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七章观苍眼的利弊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孟琰,你放开她,我还真想看看她怎么跟我拼命!”

    被于子言这不屑的语气一激,纪荀爆发了,趁孟琰说话分神的功夫,胳膊肘没轻没重的在他小腹顶了一下,禁锢解除后,她跟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向于子言扑去,抬手就要往于子言的小白脸上招呼。

    于子言当然不可能让她得逞,稍稍后退一步,然后抓住了她伸开的手,借着她自身的冲劲那么一带,把她甩到了身后,纪荀刚才那一击毫无章法,被于子言这么一甩直接趴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啃泥。

    孟琰见后也怒了,抓着于子言的肩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关你的事!”说罢,于子言震开了孟琰的手,把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纪荀从地上拽了起来。

    “不要碰我!”纪荀手腕一转,反手抓住于子言的腕子,另一只手重重的打在他的关节处,让他的胳膊弯曲起来,然后闪身来到他的背后,试图将他的双手钳制住。

    “雕虫小技。”于子言冷哼,正想反抗,却被胸口传来的刺痛激的一机灵,虽然之前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但毕竟没有痊愈。

    但这点小小的痛楚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一咬牙,一只手挣脱了开来,转身把刚才纪荀用在自己身上的招式还给了她,然后把她的身体大力的向孟琰推去。

    纪荀撞在孟琰怀里后也不老实,转身又要上,却被孟琰死死的抱住了。

    “放开我孟琰!”纪荀发了疯一般的捶打着孟琰,眼角渐渐有星辰漫出。

    “总算出来了。”于子言嘴角一勾,对孟琰道“抱好她!”

    语毕,还没等孟琰反应过来,他便几步跨到了纪荀面前,一边咬破手指,一边抽出了怀里的阴阳笔。

    于子言快速的把血抹在毛笔上,然后在纪荀的眉心到鼻尖之间写下了滑动着,不多时便出现了一排奇形怪状的文字,那些文字金光闪闪,仿若梵文,随后便渗入了纪荀的皮肤,消失不见了。

    随着梵文的渗入,纪荀也软趴趴的倒在了孟琰的怀里。

    “这…”孟琰看了眼怀里沉沉睡去的纪荀,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把阴阳笔放在一边的于子言,问“你是故意激怒她的?”

    “嗯”于子言点点头,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看向躲在一旁偷看的小艾,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把纪荀放到床上后,孟琰就走了出来,他坐在于子言身边,脸色阴沉的看着他,等待着他开口解释。

    抽完一支烟后,于子言舔了舔干涸的唇,对二人说

    “纪荀能真正依靠的人不多,小艾,我知道你比同龄人懂事,所以有些事我也就不瞒你了,毕竟以后她跟你呆的时间最长。”

    小艾郑重的点了点头,趁这会儿功夫,曾野也晃晃悠悠的显出了身形。

    见终于到齐了,于子言切入了正题。

    “纪荀拥有一种这世间极其罕见的眼睛,叫观苍眼,按我们玄学中的解释就是眼中容纳了世间苍生的意思,拥有这种眼睛的一般来说是男性,而且通常会出现在祖上就是修行者的家中,这种眼睛联络大脑的神经和脉络与常人不同,且极其敏感,男子属阳,集阳刚正气,若有师父自幼就进行教导,那观苍眼便能得到开发,日后可震一方邪祟,这里的教导,不只是对眼睛能力的传授,而是脾性。”

    “脾性?”孟琰皱起了眉“你刚才说这种眼睛联络大脑的神经和脉络与常人不同,且极其敏感,这是不是就和你说的脾性有关?”

    于子言点点头“嗯,这种力量巨大,却不稳定,就比如说刚才,一旦纪荀的情绪失控,就会不自觉的开启观苍眼,同样的,这种力量一旦激活,也会影响她自身的情绪,不仅如此,她的思想也可以改变周围,直白的说,就是她一旦集中精力去想一件事,且所用的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那么她想的事情便会成真。”

    “嘶…”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之前说过,拥有这种眼睛的大多都是男性,而且通常会出现在祖上就是修行者的家中,是因为男性属阳,本身就拥有着‘正气’,再加上血脉之中传承下了灵气,可以在强大这种力量的同时压制住它所造成的弊端。”

    “那小荀为什么会拥有观苍眼?”孟琰问。

    “这眼睛本不属于她,孟琰,上次你也听陆吾神说了,这眼睛是它赐予的,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之前这眼睛的主人就是收留纪荀的那个老婆婆。”

    “不对,还是不对啊!”孟琰的手习惯性的摸上下巴的碎胡渣,喃喃自语“为什么观苍眼会出现我女性的身上呢?而且还不止是小荀一个人。”

    “很好,你问到了重点。”于子言的手指在茶几上点了点,沉声道“不瞒大家说,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观苍眼…可能从古至今就分男女。”

    孟琰点点头,表示赞同,他虽然不是玄术修习者,可有些道理还是一想就能想通的,观苍眼这么强大的力量,不是想给谁就能给谁的,于子言之前虽然说‘通常’这种眼睛都是出现在男性身上,但那意思明显就是在纪荀之前,观苍眼从未在女性身上出现过。

    既然如此,那纪荀的观苍眼很有可能是先人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可为什么玄家从没有发现过呢?”小艾仰着头问。

    “女子拥有观苍眼,是一种不祥,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于子言顿了顿“是人都会畏惧自己所无法控制的存在,如果玄家一早便发现了这种可怕力量的存在,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

    “哦。”小艾点点头,就算再怎么比同龄人懂事,但她毕竟年纪还小,心思单纯,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是情理之中。

    孟琰脸色铁青“那现在小荀是不是很危险?”

    “不算是,这些都是我从谢必安那里知道的,玄家的人还不知道”说着,于子言看向放在一边的阴阳笔“不过现在看来,谢必安已经是注意到她了。”

    “那怎么办?”孟琰一听到黑白无常的名号,心里就升起了一起畏惧,他毕竟是人,是一个受正统教育的现代人,对这种传说中的东西还是抱有着普通人的敬畏。

    “谢必安想要纪荀,我不能明摆着和它作对,不然会激怒它,让事态变得更糟,刚才我已经封住了观苍眼,但纪荀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于子彤也教了她很多,只要给她时间,她就能自己解开封印,这就需要你们平时能多注意一点了,还有就是不能让她的情绪失控。”

    曾野盘腿坐在半空中,捋着胡子问“于天师,为什么不能直接和纪小姐明说呢?老夫的意思是,只要纪小姐明白了观苍眼的利弊,就可以自己控制,这总比我们外人盯着要保险许多,就算老夫能与她心神共通,也无法做到万全。”

    “纪荀有心魔,一旦心魔成熟,就会有自己独立的思想,类似于平常人说的双重人格,由于观苍眼独特的能力,她的神经会很敏感,所以这些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众人点点头,心中再没有疑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