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三十三章消失的阴魂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对于一个喜欢了半辈子的人来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即便已经幡然醒悟,但看到旧物的时候,依然会情不自禁的想起。

    小艾睡着后,纪荀来到客厅找到了洛婉,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烟灰缸发呆,不用多说,纪荀知道她在想什么。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后,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纪荀对洛婉还有些歉疚,所以她并没有说话,等待着洛婉开口。

    在开始新的生活前,她需要真正的与过去告别。

    不知沉默了多久,洛婉终于开口了,她笑了笑,对纪荀说

    “其实我知道了。”

    “啊?”纪荀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明白她所指何事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也算是机缘巧合吧”洛婉低头苦笑“我虽然擅长卜算,但却算不出自己的事,有一天遇到了一个算命的,见那人有几分本事,我就让他算了算,虽然只是只字片语,但我已经猜到了一些,这些日子手机一直没开,也是我在调查这件事,还为此回了趟玄家,和爷爷也…闹翻了。”

    “那你…”

    纪荀本来想问她‘你知道多少’的,但转念一想,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她既然没有问,自己也就别多嘴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洛婉就整理好了情绪,她故作随意的抹了把脸,抬起头笑了笑,说

    “你也很让我惊讶呢,本来以为你会跟他在一起的,没想到却跟了个兵哥哥,孟琰看起来可不简单啊。”

    “我也不简单啊!”纪荀笑了笑,没有再说起于子言,因为一说起他,纪荀就觉得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许久未见,两人竟一时也没什么想说的,纪荀觉得有些尴尬,就打开了电视,结果刚好看到一条新闻,说是锦阳飞往某地区的飞机失事坠毁,无一人生还。

    看的纪荀一阵哆嗦,想着还是哪都别去,呆在家里的好,这年头干啥也不安全。

    就在她一个人自顾自的吐槽时,手机却响了,是周奇。

    纪荀接起电话,还没等说话,听筒里就传来了周奇慌张的声音。

    他说,新闻里正报道的那架失事的飞机,就是于子言和周敏搭乘的!

    纪荀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就好像失去了意识一样,眼睛一片发黑,脑中也是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感觉有人再推自己,这才回过神,一看是洛婉,她呆呆的看着她,问

    “怎么了?”

    “手机,你男朋友的电话!”说着,洛婉指了指纪荀的手机,她这才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字。

    “喂…”纪荀的声音有些颤抖,可以明显的听出不正常。

    “被吓到了?”孟琰笑了笑,说“没事,于子言没事!”

    “什么?”纪荀一时没反应过来,用了好长时间才消化了孟琰的话。

    “别担心,于子言给我来电话了,说他和周敏都没事,刚才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纪荀这才彻底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浸湿了。

    挂断电话后,洛婉递给她一杯热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安静的陪她坐着。

    这时,电视里的广告结束了,演起了电视剧。

    里面的男主角满嘴鲜血,双目紧闭的躺在女主角怀里,胸口插着一把森寒的刀,女主抱着他尸体痛哭流涕,嘴里喃喃着

    “是我太傻,直到今天才发现真正喜欢的是你…”

    不过男主有主角光环,更何况还是在女主刚刚告白的时候,所以就没死成,哆哆嗦嗦的摸上了女主的脸,告诉她。

    “还不晚。”

    不知道为什么,纪荀竟看这狗血的桥段入了迷,把其中的女主想成了自己。

    想着如果有一天,孟琰发生了不测,她会有什么反应?像今天一样吗?还是更激烈?

    夜渐深,此时已是半夜十点多了,但这个夜却注定不会平静,漆黑的夜幕中闪烁着几点红蓝相间的光,隐隐还有人影走动,而且还有不少人。

    焦糊的味道令人作呕,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可却不是因为那味道,而是因为这惨状。

    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因为没有人能接受亲人突然离去的事实与打击,有几个甚至还哭晕了过去。

    生死离别,这就是人间最惨绝人寰的悲剧。

    这时,一个警官向一旁刚刚挂断电话的孟琰走去,低声说

    “只有十八具尸体。”

    孟琰眉头紧锁的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那警员走后不久,馆长和白鸣就来了,孟琰在看到白鸣后一愣,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沉声说

    “飞机出事之前,塔台听到了其传出的一段信息,说‘于子言和周敏我带走了,如果想让他们平安,就让前任局长的公子去领’,可等我再去查看那段信息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已经确认过,不是黑客搞得鬼。”

    馆长和白鸣对视了一眼,说“你别急,我和师父先看看,如果是阴魂作祟,那还简单一些,可以很快找到其踪迹。”

    孟琰点点头,带着两人来到了飞机的残害前,此时两人已经开了阴阳眼,可以看清世间异灵,可放眼望去,竟然没有一个阴魂。

    白鸣沉吟道“按理说就算地府的办事效率再高,我不可能这么快把阴魂收走吧!”

    就在馆长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两个虚影晃晃悠悠,东瞅西看的走了过来,它们看起来是人形,却不是人,也不是普通阴魂。

    馆长走了过去,弓着腰递上两支烟,问“二位阴差可是来办公的?”

    “是啊!”其中一人嘬了口烟,说“可你也看到了,又都不见了!”

    “又?”馆长一愣,忙问“最近常出这样的事吗?”

    “那可不?这世道怕是要乱了,不仅地府跑了不少鬼魂,而且…”

    “啧,你嘴上没个把门的啊!”说着,另一个阴差就把那个多话的同伴拽走了。

    馆长转过头,对师父说“之前我们就得到消息,说耿裕民正在收集怨气,会不会这些阴魂也…”

    “嗯,有道理。”白鸣点点头,然后转而对孟琰说

    “孟少,您看是不是让老夫见见耿嘉民,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

    “可是他已经不在锦阳了,一时半会儿也联络不上,我也不知道他被带到了地球的哪个角落。”孟琰面露难色,沉思了一会儿,说

    “这样吧,时候也不早,二位先回去休息,有什么发现我再通知你们,怎么样?”

    馆长的小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也没说什么,带着白鸣离开了。

    看着二人上车的背影,孟琰皱起了眉,他没想到白鸣会跟霍老板跟的这么紧,这下他只能放弃找霍老板帮忙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找谁。

    纪荀是肯定不行的,这是他和于子言一早就定好的,于子彤的话…孟琰想她应该也没空,看来只有尚青了,虽然出于私人角度,他不是很好意思叫尚青来,但还是正事要紧。

    话说于子言被抓住的事,这孟琰打死也不信,不是因为于子言厉害到了超神,而是这其中漏洞太多,对方既然是要见周奇,为什么不留下联系方式,而且周奇就在锦阳,想见还不是走两步的事?

    从如此灼劣的伎俩就可以看出,对方应该是为了引开自己的注意,更或者说他们确实想抓住于子言,但却突然失败了,所以连漏洞都懒得补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有时候孟琰真的感觉没有于子言不行,就比如说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他能信任且放心用的人,还真不多。

    对于一个喜欢了半辈子的人来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即便已经幡然醒悟,但看到旧物的时候,依然会情不自禁的想起。

    小艾睡着后,纪荀来到客厅找到了洛婉,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烟灰缸发呆,不用多说,纪荀知道她在想什么。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后,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纪荀对洛婉还有些歉疚,所以她并没有说话,等待着洛婉开口。

    在开始新的生活前,她需要真正的与过去告别。

    不知沉默了多久,洛婉终于开口了,她笑了笑,对纪荀说

    “其实我知道了。”

    “啊?”纪荀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明白她所指何事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也算是机缘巧合吧”洛婉低头苦笑“我虽然擅长卜算,但却算不出自己的事,有一天遇到了一个算命的,见那人有几分本事,我就让他算了算,虽然只是只字片语,但我已经猜到了一些,这些日子手机一直没开,也是我在调查这件事,还为此回了趟玄家,和爷爷也…闹翻了。”

    “那你…”

    纪荀本来想问她‘你知道多少’的,但转念一想,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她既然没有问,自己也就别多嘴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洛婉就整理好了情绪,她故作随意的抹了把脸,抬起头笑了笑,说

    “你也很让我惊讶呢,本来以为你会跟他在一起的,没想到却跟了个兵哥哥,孟琰看起来可不简单啊。”

    “我也不简单啊!”纪荀笑了笑,没有再说起于子言,因为一说起他,纪荀就觉得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许久未见,两人竟一时也没什么想说的,纪荀觉得有些尴尬,就打开了电视,结果刚好看到一条新闻,说是锦阳飞往某地区的飞机失事坠毁,无一人生还。

    看的纪荀一阵哆嗦,想着还是哪都别去,呆在家里的好,这年头干啥也不安全。

    就在她一个人自顾自的吐槽时,手机却响了,是周奇。

    纪荀接起电话,还没等说话,听筒里就传来了周奇慌张的声音。

    他说,新闻里正报道的那架失事的飞机,就是于子言和周敏搭乘的!

    纪荀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就好像失去了意识一样,眼睛一片发黑,脑中也是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感觉有人再推自己,这才回过神,一看是洛婉,她呆呆的看着她,问

    “怎么了?”

    “手机,你男朋友的电话!”说着,洛婉指了指纪荀的手机,她这才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字。

    “喂…”纪荀的声音有些颤抖,可以明显的听出不正常。

    “被吓到了?”孟琰笑了笑,说“没事,于子言没事!”

    “什么?”纪荀一时没反应过来,用了好长时间才消化了孟琰的话。

    “别担心,于子言给我来电话了,说他和周敏都没事,刚才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纪荀这才彻底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浸湿了。

    挂断电话后,洛婉递给她一杯热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就安静的陪她坐着。

    这时,电视里的广告结束了,演起了电视剧。

    里面的男主角满嘴鲜血,双目紧闭的躺在女主角怀里,胸口插着一把森寒的刀,女主抱着他尸体痛哭流涕,嘴里喃喃着

    “是我太傻,直到今天才发现真正喜欢的是你…”

    不过男主有主角光环,更何况还是在女主刚刚告白的时候,所以就没死成,哆哆嗦嗦的摸上了女主的脸,告诉她。

    “还不晚。”

    不知道为什么,纪荀竟看这狗血的桥段入了迷,把其中的女主想成了自己。

    想着如果有一天,孟琰发生了不测,她会有什么反应?像今天一样吗?还是更激烈?

    夜渐深,此时已是半夜十点多了,但这个夜却注定不会平静,漆黑的夜幕中闪烁着几点红蓝相间的光,隐隐还有人影走动,而且还有不少人。

    焦糊的味道令人作呕,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可却不是因为那味道,而是因为这惨状。

    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因为没有人能接受亲人突然离去的事实与打击,有几个甚至还哭晕了过去。

    生死离别,这就是人间最惨绝人寰的悲剧。

    这时,一个警官向一旁刚刚挂断电话的孟琰走去,低声说

    “只有十八具尸体。”

    孟琰眉头紧锁的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那警员走后不久,馆长和白鸣就来了,孟琰在看到白鸣后一愣,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沉声说

    “飞机出事之前,塔台听到了其传出的一段信息,说‘于子言和周敏我带走了,如果想让他们平安,就让前任局长的公子去领’,可等我再去查看那段信息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已经确认过,不是黑客搞得鬼。”

    馆长和白鸣对视了一眼,说“你别急,我和师父先看看,如果是阴魂作祟,那还简单一些,可以很快找到其踪迹。”

    孟琰点点头,带着两人来到了飞机的残害前,此时两人已经开了阴阳眼,可以看清世间异灵,可放眼望去,竟然没有一个阴魂。

    白鸣沉吟道“按理说就算地府的办事效率再高,我不可能这么快把阴魂收走吧!”

    就在馆长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两个虚影晃晃悠悠,东瞅西看的走了过来,它们看起来是人形,却不是人,也不是普通阴魂。

    馆长走了过去,弓着腰递上两支烟,问“二位阴差可是来办公的?”

    “是啊!”其中一人嘬了口烟,说“可你也看到了,又都不见了!”

    “又?”馆长一愣,忙问“最近常出这样的事吗?”

    “那可不?这世道怕是要乱了,不仅地府跑了不少鬼魂,而且…”

    “啧,你嘴上没个把门的啊!”说着,另一个阴差就把那个多话的同伴拽走了。

    馆长转过头,对师父说“之前我们就得到消息,说耿裕民正在收集怨气,会不会这些阴魂也…”

    “嗯,有道理。”白鸣点点头,然后转而对孟琰说

    “孟少,您看是不是让老夫见见耿嘉民,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

    “可是他已经不在锦阳了,一时半会儿也联络不上,我也不知道他被带到了地球的哪个角落。”孟琰面露难色,沉思了一会儿,说

    “这样吧,时候也不早,二位先回去休息,有什么发现我再通知你们,怎么样?”

    馆长的小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也没说什么,带着白鸣离开了。

    看着二人上车的背影,孟琰皱起了眉,他没想到白鸣会跟霍老板跟的这么紧,这下他只能放弃找霍老板帮忙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找谁。

    纪荀是肯定不行的,这是他和于子言一早就定好的,于子彤的话…孟琰想她应该也没空,看来只有尚青了,虽然出于私人角度,他不是很好意思叫尚青来,但还是正事要紧。

    话说于子言被抓住的事,这孟琰打死也不信,不是因为于子言厉害到了超神,而是这其中漏洞太多,对方既然是要见周奇,为什么不留下联系方式,而且周奇就在锦阳,想见还不是走两步的事?

    从如此灼劣的伎俩就可以看出,对方应该是为了引开自己的注意,更或者说他们确实想抓住于子言,但却突然失败了,所以连漏洞都懒得补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有时候孟琰真的感觉没有于子言不行,就比如说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他能信任且放心用的人,还真不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