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六章真正目的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新郎官,请吧,该拜天地了!”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甩着拂尘来到周奇面前,看着是挺仙风道骨的,实际上…也确实有点真没事。

    俗话说得好,‘手拿拂尘不是凡人’,绝不是空穴来风。

    纪荀缩回头,小声问在一边发呆状的于子言“现在怎么办?真让周奇和那鬼娘们拜天地?”

    “不然呢?”于子言挑了挑眉,问“你不愿意?”

    “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是说要不要现在干脆把人抢出来,反正以孟琰的本事,肯定能找到馆长和周敏!”

    “变数太多,还是放长线钓大鱼,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这里面的老道确实有本事,说不定跟耿裕民有关系,他既然敢以这样的方式引咱们来,肯定就是做好了不被抓的准备。”

    “好吧,听你的!”纪荀撇撇嘴,继续贼眉鼠眼的往里看。

    这时,二楼的女人和老道已经进了关着周敏的屋子,那女人不易察觉的对老道使了个眼色,然后向周敏走去,柔声细气的说

    “敏敏啊,你哥哥让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等他忙完了就接你回家。”

    “那我哥呢?”周敏看着那女人和老道,眼中满是警惕,小丫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哥哥正忙着呢,不方便带你。”

    说着那女人又给老道使了个眼色,老道心领神会,故作随意的一点一点往周敏的方向挪。

    周敏害怕的往回退,可房间就这么大,她能退到哪里去呢?

    就在她急的快要哭了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是孟琰!

    女人和老道见周敏看着门口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对视一眼后就有转身去看,此时孟琰再隐蔽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是想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击晕敌人,可这个屋子不小,孟琰与他们之间的距离要比他们距周敏要远很多,不等孟琰靠近,他们就能抓住周敏做要挟。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周敏急中生智,对着门口大喊道“哥哥!救我!”

    有了周敏这一嗓子,那两人都停止了扭头的动作,女人笑眯眯的看向周敏“丫头,你这点儿小聪明可…”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身子一顿,瘫倒在了地上,那个老道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孟琰怕这老头身怀异术骨头硬,所以下手比较狠,就怕一下弄不晕。

    “孟…”

    “嘘!”孟琰示意周敏别说话,他走到门边关住门,问“发生了什么?霍老板呢?”

    周敏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太清楚。”

    “那你失去意识之前,在做什么?”

    “吃饭,嗯…只有我和我哥,还有霍伯伯三个人。”

    孟琰点了点头,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周奇下的药,八成是被威胁了,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找到馆长才是当务之急。

    他叫周敏先呆在房间里别出声,准备出去再找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馆长。

    出了房间后,孟琰不自觉的看向天花板的拐角,刚才要不是有这个拐角让他撑着贴在天花板上,他还真就没办法避开那女人和老道的眼睛。

    十几分钟后,二楼的每个角落都被孟琰翻遍了,他甚至还去天台看了看,结果都没有馆长的身影,这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在一楼。

    既然找不到,孟琰就得先保证周敏的安全,他回到之前的房间,带着周敏从窗户逃了出去。

    可当孟琰带着周敏来到之前和纪荀、于子言约定好的地点时,却并没有看到二人,不仅如此,就连一楼的灵堂里都没有了人。

    “怎么都不见了?”孟琰皱眉,转头问周敏“你们除了在这个屋子里活动,还去过哪里?”

    “嗯…”周敏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摇头,这个回答也在孟琰意料之内。

    既然整个屋子已经没有了人,那孟琰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在一楼找馆长,结果人是没找到,却发现了一条密道。

    孟琰本打算带着周敏下去看看,可又不想带着小丫头冒险,就在他看着周敏无辜的小脸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反应过来一件事。

    如果那个lima的父母是想威胁周奇,那也不该是利用馆长,毕竟谁都看得出周奇最疼他这个妹妹,可现在他们居然把馆长藏的好好的,把周敏晾在一边。

    也就是说,他们…不对,孟琰突然想到了什么,拽着周敏就向屋外跑去,打了辆车往他们住的酒店赶。

    这次来柏林,明显就是耿裕民搞得鬼,既然是他布的局,又怎么可能是单因为周奇和lima的事呢?馆长一直不知所踪,不是为了威胁周奇,而是现在住在酒店里的白鸣!

    耿裕民想得到了,正是白鸣手里的《九州玄空录》!

    与此同时,纪荀和于子言也跟那个捏着拂尘的老道打了照面。

    “二位何故坏人姻缘呢?”老道捋着胡子笑问,看着一点都不紧张。

    “姻缘?放屁!”纪荀看着周奇手里的刀,冷哼了一声,对老道说

    “你这分明就是助纣为虐,草菅人命!”

    “此话怎讲?明明是这位周先生与lima小姐情深似海,想随之而去,这位小友,你可别冤枉贫道。”

    “我呸!臭老头!你这么说不脸红嘛?”纪荀不再理黄袍老道,对周奇说“你别冲动!想想你的家人和妹妹,不要被他们骗了!”

    “敏敏…”周奇低头看着手里寒气森森的刀刃,又看了看lima,无奈苦笑,对纪荀说

    “抱歉了小荀,我可能…要失约了。”

    说罢,周奇抬刀就要往自己的胸口扎,纪荀吓得一边乱叫,一边往周奇这边跑,想夺他的刀,可lima怎么会让纪荀得逞,一个闪身来到她的身边,挡住了她的去路。

    此时的lima不知道怎么了,煞气极重,纪荀被它缠得死死的,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就在刀刃即将要到周奇胸口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于子言出声了,他只说了一句话,便让周奇没有了‘自杀’的念头。

    他说“你妹妹和霍老板已经安全了。”

    闻言,周奇重重松了口气,抓着刀的手也垂了下来。

    见周奇似乎已经没有了要‘殉情’的意思,lima周身的煞气暴涨,恶狠狠的瞪着周奇,厉声道

    “我那么爱你,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都自杀了!阿奇,我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你居然…”

    纪荀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鬼娘们你给我闭嘴!你这么变态,给谁都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喜欢人家,人家就必须得跟你在一起吗?什么狗屁理论。”

    “我们的事情,哪轮得到你这个外人说三道四!死吧!你去死吧!”lima周身的煞气再次暴涨,让原本气温适宜的地下室瞬间结了一层薄冰。

    按理说一个刚死不久的鬼,是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煞气的,纪荀实在想不到耿裕民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赋予一个新鬼这么浓重的煞气。

    “于子言,你妹的,能别干站着抽烟吗?你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

    回答纪荀的不是于子言本人,而是那个捏着拂尘的老道,只见他仰天大笑,然后看着于子言,沉声道

    “阴司大人,现在的您精气匮乏,灵气涣散,怕是比一个初学者都不如吧,哦不对,贫道忘了您还有血脉的力量可以使用,不过…周先生心善,应该不愿意看到曾经的爱人魂飞魄散吧,哈哈哈!”

    纪荀一听鼻子气歪了,甩出一张符后对于子言怒道“你妹的大骚包,那你跟来做什么?凑人数吗?”

    “哈哈哈,斗了这么久,看来你还是斗不过贫道啊,阴司大人。”

    于子言笑了笑“不,你不是耿裕民。”

    老道一愣“何以见得?”

    “因为我已经知道真正的耿裕民是谁了。”

    “哼,信口雌黄”说罢,老道一甩拂尘,便要离开。

    “即便你不是耿裕民,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老道面无表情看了眼悠闲的靠在门边抽烟的于子言,又看了看正在和lima缠斗的纪荀,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一道沧桑却底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友你且去拦住那牛鼻子老道,这个女鬼交给老夫!”

    “新郎官,请吧,该拜天地了!”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甩着拂尘来到周奇面前,看着是挺仙风道骨的,实际上…也确实有点真没事。

    俗话说得好,‘手拿拂尘不是凡人’,绝不是空穴来风。

    纪荀缩回头,小声问在一边发呆状的于子言“现在怎么办?真让周奇和那鬼娘们拜天地?”

    “不然呢?”于子言挑了挑眉,问“你不愿意?”

    “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是说要不要现在干脆把人抢出来,反正以孟琰的本事,肯定能找到馆长和周敏!”

    “变数太多,还是放长线钓大鱼,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这里面的老道确实有本事,说不定跟耿裕民有关系,他既然敢以这样的方式引咱们来,肯定就是做好了不被抓的准备。”

    “好吧,听你的!”纪荀撇撇嘴,继续贼眉鼠眼的往里看。

    这时,二楼的女人和老道已经进了关着周敏的屋子,那女人不易察觉的对老道使了个眼色,然后向周敏走去,柔声细气的说

    “敏敏啊,你哥哥让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等他忙完了就接你回家。”

    “那我哥呢?”周敏看着那女人和老道,眼中满是警惕,小丫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哥哥正忙着呢,不方便带你。”

    说着那女人又给老道使了个眼色,老道心领神会,故作随意的一点一点往周敏的方向挪。

    周敏害怕的往回退,可房间就这么大,她能退到哪里去呢?

    就在她急的快要哭了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是孟琰!

    女人和老道见周敏看着门口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对视一眼后就有转身去看,此时孟琰再隐蔽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是想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击晕敌人,可这个屋子不小,孟琰与他们之间的距离要比他们距周敏要远很多,不等孟琰靠近,他们就能抓住周敏做要挟。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周敏急中生智,对着门口大喊道“哥哥!救我!”

    有了周敏这一嗓子,那两人都停止了扭头的动作,女人笑眯眯的看向周敏“丫头,你这点儿小聪明可…”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身子一顿,瘫倒在了地上,那个老道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孟琰怕这老头身怀异术骨头硬,所以下手比较狠,就怕一下弄不晕。

    “孟…”

    “嘘!”孟琰示意周敏别说话,他走到门边关住门,问“发生了什么?霍老板呢?”

    周敏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的说“我也不太清楚。”

    “那你失去意识之前,在做什么?”

    “吃饭,嗯…只有我和我哥,还有霍伯伯三个人。”

    孟琰点了点头,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周奇下的药,八成是被威胁了,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找到馆长才是当务之急。

    他叫周敏先呆在房间里别出声,准备出去再找一圈,看看能不能找到馆长。

    出了房间后,孟琰不自觉的看向天花板的拐角,刚才要不是有这个拐角让他撑着贴在天花板上,他还真就没办法避开那女人和老道的眼睛。

    十几分钟后,二楼的每个角落都被孟琰翻遍了,他甚至还去天台看了看,结果都没有馆长的身影,这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在一楼。

    既然找不到,孟琰就得先保证周敏的安全,他回到之前的房间,带着周敏从窗户逃了出去。

    可当孟琰带着周敏来到之前和纪荀、于子言约定好的地点时,却并没有看到二人,不仅如此,就连一楼的灵堂里都没有了人。

    “怎么都不见了?”孟琰皱眉,转头问周敏“你们除了在这个屋子里活动,还去过哪里?”

    “嗯…”周敏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摇头,这个回答也在孟琰意料之内。

    既然整个屋子已经没有了人,那孟琰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在一楼找馆长,结果人是没找到,却发现了一条密道。

    孟琰本打算带着周敏下去看看,可又不想带着小丫头冒险,就在他看着周敏无辜的小脸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反应过来一件事。

    如果那个lima的父母是想威胁周奇,那也不该是利用馆长,毕竟谁都看得出周奇最疼他这个妹妹,可现在他们居然把馆长藏的好好的,把周敏晾在一边。

    也就是说,他们…不对,孟琰突然想到了什么,拽着周敏就向屋外跑去,打了辆车往他们住的酒店赶。

    这次来柏林,明显就是耿裕民搞得鬼,既然是他布的局,又怎么可能是单因为周奇和lima的事呢?馆长一直不知所踪,不是为了威胁周奇,而是现在住在酒店里的白鸣!

    耿裕民想得到了,正是白鸣手里的《九州玄空录》!

    与此同时,纪荀和于子言也跟那个捏着拂尘的老道打了照面。

    “二位何故坏人姻缘呢?”老道捋着胡子笑问,看着一点都不紧张。

    “姻缘?放屁!”纪荀看着周奇手里的刀,冷哼了一声,对老道说

    “你这分明就是助纣为虐,草菅人命!”

    “此话怎讲?明明是这位周先生与lima小姐情深似海,想随之而去,这位小友,你可别冤枉贫道。”

    “我呸!臭老头!你这么说不脸红嘛?”纪荀不再理黄袍老道,对周奇说“你别冲动!想想你的家人和妹妹,不要被他们骗了!”

    “敏敏…”周奇低头看着手里寒气森森的刀刃,又看了看lima,无奈苦笑,对纪荀说

    “抱歉了小荀,我可能…要失约了。”

    说罢,周奇抬刀就要往自己的胸口扎,纪荀吓得一边乱叫,一边往周奇这边跑,想夺他的刀,可lima怎么会让纪荀得逞,一个闪身来到她的身边,挡住了她的去路。

    此时的lima不知道怎么了,煞气极重,纪荀被它缠得死死的,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就在刀刃即将要到周奇胸口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于子言出声了,他只说了一句话,便让周奇没有了‘自杀’的念头。

    他说“你妹妹和霍老板已经安全了。”

    闻言,周奇重重松了口气,抓着刀的手也垂了下来。

    见周奇似乎已经没有了要‘殉情’的意思,lima周身的煞气暴涨,恶狠狠的瞪着周奇,厉声道

    “我那么爱你,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都自杀了!阿奇,我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你居然…”

    纪荀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鬼娘们你给我闭嘴!你这么变态,给谁都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喜欢人家,人家就必须得跟你在一起吗?什么狗屁理论。”

    “我们的事情,哪轮得到你这个外人说三道四!死吧!你去死吧!”lima周身的煞气再次暴涨,让原本气温适宜的地下室瞬间结了一层薄冰。

    按理说一个刚死不久的鬼,是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煞气的,纪荀实在想不到耿裕民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赋予一个新鬼这么浓重的煞气。

    “于子言,你妹的,能别干站着抽烟吗?你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

    回答纪荀的不是于子言本人,而是那个捏着拂尘的老道,只见他仰天大笑,然后看着于子言,沉声道

    “阴司大人,现在的您精气匮乏,灵气涣散,怕是比一个初学者都不如吧,哦不对,贫道忘了您还有血脉的力量可以使用,不过…周先生心善,应该不愿意看到曾经的爱人魂飞魄散吧,哈哈哈!”

    纪荀一听鼻子气歪了,甩出一张符后对于子言怒道“你妹的大骚包,那你跟来做什么?凑人数吗?”

    “哈哈哈,斗了这么久,看来你还是斗不过贫道啊,阴司大人。”

    于子言笑了笑“不,你不是耿裕民。”

    老道一愣“何以见得?”

    “因为我已经知道真正的耿裕民是谁了。”

    “哼,信口雌黄”说罢,老道一甩拂尘,便要离开。

    “即便你不是耿裕民,我也不会放你走的。”

    老道面无表情看了眼悠闲的靠在门边抽烟的于子言,又看了看正在和lima缠斗的纪荀,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一道沧桑却底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友你且去拦住那牛鼻子老道,这个女鬼交给老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