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打出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两天后,馆长等人就回来了,自那晚纪荀看到了于子言的思想后,就对白鸣这个人有了新的看法,虽然还是不敢相信,但能让于子言这么煞费苦心的人,一定不简单,这让纪荀不禁想起了耿裕民。

    之前孟琰就说过,耿裕民的原名并不叫耿裕民,那就也有可能叫白鸣,但是无论如何纪荀都不想让这个猜想变成事实,因为那样馆长将成为最痛苦的那个人,她不想看到这个把他当自己女儿看待的人伤心。

    所以,纪荀始终都自欺欺人的坚信着,白鸣只是被利用了,或者于子言的猜测压根就是错误的,毕竟即便是圣人,也有犯错误的时候,她很希望于子言在这件事上想多了。

    不过为了小艾的安全考虑,纪荀还是把她留在了自己身边,反正于子言说了,要把房子留给她住,那么大的房子,还放着十几二十个阴魂,她一个人住的也有点瘆的慌,另一间屋子里也不知道放了什么更稀奇古怪的东西。

    一想到于子言要离开,纪荀的心情就怎么也好不起来,她自认算是个乐观的人,但在这件事上,她怎么也想不开。

    关于阴阳笔的事,纪荀决定先放着不管,毕竟谢必安只是把笔给了她,并没有说什么,大不了下次见了这二位爷她绕道走,反正‘害人’和抓捕阴魂的事她都不愿意干。

    平时帮人除除煞什么的也就算了,反正这是积德的好事,但要是真把这当成工作去对待,纪荀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的一生还很长,总不能一辈子跟妖魔鬼怪联系在一起吧,她还想要结婚生子,而且还有小艾要养,现在养一个孩子有多难,她不是不知道。

    她又不是于子言那样的大神,阴间那些麻烦事少一个她,也会有千千万万的人补上来,但小艾却不行,她能真正依靠的也只有自己,纪荀不想让小艾这孩子无依无靠。

    馆长等人回来的时候,是纪荀和于子言一起去接的,与他们一起回来的除了孟琰和小艾外,还有于子彤,和几个纪荀不认识的人,当然了,于子言肯定认识的。

    事后纪荀听馆长提起才知道,原来那些人就是于家的长老,换句话说,当年就是他们这些老东西把小于子言逼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临分开之前,纪荀把馆长叫到了一边,小声问“馆长,白前辈今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有想好,不过应该是会先去见见被抓的耿嘉民,虽好之前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但师父还是一直惦记着那老东西。”馆长叹了口气,看向站在不远处白鸣,喃喃道

    “我这做徒弟的不孝,让他老人家受了那么多苦,唉,今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养着他老人家,连师弟的那份一起。”

    “这样也好。”纪荀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也没有提醒馆长要多多注意白鸣这个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她相信以后就算出了什么事,于子言应该已经做好的完全的准备。

    与馆长分开之后,孟琰和小艾就跟着纪荀回了家,于子言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一不留神就不见人了。

    回到家后,小艾就躲进浴室洗澡去了,这小妮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孟琰收买了,总是很刻意的给两人营造二人世界。

    被孟琰抱着,纪荀还有些不适应,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有一种被自己姐们搂着的错觉,她想应该是自己没有谈过恋爱的关系,说不定慢慢就会好,不管什么事都得有适应的过程嘛。

    孟琰摁住纪荀不老实的脑袋,却并没有忙着谈情说爱,而是聊起了正事。

    “lima的事情可能还没完。”

    “为什么这么说?”纪荀疑惑“嗯…你是说她父母那边吗?”

    “嗯,我查过了,她的父母是国内最大的珠宝商,不仅有钱,还有势,你想,王毅还有耿裕民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大的一条肥鱼,要是让lima的父母知道因为我们的出现,他们的女儿根本就没有如愿,那火气一定会往我们身上撒。”

    纪荀挤着三角眼看孟琰,问“你不是挺有本事嘛,还怕这个?”

    “领域不同,我就算再有本事,不也没有你那两下子吗?”孟琰笑了笑,摸狗狗似得摸着纪荀的头,笑道

    “不过你不用怕,你男朋友我保护你还是没问题的。”

    “且,我还用你保护?”纪荀撇撇嘴“对了,耿裕民的事…”

    “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这也是霍老板和于子言的意思,之前在飞机上我跟霍老板聊过,他想让你再回去做入殓师,而且周老板走后,他的馆子就一直是霍老板在打理,有些忙不过来,他想让你回去帮忙。”

    纪荀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乱转,她意识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那就是她要当老板了!

    额…虽然是殡仪馆的老板,不过好歹也算是资本主义了!

    晚饭的时候,于子言终于回来了,他刚进门就把孟琰叫到了卧室,整整聊了三个小时,纪荀坐在客厅抓着阴阳笔纠结万分,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俩人聊了些什么,但…

    最后,纪荀整整纠结了三个小时,直到于子言和孟琰聊完了,她还在抓耳挠腮。

    于子言从卧室出来后,就见纪荀抓着阴阳笔挠头,他几步走上前去,抢过纪荀手里的毛笔说了两个字。

    “没收!”

    纪荀听后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插着腰怒道“凭什么!这是谢必安给我的!”

    于子言挑了挑眉,把毛笔揣进兜里,问“然后呢?”

    “你!”纪荀用鼻孔等着于子言,这次不会闹着玩,她是真火了,你说她得到一个宝贝容易吗?凭什么还没捂热就被于子言这个地主老财没收了,就算她不用,那收藏也是可以的嘛,这样她以后要是碰到同道中人,还可以炫耀。

    见纪荀是真的生气了,孟琰赶紧走过来,准备把她抱到一边,似乎是看到了和自己同一战线,纪荀心里的火终于爆发了,指着于子言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个王八蛋,你这是抢你知道吗?姑奶奶今天就跟你拼了,别以为我平时不跟你计较就是怕了你!”

    于子言笑了笑“孟琰,你放开她,我倒要看看她想怎么拼。”

    “好了,你就不能让着点她嘛!”

    听孟琰这么说,纪荀就觉得更委屈了,想着于子言这臭男人真是太丧尽天良了,不知道女孩子是需要呵护的吗?啊?为什么没事就喜欢气她!现在更过分了,还跟她抢东西!前几天跟她喝酒打屁的那个于子言是死了吗?

    想到这,纪荀在孟琰怀里挣扎的更起劲了,嚷嚷着要跟于子言拼命。

    “孟琰,你放开她,我还真想看看她怎么跟我拼命!”

    被于子言这不屑的语气一激,纪荀爆发了,趁孟琰说话分神的功夫,胳膊肘没轻没重的在他小腹顶了一下,禁锢解除后,她跟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向于子言扑去,抬手就要往于子言的小白脸上招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