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四章我喜欢你用鼻孔瞪人的样子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老爷子,您一个人没问题吗?真的不用帮忙?”纪荀有些不放心的折了回来。

    老头毕竟眼神不好,万一洗澡的时候脚下一滑摔着了,可能就不是断根骨头那么简单了。

    “没问题的!”说着白鸣就往外推纪荀,一边推还一边说“丫头你就放心的去做你的事吧,别担心我这老骨头,别看我年纪在那摆着,身体可没什么大毛病?”

    “那…”走到门口,纪荀还不放心的叮嘱“那您小心着点啊,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打前台电话,打我的也行,号码我放在床头了,还有…”

    “行了行了,忙去吧!”白鸣乐呵呵的关上了门。

    老人家不想麻烦人的心情纪荀懂,从前收留过她的那个奶奶就是,就算身体不舒服,也不会让纪荀帮忙干活,每次都是她软磨硬泡带撒娇才能帮上手。

    来到于子言的房间后,纪荀纳闷的看着他,问“你好像不是很待见老爷子啊!”

    于子言点燃一支烟,幽幽道“我洁癖。”

    “你妹的!”纪荀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夺过于子言手里的烟就掐灭了,怒瞪着他说“想抽?忍着!老娘对烟味过敏!”

    孟琰看于子言难得吃瘪的样子,直乐呵,笑着问纪荀“你什么时候对烟味过敏的,之前没发现啊!”

    “刚刚!”

    “好吧…”孟琰耸耸肩,干咳一声,正色道“别闹了,我们开始说正事吧。”

    “现在知道装大尾巴狼了!刚才也不知道是哪两个人,听故事听得到一边逗鸽子去了,还有睡觉的,你别躲,孟琰,就是说你呢!”

    “咳咳”孟琰正了正坐姿,没有辩解,沉声道“小荀啊,你觉得那个白鸣的话可信吗?”

    “嗯…”纪荀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于子言,保守的回答道“一半一半吧!”

    其实纪荀也确实这么觉得,别看她对白鸣挺上心,但对他的话却不是全信,虽然事情都连得起来,但她就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具体说不上来。

    “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避着点他的”于子言下意识的想去拿烟,结果又缩回了手,顺势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说

    “周奇的事我们下午三点再动身往过赶,现在是自由时间,纪荀,你可以带着小艾去周围转转。”

    纪荀听后狐疑的看向他“那你呢?”

    “我睡一会儿。”

    “啧”纪荀似乎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问“于子言,我觉得你今天不怎么对劲啊,早上到现在两次提议让我带小艾出去,你是不是要搞什么小动作啊?”

    于子言懒懒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起身向浴室走去。

    当听到凌乱的水声时,纪荀的脸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赶紧低下头,脑子里满满都是美男沐浴的肉色画面。

    ‘不知道那骚包的身材有没有男模的好?’

    看着纪荀那样子,孟琰笑了笑,说“嗯…比男模的好很多!”

    闻言,纪荀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孟琰“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见过!”孟琰笑了,笑的极其邪恶。

    “嘶~”纪荀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说早上想的那些画面,于子言出现不太和谐的话,那…现在……

    纪荀咽了口口水“你们俩该不会一起…”

    “你们俩都给我出去!”

    浴室里传来了于子言的怒吼,看来他是把外面两人说的话全听到了,而且还听懂了,这很难得啊~

    两人一前一后的从于子言的房间走了出来,纪荀不依不饶的追问“孟琰,你到底是怎么看到那骚包没穿衣服的样子的?”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腐女,嘿嘿,想知道?”孟琰看着纪荀一脸期待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摸着鼻子小声说“监视嘛,你懂的!”

    “我…我,我不知道”纪荀赶紧护住自己胸口,怒瞪着孟琰“你们是变态吗?洗澡也看!”

    “你放心,绝对没有看过你的”接着孟琰小声说“根本不值得一看嘛。”

    “你什么意思?”纪荀的手已经搭在了孟琰的肩上。

    “我是说,于子言的本事大,我们不得时刻盯着点嘛,小荀你一看就是良民!国家相信你!”

    纪荀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并不平静,孟琰一直在说他们的行动都在监视中,可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就以为他是说着玩,吓唬他们几人的,结果人家可不跟她闹着玩,而且洗澡都…咳。

    接上小艾后,纪荀就带她去最近的景点转了转,孟琰也随行,说这是贴身保护。

    逛了一会儿后,纪荀就累了,但是小艾还是活蹦乱跳的,她不得不感叹年龄真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直到走到一处白鸽乱飞的广场,纪荀才得以坐下来休息,打发小艾去喂鸽子了。

    看着孩子这几天来难得露出的笑脸,纪荀也笑了,却又不禁想起自己在小艾这样的年龄时,在干什么。

    结果却发现怎么也想不起来,因为她每天都在流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什么特别的。

    “其实我觉得让这孩子当兵不错。”孟琰提议。

    纪荀翻了个白眼“你怎么逮谁都说当兵好?有谱没谱?”

    “不是,是真的!”孟琰一脸认真“你看啊,从安乡殡仪馆天台的那件事就可以看出,耿裕民已经把这孩子算计进了自己的计划里,你能想到哪个地方比部队更安全的吗?反正我就从来没听说过部队闹鬼!”

    “再说吧!”纪荀有些舍不得小艾,想把她留在身边保护。

    短暂的沉默后,纪荀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又大又圆的棒棒糖,正是她刚才路过看到的那一支,心下不禁感动了起来。

    虽然她早就过了吃糖的年龄,却从来没有吃过,所以乍见之下欣喜不已,结果棒棒糖诧异的看向身边的孟琰。

    “你买的?”

    “难不成还是偷的吗?”孟琰无语。

    纪荀笑了笑“为什么给我买棒棒糖啊,谢谢你呀!”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孟琰顿了顿“你信吗?”

    “……”纪荀懵了,呆呆的看了孟琰好一会儿,然后把棒棒糖塞进他的怀里,一边拍脸,一边嘟囔“赶紧醒来,赶紧醒来,纪荀,你对得起孟琰嘛!做这种春梦!罪过罪过,最近这是开始青春期暴动了吗?怎么总是荡漾!”

    孟琰是第一次见被人表白的女孩子会有这种行为,于是一时间也懵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过了一会儿后,纪荀终于清醒了,瞪着一双不算大的眼睛看着孟琰,问“你…该不会…说的是…真的吧?”

    孟琰嘴角抽了抽“逗你是你孙子!”

    “不,不是,你等会儿”纪荀第一次被人表白,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先是站起身来做了几个蹲起,然后是蛙跳,一顿折腾后竟然还做起来仰卧起坐。

    “啪啪啪”广场的一角传来了稀稀疏疏的掌声,大家看纪荀这样,以为她是生活所迫的街头艺人,有几个还真往她跟前丢了几张马克。

    孟琰显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他淡定的收起钱,塞进已经平静下来的纪荀手里,看着她认真的问

    “你想好了吗?我是认真的,以我的军装做保证!”

    纪荀数了数钱,装进兜里,然后问“你看上我哪一点了?算上这次我们才见过三次,不是吗?”

    “跟这没关系!”孟琰耐心的回答着纪荀的问题“其实从神仙湾见你第一面起,我就有点动心了,你自己可能没有察觉到,你与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很少有人能忽略你的存在,关于你的经历,我都知道,所以…现在的你才会更加耀眼。”

    纪荀眨了眨眼,说“你继续啊!”

    孟琰嘴角抽了抽,然后继续‘夸’。

    “我见过的女孩子要不就是那种特别矜持的大家闺秀,要不就是男人性格的女汉子,可你不同,你简直就像个无赖,不管什么时候,给根杆子就能往上爬,不给也能往上窜,甚至…”

    “咳!”纪荀用鼻孔瞪着孟琰“请注意您的言辞,长官!”

    看着这么会耍宝的纪荀,孟琰实在是严肃不起来,憋着笑说“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用鼻孔瞪人的样子!”

    “……”纪荀无语了,她觉得这货和于子言对垒,应该能走几个回合。

    如果选的话,她其实还是喜欢周奇那样的暖男,她真的怕自己以后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

    就在纪荀胡思乱想的时候,于子言的电话打了进来,原来已经三点了。

    “老爷子,您一个人没问题吗?真的不用帮忙?”纪荀有些不放心的折了回来。

    老头毕竟眼神不好,万一洗澡的时候脚下一滑摔着了,可能就不是断根骨头那么简单了。

    “没问题的!”说着白鸣就往外推纪荀,一边推还一边说“丫头你就放心的去做你的事吧,别担心我这老骨头,别看我年纪在那摆着,身体可没什么大毛病?”

    “那…”走到门口,纪荀还不放心的叮嘱“那您小心着点啊,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打前台电话,打我的也行,号码我放在床头了,还有…”

    “行了行了,忙去吧!”白鸣乐呵呵的关上了门。

    老人家不想麻烦人的心情纪荀懂,从前收留过她的那个奶奶就是,就算身体不舒服,也不会让纪荀帮忙干活,每次都是她软磨硬泡带撒娇才能帮上手。

    来到于子言的房间后,纪荀纳闷的看着他,问“你好像不是很待见老爷子啊!”

    于子言点燃一支烟,幽幽道“我洁癖。”

    “你妹的!”纪荀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夺过于子言手里的烟就掐灭了,怒瞪着他说“想抽?忍着!老娘对烟味过敏!”

    孟琰看于子言难得吃瘪的样子,直乐呵,笑着问纪荀“你什么时候对烟味过敏的,之前没发现啊!”

    “刚刚!”

    “好吧…”孟琰耸耸肩,干咳一声,正色道“别闹了,我们开始说正事吧。”

    “现在知道装大尾巴狼了!刚才也不知道是哪两个人,听故事听得到一边逗鸽子去了,还有睡觉的,你别躲,孟琰,就是说你呢!”

    “咳咳”孟琰正了正坐姿,没有辩解,沉声道“小荀啊,你觉得那个白鸣的话可信吗?”

    “嗯…”纪荀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于子言,保守的回答道“一半一半吧!”

    其实纪荀也确实这么觉得,别看她对白鸣挺上心,但对他的话却不是全信,虽然事情都连得起来,但她就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具体说不上来。

    “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避着点他的”于子言下意识的想去拿烟,结果又缩回了手,顺势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说

    “周奇的事我们下午三点再动身往过赶,现在是自由时间,纪荀,你可以带着小艾去周围转转。”

    纪荀听后狐疑的看向他“那你呢?”

    “我睡一会儿。”

    “啧”纪荀似乎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问“于子言,我觉得你今天不怎么对劲啊,早上到现在两次提议让我带小艾出去,你是不是要搞什么小动作啊?”

    于子言懒懒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起身向浴室走去。

    当听到凌乱的水声时,纪荀的脸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赶紧低下头,脑子里满满都是美男沐浴的肉色画面。

    ‘不知道那骚包的身材有没有男模的好?’

    看着纪荀那样子,孟琰笑了笑,说“嗯…比男模的好很多!”

    闻言,纪荀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孟琰“你怎么知道?”

    “废话我见过!”孟琰笑了,笑的极其邪恶。

    “嘶~”纪荀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说早上想的那些画面,于子言出现不太和谐的话,那…现在……

    纪荀咽了口口水“你们俩该不会一起…”

    “你们俩都给我出去!”

    浴室里传来了于子言的怒吼,看来他是把外面两人说的话全听到了,而且还听懂了,这很难得啊~

    两人一前一后的从于子言的房间走了出来,纪荀不依不饶的追问“孟琰,你到底是怎么看到那骚包没穿衣服的样子的?”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腐女,嘿嘿,想知道?”孟琰看着纪荀一脸期待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摸着鼻子小声说“监视嘛,你懂的!”

    “我…我,我不知道”纪荀赶紧护住自己胸口,怒瞪着孟琰“你们是变态吗?洗澡也看!”

    “你放心,绝对没有看过你的”接着孟琰小声说“根本不值得一看嘛。”

    “你什么意思?”纪荀的手已经搭在了孟琰的肩上。

    “我是说,于子言的本事大,我们不得时刻盯着点嘛,小荀你一看就是良民!国家相信你!”

    纪荀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并不平静,孟琰一直在说他们的行动都在监视中,可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就以为他是说着玩,吓唬他们几人的,结果人家可不跟她闹着玩,而且洗澡都…咳。

    接上小艾后,纪荀就带她去最近的景点转了转,孟琰也随行,说这是贴身保护。

    逛了一会儿后,纪荀就累了,但是小艾还是活蹦乱跳的,她不得不感叹年龄真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直到走到一处白鸽乱飞的广场,纪荀才得以坐下来休息,打发小艾去喂鸽子了。

    看着孩子这几天来难得露出的笑脸,纪荀也笑了,却又不禁想起自己在小艾这样的年龄时,在干什么。

    结果却发现怎么也想不起来,因为她每天都在流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什么特别的。

    “其实我觉得让这孩子当兵不错。”孟琰提议。

    纪荀翻了个白眼“你怎么逮谁都说当兵好?有谱没谱?”

    “不是,是真的!”孟琰一脸认真“你看啊,从安乡殡仪馆天台的那件事就可以看出,耿裕民已经把这孩子算计进了自己的计划里,你能想到哪个地方比部队更安全的吗?反正我就从来没听说过部队闹鬼!”

    “再说吧!”纪荀有些舍不得小艾,想把她留在身边保护。

    短暂的沉默后,纪荀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又大又圆的棒棒糖,正是她刚才路过看到的那一支,心下不禁感动了起来。

    虽然她早就过了吃糖的年龄,却从来没有吃过,所以乍见之下欣喜不已,结果棒棒糖诧异的看向身边的孟琰。

    “你买的?”

    “难不成还是偷的吗?”孟琰无语。

    纪荀笑了笑“为什么给我买棒棒糖啊,谢谢你呀!”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孟琰顿了顿“你信吗?”

    “……”纪荀懵了,呆呆的看了孟琰好一会儿,然后把棒棒糖塞进他的怀里,一边拍脸,一边嘟囔“赶紧醒来,赶紧醒来,纪荀,你对得起孟琰嘛!做这种春梦!罪过罪过,最近这是开始青春期暴动了吗?怎么总是荡漾!”

    孟琰是第一次见被人表白的女孩子会有这种行为,于是一时间也懵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过了一会儿后,纪荀终于清醒了,瞪着一双不算大的眼睛看着孟琰,问“你…该不会…说的是…真的吧?”

    孟琰嘴角抽了抽“逗你是你孙子!”

    “不,不是,你等会儿”纪荀第一次被人表白,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先是站起身来做了几个蹲起,然后是蛙跳,一顿折腾后竟然还做起来仰卧起坐。

    “啪啪啪”广场的一角传来了稀稀疏疏的掌声,大家看纪荀这样,以为她是生活所迫的街头艺人,有几个还真往她跟前丢了几张马克。

    孟琰显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他淡定的收起钱,塞进已经平静下来的纪荀手里,看着她认真的问

    “你想好了吗?我是认真的,以我的军装做保证!”

    纪荀数了数钱,装进兜里,然后问“你看上我哪一点了?算上这次我们才见过三次,不是吗?”

    “跟这没关系!”孟琰耐心的回答着纪荀的问题“其实从神仙湾见你第一面起,我就有点动心了,你自己可能没有察觉到,你与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很少有人能忽略你的存在,关于你的经历,我都知道,所以…现在的你才会更加耀眼。”

    纪荀眨了眨眼,说“你继续啊!”

    孟琰嘴角抽了抽,然后继续‘夸’。

    “我见过的女孩子要不就是那种特别矜持的大家闺秀,要不就是男人性格的女汉子,可你不同,你简直就像个无赖,不管什么时候,给根杆子就能往上爬,不给也能往上窜,甚至…”

    “咳!”纪荀用鼻孔瞪着孟琰“请注意您的言辞,长官!”

    看着这么会耍宝的纪荀,孟琰实在是严肃不起来,憋着笑说“最重要的是,我喜欢你用鼻孔瞪人的样子!”

    “……”纪荀无语了,她觉得这货和于子言对垒,应该能走几个回合。

    如果选的话,她其实还是喜欢周奇那样的暖男,她真的怕自己以后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

    就在纪荀胡思乱想的时候,于子言的电话打了进来,原来已经三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