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四十四章更多的疑问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关于那一夜所引起的恐慌,已经被警方压制了下去,这其中孟琰起到了很大作用,他来锦阳实际上并不是单单来和纪荀谈情说爱的,而是来任市局局长一职的,当然了,只是代理,暂且担任局长一职。

    因为锦阳近日所发生的事比较特殊,有些事需要警局的配合,所以孟琰才接下了这个职务,那晚的事在警方介入后,居民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好在孟琰反应快,又做了完全的准备,才没有让人把那惊魂一夜和鬼怪联系起来。

    至于那些被困在卷舌提灯大阵之中的阴魂,也已经被洛婉交给了随后赶来的鬼差,当然,锦阳的鬼魂瞬间消失的事,也引起了它们以及地府的高度关注,但洛婉果断一问三不知,只是说她单纯的为了抓鬼而来,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

    由于洛婉玄家大小姐的身份,还有抓住那么多阴魂的功劳,也没有被怎么为难,再说了,虽然那些鬼差的任务是把逃跑的阴魂抓回去,但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维护阴阳的平衡和秩序,阴魂虽然灰飞烟灭了,可也是变相的帮了地府的忙。

    不过,地府之中还是有些人很在意这件事,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观苍眼,也就是纪荀,至于是那些人,也都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有惊无险,事情也算是解决了,但却并没有完。

    第二天,纪荀就醒了,她虽然心急小艾的事,却也没忘了正事,把周家和王家的事告诉了大家,不过这里的大家,只是指孟琰和尚青,洛婉年后就要为人妇了,她并不想再插手有关于耿裕民,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孟琰和尚青听后对视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却并没有对纪荀说,纪荀心中有事,也就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异样。

    在那之后,他们拷问了黎马,然后把她送回了地府。

    从她的口中,三人知道了耿裕民这次布局的主要目的。

    耿裕民之所以做那么多,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小艾的魂魄,从猴头儿和老徐那两个鬼差那里,纪荀知道耿裕民下面有同党,只要小艾的魂魄到了下面,那十有八九就会落到耿裕民手中。

    这也是牛头马面为什么只勾小艾的魂,不勾周奇魂的原因之一。

    黎马知道的不多,也只有这个是最重要的线索,其他的都没什么用。

    不过有一点让纪荀很在意,那就是周国豪那么爱自己这女儿,甚至为了她肯胁迫活人结阴亲,那现在怎么还放任自己的女儿被耿裕民利用呢?他难道不该把黎马保护好吗?而且从黎马的口中,纪荀并没有再听到任何关于她父母的事,只能听到周奇。

    爱情再重要,终究抵不过亲情,黎马这样似乎太不寻常了。

    还有被王毅杀死,并被其收做护身鬼的周珊珊,她的姓和死是因为巧合,还是另有隐情,如果她也是周家的人,那又是谁的女儿呢?

    更多的疑问蹦了出来,可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去寻找答案,而是去救小艾,只要七天之内把小艾的魂魄带回,她就可以还阳。

    事实上就算不是为了救活小艾,她的魂魄也不能留在地府。

    耿裕民想用小艾的魂魄做什么,还不得而知,可能根本就不单单是想把她塞进纪荀体内,就像安乡殡仪馆天台那样简单,事到如今,纪荀等人也摸清了那老东西的行事作风,他擅长万箭齐发,一箭双雕,真正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入地府救小艾的事刻不容缓,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请于子言和于子彤了,只能纪荀或是尚青来。

    起初是决定让尚青去的,毕竟纪荀魂魄离体风险太大,她的身体现在可是香饽饽,至于原因,就不用多说,自然是因为那双观苍眼。

    但尚青是尚家三少爷,他来锦阳的事别说是圈里的人了,就连这几日在阳间游荡的鬼差都知道,他这个‘大’人物要是突然不见,肯定会引起不少人的警觉,说不定还会牵扯出更多麻烦事也说不定。

    所以最后还是决定让纪荀这个大闲人去,而且她有黑白无常给的阴阳笔,在下面多少能起点作用。

    话说这阴阳笔,也不是谁都能用的,由于纪荀使用的次数太多,又喂过血,所以已经认了主,不是轻易就可以借给别人用的,现在是除了她,谁拿都没用。

    后来纪荀才知道,谢必安给她的这支阴阳笔和普通的阴阳笔不同,其实大有来头。

    要说这阴阳笔啊,其实自古以来就一支,正是纪荀手里的那支,其他的都是高仿,也可以说是复制品,力量远没有纪荀的这支强大,只有‘害人’这一个用处。

    决定下来过阴的人选后,就是掐算阴时了,毕竟这也是大事,不是随时随地就可以来的。

    为了保险起见,曾野会跟纪荀一起去,时间就定在第二天的凌晨一点。

    此行也算是十分凶险,现在地府的情况有多糟,他们并不知道,纪荀这次可不能大摇大摆的去,只能偷偷摸摸,不然要是误打误撞的引起了耿裕民的注意,可就坏了大事,到时候他来抢纪荀的身体,就麻烦了。

    本来纪荀冒险前,孟琰是理应陪着,让她放松放松心情的,但刚刚发生过大事,又是接二连三的一起来,他实在脱不开身,于是只能把纪荀带到了警局,然后…他就忙去了。

    纪荀百无聊赖的坐在孟琰舒服的老板椅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对于明天过阴的事情,她是又激动又害怕。

    激动是因为没去过,好奇,害怕是因为对未知的本能恐惧,和‘死亡’的敬畏,地府啊,那可是死了才会去的地方。

    就在纪荀胡思乱想的时候,办公会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喊“请进”,门却已经被推开了,不过进来的也算是熟人。

    “纪荀,你…你怎么在这?”秦天一脸懵逼,以他的脑洞,根本想不到纪荀是怎么和新任代理局长扯上关系的。

    纪荀笑了笑,正色道“孟琰一个小时前就出去了,你要是找他,可以打电话。”

    “哦,好”秦天一脸茫然的转过身,向门外走去,却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问纪荀“你有于前辈的消息了吗?”

    听到于子言,纪荀就莫名的坏了心情,低着头回道“没有…”

    “唉”秦天叹了口气,一脸忧伤的安慰纪荀“其实你也别担心,找不到尸体也是好事,说不定于前辈他真的躲过了空难。”

    “空难?”纪荀皱起了眉,然后想起了那晚飞机失事的新闻,‘腾’的一下站起身,拽着秦天急声问“你刚才说什么?尸体没有找到?孟琰怎么说?”

    “额…这,这……”秦天被纪荀的反应吓到了,挺高大的一个男人,一瞬间就矮了许多。

    纪荀明白他所知道的消息也有限,就没有再为难他,让他带着自己去飞机坠毁的地方,纪荀记得之前新闻里说过,飞机是在起飞不久后就坠毁了,那坠毁的地点肯定离锦阳不远,绝对就在锦阳郊外一带。

    看着窗外极速向后退去的风景,纪荀前所未有的恐慌,她没想到孟琰会骗自己,于子言如果真的给他打了电话,报了平安,那他根本没有理由给于子言和周敏的去向定义为失踪,这事怕连周奇一家都还被蒙在鼓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纪荀才断定了另有隐情!

    她本来不打算再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的,因为她明天就要过阴,去救小艾了,但她就是不放心,毕竟这关乎到于子言和周敏的生死,她还是想去看看,就算什么发现也没有,她也想去看看。

    飞机失事,就算于子言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可能逃过这一劫。

    很快,纪荀和秦天就临近了出事地点,看着窗外有些熟悉的景象,纪荀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两个‘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