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一章好一根毛笔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直到跟着黑白二位爷来到周奇的房门前,纪荀都没得到任何打赏,不爱吃亏的她当然受不了这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跟着二位往周奇的房间走。

    是的,跟着往进走,她…没敲门。

    只听“碰”的一声,纪荀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她刚才隐约看到了谢必安憋笑的脸,这老东西tm早料到了也没好心的提醒一下!

    “小荀,你…”周奇不明所以的扶起纪荀,他有时候真觉得自己理解不了纪荀的思维方式。

    “没…没事”纪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见二位爷已经完事了,跟周奇说了一声,便捂着脸离开了,她这次是真没脸见周奇了,太丢人了,居然撞门上。

    “咦?这黎马阳寿未尽啊!唉,又是个横死的!”

    听谢必安这么说,纪荀凑了上去,问“谢老爷,地府的册子上怎么记载的是英文名字?”

    “什么英文?”谢必安纳闷,不过也没有深究,斜着眼看纪荀“你怎么还在这呀,不用送了,我们这就走了。”

    “额…那慢走!”说着纪荀便臊眉嗒眼的准备离开,心想这俩货也太抠门了,怎么光是口头表扬,就不能拿出点诚意嘛!

    就在纪荀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一节后,谢必安终于开口叫住了她,随后在范无救的身上翻了翻,翻出了一支又细又小的毛笔,丢到了纪荀怀里。

    范无救瞪着谢必安,怒道“必须死?必须死!”

    “你受益最多,不从你这里拿从哪里拿?再说了,姣姣都被你追到手了,你留着那玩意还有没什么用了?还不如给小辈儿使使!”

    一边说着,这一黑一白的身影就消失了,纪荀咧着嘴挥手告别,然后捧着那支笔以最快的速度回了自己的房间。

    笔是用来干嘛的?当然是写字的!

    可当纪荀拿着笔坐下后,却烦了难,谢必安丢给她笔就跑了,也没告诉她这笔的用处啊,要是写谁谁就死,那被他写死的人找谁说理去?

    纪荀不敢贸然下笔,只得端着这细细毛笔仔细观察,坦白的说,这笔也没什么特别的,虽然她没见过真的毛笔,但在古装电视剧中见了不少,眼前这支除了精致一些,会自己出水外,也没啥外观上的特别。

    要真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这支毛笔通体冰凉,是避暑之佳品,但冬天就不招待见了。

    想了半天,纪荀还是按耐不住心里的激动,决定下笔试试,她找了张卫生纸,随便在上面画了几笔,可等了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就在纪荀等的无聊,准备抓起卫生纸上厕所的时候,卫生纸上突然晃晃悠悠的出现了几个字。

    “查无此人,请重新输入。”

    “嘶…”纪荀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道这笔还真是用来写人名的?

    可谢必安怎么可能给她这么一个生化武器呢?这不是让她上演现实版的死亡‘笔’记嘛。

    等等,她隐约记得谢必安跟范无救说过‘追到手’和‘姣姣’什么的,听着也不像是用来写死人的,除非范爷看上的是个人,活人。

    想到这,纪荀决定找个人试试,可找谁呢?再说了,复杂一点的字她也不会写啊,虽然小艾就在一边看电视,但她都二十多岁的人了,问一个小姑娘也太丢人了,就算古言有云‘不耻下问’,可她实在拉不下自己的小白脸。

    最后,纪荀决定用于子言试试,毕竟那三个字简单,她都会写,而且笔画少,就算真把他写死了,那黑白无常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让那骚包碰点什么倒霉的事情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做好决定后,纪荀‘唰唰’在卫生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了‘于子言’这三个字。

    一秒…两秒…三十秒…

    看着卫生纸,纪荀再次出现了便意,但她忍住了,甚至都不敢眨眼,生怕自己一不留神错过了什么。

    大约一分钟后,白白的卫生纸终于出现了异常。

    “……”

    “啥意思?”纪荀嘴角抽了抽,自己忍着便意等了这么久就等出六个点儿来?

    纪荀用鼻孔瞪着那张无辜的卫生纸,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瞪毛了,还是怎么的,卫生纸上又缓缓的出现了几个大字。

    “为什么会有香菜!!”

    这下纪荀更懵了,虽然六个点儿变成了七个字外加俩感叹号,但她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支笔并不是用来害人的,所以纪荀放下了心,重新扯了一张卫生纸,写下了‘王小艾’三个字。

    这次纪荀并没有等很久,纸上就出现了一排字。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啊,每天就只能呆在这里看电视!”

    纪荀一愣,回头看向小艾,问“你想去哪里玩?”

    “哎?”小艾一时没反应过来。

    “前几天一直在忙事情,明天带你去新天鹅城堡怎么样?”说着纪荀走了过去,在小艾的头顶摸了摸,暗道自己真是太粗心了,居然忽略了这个孩子。

    看着小艾欢呼的身影,纪荀也笑了,但这一次并不是因为看到了小艾开心,而是她知道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于子言不吃香菜!

    是的,她已经猜到了这支笔的用处,可以读出人,甚至是阴魂的想法。

    从字浮现的速度来看,应该是离她越近,出字的速度就越快,这类似于信号发出,与信号回收的道理。

    激动之下,纪荀再次在卫生纸上写下了于子言的名字,这次在等的过程中她没有了便意,倒是升起了几丝困意,虽然她强撑了几秒,但最终还是没撑住,趴在桌子上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睛。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纪荀才反应过来,原来用这支笔读取别人心中的想法是需要耗费自己精神力的,以她现在的精神力,一天大概只能用两次,当然了,这也可能跟距离有关系,还有……

    纪荀还没有分析完,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所以她并没能看到卫生纸上所浮现的最后一行字。

    一滴晶莹剔透的水滴在卫生纸上,然后慢慢晕开,模糊了那行她来不及看的字,如果纪荀知道自己的口水有这么大的杀伤力的话,怕是死也得把嘴闭紧吧,毕竟那行字,可以让她的幸福生活提前好久好久。

    所以,有时候真是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世间的有情人,又有几个人没有被老天爷戏弄过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