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二章纯友谊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第二天一早,馆长和周奇两兄妹就去准备冥婚的事了,纪荀也没睡懒觉,早早就起来了,安顿好小艾后,她就来了于子言的房间。

    房门一开,一股浓郁的烟味就扑面而来,呛得纪荀一个趔趄,一把推开于子言冲进了他的房间,捏着鼻子打开了窗户,然后转身瞪向于子言,怒道

    “你这是抽了多少烟啊!要修仙营造气氛点蚊香也行,还省的你嘴动!”

    于子言没说话,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走进浴室洗漱去了,纪荀不依不饶的追进去,问“从你这造烟量看,一晚没睡?”

    于子言还是没理她,自顾自的洗脸刷牙。

    “怎么?抽烟抽的连语言能力都丧失了?”纪荀见他还是不说话,在他的小腿处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然后退出了浴室。

    纪荀可以感觉到于子言心情不好,本来想多问几句,可转念一想这货肯定也不会回答,就没有自找没趣。

    不多时,于子言就人模狗样的从浴室出来了,比之刚才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于子言坐在床上揉着太阳穴,问“找我什么事?”

    “什么事?”纪荀笑了“你刻意把馆长支开,不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先去看看他师父嘛。”

    于子言的手一顿“你带着小艾去周围转转吧,我自己去就行。”

    “别废话了,赶紧走吧,总独来独往的你不闷吗?”说着纪荀把手边的外套扔进于子言怀里,率先走出了房间。

    楼下,孟琰已经等候了多时,他见纪荀和于子言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纳闷的凑到了纪荀身边,问“你们吵架了?”

    “吵哪门子的架啊,这货因为水土不服更年期提前了!”说着纪荀对于子言的背影好一顿拳打脚踢,心想自己好像确实没有惹这尊大神,明明昨晚他们分开前还好好的,难不成他半夜三更一个人在屋里行苟且之事,结果没有满足?

    纪荀不自觉的脑补了下画面,然后发现…补不出来,那骚包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种猥琐事情的人,纪荀根本没办法把于子言和那种香艳的画面放到一起,太tm不和谐了,这货要是突然蹦出一句语出惊人的话,多影响气氛!

    想到这,纪荀不禁开始好奇,于子言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他可都快三十岁了。

    突然间想起‘30’这个数字,纪荀好不容易愉悦起的心情瞬间跌入了谷底,她毕竟才刚刚接触玄学,而且年龄尚小,没办法像馆长他们那样看得开,她觉得死了就是死了,就算神识不消失,也终归与他们不同。

    纪荀真的觉得洛婉很幸福,她爱于子言,不管于子言爱不爱她,都把自己的一半生命分给了她,这种情义比起什么爱情与亲情要浓厚的多,只是…她怕是没有机会知道于子言的这些付出了。

    看着那骚包消瘦却挺拔的背影,纪荀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打上车后,于子言用纪荀听不懂的语言跟司机报了一串地名,听的纪荀瞠目结舌,没想到这骚包会的技能还挺多,不知道以后要是外星人来了,他能不能和人家聊上两句。

    不过以于子言那种对谁都能拽得二五八万的性格,还是别了,纪荀怕一言不合他就能引发星际战争。

    车没开一会儿,于子言就睡着了,纪荀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孟琰,靠在他身边小声问“以你独到的眼光来看,这骚包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你们男人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

    孟琰挑了挑眉“你干嘛那么关心他?”

    “朋友嘛,不就应该相互关心,互相关爱吗?”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年龄同等且都属于单身的正常男女之间,是不存在纯友谊的。”

    “且,别听人们瞎掰,你听过‘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话没?”说着纪荀得意的嘿嘿一笑“我就遇到过,还是猪肉大葱陷的!”

    “……”孟琰嘴角抽了抽“怪不得把你砸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怎么了?”纪荀挺了挺小平胸,正打算辩解,却突然回过了味“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别转移话题!”

    孟琰无奈“到底是谁转移话题啊,我刚才都说了,男女之间不可能有纯友谊。”

    “什么意思?你这句话和我问你的问题有关系吗?”

    “……”孟琰真的无语了,转过头去不再理纪荀,他感觉喜欢上这么一个女人,真的是对人生的一项巨大挑战,能拿下,绝对够吹一辈子的!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到达了目的,纪荀知道于子言最近养下了低血糖的毛病,就没有去叫他,而是自顾自的下了车,反正总会有人去叫的。

    没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了独属于男性的惨叫声,不过却是那个德国司机,纪荀一回头才发现孟琰笑眯眯的紧跟在她身后,郁闷道

    “你怎么不叫醒他?”

    孟琰收起了笑容,郑重的咳了一声,神情严肃的说“这位同志,请不要跟一名军人耍小聪明。”

    纪荀撇撇嘴,嘴里嘟嘟囔囔的向视野内唯一的一栋小屋子走去。

    还没到屋前,纪荀就看到了一个脏兮兮的中国老头,他正坐在小板凳上喂小鸟和一只野鸽子,远远看去,似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小老头,纪荀开了观苍眼,在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抬脚向老头走去。

    怎么说呢?这应该是一个慈祥的老头,都说面由心生,纪荀想如果这真是馆长师父的话,八成真跟耿裕民没多大关系,出现在德国可能也是另有隐情。

    心中这么想着,她便迫不及待的开口准备求证,却被后来赶上的于子言抢了先,他说的并不是中文,好像是德语,纪荀就纳了闷了,你跟一个中国小老头讲德语,他能听懂吗?

    果然,老头没反应,甚至动作都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喂鸽子。

    于子言却不明所以的笑了笑,与孟琰相互对视,微微点了点头。

    纪荀不明白他们这是抽什么风,就瞪了于子言一眼,走过去弯下腰,撑着膝盖问那老头。

    “大爷,您认识霍立吗?”

    听到纪荀这么问,老头终于有了反应,他木讷的转头看向纪荀“小姑娘,你认识我徒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