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三章白鸣的故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馆长的师父名叫白鸣,已经五十多岁了,但身体却很硬朗,这可能跟职业有关系,只不过染上了眼疾,眼睛看不大清楚。

    之前纪荀听馆长提过,说他这位师父的祖上就是做阴阳先生的,到他这一辈已经五代了,也就是说他和他的家人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那个对阴阳先生来说…不是很愉快的年代。

    当然了,纪荀并没有无脑的去问这些,而且都是过去的事了,她只想知道现在的事,白鸣是怎么来柏林的?和耿裕民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还有…为什么他没死。

    据白鸣自己说,他当年为了收服一只害人的老鼠精,以自己的肉身为容器,准备把它封入身体里,然后再自焚,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但在馆长和周铭烨离开后,他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的道行很高,与他一起收拾了那只老鼠精,这才救下了他的性命。

    “他叫什么名字?是耿裕民吗?”纪荀急声问。

    “这个不清楚,我们之间只唤道号,从未询问过彼此的俗名。”

    纪荀略微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的外貌呢?可以描绘一下吗?”

    “嗯,曾经的样子,我记不大清楚了,唉,只记得后来的他…”白鸣的头微微仰着,一双没有神采的眸子,渐渐闭了起来“他的样子…不是很好看,像一个怪物,因为这个…他吃了很多苦,不过他的心是好的,即便是驱逐过他的人,他也会不计前嫌的帮助他们。”

    “没有头发,没有眉毛,面容扭曲,是吗?”于子言沉声问。

    “嗯?”白鸣睁开了眼睛,迷茫的伸手在身前摸着,颤声道“谁?是谁?你见过肃言兄?”

    “很快你也能见到。”于子言点燃一支烟,夹在手里,说“继续吧,老爷子。”

    白鸣点了点头,继续讲。

    自与肃言结识后,他们就一直形影不离,白鸣也有找过自己的两个徒弟,可是天下之大,他们都是无根之人,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后来,肃言说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说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在那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白鸣一个人云游四方,一边寻找自己的两个徒弟,一边降妖除魔。

    直到两年前的某一天,一个中年男人找到了他,说自己是肃言的弟弟,肃言快不行了,想见他最后一面。

    白鸣一听,自然不疑有他,就跟着那人来到柏林。

    再一次见到肃言时,他已经变了,白鸣差点认不出他,因为肃言恢复了正常人的容貌,而且他的心也变了,变得与他的容貌截然相反。

    肃言并没有像他弟弟说的那样病危,而是生龙活虎,白鸣也没有多想,以为是老哥跟自己开了个玩笑,想给他惊喜。

    那段时间在柏林,白鸣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只不过世道太平了,没有那么多妖魔鬼怪需要他们去除了,于是老哥俩没事就喝喝茶,下下棋。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肃言就告诉了白鸣自己真正的目的,他说他想报复那些曾经驱逐过他的人,想给这个冰冷的世界洗洗牌,让那些恩将仇报的无耻之人学会人情冷暖。

    白鸣自然不同意,甚至觉得肃言很疯狂,这个世道有时候确实冰冷的过分,可还是有好人的,善与恶本就是共生的,

    可肃言根本不听劝,见白鸣反对自己,就把他关了起来,用尽一切手段逼他与自己为伍。

    就这样,白鸣被关在现在的小木屋里整整一年,每天除了送吃喝的人,他就再没见过其他人,肃言有时候会来,但都是不欢而散。

    直到半年前,就没有什么人再来了,肃言也没有再出现,似乎已经彻底忘了他的存在。

    白鸣本想落叶归根,可他根本没有能力回国,于是只能躲在这个简陋的木屋里,苟且偷生,等待大限来临。

    纪荀看着老爷子惨兮兮的样子,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说

    “老爷子,你别担心,我算是您徒弟的半个徒弟,我们会带您回国的!”

    “好,好啊!”老头摸了摸眼角的泪,喃喃道“小立也算是有了些作为!就是不知道小烨…对了,小姑娘,你认识小烨吗?他叫周铭烨。”

    “先不说这个。”纪荀清了清嗓子,问“老爷子,我能知道那个叫肃言的为什么非要拉您入伙吗?”

    “应该…”白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应该是为了我手里的《九州玄空录》!”

    “什么?”纪荀傻了,看向于子言,却发现这货好像根本没有再听老爷子讲故事,而是低着头若有所思的逗那只野鸽子,顿时气的七窍生烟,还有孟琰,这人更过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纪荀无奈的扶着额头,问白鸣“老爷子,您知道《九州玄空录》的来历吗?”

    “嗯,当然,这可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

    纪荀皱起了眉“可我没有听馆长,哦不,是您的徒弟提起过,您没有告诉他这件事吗?”

    “当时小立和小烨才多大,心性尚不稳定,那《九州玄空录》上所记载的也有不少邪门歪道,我哪敢那时候告诉他们,后来就出了老鼠精的事情,也就没有了机会。”

    纪荀点点头,想着确实有几分道理,她再次看向于子言,发现他已经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后对老爷子道

    “我们下午还有事,不能再陪着您了,这样吧,您先跟我们回酒店,等事情解决后,我就安排您与霍老板见面!”

    老爷子点了点头“后生,你们这次来柏林可是为了异相?别看老头子我年纪大了,可本事却没丢!”

    “一点小事,让我们几个小辈解决就行了,您也受苦了,好好休息吧。”说着于子言走过来扶住白鸣,向出租车走去。

    因为好奇,纪荀走进了小木屋,结果鼻子顿时酸了起来。

    屋子里的东西还算齐全,但都很破烂,一看就是用了很多年的,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色。

    桌子上有些干硬的面包,还有已经过期的牛奶,纪荀来的路上见离这里不算特别远的地方有个小镇子,这些吃的应该是老爷子讨来的。

    除此之外,纪荀还看到角落里堆着很多空瓶子,看来这老爷子已经找到了‘工作’,如果他们不来,老头这就准备以卖废品为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