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三十五章逃不脱的阴霾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就在曹老师脑子里一团乱麻的时候,原本安静的空间里再次传出了低沉,却真真实实存在的声音。

    “啪嗒,啪嗒…”

    是脚步声,曹老师的眼睛猛然圆瞪,她想跑,想叫,可在这种嫉妒恐惧的情况下,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一具蜡像一般定定的站在那里,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整个办公室的灯闪了一下,在那一瞬间的黑暗中,曹老师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透过厚厚的羽绒服,她可以感觉到彻骨的寒气!

    曹老师再也受不了了,两眼一翻,昏了过去,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对此,医生只说是她压力太大,精神过于紧绷,还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

    但曹老师并不这么觉得,她清晰的记得那只手搭在自己肩上的触感,和那森冷的寒意。

    不过她并没有当即把这事告诉自己的丈夫,心里也在安慰自己可能真的只是出现幻觉了,但同时她又明白,这或许只是自欺欺人。

    听到这,纪荀不禁暗笑,这曹老师不告诉自己丈夫的理由也太牵强了,背后一定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纪荀早在小艾把体育老师的事讲给自己听时,她就已经猜到了,看这位曹老师丈夫的脸色,应该也是明白了什么。

    毕竟面对瑟瑟发抖的妻子,没有那个男人是能冷着脸无动于衷的。

    等曹老师缓过来一些后,纪荀问“只有这些吗?”

    “不…不是”曹老师端起茶几上的热水,也不喝,只是捧在手里,两眼无神。

    从那晚之后,曹老师就总是会因为某一些事而下班迟,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当然了,在离开办公室之前,她都会体验一把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个星期之后,曹老师也渐渐习惯了,毕竟这一个星期来她虽然每天都会遇到这种事,但自己却并没有受到伤害,所以也就相信了医生当时说的,可能真的只是她心里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

    她也有去看心理医生,后来也就慢慢的好了。

    直到那晚,她再次听到了体育老师的声音,而且…还看到了他!

    “等等”纪荀适时的破坏了这恐怖的气氛,因为她看到小艾的脸已经被吓白了,想起人家还是个孩子,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听恐怖故事,而是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可这曹老师竟然越讲越起劲,似乎是想让人体会她当时的恐惧。

    纪荀喊停后,曹老师就又恢复了那种双目无神的状态,呆呆的看着纪荀。

    纪荀没有给出多余的安慰,因为她跟厌恶那种成年人之间的肮脏游戏,于是也就没有了同情,她只是用公事公办的口气问

    “你是什么时候去看的心理医生,换句话说,就是在那一段时间,你没有出现那些所谓的‘幻觉’?”

    曹老师想了想,大概说出了时间,纪荀一听,暗道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曹老师停止撞邪的那段时间,刚好是龙翻身被破的那几天,也就是说曹老师再次撞邪这件事,确实蹊跷。

    终于和自己所掌握的情报连上一点了,纪荀暗自送了一口气,继续问

    “那后来呢?你什么时候看到的那位体育老师?还记得日期吗?”

    曹老师听纪荀这么问,身子一哆嗦,手中的水杯也晃了晃,滚烫的水洒了出来,滴在了她的手上,纪荀明明看到她的手被烫红了一大块,可她却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的讲起了那一夜。

    纪荀满头黑线,暗道好嘛,这姐们就是非得把自己亲身经历的恐惧讲出来,那她能怎样?还不得乖乖的听!不然怎么知道事情的经过?

    不过为了小艾的心理健康着想,纪荀给她带上了耳机,放起了她最爱的青藏高原!

    等做完这一切后,纪荀才专心的去听曹老师讲故事,就这会儿功夫,她自己酝酿好了表情和感情,那眼珠子,再瞪一会儿就能掉出来了…

    据曹老师自己说,她见到那个体育老师的那晚,是学校放正式放寒假的那天。

    那天离开学校后,老师们组织了一次聚餐,曹老师本来不想参加,但最近她心里压力太大,丈夫也让她去放松放松,于是她就去了。

    等吃完饭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她喝了点酒,有些上头,想着赶紧回家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可走到家门前的时候,却发现钥匙不在包里,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在锁了办公桌抽屉之后,就没有再装进去。

    虽然最近都没碰到那些怪事,但心里总归还是有些怕,可没有钥匙怎么进门?她可不想在外面将就。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喝了点酒,脑子有些不好使,她压根就没想到给自己的丈夫打电话,或是住旅店,直接就打了个车去了学校,就好像当时她的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办法似得。

    因为堵车的缘故,她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看门的大爷迷迷糊糊的耷拉着头,不时还传出打鼾的声音,她也没好意思吵醒老头,就拿了钥匙自己往办公室走去。

    可平时不到五分钟就能到的地方,她却走了好久,渐渐的,她感觉到了不对劲,酒也醒了大半。

    那晚的风不大,可却让她冷的刺骨,她意识到了不对劲,想先离开学校,可却回不去了。

    跟刚才一样,她明明看着明亮的门房离她只有一百多米,可却怎么走也走不到,她急了,撒腿跑了起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终于累了,撑着双腿休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明亮的门房,有些绝望。

    就在她低头喘息的时候,让她更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穿过自己胯下,她看到了一双鞋,一双沾满了血的鞋!

    那是一双运动鞋,一双她很熟悉的运动鞋!

    “亲爱的,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曹老师学着当时她所听到的音调,僵硬的转过头看着纪荀,突然嘿嘿一声笑了,她说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一颗血肉模糊的头,哦不!不不不!不只是头…还有身子,还有腿…一个烂肉组成的人形!只有一对眼睛是完整的…他,他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我认识他!他…他是……”

    “好了,别把孩子吓到了”曹老师的丈夫终于说话了,他掐灭了烟,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说

    “你回卧室睡一会儿吧。”

    “不…不!我还没说完!还有……”

    曹老师的话并没有说完,就被纪荀打晕了,她已经忍了这个女人很久了,居然还有脸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说出‘亲爱的’这三个字,幸亏小艾带着耳机,不然就把人家祖国的花朵玷污了!

    不过话说回来,纪荀最近打晕人的手法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一拍一个准,绝不可能让对方还有吱声的机会。

    把曹老师抱回卧室后,她的丈夫姚老师就出来了,这姚老师看样子是想点烟,可看了纪荀和小艾一眼,就又把烟盒放下了,他叹了口气,看着卧室的方向沉声说

    “纪小姐是吧?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认为爱卿她出轨了,背着我和那死鬼有一腿,唉,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也是无辜的,是我拜托王同学带你来的。”

    纪荀一愣,完全出乎了预料,一脸疑惑的看着姚老师,问“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