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冰火两重天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之前就说过,纪荀有碰到‘天上掉馅饼’的事,这里的‘馅饼’不是指其他,是真的馅饼!

    从那时候起,纪荀就坚信自己是独特的与幸运的,毕竟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不是每个地球人都能遇到了,因为这件事,她一直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相信明天绝对会更好。

    所以,她脱离了流浪的苦海,有了份可以支撑‘明天会更好’这一美好愿望的工作,虽然在那之后她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差点丢了小命,但最终她还是凭借过人的智慧和于子言这两点重要因素活了下来。

    时至今日,她更加坚信不疑的认为自己是独特的与幸运的,因为…

    嘿嘿嘿,有俩优质帅哥跟她表白了,一个是温润如玉,体贴入微的周奇,一个是高大帅气,高大帅气的孟琰,这俩人就像冰火两重天一样把纪荀夹在中间,让她纠结也快乐,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一直沉浸在这冰火两重天里。

    流浪的时候,她做过一个白日梦,那就是全世界的帅哥都围绕着她,伺候着她吃饭,各种皮肤,各种性格,当然了,这也只能是青春初期的一个白日梦。

    可现在虽然不是全世界的帅哥,但也有俩供她挑选,纠结郁闷之下,纪荀想到了于子言,想如果他在,自己或许可以问问他的意见,毕竟这俩帅哥她都想要,于子言那张嘴就没有什么不敢说的,她相信这货一定能给她极其中肯的意见!

    可…

    可那货不是不在嘛,赶着投胎似得回了国!

    嘚瑟过后,纪荀终于冷静了下来,面对周奇和孟琰这两个优质单身汉,她是真的烦了难。

    周奇虽然暖的窝心,但他是个普通人,走的路始终与自己不同,纪荀并不想就此终止自己的救世路,她是真怕以后把人家牵扯进危险里,要知道周奇和她不同,人家有家,有亲人,不像她,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但周奇的那份温暖,确实是纪荀特别想要得到的。

    孟琰呢,是与周奇完全相反的人,最起码纪荀就没怎么见过他体贴的一面,他属于那种雷厉风行,与纪荀一样行走在危险之中,拯救世人与水火的存在,他们有着共同点,虽然职业不同,但想法和性质差不多。

    但…纪荀真怕自己翻不了身,一辈子受这位爷的压迫,打架方面,她没有自信能胜过孟琰,她的强项是抓鬼驱邪,人家的强项就是揍人。

    纠结之下,纪荀重重的叹了口气,挤着三角眼在二男身上扫来扫去,她可不想学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搞什么‘我现在没想好,给我些时间’,或者是‘我不想伤害你们,所以我决定继续一个人’。

    她一直都觉得这两种回答挺扯淡,尤其是第二个,智商和情商在平均线以上的人真干不出这种事。

    “额…”纪荀摸了摸鼻子,很小声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要不,你们说说喜欢我什么?”

    孟琰嘴角抽了抽“你是想听到夸奖吗?”

    “nonono”纪荀摇着手指,正色道“人和变色龙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随着外界条件的变化而进行调整,保不齐你们看上的那个我是装出来呢!对不对?”

    周奇没有像孟琰说那么多废话,直接开夸,哦不,说实话!

    “小荀,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挺特别的,那时候你是灵体状态,起初关注你,是因为好奇,后来我又发现了更多面的你,忧郁,搞怪,无赖,没心没肺,乐观,还有讲义气,最重要的是你很善良,也很特别,说句比较文艺的话,你像一道阳光,照射进了我的内心深处。”

    纪荀听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看向孟琰。

    其实孟琰不是那种矫情的人,他觉得喜欢就是喜欢,是人内心的一种奇妙感觉与荷尔蒙共同创造出的结果,但是为了追到纪荀那个倒霉孩子,他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夸一夸,哦不,是说实话了。

    “纪大美女,咱们见面的时候也听特别吧,我就不说了,你应该记忆犹新,我一开始关注你是因为你这丫头聪明,而且长得还不错,后来回到家,我就查了下你的资料,说实话,我是被你精彩的过去所吸引的,想去挖掘你的内心,然后…保护你。”

    ‘保护’,是一个听起来就让人很有安全感的词,有人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没有‘有我在’窝心,其实确实如此,一个女人一辈子所追求的不就是归属感与安全感吗?

    感慨过后,纪荀继续烦恼,这俩人说的都挺好,她到底要选哪一个啊!啊!啊!

    “我…”纪荀咬着手指看向周奇“对不起。”

    周奇低头苦笑,那失落的样子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他说“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我们的生活性质与轨迹不同,凑在一起应该迟早都会分开吧,而且你的父母不会希望有我这么个儿媳的,最重要的是…你不了解我。”

    孟琰嘿嘿一笑,好不同情的拍了拍周奇的肩,脸上的开心难以掩饰“兄弟,回去伤心吧,你在这呆着更受刺激!”

    “……”周奇拍掉孟琰的手,起身离开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纪荀狠狠的瞪了孟琰一眼“你怎么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

    “开什么玩笑,同情情敌?”孟琰的喜悦溢于言表,他邪恶的舔了舔嘴唇,想纪荀扑去,结果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最后演变成了军人与修行者之间的较量。

    锦阳。

    周局长面有难色的放下手中的纸张,最上面的四个大字极其醒目,辞职申请。

    “局长,虽然现在新市长上任,查的比较严,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您就放个水吧。”于子言面无表情,看着完全不像是在求人,但他能说出这些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从小到大,他这还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情,求人帮忙。

    当然,‘求’这个字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

    “这个…”周局长一个头两个大,今天一早他的一双儿女都纷纷致电,表示无论如何一定要留住于子言,这俩孩子从小到大也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找他,还都不是什么大事,他这还没想出怎么个留法呢,于子言就跑来了。

    于子言皱起了眉“怎么?局长,很难办吗?”

    “额…确实有点难!”局长实话实说,对嘛,他真的是确实有点难做。

    于子言叹了口气,站起身对着局长弯了弯腰,郑重道

    “那我就不给您麻烦了,局长,在市局的这些年多谢您的照顾与重用,今天您就当我是来辞行好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尽管找安乡殡仪馆的霍立霍老板,他一定会尽全力帮助您的。”

    局长听后一愣“你这是…走了就不回来了?”

    “是的。”

    “可上面没有批准,你就这么走了,以后也不好找工作啊!”

    “这您不用担心,我以后…就不需要工作了。”于子言低头苦笑,确实,还有三年,他就有铁饭碗了,一辈子不会丢的铁饭碗。

    “那么,告辞了!”

    说着,于子言转身便准备离开了,局长急了,站起身叫住了他,想了半天后,还是觉得说出实话。

    “子言啊,就算要走,有些人还是要当面告别的,有些话也得当面说,我知道你的性子比较淡,更不喜欢分别的气氛,但身为人,一个成年人,不能有了问题,留下问题转身就走,你说是不是?”

    于子言一愣,低头沉吟了片刻,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与要走的路,道不同,短暂的相聚后注定就会分开,他们有他们的日子要过,我也有我的使命需要完成。”

    “相识,相知,便是朋友,不是吗?”周局长叹了口气“我的两个孩子都叫我留住你,敏敏那孩子我就不说了,但小奇说了,是纪荀那丫头让他这么做的,子言,我是过来人,说不明白但看的明白,你…不该不辞而别,就当是给这段缘分,一个交代也好。”

    于子言若有所思的低着头,他确实没想到这是纪荀的意思。

    见于子言似乎松动了些,局长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说

    “走之前,来我家吃个饭吧,我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和要做的事,但这几天相处下来,我已经把你当成了忘年交,唉,外人看来我是市局局长,可要说是忘年交,恐怕是我这老头子占了你的便宜。”

    于子言笑了笑“没有。”

    “上次我家出事化险为夷,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你嫂子一直惦记着想见你一面,到时候我请上霍老板他们,咱们一是旧情,二是为你饯行,怎么样?啊?你可不能拒绝,刚才你可是默认了我们忘年交的情分!”

    “我…”于子言顿了顿,脸上出现了柔和的笑“一定会到。”

    离开了市局后,于子言独自开车行驶在夜色之中,他总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乃至往后的几年都不会有什么牵挂,来去自如,可这次却不同了。

    或许是因为在锦阳呆的时间最长吧,大概有五六年了,他在这个城市里日夜奔波,呼吸着那不算很清新的空气,有些平时不会在意的事与物,已经成为了习惯。

    他把车停在路边,打开顶棚,放下座椅,虽然有些冷,但他享受此刻的安静。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成了一个有根的人,离开锦阳不是第一次了,但之前总知道会回来,这一次离开的话,怕是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有些舍不得自己的车,舍不得自己的房子,哦不,现在应该可以被叫做家了,除此之外,他更舍不得这里的人。

    多年的苦难与经历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做完一件事就马不停蹄的去做另一件事,仿佛在和时间赛跑,他已经忘记了休息,忘记了静下来去感受一些无法用眼睛看到的东西。

    这一刻,夜已入深,万籁寂静,他躺在车里看着夜空,感受在心底压抑了许久的悲伤。

    于子言,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是没有伤痛,而是潜意识的忽略了。

    此时此刻,他想起了与父母共同度过的欢乐时光,也想起了玄家的那些日子,还有在认识纪荀后的点点滴滴。

    最后,他想起了那个黄昏,那个让他的母亲彻底消失的黄昏…

    恨与痛,几乎要把他淹没!

    之前就说过,纪荀有碰到‘天上掉馅饼’的事,这里的‘馅饼’不是指其他,是真的馅饼!

    从那时候起,纪荀就坚信自己是独特的与幸运的,毕竟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不是每个地球人都能遇到了,因为这件事,她一直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相信明天绝对会更好。

    所以,她脱离了流浪的苦海,有了份可以支撑‘明天会更好’这一美好愿望的工作,虽然在那之后她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差点丢了小命,但最终她还是凭借过人的智慧和于子言这两点重要因素活了下来。

    时至今日,她更加坚信不疑的认为自己是独特的与幸运的,因为…

    嘿嘿嘿,有俩优质帅哥跟她表白了,一个是温润如玉,体贴入微的周奇,一个是高大帅气,高大帅气的孟琰,这俩人就像冰火两重天一样把纪荀夹在中间,让她纠结也快乐,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一直沉浸在这冰火两重天里。

    流浪的时候,她做过一个白日梦,那就是全世界的帅哥都围绕着她,伺候着她吃饭,各种皮肤,各种性格,当然了,这也只能是青春初期的一个白日梦。

    可现在虽然不是全世界的帅哥,但也有俩供她挑选,纠结郁闷之下,纪荀想到了于子言,想如果他在,自己或许可以问问他的意见,毕竟这俩帅哥她都想要,于子言那张嘴就没有什么不敢说的,她相信这货一定能给她极其中肯的意见!

    可…

    可那货不是不在嘛,赶着投胎似得回了国!

    嘚瑟过后,纪荀终于冷静了下来,面对周奇和孟琰这两个优质单身汉,她是真的烦了难。

    周奇虽然暖的窝心,但他是个普通人,走的路始终与自己不同,纪荀并不想就此终止自己的救世路,她是真怕以后把人家牵扯进危险里,要知道周奇和她不同,人家有家,有亲人,不像她,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但周奇的那份温暖,确实是纪荀特别想要得到的。

    孟琰呢,是与周奇完全相反的人,最起码纪荀就没怎么见过他体贴的一面,他属于那种雷厉风行,与纪荀一样行走在危险之中,拯救世人与水火的存在,他们有着共同点,虽然职业不同,但想法和性质差不多。

    但…纪荀真怕自己翻不了身,一辈子受这位爷的压迫,打架方面,她没有自信能胜过孟琰,她的强项是抓鬼驱邪,人家的强项就是揍人。

    纠结之下,纪荀重重的叹了口气,挤着三角眼在二男身上扫来扫去,她可不想学电视剧里的女主角,搞什么‘我现在没想好,给我些时间’,或者是‘我不想伤害你们,所以我决定继续一个人’。

    她一直都觉得这两种回答挺扯淡,尤其是第二个,智商和情商在平均线以上的人真干不出这种事。

    “额…”纪荀摸了摸鼻子,很小声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要不,你们说说喜欢我什么?”

    孟琰嘴角抽了抽“你是想听到夸奖吗?”

    “nonono”纪荀摇着手指,正色道“人和变色龙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随着外界条件的变化而进行调整,保不齐你们看上的那个我是装出来呢!对不对?”

    周奇没有像孟琰说那么多废话,直接开夸,哦不,说实话!

    “小荀,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挺特别的,那时候你是灵体状态,起初关注你,是因为好奇,后来我又发现了更多面的你,忧郁,搞怪,无赖,没心没肺,乐观,还有讲义气,最重要的是你很善良,也很特别,说句比较文艺的话,你像一道阳光,照射进了我的内心深处。”

    纪荀听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看向孟琰。

    其实孟琰不是那种矫情的人,他觉得喜欢就是喜欢,是人内心的一种奇妙感觉与荷尔蒙共同创造出的结果,但是为了追到纪荀那个倒霉孩子,他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夸一夸,哦不,是说实话了。

    “纪大美女,咱们见面的时候也听特别吧,我就不说了,你应该记忆犹新,我一开始关注你是因为你这丫头聪明,而且长得还不错,后来回到家,我就查了下你的资料,说实话,我是被你精彩的过去所吸引的,想去挖掘你的内心,然后…保护你。”

    ‘保护’,是一个听起来就让人很有安全感的词,有人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没有‘有我在’窝心,其实确实如此,一个女人一辈子所追求的不就是归属感与安全感吗?

    感慨过后,纪荀继续烦恼,这俩人说的都挺好,她到底要选哪一个啊!啊!啊!

    “我…”纪荀咬着手指看向周奇“对不起。”

    周奇低头苦笑,那失落的样子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他说“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我们的生活性质与轨迹不同,凑在一起应该迟早都会分开吧,而且你的父母不会希望有我这么个儿媳的,最重要的是…你不了解我。”

    孟琰嘿嘿一笑,好不同情的拍了拍周奇的肩,脸上的开心难以掩饰“兄弟,回去伤心吧,你在这呆着更受刺激!”

    “……”周奇拍掉孟琰的手,起身离开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后,纪荀狠狠的瞪了孟琰一眼“你怎么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

    “开什么玩笑,同情情敌?”孟琰的喜悦溢于言表,他邪恶的舔了舔嘴唇,想纪荀扑去,结果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最后演变成了军人与修行者之间的较量。

    锦阳。

    周局长面有难色的放下手中的纸张,最上面的四个大字极其醒目,辞职申请。

    “局长,虽然现在新市长上任,查的比较严,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您就放个水吧。”于子言面无表情,看着完全不像是在求人,但他能说出这些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从小到大,他这还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情,求人帮忙。

    当然,‘求’这个字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

    “这个…”周局长一个头两个大,今天一早他的一双儿女都纷纷致电,表示无论如何一定要留住于子言,这俩孩子从小到大也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找他,还都不是什么大事,他这还没想出怎么个留法呢,于子言就跑来了。

    于子言皱起了眉“怎么?局长,很难办吗?”

    “额…确实有点难!”局长实话实说,对嘛,他真的是确实有点难做。

    于子言叹了口气,站起身对着局长弯了弯腰,郑重道

    “那我就不给您麻烦了,局长,在市局的这些年多谢您的照顾与重用,今天您就当我是来辞行好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尽管找安乡殡仪馆的霍立霍老板,他一定会尽全力帮助您的。”

    局长听后一愣“你这是…走了就不回来了?”

    “是的。”

    “可上面没有批准,你就这么走了,以后也不好找工作啊!”

    “这您不用担心,我以后…就不需要工作了。”于子言低头苦笑,确实,还有三年,他就有铁饭碗了,一辈子不会丢的铁饭碗。

    “那么,告辞了!”

    说着,于子言转身便准备离开了,局长急了,站起身叫住了他,想了半天后,还是觉得说出实话。

    “子言啊,就算要走,有些人还是要当面告别的,有些话也得当面说,我知道你的性子比较淡,更不喜欢分别的气氛,但身为人,一个成年人,不能有了问题,留下问题转身就走,你说是不是?”

    于子言一愣,低头沉吟了片刻,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与要走的路,道不同,短暂的相聚后注定就会分开,他们有他们的日子要过,我也有我的使命需要完成。”

    “相识,相知,便是朋友,不是吗?”周局长叹了口气“我的两个孩子都叫我留住你,敏敏那孩子我就不说了,但小奇说了,是纪荀那丫头让他这么做的,子言,我是过来人,说不明白但看的明白,你…不该不辞而别,就当是给这段缘分,一个交代也好。”

    于子言若有所思的低着头,他确实没想到这是纪荀的意思。

    见于子言似乎松动了些,局长笑了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说

    “走之前,来我家吃个饭吧,我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和要做的事,但这几天相处下来,我已经把你当成了忘年交,唉,外人看来我是市局局长,可要说是忘年交,恐怕是我这老头子占了你的便宜。”

    于子言笑了笑“没有。”

    “上次我家出事化险为夷,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你嫂子一直惦记着想见你一面,到时候我请上霍老板他们,咱们一是旧情,二是为你饯行,怎么样?啊?你可不能拒绝,刚才你可是默认了我们忘年交的情分!”

    “我…”于子言顿了顿,脸上出现了柔和的笑“一定会到。”

    离开了市局后,于子言独自开车行驶在夜色之中,他总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乃至往后的几年都不会有什么牵挂,来去自如,可这次却不同了。

    或许是因为在锦阳呆的时间最长吧,大概有五六年了,他在这个城市里日夜奔波,呼吸着那不算很清新的空气,有些平时不会在意的事与物,已经成为了习惯。

    他把车停在路边,打开顶棚,放下座椅,虽然有些冷,但他享受此刻的安静。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成了一个有根的人,离开锦阳不是第一次了,但之前总知道会回来,这一次离开的话,怕是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有些舍不得自己的车,舍不得自己的房子,哦不,现在应该可以被叫做家了,除此之外,他更舍不得这里的人。

    多年的苦难与经历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做完一件事就马不停蹄的去做另一件事,仿佛在和时间赛跑,他已经忘记了休息,忘记了静下来去感受一些无法用眼睛看到的东西。

    这一刻,夜已入深,万籁寂静,他躺在车里看着夜空,感受在心底压抑了许久的悲伤。

    于子言,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是没有伤痛,而是潜意识的忽略了。

    此时此刻,他想起了与父母共同度过的欢乐时光,也想起了玄家的那些日子,还有在认识纪荀后的点点滴滴。

    最后,他想起了那个黄昏,那个让他的母亲彻底消失的黄昏…

    恨与痛,几乎要把他淹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