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一章突然来客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吃过饭后,纪荀一行人就去了酒店,她回房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等看着小艾睡着后,就打算去找于子言商量一下事情,结果在拐角处,听到了周敏那小丫头的真情告白。

    面对萝莉小丫头的告白,于子言依旧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多时周敏抽泣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纪荀听的心都要碎了,暗骂于子言太古板,不懂怜香惜玉!

    换个方式拒绝不好吗?比如说‘我一直把你当做妹妹看待’,或者‘我们的年龄不合适’。

    “唉,真是太不会事了。”

    “对啊”纪荀下意识的回应,然后马上发现了不对,回身去看,就见馆长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背后,吓了她一大跳。

    “馆长,你走路没声音的吗?”纪荀哀怨的看着馆长。

    “是你听的太认真了。”馆长点着一支烟,向于子言的房间走去。

    待落座后,于子言率先发话“我觉得这次柏林之行,是有人故意引我们来的。”

    馆长点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没有道理啊,如果是耿裕民,那我们不在难道他不是更方便做自己的事吗?”

    “不,有理由”于子言顿了顿“造孽太多,会迎来天谴,耿裕民挖了坑,需要我们来填。”

    “哎?有道理!”纪荀对于子言竖起了拇指,不由得好奇这货的脑袋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反应这么快!

    “嗯,用这种方式来收集怨气,确实要比害人性命要保险的多。”

    “那柏林的事情怎么解决?咱们几个不够吧?这可是一座城市啊。”说着纪荀抬起手,一手比三,一手比五,然后伸到了于子言面前“一座350万人口的城市,不是350啊。”

    于子言一把打掉纪荀的手,说“这简单,不需要挨家挨户去解决,只需要进行局域净化就行,只不过…范围太大,我现在力量不足。”

    “那你说了半天什么?”纪荀翻了个白眼,于子言的这句话类似于‘钱不是问题,问题是tm没钱!’。

    馆长提议“不如…把于小姐找来,再让她多带几个修为高的人,人多力量大嘛。”

    纪荀点点头表示赞成,那样的话就没于子言这骚包什么事了,不然他还得被送进医院挺尸。

    “这次咱们在柏林不宜逗留太久,毕竟对这里不熟悉,而且耿裕民所依附的组织如果出手为难,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于子言这么说,纪荀笑了“你也有怕的时候啊?我以为你天天都能拽的二五八万呢!”

    于子言没有理纪荀的调侃,正色道

    “既然大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来说下明天定冥婚的事情吧,到时候霍老板和周奇先去,我们混在阴亲队伍里,如果一路上都没有问题,那我们就只能在灵堂外静候了,霍老板,你只要记住一点,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你都不能离开周奇身边半步。”

    “嗯,这个我知道!”馆长吸了口烟,正打算再说些什么,门却突然被敲响了,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于子言起身去开门。

    “该不会又是周敏那小丫头吧?”纪荀低声问馆长。

    “嗯…”馆长吸了口烟,高深道“也有可能是周奇。”

    “为什…”

    纪荀的‘么’字还没出口,门口就传来了一阵骚动,然后就是于子言倒吸冷气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的伤好利索了呢,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占你便宜的!”

    听到这有些耳熟的声音,纪荀一愣,然后探出头看向门口。

    “孟琰?”纪荀惊呼,一边走过去扶住脸色煞白的于子言,一边问“你怎么来了?”

    “都说了,你们的一切行动都在监视之中,这次出国,有些人不方便跟来,我就亲自来监视了。”说着孟琰在于子言的肩头轻轻拍了一下“喂,你没事吧?我刚才也没使劲啊!”

    纪荀拿掉孟琰的手,然后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别动他了,浑身是伤,好不容易恢复了点,你再打坏了!而且前几天还过…唔…”

    于子言赶忙捂住纪荀的嘴,拽着她进了屋,纪荀马上会意,向他表示自己并不会再乱说后,于子言这才松开了手。

    孟琰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坐到了纪荀身边,把胳膊支在她的肩膀上,道“小妞,听说你又多了一名爱慕者?”

    “又?爱慕者?”纪荀兴奋的一拍大腿跳了起来,拽着孟琰的胳膊问“什么意思?”

    “额…咳,没事没事”孟琰赶忙打哈哈,见纪荀并不打算就此放弃,赶忙转移话题,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王毅跑了。”

    “什么?”于子言,纪荀和馆长三人异口同声。

    于子言显然也急了“我不是给他的能力下过禁制吗?怎么可能让他跑了?”

    孟琰神色认真,沉声道“说来话长,属于内部问题,我没办法告诉你们,总之王毅跑了,这就是结果,不过还有个好消息。”

    纪荀左右看了看,见于子言和馆长都不打算接茬,于是很自觉的开口问“什么好消息?”

    “我们得到可靠情报,说耿裕民原名并不叫耿裕民。”孟琰满意的看着三人惊讶的神情,继续道

    “结合小张之前所调查到的信息,也就是说耿嘉民和耿裕民并不是亲兄弟,甚至不是兄弟关系。”

    纪荀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你们既然连这种消息都能查到,为什么查不到耿裕民的具体位置。”

    孟琰耸耸肩,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

    “可以着重查一下那个耿嘉民的过去,他的名字是真的吧,也就是说耿裕民很有可能是他之前所接触过的人,在毁容前后那段时间。”

    孟琰赞赏的对于子言笑了笑“这个我们已经在着手调查了,对了,这次来我还带了个问题,耿嘉民的脸并不是外在破坏的,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可能很多,不好具体判断啊。”说着馆长看向于子言,显然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交给小张他们去审。”

    说完正事,孟琰又恢复了之前的玩世不恭,把胳膊支在纪荀的肩头,说“大美女,我还没吃饭,你陪我吃个饭去呗。”

    孟琰这句‘大美女’,让纪荀很是受用,她满意的点点头,不禁又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那诸位请吧,我要休息了。”说着于子言面无表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馆长叹了口气,率先起身离开了。

    纪荀纳闷的看着突然变脸的于子言,问“睡这么早?你要不要也吃点东西?”

    于子言低头沉吟,然后叹了口气,说“不了,你们去吧。”

    从于子言的房间出来后,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酒店前厅,结果碰到了陪周敏出来觅食的周奇,四人便同行了。

    于子言看着周奇的车渐渐远去,若有所思的点燃了一支烟,看着茫茫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