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四章把酒言愁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既然答应了小艾要带她玩,那纪荀就不会食言,不过却只玩了一天,她便把小艾交给了孟琰,自己则回了国,同行的只有周家二兄妹,馆长和白鸣跟于子彤等人负责范围净化的事,脱不开身。

    在得知纪荀要先行回国的时候,孟琰有过一瞬间的不开心,但最终还是释然了,他懂得,而且……

    生死之交的情义,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刚下飞机,纪荀就婉拒了周奇共进晚餐的邀请,马不停蹄的向家的方向赶,她知道于子言喜怒无常,就跟个神经病似得,保不齐哪根筋搭不对就又玩起了失踪,这次他要是走了,纪荀还真不知道要去哪找人。

    不过好在她赶回家后,那骚包还在。

    似乎一切都如往常那样,于子言在逗猫,纪荀刚进门就被奴役着去做饭,只是等饭菜的香味飘散开后,纪荀才真正感觉到了踏实。

    不多时,饭菜便上桌了,四菜一汤,很丰盛。

    两人相继落座,却相顾两无言,如果是在平时,纪荀或许会为于子言难得的沉默而感到心情畅快,可是现在,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你…”纪荀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抓起早就准备好的老白干给于子言和自己把酒满上,举起酒杯跟他轻轻碰了一下,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

    “你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仰头把杯中的酒灌进了嘴里,酒气在纪荀的肺里绕了一圈,然后晃晃悠悠的逛了出来。

    于子言想要点烟,可细长的烟夹在手指间半晌后,他又放下了。

    纪荀见后扑哧一声笑了,暗道这男人也有迁就别人的时候,还真是难得,她为于子言盛了一碗汤,也是难得柔声的问“虽然寿命有限,但烟抽多了…自己不难受吗?”

    “还好。”于子言低头喝了口汤“嗯,不错。”

    “可你以后没机会喝到了。”纪荀苦笑“不能…再多留几天吗?”

    “已经没意义了。”于子言最终还是没忍住,点燃了一支烟,他说“周奇不错,孟琰也很好,不管选择谁,你以后都会过得很好。”

    纪荀听后瞪了他一眼“你早就看出来了?”

    “感情的事,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看不出来。”

    对于于子言这次的调侃,纪荀并没有生气,她起身给于子言满上酒,然后自己抱着酒瓶喝了一大口,说

    “于子言,我和孟琰在一起了,他那人虽然有时候跟你一个德行,但也挺温柔的,嗯…就像是你现在一样,嘿嘿,感觉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其实你也很好,别因为过去的事那么自卑,人要往前看,才能活的更好。”

    “你难得的夸我啊!”纪荀仰头又灌了一口,脸颊已经爬上了绯红,似乎是觉得不过瘾,纪荀又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于子言倒也不拦她,只等着看她醉酒之后能说出些什么。

    似乎是觉得够了,纪荀‘咚’的一声放下了酒瓶,低着头,半晌后吐出了五个字,

    “能不能不走?”

    “不能。”

    “这么决绝啊!”纪荀笑了笑“于子言,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没心没肺的了,没想到还真是人外有人,相处这么久了,你就真舍得走?别人走了还能再见,可你……”

    于子言垂眉低目,看着躲在一边看着他的黑白双煞,喃喃道“我必须走。”

    “为什么?”纪荀双手抓着酒瓶,在桌子上‘咚咚’的敲了两下,吐着酒气问“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跟谢必安和范无救的约定?tmd!赶死也没这么急的吧!”

    “……”于子言没有说话,低头专心喝汤。

    “好喝吧,嘿嘿”纪荀把整盆玉米羹推到于子言的面前,嬉皮笑脸的说

    “都是你的!我不喝,一不小心把家里的糖都放进去了,嘿嘿,没想到你喜欢甜的啊!”

    于子言听后,抓着汤匙的手一顿,然后继续默默喝汤。

    很长一段时间内,纪荀都没有说话,她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于子言喝汤,一想起这么一个人就要跟自己…永别了,她就特别难受。

    永别,‘永别’是人生死离别时的语言,代表与对方永远不能再见。

    纪荀从来没有想过会与于子言永别,他们一起经历过生死,她曾多次看着这个男人舍命相救,然后他自己却徘徊在生死边缘上。

    这份情,她记着,一直都记着,还没来得及还呢,这个人就要离开了。

    纪荀抬手抹掉眼角堪堪要掉下的泪,说“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

    “可能不会了。”于子言抬起头,笑了笑“当然,你死的那天或许可以,我会亲自来接你。”

    “说‘死’这个字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笑。”纪荀别过头,不想让这个‘嬉皮笑脸’的男人看到自己的眼泪。

    “你还是想不开,不过没关系,你的路还很长。”

    “地府那么多勾魂的,谢必安、范无救退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为什么非要找你,为什么就…不是还有牛头马面嘛!于子言,你接班了,还有投胎的机会吗?”

    纪荀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她只是无意识的把自己心中问题吐出来,想了解于子言今后的生活。

    “天地有道,万物的存在,都有它的道理,十殿阎君,各地域鬼王,各司冥判,文职官员,冥差等等,缺一不可,黑白无常虽然只是其中之一的引魂使者,却也有自己辖地,如果没人承担这份责任就会出现乱子,就像是齿轮,少一个齿就会影响整体。”

    纪荀张着嘴,似懂非懂的听完了于子言的长篇大论,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半晌后,她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滚烫的脸,问“那不能换别人吗?”

    “让你去,你能胜任吗?”于子言笑了笑,顺势把纪荀手里的酒瓶拿开,这才继续道

    “这么多年来,修为到达无人境界的前辈也不在少数,可就算他们魂归地府,也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胜任黑白无常之位的,毕竟是冥神,沾了个‘神’字,这与阳间阴司的职位有相似之处,我和于子彤虽然也是人,但就是与普通人不同,我们本来就也算冥神,即便离开了肉身,没有了血脉里的力量,但灵魂在身体里呆了那么久,多少也跟普通人的灵魂不一样。”

    “啧”纪荀若有所思的吧咋着嘴,酒劲渐渐过去了,眼神也清明了起来,她咬着指甲盖,挤着三角眼说

    “于子言,你说这黑白无常都任职这么久了,少说也有千儿八百年了吧,想办离职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怎么就偏偏被你这个倒霉蛋撞上了?该不会…”

    于子言见纪荀还算有谱,没敢把话说完,喝了口汤笑着说“你也不傻嘛,怎么?喝了点酒打通任督二脉了?”

    “去你的!”纪荀把一根香菜准确无误的丢进于子言的碗里,继续道

    “如果是这样,那你把握好尺度,是不是可以跟那俩祖宗商量一下,再多扣出几年来?”

    “……”于子言不语,低头喝汤,想着这丫头还真是胆大包天,敢跟冥神要寿命,自己以后要是接了班,绝对要离她远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