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二十章地府也兴搞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站在于子言的门前摸着下巴沉思,想这货到底是在房间里做什么,怎么她敲了半天门都不开,难不成烟抽多了,晕了过去?可又不像是那骚包的风格。

    就在这时,一个酒店工作人员走了过来,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纪荀一眼,然后掏出房卡开了门。

    纪荀贼眉鼠眼的跟进去,却并没有看到于子言,于是便向那工作人员询问,可人家又不会说中文,两人比比划划的对了半天,最后纪荀果断放弃了。

    离开了房间后,纪荀掏出手机给于子言打电话,过了好久才接通,她正想发问,可听筒里却传来了一串熟悉的公式化女声。

    “你在机场?”纪荀心中窜起了一股莫名火“你发什么神经?”

    “事情解决了,我不能回去吗?”于子言顿了顿“哦,对了,于子彤他们明天就到了,麻烦你接一下,或者找人去接也行。”

    “你嘴瘸了?走不能说一声吗?啊?国内有娘们等着你还是怎么滴?过几天一起回去能死啊?我真是…”

    纪荀正在这喋喋不休呢,听筒里却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气的她差点摔了手机,等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关机了。

    郁闷之下,纪荀带着满腔的怒火找到了馆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当然,其中的主角是于子言。

    “回去就回去了,你这么激动干嘛。”说着,馆长转向白鸣“师父您别介意,这丫头就是这性子。”

    “就是讨厌这种不辞而别,上次在泽普县就是,现在又是!看我回到锦阳怎么…额,欺负他的猫!哼!”纪荀似乎是感觉到自己没骨气,心虚的干咳了一声。

    “怕是没机会了”馆长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纪荀脸色一沉“那骚包不是还没到三十呢吗?”

    “不是说这个,子言这么着急的回去怕是因为于家的事,听说这几天于家和洛家闹得很凶,他回锦阳八成是辞职去了,等我们回去他就走喽。”

    “不应该吧,像他们这种公务员辞职不是…”

    纪荀突然住了嘴,按理说公务员辞职的程序应该不少,但于子言那货可以走后门啊!周局长可还没退休呢!

    这么想着,纪荀夺门而出,直接找到了周奇,让他给他爸打电话留住于子言。

    “行倒是行…”周奇顿了顿“不过为什么呢?小荀,我是说你为什么非要留住于先生呢?就算辞了职也是可以见面的嘛!”

    被周奇这么一问,她有些哑口无言,才反应过来自己之所以要留住于子言,是因为这一别可能就不会再见了。

    她…为什么会害怕不会再见呢?明明人家之前就有说过要离开的,明明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就算经历过再多,但彼此都有不同的路要走,明明…

    明明自己天天被压迫,很想脱离这种生活的。

    可现在她居然会害怕以后见不到那个骚包,不再受到他的欺压。

    “难道…嘶,难道我已经…”纪荀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难道我已经被那骚包惯出了受虐心理?每天不受点刺激不舒服?”

    “小荀,你说什么呢?”周奇失笑。

    纪荀根本没有听进去他的话,一边拍着自己脸,一边喃喃着往自己的房间走,周奇不放心,就追了上去,这才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不行,翻身农奴把歌唱,我要崛起,生活终于可以变得更美好了,纪荀,你怎么能犯贱骨头呢?不行不行,这是万万不行的!让丫走,让他过他的独木桥,你一定要走好你的阳关道!嗯!对,就是这样!”

    在周奇眼里,自言自语,自说自话的纪荀真的是太可爱了,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正想说些什么呢,一个矮小的身影如风一般的撞入他的怀里。

    “什么东西!”纪荀被惊得回过了神,转头一看竟是周敏。

    只见这小丫头抱着哥哥的腰,不住的哭喊“哥,子言哥不见了!你给我把他找回来!我要见他,呜呜呜…”

    纪荀恶寒,才想起来那骚包还有个忠实的追求者呢,她叹了口气,背着手离开,想年纪小就是好,不知道人心险恶,小丫头要是和于子言一起呆上……嗯,别多,就一个星期,立马就能回心转意,改邪归正。

    不过在听到周奇向周敏保证一定会给周局长打电话,留住于子言时,纪荀还是感到了莫名的欢喜,她想…就算是作为普通朋友,分别之前一起吃顿散伙饭,还是应该的,更何况他们是生死之交。

    没有几步,纪荀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敲了下自己的头,嗯,触感很熟悉,果然,下一秒就有一道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这臭丫头,打你爷爷面前经过也不知道打个招呼?”谢必安学着纪荀的动作背着手,低着头来到纪荀面前,问“地上有什么奇珍异宝吗?”

    “没有没有”纪荀嘿嘿一笑,赶忙给黑白二位爷敬烟,自从知道这俩货烟瘾大后,她就随身带着这种特殊的烟,也得亏这段路没有监控,不然监控室的工作人员不是被她的举动吓死,就是把她当精神病抓起来。

    见着俩祖宗脸上出现了享受的神情后,纪荀好奇的问“二位爷,这是…出差?”

    “嗯,最烦这些没事就往国外跑的人,害得爷爷们还得大老远的跑来。”

    范无救猛吸了口烟,大喝“必须死!”

    “呦,两位爷别生气,晚辈也特烦那些人,这次来柏林也是为了朋友的麻烦事!”纪荀知道这二位爷是来拘lima的魂的,却也没提,只是抱怨,这算是变相的邀功。

    “嗯,后生可畏,以后下去了论功安排工作,小丫头片子,你做的事组织都知道,不会委屈你的!”

    “这…这说的哪里话,都是晚辈应该的嘛。”说着纪荀做了个‘请’的手势,说“二位要拘的魂晚辈已经收好了,这边请。”

    “嗯,好,好。”说着谢必安将烟头用手捏碎,然后抱着哭丧棒走在前头。

    范无救磨磨蹭蹭的走在纪荀身边,小声说了句“必须死?”

    纪荀嘴角抽了抽,她感觉自己需要翻译。

    就在她干笑着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位爷的时候,翻译开口了。

    “他是问,那些东西是你烧的?”

    纪荀一听,急忙点头,连连称是,心想这二位爷还真是‘知恩’,这点小事都记得,就是不知道打算怎么‘图报’。

    “嗯,不错”谢必安捏着嗓子笑了笑“丫头,你可真是误打误撞的帮了你范爷的大忙,你烧的那几件衣服呀,很是好看,你范爷穿着迷倒一众男鬼女鬼,要不是出来办事,他都舍不得脱下来!”

    纪荀只是点点头,没有说其他的,就等着这位爷打赏了,不过话说回来,‘男鬼’是怎么回事?地府也兴搞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