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害人的笔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酒足饭饱后,纪荀和于子言躺在了床上,两人手里各提着一瓶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于子言,你还是童子之身呢吧!”

    听着纪荀如此笃定的话,于子言嘴角抽了抽,默默喝酒。

    “唉,真可怜,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能别在床上和我讨论这个吗?你要非管不住自己那颗色心,就找孟琰去,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你就坐地上!”于子言适时的阻止了她。

    住进于子言这里这么久,纪荀还是头一次光明正大的躺他又大又软的床,当然不想就这么匆匆结束,而且就算铺了地摊,地上也是很硬的,她可不愿意去,撇撇嘴,纪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也换了个话题。

    “借寿命的事,你就打算一直瞒着洛婉?”

    于子言无所谓的挑挑眉“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嗯…额,哎…好吧,于子言,你上辈子的名字叫雷锋吧!”

    “等我下去了,去三生石那里看看。”

    看着于子言认真的表情,纪荀满头黑线。

    沉默了一会儿后,于子言主动开了口,他说“你以后可以尽量少碰玄术,安心跟着孟琰吧,虽然我们不像馆长那样严格的受五弊三缺的限制,但多少也会受影响。”

    “我救世主的梦还没做完呢!”

    于子言撇了她一眼“你…唉,算了,随便你吧。”

    “对了,于子彤让我拜她为师,你怎么看?我感觉自己确实是需要一个师父。”

    “你要是有心,等我死了再说。”

    “为什么?”纪荀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看着于子言说“她之前也说过,要是你死了,我也就不值钱了,就算哭着喊着要拜她为师,她都不会答应,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出去,我要睡了!”说罢,于子言就开始脱衣服了,纪荀撇了撇嘴,拎着酒瓶走了出去。

    “说翻脸就翻脸,且,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办法知道。”

    说着,纪荀坐在了沙发上,掏出了谢必安给她的那支毛笔,又从纸抽盒里抓出几张纸,‘唰唰’两下写下了于子言的名字。

    纪荀激动的搓着手,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茶几上的纸巾。

    不多时,上面就歪歪扭扭的浮现出了几行文字。

    “只要我离开,白鸣应该就会露出马脚,只是万一他以霍老板做要挟怎么办?啧,也没办法跟霍老板通气,不然就得弄巧成拙了,只能交给孟琰了,实在不行,就把他引到玄家,到时候再从长计议,只是这么一来,纪…”

    看到这,纸刚好用完,纪荀赶忙抓起另一张纸‘接’上,可就是怎么都不往出蹦字了,她懊恼的抓耳挠腮,心里嘀咕着。

    ‘纪…纪什么啊!纪律?不对,纪纲?不对,纪念?更不对了!’

    “不行!再来一次!”说着,纪荀坐到了餐桌旁,抓起一边的报纸就要下笔。

    就在这时,于子言的房门突然开了,纪荀吓得手一抖,毛笔‘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的弯腰去捡,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于子言脸色阴沉的来到自己面前,盯着她手里的毛笔问。

    “哪来的?”

    “额…这个嘛……”纪荀慢吞吞的直起腰,她倒不是对这毛笔的出处难以启齿,而是对自己‘偷窥’的行为感到万分的不耻。

    “说,哪来的!什么时候得到的!”于子言的脸前所未有的阴沉,语气也是十分严厉,吓得纪荀又是一个哆嗦。

    “谢…谢必安给的,在柏林的时候。”纪荀小心翼翼抬起眼皮看着于子言“对不起嘛,以后我不看你不就行了嘛!”

    纪荀一边懊恼一边郁闷,话说这货是怎么发现的?到底是怎么发现的?该不会在客厅装了摄像头吧!

    想到这,纪荀下意识的抬起头四处看,见她这样,于子言便猜出了她的想法。

    “没摄像头!”于子言脸色铁青的坐到对面,抓起那支毛笔细细端详,似乎是想确定什么,半晌后,他见纪荀还扭着头在找摄像头,叹了口气,说

    “这笔是低级阴差为了更方便的勾人魂魄用的,叫阴阳笔,叫这个名字不禁是因为它可以同时窥探人和阴魂的思想,更是因为它可以供人和阴魂同时使用,古时也有人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过这样的笔,只不过最后还是被地府发现收回了,毕竟是阴间的东西,一旦开始使用,便会发出淡淡阴气,修为稍高一些的人都能发现。”

    见于子言只是皱着眉,不生气了,纪荀嘿嘿一笑,问“为什么是低级阴差用的呢?”

    “寿命已尽的人,有很多都不会魂魄自动离体,比如说寿终正寝,这类人在死时并没有遭受致命伤,所以肉体无法自然死亡,魂魄也不会离体,当然了,我只是给个打个比方,这只笔的用处不是针对这种人,而是针对所有寿命已尽,魂魄无法离体的人,低级阴差能力有限,无法直接从活人体内勾魂,所以就必须想办法‘害死’那个人。”

    纪荀终于明白了,接过话头“他们用这支笔,读到人的想法,了解那个人,然后为他设计属于他的死亡,对吧?嘶…妈呀,原来这玩意还是跟害人脱不了关系啊!”

    “你…”于子言无奈扶额“你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纪荀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吗?”

    “你先给我把得到这支笔的起因,经过说一遍。”

    见于子言始终神情严肃,纪荀也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再开玩笑,把自己得到这只阴阳笔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讲给了于子言听。

    听完纪荀的话后,于子言的脸色更阴沉了一些,他死死捏着那支笔,在大力的作用下,笔杆开始弯曲,几近折断,但就是坚强的没有向恶势力折腰。

    “到底怎么了?这么好的宝贝,你可别弄坏了!”说着纪荀伸手去抢,她本以为于子言会抓着不撒手,可人家似乎并不稀罕,直接扔进了纪荀怀里。

    “这东西不仅能读取人心与鬼心,还能与地府阴差沟通,写冥书,画符更是厉害。”于子言顿了顿,继续道

    “傻丫头,你自己想想,就你那点小惠,谢必安至于把这么厉害的东西交给你吗?”

    “啊?这么厉害!”纪荀咽了咽口水“于子言,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我早前碰到过几个阴差,他们说地府出了乱子,跑出不少阴魂恶鬼,现在阴差人手严重短缺。”

    “纳纳纳纳纳…纳尼?”纪荀看看手里的阴阳笔,再看看于子言,颤声问“谢必安该不会是想…天呐!那得是多大的工作量啊!我还有自由吗?”

    “你还是太天真了…”于子言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回了房,留纪荀一个人坐在那抓耳挠腮,她根本就没听到于子言的最后一句话。

    虽然是理所应当的事,但纪荀从来没干过害人的事,害人呐!那可真是要人命啊!她又不是阴魂,她是人啊!一个不注意应该会被警察叔叔抓起来吧,周局长可马上就要下岗了啊!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