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三十七章又出来个周家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本来纪荀以为自己接手宁乡殡仪馆的仪式会很隆重,就算不敲锣打鼓,也得把员工集合起来见见他们的新老板吧。

    可事实却是她签了个馆长给她的财产转移合同,然后拿了一大堆文件后…就没事了!

    她背着手,带着小艾在殡仪馆里转悠,这宁乡殡仪馆和安乡殡仪馆是对门,员工们也都认识,应该是前几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他们在见到纪荀的时候,表现的都很客气,一口一个“纪馆长好。”

    当然了,也有些碎嘴婆,他们也抓住了这个话头,茶余饭后的讨论着纪荀走马上任的事,这也难怪,毕竟纪荀才二十刚出头就担此重任,而且和霍老板、周老板的关系还都挺好,难免引些闲言碎语。

    不过纪荀并不在意,人的一生很长很长,谁还没碰到过几个小人呢?再说了,这些小人又不会影响自己生活和赚钱,他们就算扯的再没边,不也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在自己手下干活吗?又飞不上天!

    嘿嘿,她就喜欢那种别人看不惯自己,又干不掉自己,还得忍气吞声的在自己手下干活的样子,那感觉,别提tm多爽了!

    绕了一圈后,纪荀就回到了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中享受着那种不用干活,就会有钱入账的感觉。

    就在这时,她的秘书走了进来。

    说起这个秘书啊,纪荀就不得不多说几句,这人名叫姚燕,之前就是为周铭烨当秘书的,由于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还有周铭烨的特殊交代,纪荀也就没换。

    人如其名,姚燕是一个极其妖艳的女人,和她在一起,纪荀就感觉自己这老板当的特憋屈,有点像人家的小妹。

    姚燕一扭三晃的来到纪荀面前,声音却是与她的气质形象完全不符的清冷正式,她说“纪馆长,周家的人来了。”

    听到‘周家’这两个字,纪荀就莫名的头疼,她自己就认识两个周家,一个是周奇那边的,一个周启生那边的,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跟姓周的犯冲,一遇到这个姓,总能惹来或多或少的麻烦。

    姚燕跟了周铭烨很多年,自然是个人精,不用纪荀去问,她就把这个周家的来意说明了。

    周铭烨活着的时候,除了做殡仪馆这种白事的生意外,也兼职很多,比如什么看相算命,家宅吉凶,除鬼驱邪,断阴阳风水等等。

    这周家这次来,就是为了除鬼驱邪。

    纪荀听后点了点头,想着幸亏是除鬼驱邪,他们要是来看相算命的自己就抓瞎了,她也没研究过这个啊,其实她是有请教过于子言的,但他并没有教,说是这种事做多了,阳寿会骤减,不然洛婉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遭难,纪荀一听果断放弃,她可不想跟于子言一样,‘英年早逝’。

    “是之前就来过吗?”纪荀问。

    “是的,之前来的时候我有找过霍老板,不过他那里的事情也很多,就只是给了张家一些辟邪的东西,昨天的时候周家打来电话预约,说还是想见馆长一面。”

    “嗯,带人进来吧”说着纪荀坐直身子,整理了下衣服,暗道自己还真是跟周家犯冲,这曹老师的事还没解决呢,就又来一件,她脑子里一团乱麻,迟早有一天得神经衰弱。

    不多时,姚燕就带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一看就是对夫妻,大概四十岁左右,看上去很富态的样子。

    纪荀知道自己年纪不大,不容易取信于人,只能用些特殊手段,于是她微闭双眼,摇头晃脑,老神在在道

    “正所谓夜有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庄周虚化蝶,吕望兆飞熊,丁固生松贵,江海得笔聪,黄粱巫峡事,非此莫能穷。这几日本座诸事缠身,无暇来这里坐镇,昨日掐指一算,算到今日会有难者上门求助,果然,时辰刚好,二位请坐,不必心急,且缓缓道来。”

    那一男一女见上座之上是个小丫头,都是一愣,似乎并没有被纪荀唬住,侧头疑惑的看向姚燕。

    那姚燕跟了周铭烨多年,自然也学会了几招,对二人笑了笑,压低声音解释,似乎是怕竟然到‘打坐’的纪荀似得。

    “周先生,周夫人,这位是我们殡仪馆的新馆长,刚从茅山下来的,要不是算到了二位有难,就连我都联系不上她老人家呢。”

    那男人愣了愣,似乎还有些不放心,问“那…周老板呢?”

    “他老人家已经去阴差那里述职了。”纪荀睁开眼睛,故作高深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一男一女,说

    “二位撞邪也有些时日了,虽那孽畜并未害你二人性命,但就这么拖着必然会出大事,若是你二人再不坦言相告,怕是…”

    纪荀的话没说完,却让那一男一女背脊生寒,正如纪荀所说,他们撞鬼也有些日子了,一直有请人去看,但都束手无策,找了周铭烨几次都未果,他们也是急了。

    似乎是纪荀的话说进了心坎里,那男人不再犹豫,讲述出了这几日发生的事。

    这个周家,是锦阳有头有脸的地产大亨,纪荀原先住的那个小区,包括现在住的地方,都是其旗下的,前些日子龙翻身,也影响到了他们楼盘的销售,最严重的就是纪荀家小区发现尸体的那次,警察介入后,小区就莫名其妙的被封了,所有居民的补偿除了政府给的一些,剩下的都是他们承担的。

    在那之后,平静了一段时间,但最近就又开始不太平了,不仅周家原先建的别墅区开始频频出现居民撞邪事件,就连周家自家人也没办法幸免,半夜三更不是听到鬼哭狼嚎,就是感觉家里有人走动。

    要说这撞邪具体经过,其实也是有惊无险,除了几个胆小的被吓死外,其他人都平安无事,也没明显的出现鬼魂伤人的事件,所以这事也就没传开。

    再者,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就找到你的,所以有些人心虚,就更加没有张扬这事了。

    简单听了听事情的经过,纪荀陷入了沉思,觉得这周家的事,和曹老师家的事隐约有些相似之处,他们所装的鬼都没有明确害人的意思,只是吓唬,换句话说就是,这两家遇到的鬼魂都还不具备害人的能力。

    沉思了片刻后,纪荀缓缓点了点头,说“今晚本座便去看看,你二人稍安勿躁,有本座在,不会出事的。”

    那一男一女听纪荀这么爽快的就答应出手,自然是安心了不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离开了,并且表示晚一点会派人来接。

    等办公室内只剩下纪荀和小艾后,小艾走到了纪荀身前,问

    “小荀姐,你不是答应曹老师和姚老师帮他们驱邪嘛,怎么又答应了别人?鬼魂一般之外十二点到三点出没,两边跑来不及吧?”

    “那是当然,谁说两边跑了?”纪荀嘿嘿一笑,把小艾抱到了腿上,说

    “曹老师那边…你去怎么样?我让曾野跟着你。”

    “这…”小艾低头想了想,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说“没有问题!交给我吧!”

    “真乖!”纪荀笑了笑,在小艾的小脸蛋上重重的亲了口“要是不行,你也别逞强,一切听曾野的,知道了吗?需要的东西我会准备好,这个别担心,去,先画个符给我看看。”

    “嗯!”小艾开心的从纪荀腿上跳下,去一边画符去了。

    看着小艾认真的侧脸,纪荀若有所思,在她看来,曹老师那边的事比较容易解决,没有害人能力的鬼魂,即便只派曾野去都能抓住,安全问题她不用担心。

    她担心的事周家的事,算上周启生家,她已经认识了三家姓周的,当然了周铭烨暂且不算,他孤家寡人一个,而且已经去地府报道了。

    这三个周家中,有其中两家和灵异事件挂上了边,还有一家也沾着点关系,纪荀觉得有些蹊跷,毕竟这太巧了。

    再者,地府逃出了那么多鬼魂,可事到如今自己才发现两处闹鬼,而且貌似锦阳也就这两处,馆长那里虽然忙,但明显不是忙这档子事。

    锦阳不小,但也不大,其中从事阴阳先生或是道士职业的人不在少数,可有真本事的却不多,安乡殡仪馆和宁乡殡仪馆的名声最大,自然慕名前来求助的人是最多的。

    可馆长那边什么都没说,圈里也没传出什么消息,这让纪荀纳闷了起来,好像这些撞邪的人是故意找上她的,更或者说,是有什么人促使他们找上自己的。

    想到这,纪荀打了个寒颤,觉得周身有些冷,她感觉自己又被人盯上了,只是与往日不同,她的身边没有了于子言这个智囊加保镖,只有靠自己解决了。

    郁闷之下,纪荀索性不再胡思乱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今晚就先去看看,看看这个处心积虑算计她的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本来纪荀以为自己接手宁乡殡仪馆的仪式会很隆重,就算不敲锣打鼓,也得把员工集合起来见见他们的新老板吧。

    可事实却是她签了个馆长给她的财产转移合同,然后拿了一大堆文件后…就没事了!

    她背着手,带着小艾在殡仪馆里转悠,这宁乡殡仪馆和安乡殡仪馆是对门,员工们也都认识,应该是前几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他们在见到纪荀的时候,表现的都很客气,一口一个“纪馆长好。”

    当然了,也有些碎嘴婆,他们也抓住了这个话头,茶余饭后的讨论着纪荀走马上任的事,这也难怪,毕竟纪荀才二十刚出头就担此重任,而且和霍老板、周老板的关系还都挺好,难免引些闲言碎语。

    不过纪荀并不在意,人的一生很长很长,谁还没碰到过几个小人呢?再说了,这些小人又不会影响自己生活和赚钱,他们就算扯的再没边,不也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在自己手下干活吗?又飞不上天!

    嘿嘿,她就喜欢那种别人看不惯自己,又干不掉自己,还得忍气吞声的在自己手下干活的样子,那感觉,别提tm多爽了!

    绕了一圈后,纪荀就回到了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中享受着那种不用干活,就会有钱入账的感觉。

    就在这时,她的秘书走了进来。

    说起这个秘书啊,纪荀就不得不多说几句,这人名叫姚燕,之前就是为周铭烨当秘书的,由于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还有周铭烨的特殊交代,纪荀也就没换。

    人如其名,姚燕是一个极其妖艳的女人,和她在一起,纪荀就感觉自己这老板当的特憋屈,有点像人家的小妹。

    姚燕一扭三晃的来到纪荀面前,声音却是与她的气质形象完全不符的清冷正式,她说“纪馆长,周家的人来了。”

    听到‘周家’这两个字,纪荀就莫名的头疼,她自己就认识两个周家,一个是周奇那边的,一个周启生那边的,她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跟姓周的犯冲,一遇到这个姓,总能惹来或多或少的麻烦。

    姚燕跟了周铭烨很多年,自然是个人精,不用纪荀去问,她就把这个周家的来意说明了。

    周铭烨活着的时候,除了做殡仪馆这种白事的生意外,也兼职很多,比如什么看相算命,家宅吉凶,除鬼驱邪,断阴阳风水等等。

    这周家这次来,就是为了除鬼驱邪。

    纪荀听后点了点头,想着幸亏是除鬼驱邪,他们要是来看相算命的自己就抓瞎了,她也没研究过这个啊,其实她是有请教过于子言的,但他并没有教,说是这种事做多了,阳寿会骤减,不然洛婉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遭难,纪荀一听果断放弃,她可不想跟于子言一样,‘英年早逝’。

    “是之前就来过吗?”纪荀问。

    “是的,之前来的时候我有找过霍老板,不过他那里的事情也很多,就只是给了张家一些辟邪的东西,昨天的时候周家打来电话预约,说还是想见馆长一面。”

    “嗯,带人进来吧”说着纪荀坐直身子,整理了下衣服,暗道自己还真是跟周家犯冲,这曹老师的事还没解决呢,就又来一件,她脑子里一团乱麻,迟早有一天得神经衰弱。

    不多时,姚燕就带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一看就是对夫妻,大概四十岁左右,看上去很富态的样子。

    纪荀知道自己年纪不大,不容易取信于人,只能用些特殊手段,于是她微闭双眼,摇头晃脑,老神在在道

    “正所谓夜有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庄周虚化蝶,吕望兆飞熊,丁固生松贵,江海得笔聪,黄粱巫峡事,非此莫能穷。这几日本座诸事缠身,无暇来这里坐镇,昨日掐指一算,算到今日会有难者上门求助,果然,时辰刚好,二位请坐,不必心急,且缓缓道来。”

    那一男一女见上座之上是个小丫头,都是一愣,似乎并没有被纪荀唬住,侧头疑惑的看向姚燕。

    那姚燕跟了周铭烨多年,自然也学会了几招,对二人笑了笑,压低声音解释,似乎是怕竟然到‘打坐’的纪荀似得。

    “周先生,周夫人,这位是我们殡仪馆的新馆长,刚从茅山下来的,要不是算到了二位有难,就连我都联系不上她老人家呢。”

    那男人愣了愣,似乎还有些不放心,问“那…周老板呢?”

    “他老人家已经去阴差那里述职了。”纪荀睁开眼睛,故作高深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一男一女,说

    “二位撞邪也有些时日了,虽那孽畜并未害你二人性命,但就这么拖着必然会出大事,若是你二人再不坦言相告,怕是…”

    纪荀的话没说完,却让那一男一女背脊生寒,正如纪荀所说,他们撞鬼也有些日子了,一直有请人去看,但都束手无策,找了周铭烨几次都未果,他们也是急了。

    似乎是纪荀的话说进了心坎里,那男人不再犹豫,讲述出了这几日发生的事。

    这个周家,是锦阳有头有脸的地产大亨,纪荀原先住的那个小区,包括现在住的地方,都是其旗下的,前些日子龙翻身,也影响到了他们楼盘的销售,最严重的就是纪荀家小区发现尸体的那次,警察介入后,小区就莫名其妙的被封了,所有居民的补偿除了政府给的一些,剩下的都是他们承担的。

    在那之后,平静了一段时间,但最近就又开始不太平了,不仅周家原先建的别墅区开始频频出现居民撞邪事件,就连周家自家人也没办法幸免,半夜三更不是听到鬼哭狼嚎,就是感觉家里有人走动。

    要说这撞邪具体经过,其实也是有惊无险,除了几个胆小的被吓死外,其他人都平安无事,也没明显的出现鬼魂伤人的事件,所以这事也就没传开。

    再者,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就找到你的,所以有些人心虚,就更加没有张扬这事了。

    简单听了听事情的经过,纪荀陷入了沉思,觉得这周家的事,和曹老师家的事隐约有些相似之处,他们所装的鬼都没有明确害人的意思,只是吓唬,换句话说就是,这两家遇到的鬼魂都还不具备害人的能力。

    沉思了片刻后,纪荀缓缓点了点头,说“今晚本座便去看看,你二人稍安勿躁,有本座在,不会出事的。”

    那一男一女听纪荀这么爽快的就答应出手,自然是安心了不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离开了,并且表示晚一点会派人来接。

    等办公室内只剩下纪荀和小艾后,小艾走到了纪荀身前,问

    “小荀姐,你不是答应曹老师和姚老师帮他们驱邪嘛,怎么又答应了别人?鬼魂一般之外十二点到三点出没,两边跑来不及吧?”

    “那是当然,谁说两边跑了?”纪荀嘿嘿一笑,把小艾抱到了腿上,说

    “曹老师那边…你去怎么样?我让曾野跟着你。”

    “这…”小艾低头想了想,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说“没有问题!交给我吧!”

    “真乖!”纪荀笑了笑,在小艾的小脸蛋上重重的亲了口“要是不行,你也别逞强,一切听曾野的,知道了吗?需要的东西我会准备好,这个别担心,去,先画个符给我看看。”

    “嗯!”小艾开心的从纪荀腿上跳下,去一边画符去了。

    看着小艾认真的侧脸,纪荀若有所思,在她看来,曹老师那边的事比较容易解决,没有害人能力的鬼魂,即便只派曾野去都能抓住,安全问题她不用担心。

    她担心的事周家的事,算上周启生家,她已经认识了三家姓周的,当然了周铭烨暂且不算,他孤家寡人一个,而且已经去地府报道了。

    这三个周家中,有其中两家和灵异事件挂上了边,还有一家也沾着点关系,纪荀觉得有些蹊跷,毕竟这太巧了。

    再者,地府逃出了那么多鬼魂,可事到如今自己才发现两处闹鬼,而且貌似锦阳也就这两处,馆长那里虽然忙,但明显不是忙这档子事。

    锦阳不小,但也不大,其中从事阴阳先生或是道士职业的人不在少数,可有真本事的却不多,安乡殡仪馆和宁乡殡仪馆的名声最大,自然慕名前来求助的人是最多的。

    可馆长那边什么都没说,圈里也没传出什么消息,这让纪荀纳闷了起来,好像这些撞邪的人是故意找上她的,更或者说,是有什么人促使他们找上自己的。

    想到这,纪荀打了个寒颤,觉得周身有些冷,她感觉自己又被人盯上了,只是与往日不同,她的身边没有了于子言这个智囊加保镖,只有靠自己解决了。

    郁闷之下,纪荀索性不再胡思乱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今晚就先去看看,看看这个处心积虑算计她的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