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八章了解法律很重要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阴司大人,我想你想的好苦啊,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说着王毅紧了紧手中的刀,对纪荀得意的说“别轻举妄动!”

    “好吧,不动,我不动。”纪荀耸耸肩,向后退了一小步,远离了那个黄袍老道。

    “多谢王少爷救命之恩。”

    “嗯”王毅点点头“走吧,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了。”

    说罢,王毅抓住于子言的肩,就要带着他往外走,期间看都没看lima一眼。

    “这就打算走了?”于子言一把抓住王毅握刀的手,淡淡道“咱们好不容易见一次,你不是说想我嘛。”

    纪荀嘴角抽了抽,暗骂于子言这是发什么疯,赶紧放那个瘟神走吧,这还有个lima呢,都这时候了还搞什么基情,缺男人也找孟琰那样的啊,干嘛要找小孩子。

    王毅显然也没料到于子言会这么‘主动’,微微一愣,随后刀刃一抖,在于子言白净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醒目的伤痕。

    似乎是感觉到了血腥气与其中夹杂的灵气,lima停下了攻击的动作,机械的转头看向于子言,然后猛然向这边冲来,还没等王毅发话,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就冲了过去,一把捏住了lima的脖子,是周珊珊。

    摄人心魄的煞气萦绕在周珊珊周身,原本还耀武扬威的lima瞬间成了小鸡,被周珊珊死死的捏在手里,不过王毅没有发话,它也没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在这浓郁的煞气之下,整个地下室都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曾野晃悠着身子躲进了纪荀的身体里,它实在无法忍受这么强的煞气,就像是动物对于危险的感知一样,如果它感觉到了危险却逃不了,就会很害怕,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于子言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对身后的王毅说“其实你可以杀了我,现在的身体对于我来说就是累赘,一旦成为灵体状态,你就没有机会逃跑了,而且谢必安与范无救也会因此出现。”

    王毅神色一顿,随后冷静了下来,看着纪荀说“但是有些人舍不得你死呢。”

    “可这种僵局,你也走不了,不是吗?”于子言笑了笑“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你…应该是偷渡过来吧?”

    “你!”王毅脸部的肌肉抽了抽,他原本以为自己这次占据了主导权,可结果还是被人家吃死了。

    “不如做个交易,怎么样?”于子言提议。

    “什么交易?”

    “我可以放你离开,不过…只有你。”

    那老道听了暗道一声不好,对王毅说“王少爷,别听他的,他既然提出了交易,就说明他也耗不起!”

    “嗯,我是耗不起,因为你们已经带着霍老板去了白鸣那里,可是…你们更耗不起,一个偷渡,还是在逃要犯,被抓了只能遣返回国,另一个嘛…”

    于子言看向那老道,然后笑了笑“如果周先生告你,你就成了蓄意杀人,听说德国就算杀人未遂也会定重罪,你自己想想,是被我们抓回国好,还是客死他乡好?”

    “这…这…”老道也慌了,他也不知道于子言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不想客死他乡。

    “怎么?还没想好吗?”说着,于子言把脖子往前伸了伸,顿时就流出了更多的血,还没等纪荀破口大骂,王毅就吓得扔了刀。

    先不说于子言变成灵体后的本事,他要是真杀了于子言,那一会儿警察来了他铁定是死,就算不判死刑也会被遣返回国,他可不想再过那种整天被逼问,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王毅真的是拿于子言没办法了,就连他最引以为傲的护身鬼在人家面前也是白给,只要舍得血,那于子言就能让周珊珊魂飞魄散。

    “你…”王毅气的小脸通红“你给我等着!”

    说罢,王毅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老道想去追,却被纪荀死死的拽住了。

    至于lima,它刚才被周珊珊一抓,散了一大半的怨气,现在被吓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阴魂就是这样,它们与动物有着共同点,其实有时候心理比人类还要脆弱。

    纪荀随便找了根绳子把老道绑了起来,疾步走到于子言身边摁住他脖子上的伤口,沉着脸嘀咕“傻吗?果然是骚包,是不是痛觉丧失了!不知道疼吗?”

    “没事”于子言偏头躲开了纪荀的手,这一动作让原本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又撕裂了,渗出了丝丝血迹。

    “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于子言问周奇。

    周奇愣愣的看着lima,看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说“送它投胎吧。”

    于子言点点头,蹲下身看着lima,沉声道“回答我的问题,是谁告诉你阴婚这回事的?”

    “是…是……”lima涣散的鬼眼抖了抖“是个…不…不记得了!”

    “啧”于子言烦躁的站起身,让纪荀先把lima收了。

    “赶紧走吧,被警方盯上很麻烦。”纪荀装好矿泉水瓶子,急声说。

    “我骗王毅的,根本就没报警,就算要报也得周先生报,不然咱们就是私闯民宅,有理说不清,你怎么变得跟王毅那二愣子一个智商了?”说完,于子言就双手插兜离开了地下室,留给众人一个老奸巨猾的背影。

    “卑鄙,太卑鄙了!”老道气的身子一个劲哆嗦,然后仰天长啸,他是真的后悔来德国了。

    纪荀推了推身边的周奇,问“你想到这个问题了吗?”

    “嗯…”周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国外的法律确实比较注重这个。”

    “……”纪荀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对老道一顿拳打脚踢,以此来缓解心中的愤懑。

    “别打了。”周奇一把拦住纪荀的腰,哭笑不得,他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丫头有暴力倾向了。

    “你打我,我有权告你!”老道瞪着一双牛眼,衣服和头发都十分凌乱,就跟被谁糟蹋了似得。

    “告我?”纪荀一听撸胳膊挽袖子的又要上手,好在周奇死死的抱着她,纪荀不能动手,嘴上也没闲着“你就等着被引渡回国吧!还告我,老娘也得给你这个机会啊!”

    “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嘿,巧了,老娘专门收鬼,你最好变个厉鬼,不然都不够我玩的!”

    “你…你!”老道年岁也大了,本来刚才就被于子言的话气了个够呛,现在被纪荀又揍又打击的,直接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哼,跟我斗!嘴上功夫除了姓于的老娘还没输过谁呢!”

    说着纪荀就打算追随于子言的脚步离开地下室,却发现周奇…居然在抱着她!

    “额…咳”周奇赶忙松开纪荀,眼神飘忽不定的四处看,当时那个尴尬呀,真是溢于言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