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三十六章纪荀的废柴推理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什么意思?”纪荀不解的看着姚老师。

    “唉”姚老师重重的叹了口气,讲出了这么多年来,压在心底的秘密。

    曹老师长得很好看,这纪荀在一开始就发现了,她的漂亮不属于惊艳,而是那种温婉端庄的美丽,这样的一位女性,不管是从事什么职业,都会招蜂引蝶,不过老师这个职业却有所不同。

    为人师者,传道授业,自然得品行端正,才能言传身教,但其中也不乏一些败类,就比如说那个教体育的。

    他并不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而是拖关系走后门进来的,不过只是一个教体育的,也不需要什么固定的知识和文凭,所以这样的后门走的也无伤大雅。

    他进了学校后,就看上了曹老师,起初只是暗自追求,直到曹姚二人结婚后,他反倒更加的变本加厉了,那架势,大有一副挖墙脚的意思。

    为此,姚老师不是一次跟校方反应过,但那个体育老师很精,从来不在学校搞那些,都是等到曹老师下班后,倒也不动手动脚,只是跟着送她回家,保持着安全距离和她聊天。

    作为一个男人,姚老师哪里受得了这些,但为人师表,他也不能大打出手,于是只能天天和妻子一起上下班。

    一年后,他们有了孩子,这才好一些,姚老师和曹老师都觉得那个体育老师虽然作风有些问题,但应该也不至于会对一个当了妈的女人继续下手。

    直到多年后的一天,姚老师因为几个孩子的作业下班迟了,妻子着急家里的儿子,就准备先回去。

    在回家的路上,曹老师又遇到了那个体育老师,当时那个体育老师喝了点酒,就对曹老师动手动脚的,还差点玷污了人家。

    也正是那晚,他们的孩子夭折了。

    因为父母都是老师,比较忙的缘故,孩子常常在老人家住着,只有周五放学才会被外公外婆,或者爷爷奶奶送回来。

    那晚,孩子玩的迟了些,被老人送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人本想陪着孩子,但那孩子懂事,怕太晚天黑了,老人走在路上磕着碰着,就让人先回去了。

    老人想着孩子妈已经坐上了公交,应该也快回来了,就走了。

    但曹老师路上碰上了那个体育老师,就耽搁了,孩子在家等着着急,就踩着小板凳在阳台瞭望妈妈,接过脚一滑,头磕在了阳台上,头骨碎裂,当场就没气了。

    从那之后,曹姚二人就生了嫌疑,虽然这件事并不怪曹老师,但姚老师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把那个体育老师狠狠打了一顿。

    再后来的事,纪荀也就知道了。

    听姚老师说了这么多,纪荀也渐渐理解了曹老师,她应该是一开始没敢跟丈夫说那晚体育老师的事,让丈夫误会了些什么,后来误会解开,两人也回不去了,不仅是因为那件事,更是因为儿子的死。

    直到今天,那体育老师被吓的事纪荀终于弄明白了,那段时间刚好龙翻身,孩子的死后魂魄没有即刻被带入地府,应该是知道了那畜生对妈妈做的事,于是就报复,却不知道杀了人之后,自己就会变成厉鬼,后来又被盈淑利用了尸骨。

    关于姚老师撞邪的事,纪荀并没有再细问,她需要一个人整理整理线索,抓出那些可能和耿裕民有关系的重点。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抓住那个体育老师的鬼魂,这不仅是为了曹老师一家,更是为了能从它嘴里套出些东西。

    合计之下,纪荀决定去学校的办公室看看,想着问题十有八九是出在那里。

    至于那个可怜的女人曹老师,纪荀也没有办法,她隐约猜到对方是被吓丢了魂,但现在实在没有时间给她招魂,只能等解决了麻烦事后再说。

    离开了曹老师那里后,纪荀就准备去趟殡仪馆,事情再多,她也忘不了接手宁乡殡仪馆的事,钱对于她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嘛!

    车子缓缓驶动后,小艾说话了。

    “小荀姐,我能和你一起抓鬼吗?”

    “你还小,急什么。”纪荀笑了笑,腾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馆长都教你什么了?”

    小艾伸出手,一个一个数“嗯…画符,念咒,罡步,对了,我还学会了掌中符!小荀姐,你就带上我吧,让我见见世面!霍伯伯说了,技多不压身,说不定我跟你见了世面,能学到更多东西,人家可是过目不忘的!”

    “哎呦,你还有这技能啊,比我强多了。”纪荀是挺羡慕小艾这种天资聪慧的孩子的,生下来就和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不同,这才多大呀,就有这样的机遇,以后还了得?

    纪荀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小艾在耿裕民的计划内,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有危险,多学一点东西,总不是坏事,而且她也确实对玄学感兴趣,这次的鬼魂也不厉害,似乎还没有害人的本事,正是个好机会。

    大不了她让老爷子多留心点,怎么也能照顾好小艾。

    一听纪荀同意了,小艾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要不是系着安全带,八成就窜起来了。

    说起曾野,纪荀就又犯愁了,想着一会儿弄完宁乡殡仪馆的事,还得去寄快递,最近事赶事,她真怕忘了。

    趁着等红绿灯的功夫,纪荀计划了一下年前必须要做的事,首先得去找下周奇,了解下lima的家庭,不然到时候她的父母出招,自己接不住,还有馆长那边,她还是得多走动,以防白鸣给老头灌迷魂汤,这些都是琐碎的事,得长期去关注,急不得。

    虽然孟琰让自己不要管耿裕民的事,但她也不能真不管,毕竟自己已经是局内人了,不是不管就能没事的。

    至于洛婉和周启生结婚的事,她倒是特别乐意帮忙,只是也没啥帮得上的。

    想到他们俩结婚的事,纪荀就想起了王佳,这个女人之前那么决绝,现在又回来找周启生,她总觉得有些可疑,想着可不可能跟王毅有关系。

    自从西郊那块墓被政府接手后,她就没再和王家的人接触过,于子言也没再提起,他们似乎都忽略了这个曾经持有《九州玄空录》的家族。

    说起《九州玄空录》纪荀又想到了白鸣,这老头说他手里也有一本,可后来就没有下文了,上次孟琰出现的及时,他没有把藏书的地方交代出去,可也说要给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有,还有待考证,毕竟这种书不寻常,难不成还批量产?

    当然,也有可能是分了上下部,但如果真是那样,王国生不可能不知道,就算他没有看完,也应该能察觉到书的内容不全。

    想到这,纪荀就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会不会耿裕民的真实身份,就是王国生和白鸣其中一个?毕竟他们都和《九州玄空录》接触过,如果之前没有看过,那耿裕民是怎么知道里面有他想要的内容呢?

    猜的?这有点扯吧!

    不过这些都是猜想,不是推测,纪荀也就没放在心里,她智商有限,这种事还是交给于子言和孟琰的好,她只能搞点小动作,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争取不添乱,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时候到了,真相就会自动浮出水面。

    眼下,她最在意的事还是阴阳笔。

    阴阳笔……

    纪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记得于子言之前说过,地府跑了许多鬼魂,要是这么说,那锦阳再次出现鬼怪作祟的事就很好理解了,那些鬼魂跑出来,又不可能躲进深山老林去啃树枝,肯定是要霍乱人间的。

    可地府在这个节骨眼出事,未免也太巧了,让她不自觉的又跟耿裕民联系到了一起,之前他们也知道了,这老东西正在收集怨气和阴魂,可又不能在造孽,不然就会引来天谴。

    要说是他在背后搞鬼,也不是不可能,但要这是他,那纪荀就不得不感叹他手长了,都能伸到地府去,这是要搞大事的节奏啊!

    还有,黑白无常把阴阳笔给她,十有八九是有阴谋的,而且于子言还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胡思乱想了半天,纪荀觉得自己的脑子更乱了,完全是一团乱麻,虽然抓住了一些重点,但却连不起来,无法拨开云雾,看见真相,她果然还是不适合做推理的事情,就应该出来给人给她指明方向,告诉她该做什么。

    于是,纪荀也就放弃了,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晚上的行动上,想着或许抓到了那个体育老师的鬼魂,可能许多事就会迎刃而解了。

    “什么意思?”纪荀不解的看着姚老师。

    “唉”姚老师重重的叹了口气,讲出了这么多年来,压在心底的秘密。

    曹老师长得很好看,这纪荀在一开始就发现了,她的漂亮不属于惊艳,而是那种温婉端庄的美丽,这样的一位女性,不管是从事什么职业,都会招蜂引蝶,不过老师这个职业却有所不同。

    为人师者,传道授业,自然得品行端正,才能言传身教,但其中也不乏一些败类,就比如说那个教体育的。

    他并不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而是拖关系走后门进来的,不过只是一个教体育的,也不需要什么固定的知识和文凭,所以这样的后门走的也无伤大雅。

    他进了学校后,就看上了曹老师,起初只是暗自追求,直到曹姚二人结婚后,他反倒更加的变本加厉了,那架势,大有一副挖墙脚的意思。

    为此,姚老师不是一次跟校方反应过,但那个体育老师很精,从来不在学校搞那些,都是等到曹老师下班后,倒也不动手动脚,只是跟着送她回家,保持着安全距离和她聊天。

    作为一个男人,姚老师哪里受得了这些,但为人师表,他也不能大打出手,于是只能天天和妻子一起上下班。

    一年后,他们有了孩子,这才好一些,姚老师和曹老师都觉得那个体育老师虽然作风有些问题,但应该也不至于会对一个当了妈的女人继续下手。

    直到多年后的一天,姚老师因为几个孩子的作业下班迟了,妻子着急家里的儿子,就准备先回去。

    在回家的路上,曹老师又遇到了那个体育老师,当时那个体育老师喝了点酒,就对曹老师动手动脚的,还差点玷污了人家。

    也正是那晚,他们的孩子夭折了。

    因为父母都是老师,比较忙的缘故,孩子常常在老人家住着,只有周五放学才会被外公外婆,或者爷爷奶奶送回来。

    那晚,孩子玩的迟了些,被老人送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人本想陪着孩子,但那孩子懂事,怕太晚天黑了,老人走在路上磕着碰着,就让人先回去了。

    老人想着孩子妈已经坐上了公交,应该也快回来了,就走了。

    但曹老师路上碰上了那个体育老师,就耽搁了,孩子在家等着着急,就踩着小板凳在阳台瞭望妈妈,接过脚一滑,头磕在了阳台上,头骨碎裂,当场就没气了。

    从那之后,曹姚二人就生了嫌疑,虽然这件事并不怪曹老师,但姚老师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把那个体育老师狠狠打了一顿。

    再后来的事,纪荀也就知道了。

    听姚老师说了这么多,纪荀也渐渐理解了曹老师,她应该是一开始没敢跟丈夫说那晚体育老师的事,让丈夫误会了些什么,后来误会解开,两人也回不去了,不仅是因为那件事,更是因为儿子的死。

    直到今天,那体育老师被吓的事纪荀终于弄明白了,那段时间刚好龙翻身,孩子的死后魂魄没有即刻被带入地府,应该是知道了那畜生对妈妈做的事,于是就报复,却不知道杀了人之后,自己就会变成厉鬼,后来又被盈淑利用了尸骨。

    关于姚老师撞邪的事,纪荀并没有再细问,她需要一个人整理整理线索,抓出那些可能和耿裕民有关系的重点。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抓住那个体育老师的鬼魂,这不仅是为了曹老师一家,更是为了能从它嘴里套出些东西。

    合计之下,纪荀决定去学校的办公室看看,想着问题十有八九是出在那里。

    至于那个可怜的女人曹老师,纪荀也没有办法,她隐约猜到对方是被吓丢了魂,但现在实在没有时间给她招魂,只能等解决了麻烦事后再说。

    离开了曹老师那里后,纪荀就准备去趟殡仪馆,事情再多,她也忘不了接手宁乡殡仪馆的事,钱对于她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嘛!

    车子缓缓驶动后,小艾说话了。

    “小荀姐,我能和你一起抓鬼吗?”

    “你还小,急什么。”纪荀笑了笑,腾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馆长都教你什么了?”

    小艾伸出手,一个一个数“嗯…画符,念咒,罡步,对了,我还学会了掌中符!小荀姐,你就带上我吧,让我见见世面!霍伯伯说了,技多不压身,说不定我跟你见了世面,能学到更多东西,人家可是过目不忘的!”

    “哎呦,你还有这技能啊,比我强多了。”纪荀是挺羡慕小艾这种天资聪慧的孩子的,生下来就和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不同,这才多大呀,就有这样的机遇,以后还了得?

    纪荀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小艾在耿裕民的计划内,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有危险,多学一点东西,总不是坏事,而且她也确实对玄学感兴趣,这次的鬼魂也不厉害,似乎还没有害人的本事,正是个好机会。

    大不了她让老爷子多留心点,怎么也能照顾好小艾。

    一听纪荀同意了,小艾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要不是系着安全带,八成就窜起来了。

    说起曾野,纪荀就又犯愁了,想着一会儿弄完宁乡殡仪馆的事,还得去寄快递,最近事赶事,她真怕忘了。

    趁着等红绿灯的功夫,纪荀计划了一下年前必须要做的事,首先得去找下周奇,了解下lima的家庭,不然到时候她的父母出招,自己接不住,还有馆长那边,她还是得多走动,以防白鸣给老头灌迷魂汤,这些都是琐碎的事,得长期去关注,急不得。

    虽然孟琰让自己不要管耿裕民的事,但她也不能真不管,毕竟自己已经是局内人了,不是不管就能没事的。

    至于洛婉和周启生结婚的事,她倒是特别乐意帮忙,只是也没啥帮得上的。

    想到他们俩结婚的事,纪荀就想起了王佳,这个女人之前那么决绝,现在又回来找周启生,她总觉得有些可疑,想着可不可能跟王毅有关系。

    自从西郊那块墓被政府接手后,她就没再和王家的人接触过,于子言也没再提起,他们似乎都忽略了这个曾经持有《九州玄空录》的家族。

    说起《九州玄空录》纪荀又想到了白鸣,这老头说他手里也有一本,可后来就没有下文了,上次孟琰出现的及时,他没有把藏书的地方交代出去,可也说要给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有,还有待考证,毕竟这种书不寻常,难不成还批量产?

    当然,也有可能是分了上下部,但如果真是那样,王国生不可能不知道,就算他没有看完,也应该能察觉到书的内容不全。

    想到这,纪荀就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会不会耿裕民的真实身份,就是王国生和白鸣其中一个?毕竟他们都和《九州玄空录》接触过,如果之前没有看过,那耿裕民是怎么知道里面有他想要的内容呢?

    猜的?这有点扯吧!

    不过这些都是猜想,不是推测,纪荀也就没放在心里,她智商有限,这种事还是交给于子言和孟琰的好,她只能搞点小动作,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争取不添乱,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时候到了,真相就会自动浮出水面。

    眼下,她最在意的事还是阴阳笔。

    阴阳笔……

    纪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记得于子言之前说过,地府跑了许多鬼魂,要是这么说,那锦阳再次出现鬼怪作祟的事就很好理解了,那些鬼魂跑出来,又不可能躲进深山老林去啃树枝,肯定是要霍乱人间的。

    可地府在这个节骨眼出事,未免也太巧了,让她不自觉的又跟耿裕民联系到了一起,之前他们也知道了,这老东西正在收集怨气和阴魂,可又不能在造孽,不然就会引来天谴。

    要说是他在背后搞鬼,也不是不可能,但要这是他,那纪荀就不得不感叹他手长了,都能伸到地府去,这是要搞大事的节奏啊!

    还有,黑白无常把阴阳笔给她,十有八九是有阴谋的,而且于子言还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胡思乱想了半天,纪荀觉得自己的脑子更乱了,完全是一团乱麻,虽然抓住了一些重点,但却连不起来,无法拨开云雾,看见真相,她果然还是不适合做推理的事情,就应该出来给人给她指明方向,告诉她该做什么。

    于是,纪荀也就放弃了,一门心思都放在了晚上的行动上,想着或许抓到了那个体育老师的鬼魂,可能许多事就会迎刃而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