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拜访曹老师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还没等第一缕阳光穿越云层撒向大地,这个城市就醒了,不管是马路上,还是小区里,已经有人走动了,整个城市也因为人的活动,而渐渐开始鲜活了起来,不再似夜晚那样沉静了。

    穿越人流暗涌的城市,纪荀看到了一片枯林,因为冬季的来临缘故,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被寒霜笼罩着,树木变得光秃秃的,地上的草也是一片枯黄,入目的除了荒凉外别无其他。

    这里显然离城市和郊区比较远,所以纪荀并没有见过,应该是还未被开发的荒山。

    突然,一顿杂乱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嗒撒,嗒撒”,那是人踩在荒草上的声音。

    “是谁?”纪荀的心中疑问,可她环视四周却并没有见到什么人。

    紧接着,就是人剧烈的喘息的声音…

    “呼,呼…”

    “是谁?”纪荀不自觉的问出了声,可回答她的依旧是杂乱无章的脚步与喘息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更仔细的听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她觉得那喘息的声音很耳熟,像是…于子言!

    终于,那声音靠近了,她猛然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向她这边走来,的确是于子言,不过他好像还抱着什么,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慌乱。

    “于子言,你怎么…”

    纪荀的话还没问完,于子言就穿过了她,没错,是穿过,从她的身体穿过!

    还没等纪荀细想这是怎么回事,身后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她赶忙回头去看,就见于子言和他怀里的东西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哦不,应该是人,是…周敏!

    “于子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纪荀急声问,可于子言就好像根本看不到她,只是将周敏重新抱起,然后继续往前跑,就好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

    ‘可怕的东西?’纪荀皱起了眉,她完全不觉得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对于于子言而言是可怕的存在,他连妖魔鬼怪都不怕,还能怕什么?

    好奇之下,纪荀并没有去‘追’于子言,而是面朝他来时的路等着,等着后面的东西赶上来。

    没等多久,她就看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从浓雾之中显现了出来,纪荀有些看不清,就习惯性的眯起了眼睛。

    那两个身影越来越近,但纪荀依旧看不清,只是隐约能判断出对方并不是人类,因为她可以从轮廓上判断这两个身影的其中一个头上长了对儿跟牛角一样的东西,而另一个则是长了对儿三角形的耳朵。

    “它们为什么追于子言和周敏?”纪荀纳闷的同时,那两个身影也近了许多,她也终于能看清它们的样子了。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她…她居然看到了牛头马面!

    瞬时间,她就想起了于子言在周家说的那些话,心中大惊,转身就要去追于子言,可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力量把她往半空拽,她想挣脱,却使不上一丝力气,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最终,陷入了一片黑暗。

    随着“噗通”的一声闷响,纪荀的意识回归了,她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眼,迷茫的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嘟嘟囔囔的骂着什么。

    洛婉听到了声音,笑着从厨房走了出来“你睡觉总是这么不老实吗?居然掉在了地上!让你睡床也不去,怎么?爱上沙发了?”

    “嗯…也不是,头一次,嘶…摔得真疼”纪荀揉着被摔疼的屁股,走进浴室洗漱去了,心里还抱怨怎么就梦到于子言了,她白天也没想他啊,真是奇怪。

    吃早饭的时候,纪荀接到了孟琰的电话,说他这几天有事,虽然不会离开锦阳,但也没时间再找她了,让她照顾好自己。

    纪荀听后心里暖暖的,有了种归属感,感觉就算全世界都忘了她,也还有个男人会记得她,并且叮嘱她要照顾好自己,纪荀很喜欢这种感觉,也第一次体会到了‘男朋友’的不同。

    如果是普通朋友,那忙就会暂停联系,等闲下来的时候再聚,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但男朋友不同,他如果忙,就会打电话告诉你,就算不在身边,也不会让你感觉自己是一个孤家寡人。

    二十多年了,纪荀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少女怀春的羞涩笑容。

    早餐过后,纪荀就带着小艾出了门,准备先去曹老师家看看情况。

    一想到这个城市又有闹鬼的事情发生,纪荀就一个头两个大,这龙翻身也破了,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再出现鬼怪作祟的事情了,最起码近十年来人不应该出现的。

    城市和乡村不同,人口比较密集,人气也旺盛,本来平时就不容易出现撞邪的事,更何况龙翻身刚破,玄家的人还没走干净,但凡脑子没被自己吃了的鬼怪都会躲起来,怎么也得等风平浪静之后再出来。

    可眼下却出了这档子事,顶风作案,必有缘由,纪荀不得不多了个心眼,怕跟耿裕民那老东西有关。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曹老师的家,纪荀之前虽然接过小艾几次,但还是第一次见她的老师。

    进门后,纪荀并没有急着去问曹老师发生了什么,而是满屋子的转,寻找着不对劲的地方。

    可让她失望的是,曹老师家的陈设都规规矩矩的,而且家里还供着菩萨和财神,这样的家宅即便是龙翻身的时候也不容易撞邪,更何况现在龙翻身已经破了。

    但曹老师与她爱人的印堂确实隐隐有一团黑气浮现,明显是撞邪所引起的,而且看那团黑气的浓度,纪荀敢断定这二位撞邪已经有段时日了。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纪荀就放弃了,坐下来听曹老师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事。

    正如纪荀所推测的,曹老师夫妇撞邪并不是在家中,而是在学校。

    这夫妻二人都是老师,且在同一家学校任教,平时上下班都是一起,但自从他们的孩子夭折后,两家父母的身体就不怎么好,他们通常都是换班去医院探望照顾。

    有一天,曹老师下班有些迟了,她的丈夫就先走了,等她忙完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那时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她自己。

    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曹老师只觉得空荡荡的办公室有些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她总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许多,突然间就变得冷嗖嗖的,而且…她隐隐感觉有人在看着她,让她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放在办公桌边的一捆作业本突然倒了,哗啦啦的声音在空旷的办公室中回荡,尽然还有回音,曹老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叫出了声。

    “怎么了?曹老师?”

    一道低沉的声音晃晃悠悠的从窗户外传了进来,又把曹老师吓了个够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竟觉得那声音…像极了之前被车撞死的体育老师!

    她不敢回头去看,更不敢动,只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脑中满满都是那个体育老师生前的样子,耳边也不停的回荡着他家人索命般的哭喊声。

    虽说曹老师一家都觉得那体育老师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但他们孩子的事太蹊跷,虽然事后警方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但她的心中还是有许多疑惑,这几天来她也是吃不好睡不好,不停的想起自己孩子,和那体育老师的事。

    有时候就是这样,对于那些自己所无法解释的事,人们就不由自主的联系到神鬼之说,虽然有时候也明白可能自己想多了,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就在曹老师脑子里一团乱麻的时候,原本安静的空间里再次传出了低沉,却真真实实存在的声音。

    “啪嗒,啪嗒…”

    是脚步声,曹老师的眼睛猛然圆瞪,她想跑,想叫,可在这种嫉妒恐惧的情况下,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一具蜡像一般定定的站在那里,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还没等第一缕阳光穿越云层撒向大地,这个城市就醒了,不管是马路上,还是小区里,已经有人走动了,整个城市也因为人的活动,而渐渐开始鲜活了起来,不再似夜晚那样沉静了。

    穿越人流暗涌的城市,纪荀看到了一片枯林,因为冬季的来临缘故,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被寒霜笼罩着,树木变得光秃秃的,地上的草也是一片枯黄,入目的除了荒凉外别无其他。

    这里显然离城市和郊区比较远,所以纪荀并没有见过,应该是还未被开发的荒山。

    突然,一顿杂乱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嗒撒,嗒撒”,那是人踩在荒草上的声音。

    “是谁?”纪荀的心中疑问,可她环视四周却并没有见到什么人。

    紧接着,就是人剧烈的喘息的声音…

    “呼,呼…”

    “是谁?”纪荀不自觉的问出了声,可回答她的依旧是杂乱无章的脚步与喘息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更仔细的听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她觉得那喘息的声音很耳熟,像是…于子言!

    终于,那声音靠近了,她猛然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摇摇晃晃的向她这边走来,的确是于子言,不过他好像还抱着什么,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慌乱。

    “于子言,你怎么…”

    纪荀的话还没问完,于子言就穿过了她,没错,是穿过,从她的身体穿过!

    还没等纪荀细想这是怎么回事,身后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她赶忙回头去看,就见于子言和他怀里的东西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哦不,应该是人,是…周敏!

    “于子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纪荀急声问,可于子言就好像根本看不到她,只是将周敏重新抱起,然后继续往前跑,就好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

    ‘可怕的东西?’纪荀皱起了眉,她完全不觉得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对于于子言而言是可怕的存在,他连妖魔鬼怪都不怕,还能怕什么?

    好奇之下,纪荀并没有去‘追’于子言,而是面朝他来时的路等着,等着后面的东西赶上来。

    没等多久,她就看到了两个高大的身影从浓雾之中显现了出来,纪荀有些看不清,就习惯性的眯起了眼睛。

    那两个身影越来越近,但纪荀依旧看不清,只是隐约能判断出对方并不是人类,因为她可以从轮廓上判断这两个身影的其中一个头上长了对儿跟牛角一样的东西,而另一个则是长了对儿三角形的耳朵。

    “它们为什么追于子言和周敏?”纪荀纳闷的同时,那两个身影也近了许多,她也终于能看清它们的样子了。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她…她居然看到了牛头马面!

    瞬时间,她就想起了于子言在周家说的那些话,心中大惊,转身就要去追于子言,可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力量把她往半空拽,她想挣脱,却使不上一丝力气,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最终,陷入了一片黑暗。

    随着“噗通”的一声闷响,纪荀的意识回归了,她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眼,迷茫的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嘟嘟囔囔的骂着什么。

    洛婉听到了声音,笑着从厨房走了出来“你睡觉总是这么不老实吗?居然掉在了地上!让你睡床也不去,怎么?爱上沙发了?”

    “嗯…也不是,头一次,嘶…摔得真疼”纪荀揉着被摔疼的屁股,走进浴室洗漱去了,心里还抱怨怎么就梦到于子言了,她白天也没想他啊,真是奇怪。

    吃早饭的时候,纪荀接到了孟琰的电话,说他这几天有事,虽然不会离开锦阳,但也没时间再找她了,让她照顾好自己。

    纪荀听后心里暖暖的,有了种归属感,感觉就算全世界都忘了她,也还有个男人会记得她,并且叮嘱她要照顾好自己,纪荀很喜欢这种感觉,也第一次体会到了‘男朋友’的不同。

    如果是普通朋友,那忙就会暂停联系,等闲下来的时候再聚,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但男朋友不同,他如果忙,就会打电话告诉你,就算不在身边,也不会让你感觉自己是一个孤家寡人。

    二十多年了,纪荀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少女怀春的羞涩笑容。

    早餐过后,纪荀就带着小艾出了门,准备先去曹老师家看看情况。

    一想到这个城市又有闹鬼的事情发生,纪荀就一个头两个大,这龙翻身也破了,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再出现鬼怪作祟的事情了,最起码近十年来人不应该出现的。

    城市和乡村不同,人口比较密集,人气也旺盛,本来平时就不容易出现撞邪的事,更何况龙翻身刚破,玄家的人还没走干净,但凡脑子没被自己吃了的鬼怪都会躲起来,怎么也得等风平浪静之后再出来。

    可眼下却出了这档子事,顶风作案,必有缘由,纪荀不得不多了个心眼,怕跟耿裕民那老东西有关。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曹老师的家,纪荀之前虽然接过小艾几次,但还是第一次见她的老师。

    进门后,纪荀并没有急着去问曹老师发生了什么,而是满屋子的转,寻找着不对劲的地方。

    可让她失望的是,曹老师家的陈设都规规矩矩的,而且家里还供着菩萨和财神,这样的家宅即便是龙翻身的时候也不容易撞邪,更何况现在龙翻身已经破了。

    但曹老师与她爱人的印堂确实隐隐有一团黑气浮现,明显是撞邪所引起的,而且看那团黑气的浓度,纪荀敢断定这二位撞邪已经有段时日了。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纪荀就放弃了,坐下来听曹老师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事。

    正如纪荀所推测的,曹老师夫妇撞邪并不是在家中,而是在学校。

    这夫妻二人都是老师,且在同一家学校任教,平时上下班都是一起,但自从他们的孩子夭折后,两家父母的身体就不怎么好,他们通常都是换班去医院探望照顾。

    有一天,曹老师下班有些迟了,她的丈夫就先走了,等她忙完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那时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她自己。

    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曹老师只觉得空荡荡的办公室有些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她总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许多,突然间就变得冷嗖嗖的,而且…她隐隐感觉有人在看着她,让她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放在办公桌边的一捆作业本突然倒了,哗啦啦的声音在空旷的办公室中回荡,尽然还有回音,曹老师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叫出了声。

    “怎么了?曹老师?”

    一道低沉的声音晃晃悠悠的从窗户外传了进来,又把曹老师吓了个够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竟觉得那声音…像极了之前被车撞死的体育老师!

    她不敢回头去看,更不敢动,只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脑中满满都是那个体育老师生前的样子,耳边也不停的回荡着他家人索命般的哭喊声。

    虽说曹老师一家都觉得那体育老师的死和自己没有关系,但他们孩子的事太蹊跷,虽然事后警方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但她的心中还是有许多疑惑,这几天来她也是吃不好睡不好,不停的想起自己孩子,和那体育老师的事。

    有时候就是这样,对于那些自己所无法解释的事,人们就不由自主的联系到神鬼之说,虽然有时候也明白可能自己想多了,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就在曹老师脑子里一团乱麻的时候,原本安静的空间里再次传出了低沉,却真真实实存在的声音。

    “啪嗒,啪嗒…”

    是脚步声,曹老师的眼睛猛然圆瞪,她想跑,想叫,可在这种嫉妒恐惧的情况下,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一具蜡像一般定定的站在那里,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