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老爷子闯祸了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浑浑噩噩之中,纪荀清醒了过来,但周公大人实在太爱她了,拽着她舍不得让她走,非要再跟她唠五毛钱的。

    纪荀翻了个身,竟然没有从沙发上掉下去,她细细感觉身下的柔软,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她心里一喜,想着于子言这是打算退位了吗?这就让自己睡上床了。

    可…她到底是怎么躺在床上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摸着软绵绵的枕头,不愿意睁开眼睛,眯缝着眼看着灰蒙蒙的窗外,回想着昨天发生了事。

    纪荀记得自己好像被于子言那货惹毛了,还不自量力的要跟人家拼命,其实现在想来,她觉得自己也挺幼稚的,说不定于子言当时只是想跟自己开个玩笑,人家本事那么大,收藏的宝贝肯定也不少,保不齐剩下的那间屋子里全是玄门的珍宝,哪可能真要她的破毛笔。

    当时她也是不知道怎么了,居然那么容易就被激怒了,其实细细想来,她也不是因为于子言要没收阴阳笔才生气的,而是因为那那臭男人不屑的语气,都是小年轻,谁还没有点血气,是不是?被他那么不屑一顾的熊样一刺激,纪荀的火就蹭蹭蹭的往上冒,其实也是恼羞成怒。

    虽然两人之间的实力确实是差很多,这一点纪荀也不可否认。

    “唉…”纪荀无奈的叹了口气,话说回来,自从知道于子言那臭男人要走后,她就一直很咆燥,就跟个更年期的黄脸怨妇似的。

    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纪荀也明白,人家于子言本事大,时间短,任务重,这她都知道,能盘旋在高空的雄鹰,怎么可能和她这只菜鸟一样呆在地上坐享安逸,他们走的路终究是不同的,即便朝夕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但总会是要分道扬镳的。

    可纪荀就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想到以后可能就见不到那个骚包了,她就觉得心里少了一块,很不舒服。

    就在纪荀进行着自我剖析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慵懒磁性的声音。

    “你这一大早的唉个什么劲?怎么?还感叹上了?”

    纪荀被这声音惊得从床上弹了起来,她看看侧躺在床上,一手撑头人,又看看自己完好无损的衣服,顿时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抱怨道

    “小琰子,你这一大早的躲我身后干嘛呢?吓死我了!”

    “谁躲了,我一直都在啊!要不是你翻身动静太大,我还能再睡一会儿呢。”说着孟琰打了哈欠,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脸笑意的看着纪荀,问

    “你不是职业抓鬼的嘛,还能被吓到?”

    纪荀翻了个白眼“你没听说过‘人吓人,吓死人’吗?话说你也是纵横沙场的人了,我冷不丁的在你耳边放炮,你能不怕吗?”

    说罢,纪荀就向客厅走去,可偌大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连于子言的黑白双煞也不知道去哪了。

    ‘那骚包该不会是已经…’

    想到这,纪荀赶忙跑回卧室,抓着孟琰的手急声问“于子言呢?走了?”

    “嗯…”

    “妈的,又玩这个!”说着纪荀转身就往外走,却被孟琰一把拽住了。

    “没走!他带着小艾和那两只猫先去周先生家了!”孟琰摁住依旧不老实的纪荀,怒了“走就走了,你这么激动干嘛?就不怕我吃醋?”

    “……”纪荀不语,愣愣的看着孟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似乎太过激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孟琰放开了她,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赶紧收拾一下吧,我先取车,在楼下等你。”

    纪荀一愣,疑惑道“去哪?”

    “周先生家,去找你的于子言!”

    话音刚落,就传来‘嘭’的一声,然后整个房子都恢复了宁静,纪荀知道,孟琰这是真生气了。

    纪荀懊恼的敲着自己的头“啊!纪荀,你猪脑子吗?都有男朋友的人了,说话还不经大脑!”

    就在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纪荀以为是孟琰发的信息,赶忙拿起来看,却见只是软件推送的新闻。

    她向来对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不感兴趣,撇了撇嘴就打算关掉,可那信息的标题却吸引了她。

    “柏林博物馆惊现鬼影,珍宝损坏,究竟是人为恶作剧,还是异界生灵显形?”纪荀一看就乐了,下意识的点开详情细看,翻了几张相片后,竟在照片中看到了…

    “曾野?”纪荀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她又放大看了看,确实是曾野“这老爷子到底做什么死?”

    说着,纪荀心念一动,唤出了曾野。

    “这到底怎么回事?”纪荀面无表情的把手机丢到曾野身边,死死的瞪着它“你去那里做什么?”

    曾野先是道貌岸然的捋了捋胡子,然后斜着眼看向手机屏幕,顿时捋着胡子的手就顿住了,尽管她不想承认,但那照片里的虚影确实是它。

    那些照片照片是从监控器里截下来的,还显示着时间,是凌晨三点左右,一开始的几张,曾野只是在博物馆里背着手溜达,就像一个吃饱饭出来遛食儿的大爷,它东摸摸西瞅瞅,偶尔还拿起来看两下,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监控器拍了下来。

    直到三点半左右的时候,曾野停在了一顶王冠前,驻足观看,接下来就是一段视频了。

    视频中的曾野很快就开始不老实了,伸过手去把王冠拿了起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然后…一颗拇指大小的钻石就掉了下来,咕噜咕噜的滚到了展台下面,这动静虽然不大,但还是引起了曾野的注意,他把王冠摘了下来,看样子应该是想随手一丢的,但他似乎反应过来了这玩意虽然不是垃圾,但也不能随手乱丢。

    于是他就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放在了展台上,还拜了拜…

    纪荀看到这的时候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是该说这老爷子有礼貌呢?还是刻意搞笑呢?

    拜完后,曾野就对着展台下勾了勾手指,那颗掉了的钻石就飞到了它的手里,然后…

    然后他娘的,它就揣进兜里走了…走了!

    “额…咳,这个老夫是可以解释的!”曾野捋了捋胡子,干咳一声就打算开始长篇大论了。

    纪荀挥了挥手,阻止了它,这货专注于传播华夏文化,什么事都能扯到那上面,孟琰还在下面等着,纪荀是实在没时间听它扯犊子,一边洗漱一边对它说

    “别的我不管,你必须给我把钻石还回去,听到没?”

    说完纪荀就反应过来不对劲了,那玩意是从柏林带回来的,曾野就算能进行长途‘飞行’,也找不到路啊!

    “唉!”纪荀重重的叹了口气,烦躁的把头发揉成鸟窝,把牙刷捅到曾野的鼻孔处,怒道

    “我说老爷子,您收藏就收藏吧,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您老好歹也是鬼,我这要求不过分吧!”

    曾野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低着头嘟囔“他们…又找不到我……”

    “这不是找不找得到你的问题,你自己看看你这身打扮,正宗的唐装啊!”

    “……”曾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然后看了看手心里亮晶晶的东西,一边往外面飘,一边嘀咕“真是的,又不会夜明珠,不过就是几颗玻璃块,还登新闻上了!那玩意镶着那么多亮晶晶的东西,那帮子老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啧,我怎么就显形了呢?奇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