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二章‘鬼压床’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那是一片翠绿的海洋,于子言在前,纪荀在后,她挥舞着小鞭驱赶着于子言,让他一刻不停的在香菜的海洋里奔腾,看着他隐隐发绿的脸,纪荀仰天大笑,从未如此快活。

    她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不过能在梦里实现这一幕,她已经万分满足了。

    “小荀姐…小荀姐!”

    一道天外之音打断了纪荀的笑,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梦境了,长这么大以来,她还是头一次不想醒,可是天不遂人愿,翠绿的海洋开始模糊,于子言的身影也渐渐有些不清晰了。

    但纪荀并没有醒来,她的意识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大脑很清楚自己已经清醒了,可神识还处在混沌之中。

    “小荀姐!小荀姐!”

    小艾的声音开始变得急切,纪荀以为出了什么事,拼命的想清醒,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就跟用胶水黏住一样,怎么也睁不开。

    突然间,纪荀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她努力的把眼睛撑开一条小缝,模模糊糊的瞧见一个黑漆漆的圆东西,她集中精神去看,这才看出来那是颗披头散发的脑袋,现在这脑袋正枕在她的胸口,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东西显然是趴在她身上的,分量还不轻,让她感觉到很闷,有些喘不过气来,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哼哼’的声音。

    ‘娘的,不会是鬼压床吧!’

    纪荀的心里犯起了嘀咕,同时眼皮也实在撑不住,闭了起来。

    这种情况和鬼压床确实如出一辙,可纪荀就纳了闷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鬼来压她!看不出她是做什么的吗?

    就在纪荀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她身上的压力便消失了,纪荀满头黑线,可算明白过来来怎么回事了,刚才那‘鬼’啊,是小艾…

    “孟叔叔,你好”小艾礼貌的问好,然后啪嗒着拖鞋跑了进来,对孟琰说“你可算来了,我怎么叫小荀姐都不醒,一开始还咧着嘴笑呢,现在开始‘哼哼’了,怎么办啊?是不是撞邪了?师父和师祖(馆长和白鸣)都出去了,我学的本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孟叔叔,怎么办啊!”

    孟琰眉头紧锁的看着挺尸状的纪荀,缓缓的走到她身边坐下,然后用手撑开了她的眼皮。

    有了外力的帮助,纪荀可算是能睁开眼睛了,第一时间入眼的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她被吓得眼珠动了动,鼻子在同一时间闻到了孟琰身上的淡淡香气,好像是刚洗了澡。

    ‘八块腹肌,人鱼线…还有…嘶’

    想到这纪荀的脸不自觉就红了起来,还没等她感受脸颊的滚烫呢,胳膊上就传来了一阵刺痛,这痛好像是穿过云层直射下的阳光一样,直直传达到了纪荀脑中,让她还有些混沌的神识清醒了一些,终于可以自助的睁开些眼睛,并开口说话了。

    “你丫…的,掐我…”

    见纪荀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孟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抬手就又要掐。

    “别!”纪荀赶忙阻止,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真缓过来了一些,声音有了一丝底气。

    见孟琰停下了手,纪荀微微扬了扬头,用鼻孔瞪着他,说“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孟琰点点头,理所当然道“懂啊!”

    “你见过有人掐玉的吗?啊?”

    “……”孟琰愣了愣,然后一脸憋笑的把纪荀扶了起来,让她靠在枕头上。

    缓了一会儿后,纪荀终于好了一点,但还是感觉很困很累,她知道这是过度耗费精神力的下场,暗自决定以后还是少用谢必安给她的毛笔比较好。

    孟琰喂纪荀喝了口水,问“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的样子像是身体被掏空了似得。”

    “嗯,确实被掏空了!”说完,纪荀就感觉哪里不对劲,见孟琰一脸不可思议,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孟琰更糊涂了。

    “是…”

    纪荀想了想,还是住了嘴,她发现这不是一句两句能给孟琰解释清的,再说了,孟琰身份特殊,他要是知道自己有一支堪比马良神笔的东西,还不得给自己没收了?就算不没收,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能读到别人的内心,这属于她的保留技能!

    “本座刚才灵魂出窍神游来着,这是我们圈里的事,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懂的!”

    “且。”孟琰撇了撇嘴,接着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看了眼一边正瞪着打眼滴溜溜转的小艾,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马克,柔声细气儿的说

    “饿了吧,去楼下餐厅吃点东西,再给你已经掏空了身体的小荀姐带点回来。”

    小艾何等聪明,马上会意,知道孟琰这是有话想要单独和她的小荀姐说,想也没想就接过了钱,一溜烟跑没影了。

    “你…”纪荀咽了口口水“你有什么不轨的意图?”

    孟琰笑了笑,把水杯放在一边,翘着二郎腿满脸贱笑的问“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才好像…脸红了。”

    “瞎了吧你!”说着纪荀摸了摸自己的脸,tm的居然还有点烫。

    “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啊,老实交代,刚才脑子里在想什么?嗯?”

    “没有!本座刚才运功太猛,憋着了!”纪荀只能装煮熟的鸭子,坚决不坦白从宽,同时她也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呢!给个开头就能联想到羞羞的画面,难不成最近真青春期暴动了?

    孟琰适可而止的没有追问,而是换了另一个问题“我那天跟你说的事,你想好了没有?还没有给我答案呢!”

    虽然孟琰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件事,但纪荀心里有数,知道他是再说那天告白的事。

    想起‘告白’两个字,纪荀的脸就更烫了,同时也按耐不住嘚瑟了起来,其实不管从哪方面看,孟琰都算是那种优质男神,除了嘴上功夫比较气人以外,基本没有缺点。

    被这么优质的一个男人告白,实在是一件可以吹上一辈子的事情。

    纪荀想了想,其实跟这货在一起也挺不错的,长得帅又…额,长得帅,就算嘴确实毒了点儿,但她就不信要是真在一起了,这货也能这么口无遮拦。

    想到这,纪荀咧嘴笑了笑,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敲响了,孟琰的眼神闪过一瞬间的阴冷,然后继续含情脉脉,目不转睛的看着纪荀,等待着她把最关键的俩字说出来。

    被这么一打扰,纪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低着头玩手指,作娇羞状,然后轻轻推了推孟琰,小声说“快去开门啊,说不定是小艾忘了拿东西。”

    “……”孟琰抿了抿嘴,虽然不是很乐意,但还是起身去开门了。

    门一打开,周奇那张无比欠揍的脸就出现了,最起码对此时此刻的孟琰来说是这样的,所以,他二话没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巨大的关门声吓了纪荀一跳,她扯着嗓子问“谁啊?”

    孟琰不假思索的回答“查房的!”

    “哦。”纪荀点点头,继续低头玩手指,作娇羞状。

    就在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孟琰平复了下心情,然后重新把门打开,故作随意的把一只胳膊支在门框上,笑着问

    “周大公子,这么晚了找我家小荀有什么事吗?”

    “是周奇啊,什么事?”纪荀的声音从房间里飘了出来“孟琰,你快让人家进来,先说正事!”

    房间的主人发话了,孟琰只能臊眉耷眼的把周奇‘请’进了屋,暗骂这人来的真是时候,哪怕晚个两秒也行啊!

    那是一片翠绿的海洋,于子言在前,纪荀在后,她挥舞着小鞭驱赶着于子言,让他一刻不停的在香菜的海洋里奔腾,看着他隐隐发绿的脸,纪荀仰天大笑,从未如此快活。

    她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不过能在梦里实现这一幕,她已经万分满足了。

    “小荀姐…小荀姐!”

    一道天外之音打断了纪荀的笑,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梦境了,长这么大以来,她还是头一次不想醒,可是天不遂人愿,翠绿的海洋开始模糊,于子言的身影也渐渐有些不清晰了。

    但纪荀并没有醒来,她的意识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大脑很清楚自己已经清醒了,可神识还处在混沌之中。

    “小荀姐!小荀姐!”

    小艾的声音开始变得急切,纪荀以为出了什么事,拼命的想清醒,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就跟用胶水黏住一样,怎么也睁不开。

    突然间,纪荀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她努力的把眼睛撑开一条小缝,模模糊糊的瞧见一个黑漆漆的圆东西,她集中精神去看,这才看出来那是颗披头散发的脑袋,现在这脑袋正枕在她的胸口,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东西显然是趴在她身上的,分量还不轻,让她感觉到很闷,有些喘不过气来,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哼哼’的声音。

    ‘娘的,不会是鬼压床吧!’

    纪荀的心里犯起了嘀咕,同时眼皮也实在撑不住,闭了起来。

    这种情况和鬼压床确实如出一辙,可纪荀就纳了闷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鬼来压她!看不出她是做什么的吗?

    就在纪荀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随后她身上的压力便消失了,纪荀满头黑线,可算明白过来来怎么回事了,刚才那‘鬼’啊,是小艾…

    “孟叔叔,你好”小艾礼貌的问好,然后啪嗒着拖鞋跑了进来,对孟琰说“你可算来了,我怎么叫小荀姐都不醒,一开始还咧着嘴笑呢,现在开始‘哼哼’了,怎么办啊?是不是撞邪了?师父和师祖(馆长和白鸣)都出去了,我学的本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孟叔叔,怎么办啊!”

    孟琰眉头紧锁的看着挺尸状的纪荀,缓缓的走到她身边坐下,然后用手撑开了她的眼皮。

    有了外力的帮助,纪荀可算是能睁开眼睛了,第一时间入眼的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她被吓得眼珠动了动,鼻子在同一时间闻到了孟琰身上的淡淡香气,好像是刚洗了澡。

    ‘八块腹肌,人鱼线…还有…嘶’

    想到这纪荀的脸不自觉就红了起来,还没等她感受脸颊的滚烫呢,胳膊上就传来了一阵刺痛,这痛好像是穿过云层直射下的阳光一样,直直传达到了纪荀脑中,让她还有些混沌的神识清醒了一些,终于可以自助的睁开些眼睛,并开口说话了。

    “你丫…的,掐我…”

    见纪荀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孟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抬手就又要掐。

    “别!”纪荀赶忙阻止,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真缓过来了一些,声音有了一丝底气。

    见孟琰停下了手,纪荀微微扬了扬头,用鼻孔瞪着他,说“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孟琰点点头,理所当然道“懂啊!”

    “你见过有人掐玉的吗?啊?”

    “……”孟琰愣了愣,然后一脸憋笑的把纪荀扶了起来,让她靠在枕头上。

    缓了一会儿后,纪荀终于好了一点,但还是感觉很困很累,她知道这是过度耗费精神力的下场,暗自决定以后还是少用谢必安给她的毛笔比较好。

    孟琰喂纪荀喝了口水,问“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的样子像是身体被掏空了似得。”

    “嗯,确实被掏空了!”说完,纪荀就感觉哪里不对劲,见孟琰一脸不可思议,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孟琰更糊涂了。

    “是…”

    纪荀想了想,还是住了嘴,她发现这不是一句两句能给孟琰解释清的,再说了,孟琰身份特殊,他要是知道自己有一支堪比马良神笔的东西,还不得给自己没收了?就算不没收,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能读到别人的内心,这属于她的保留技能!

    “本座刚才灵魂出窍神游来着,这是我们圈里的事,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懂的!”

    “且。”孟琰撇了撇嘴,接着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看了眼一边正瞪着打眼滴溜溜转的小艾,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马克,柔声细气儿的说

    “饿了吧,去楼下餐厅吃点东西,再给你已经掏空了身体的小荀姐带点回来。”

    小艾何等聪明,马上会意,知道孟琰这是有话想要单独和她的小荀姐说,想也没想就接过了钱,一溜烟跑没影了。

    “你…”纪荀咽了口口水“你有什么不轨的意图?”

    孟琰笑了笑,把水杯放在一边,翘着二郎腿满脸贱笑的问“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才好像…脸红了。”

    “瞎了吧你!”说着纪荀摸了摸自己的脸,tm的居然还有点烫。

    “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啊,老实交代,刚才脑子里在想什么?嗯?”

    “没有!本座刚才运功太猛,憋着了!”纪荀只能装煮熟的鸭子,坚决不坦白从宽,同时她也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呢!给个开头就能联想到羞羞的画面,难不成最近真青春期暴动了?

    孟琰适可而止的没有追问,而是换了另一个问题“我那天跟你说的事,你想好了没有?还没有给我答案呢!”

    虽然孟琰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件事,但纪荀心里有数,知道他是再说那天告白的事。

    想起‘告白’两个字,纪荀的脸就更烫了,同时也按耐不住嘚瑟了起来,其实不管从哪方面看,孟琰都算是那种优质男神,除了嘴上功夫比较气人以外,基本没有缺点。

    被这么优质的一个男人告白,实在是一件可以吹上一辈子的事情。

    纪荀想了想,其实跟这货在一起也挺不错的,长得帅又…额,长得帅,就算嘴确实毒了点儿,但她就不信要是真在一起了,这货也能这么口无遮拦。

    想到这,纪荀咧嘴笑了笑,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敲响了,孟琰的眼神闪过一瞬间的阴冷,然后继续含情脉脉,目不转睛的看着纪荀,等待着她把最关键的俩字说出来。

    被这么一打扰,纪荀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低着头玩手指,作娇羞状,然后轻轻推了推孟琰,小声说“快去开门啊,说不定是小艾忘了拿东西。”

    “……”孟琰抿了抿嘴,虽然不是很乐意,但还是起身去开门了。

    门一打开,周奇那张无比欠揍的脸就出现了,最起码对此时此刻的孟琰来说是这样的,所以,他二话没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巨大的关门声吓了纪荀一跳,她扯着嗓子问“谁啊?”

    孟琰不假思索的回答“查房的!”

    “哦。”纪荀点点头,继续低头玩手指,作娇羞状。

    就在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孟琰平复了下心情,然后重新把门打开,故作随意的把一只胳膊支在门框上,笑着问

    “周大公子,这么晚了找我家小荀有什么事吗?”

    “是周奇啊,什么事?”纪荀的声音从房间里飘了出来“孟琰,你快让人家进来,先说正事!”

    房间的主人发话了,孟琰只能臊眉耷眼的把周奇‘请’进了屋,暗骂这人来的真是时候,哪怕晚个两秒也行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