咱们地上地下就得一起解决,不然根本没办法搞清状况!”

    说着,纪荀故作无意的拿着阴阳笔在两个鬼差面前晃了晃,似乎是在强调自己阴差的身份。

    就在这一晃之间,老徐神色猛然大变,抓着纪荀的手认真的打量起了阴阳笔,把纪荀搞得一顿紧张,还以为这老实巴交的国字脸看出了什么不对劲,识破了她拙劣的谎言。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纪荀下巴险些脱臼,只见老徐一把拽过嘬着烟头的猴头儿,就跪了下去,伏在地上战战兢兢道

    “大人赎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竟与您平起平坐,还望大人莫要计较,放我二人一条生路,别…别把小的刚才的混账话告于谢老爷和范老爷!”

    这下纪荀可被搞懵了,一头雾水的仔细看刚才老徐打量过的地方,却是什么也没看到,郁闷之下,她将冥途彻底开启,虽然不比观苍眼好用,但她还是看出了不同。

    就在那阴阳笔的花纹之间,刻了两个小到真的不能再小的字——无常!

    纪荀当即就笑了,合着谢必安给她的笔还有这玄机,她之前倒是没有发现。

    看着战战兢兢匍匐在地上的二人,纪荀强忍着心里的窃喜,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沉声道

    “既然你们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没错,我确实是无常二爷的人,不过今儿个我心情好,只要你们能回答我几个问题,那我就…”

    纪荀的话没说完,但二人已经明白了,完全是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这正和纪荀的意,看这两人胆小的样子,她就知道他们在下面的地位不高,那样的地位虽然知道的不会很多,但也不会太少。

    而且纪荀就算问了些不该问的,他们也不敢回去乱说,毕竟现在下面应该很乱,甚至已经到了拉帮结派的程度,这种事,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喽喽能插手的。

    果然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纪荀本来是打算让他们与自己结伴进入地府,以图方便的,但这么一来,倒是能有更多的收获了。

    到达出事地点后,纪荀看到了四个熟人,孟琰,尚青,馆长和白鸣,他们在见到纪荀后都很惊讶,不过也没说什么,纸包不住火,纪荀知道也不奇怪,尤其是在看到随后赶来的秦天时,一切就都明了了。

    纪荀看见白鸣后,留了个心眼,做出了一副哭丧的样子,就好像于子言真死了一样,然后趁着过去抱孟琰的功夫,掐了他一把。

    孟琰何等聪明,自然会意,假借安慰女朋友的名字,把纪荀拉到了一边。

    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也没有鬼后,纪荀把自己做的两个梦告诉了孟琰,由于猴头儿和老徐之间的对话,她已经确定了于子言和周敏没死,而且很有可能并没有离开这一片。

    孟琰听后沉思了片刻,说“可警局的人都找过了,没有找到人,尚青和霍老板也有找过,该不会…已经被白鸣……”

    “不可能”纪荀十分肯定的否认了。

    既然纪荀这么肯定,那孟琰就排除了这个可能,想想也是,如果真被白鸣抓住了,他也不可能还巴巴的缠着馆长天天来这里蹲点。

    沉默了片刻后,纪荀问孟琰“我觉得你可以把放在白鸣身上的注意力转移一点,查查周国豪。”

    “已经在做了,不过有些难,只有警方的人介入是不够的,先不说这个。”孟琰突然话锋一转,一把抱住纪荀,把头埋在她温暖的脖间蹭了蹭,闷声说

    “我定了餐厅,晚上和我吃个烛光晚餐怎么样?”

    纪荀满头黑线“你就不能给我个惊喜吗?明摆了说是烛光晚餐!”

    孟琰低低轻笑“谁说没有惊喜了?”

    “嗯,孺子可教也!”纪荀点点头,赏了孟琰一个香吻,可…她怎么就有一种非礼好哥们的感觉呢?不过这哥们的味道还是很不错滴嘛。

    就在纪荀打算草草结束这个吻的时候,孟琰突然一把抱住了纪荀,摁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撒嘴,纪荀无奈,只好将女朋友的权益行使到底。

    话说纪荀已经不是第一次对孟琰耍流氓了,额,不对,是被他耍流氓,但就是找不到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种感觉,可又对孟琰不排斥,这让纪荀纳闷不已,就好像她和孟琰接触,只是为了男女朋友这个头衔,并不是因情而动,不由自主。

    多次反省后,她果断认为应该是自己的问题,二十多岁了才开始初恋,当然是会存在一定问题的。

    嗯,就是这么回事!

    一吻结束后,孟琰将纪荀紧紧抱住,在她耳边低语道

    “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会等你,一直等你。”

    纪荀被孟琰的柔情蜜语搞得也有些煽情,回抱住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我会回来的!”

    孟琰叹了口气,在纪荀的脖间蹭了蹭,想了半天后,闷声说“如果…”

    “呸呸呸!没有如果,你想什么呢!”纪荀心中一横,在孟琰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已做惩罚。

    但纪荀并没有真的怪孟琰乌鸦嘴,他是军人,看管了生死离别,对于死亡他可以坦然接受,也可以直面面对,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没有了感觉,相反,正是因为,他才会更畏惧死亡。

    更何况,纪荀这次去的地方,本就是亡者的集聚地。

    就在二人重重的相拥无语时,纪荀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啧,老徐,你说这俩人亲完怎么就没后续了?不是该…”

    猴头儿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了森寒的目光向它射来,它打了一个哆嗦,见纪荀正看着它,立马反应了过来,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

    就刚才的目光来看,猴头儿可以明确的判断出纪荀的道行。

    其实纪荀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眼神竟有如此的杀伤力,这应该和她之前吞噬了那些阴煞有关系,但她并不敢过于显山漏水,毕竟吞噬阴煞有背地府规律,要是让这些鬼差察觉到什么,她可就惹祸上身了,虽然她那么做也是碰巧,情非得已,但人家可不会管那么多。

    支走了孟琰后,纪荀来到猴头儿和老徐身边,一改刚才的凌厉气势,笑眯眯的问

    “二位鬼差这是出来办事?”

    见纪荀的态度好转,猴头儿直了直腰板,装腔作势的说

    “是啊。”

    老徐不动声色的白了猴头儿一眼,与纪荀互相做了个揖,然后客客气气的结果她递来的烟,笑着说

    “看阁下的道行,应该不低,来这里可是为了前几日的事?”

    纪荀斟酌了一下,虽然不太清楚老徐所指的究竟是什么事,但还是点了点头,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开始转移话题。

    “二位不必这么拘谨,其实我们也算是同行,而且按时间算,二位还是我的前辈。”

    老徐夹着烟的手一顿“哦?此话怎讲?”

    纪荀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把谢必安给她的阴阳笔拿了出来,听于子言之前的意思,应该是谢必安有意把她收做阴差,结合老徐和猴头儿前几日提起的人头,纪荀大致猜到地府现在在招贤纳士,以备日后之用。

    果然,老徐在看到阴阳笔后放松了一些戒备,与纪荀来到一处无人的大石头旁坐下,似是抱怨的说

    “这几天我们一直徘徊在这一片,一个阴魂也没找到,只能四处游荡,唉,地府的大头们在下面悠闲,只能让我们这些小鬼差忙活,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本事倒大,可这会儿就不见它们出来晃悠了,啧,对了,听说前几天锦阳出了大事,所有阴魂和鬼差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是锦阳来的吧?这事你知道吗?”

    纪荀听后出了层虚汗,她上哪知道去呀,不过为了自己的目的,她只能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是啊,确实挺怪的,我明日去地府正是为了这事,不瞒二位说,我是玄家的人,这降妖除魔本来就是本分,现在又多了个阴差的身份,有些事不搞清楚没办法,家主这几日也是愁的一捋一捋的薅头发,要我说,这事咱们地上地下就得一起解决,不然根本没办法搞清状况!”

    说着,纪荀故作无意的拿着阴阳笔在两个鬼差面前晃了晃,似乎是在强调自己阴差的身份。

    就在这一晃之间,老徐神色猛然大变,抓着纪荀的手认真的打量起了阴阳笔,把纪荀搞得一顿紧张,还以为这老实巴交的国字脸看出了什么不对劲,识破了她拙劣的谎言。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纪荀下巴险些脱臼,只见老徐一把拽过嘬着烟头的猴头儿,就跪了下去,伏在地上战战兢兢道

    “大人赎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竟与您平起平坐,还望大人莫要计较,放我二人一条生路,别…别把小的刚才的混账话告于谢老爷和范老爷!”

    这下纪荀可被搞懵了,一头雾水的仔细看刚才老徐打量过的地方,却是什么也没看到,郁闷之下,她将冥途彻底开启,虽然不比观苍眼好用,但她还是看出了不同。

    就在那阴阳笔的花纹之间,刻了两个小到真的不能再小的字——无常!

    纪荀当即就笑了,合着谢必安给她的笔还有这玄机,她之前倒是没有发现。

    看着战战兢兢匍匐在地上的二人,纪荀强忍着心里的窃喜,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沉声道

    “既然你们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没错,我确实是无常二爷的人,不过今儿个我心情好,只要你们能回答我几个问题,那我就…”

    纪荀的话没说完,但二人已经明白了,完全是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这正和纪荀的意,看这两人胆小的样子,她就知道他们在下面的地位不高,那样的地位虽然知道的不会很多,但也不会太少。

    而且纪荀就算问了些不该问的,他们也不敢回去乱说,毕竟现在下面应该很乱,甚至已经到了拉帮结派的程度,这种事,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喽喽能插手的。

    果然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纪荀本来是打算让他们与自己结伴进入地府,以图方便的,但这么一来,倒是能有更多的收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