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一十章柏林的异样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耿嘉民是什么鬼?”纪荀懵了“难道那个老不死的还有兄弟?”

    “看样子确实如此,而且矮个子还说…被抓的那个丑八怪,就是耿嘉民,耿裕民一直在忙和德国佬合作的事。”

    “什么什么?不是,你让我捋捋”纪荀咬着手指,喃喃道

    “耿裕民,耿嘉民…看名字是亲兄弟,可为什么耿嘉民会被这么轻易的抓住,而耿裕民却一直都没有露过面呢?而且耿裕民也在德国,霍老板的师父也在德国,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第一个问题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耿裕民从一开始就想撇开耿嘉民,顺便让他做自己的替死鬼,却没想到我们会抓住矮个子,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耿裕民根本就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关于第二个问题…目前还不能确定。”

    “馆长的师父该不会已经成了耿裕民的人了吧?那馆长岂不是…得大义灭亲?”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所以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霍老板!”

    于子言的话音刚落,纪荀就看到了周奇和馆长,两人正东张西望的找他们,纪荀赶紧站起来向二人招手。

    周奇在看到纪荀身边的三人后,明显一愣,不过随即恢复了正常,摸了摸妹妹的头,对纪荀等人道“对不起,有点事情耽搁了,你们还没吃饭吧,走,我请客,就当赔礼了。”

    听到吃饭,纪荀就把之前的郁闷一扫而光了,欢快的拽着于子言的胳膊往前冲。

    “别拉拉扯扯的。”于子言不动声色的把胳膊抽了回来。

    纪荀翻了个白眼“你发什么神经?”

    “我不想跟鼻子里插卫生纸的人走在一起。”说着于子言绕到了另一边,跟馆长说话去了。

    纪荀的鼻孔不自觉的放大,重重的‘哼’了一声,把鼻孔里的卫生纸喷了出来,然后揉着鼻子嘟囔“且,姑奶奶我还不想跟阿富汗恐怖分子走在一起呢!”

    这时,周奇那极具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坐飞机很累吧。”

    纪荀干嘛整理了一下仪容,把卫生纸藏到背后,柔声回答“不…不累!”

    “还是那么有精神,元气满满!”周奇笑了,看得纪荀一阵头晕目眩,然后暗骂自己的反射弧太长,鼻血都不流了,现在才头晕!

    出了机场后,纪荀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因为她感到了不善且阴毒的目光,直到上了周奇的车,她才明白怎么回事,那个传说中周奇的前女友,黎马也来了。

    由于一辆车坐不下,所以馆长带着于子言和两个小丫头打车去了,不让周敏和小艾坐周奇的车也是有原因的,怕黎马吓着她们俩。

    待车子驶上大道后,纪荀挑了挑眉,不是很友善的问好。

    “呦,黎马,你这造型挺别致啊,要是放在葬爱家族里,保证能当个群主什么的!”

    “你…”lima眯了眯眼,车里顿时结了冰,唯独周奇的周围气温如常。

    纪荀无所谓的笑了笑,掏出一张符纸贴在车顶,随着一声‘急急如律令’,车里的气温恢复了正常,她看着一脸便秘的lima,笑道

    “你看你,真不识逗,好歹生前咱们也是同类,唉,黎马,你这动不动就生气的,生前脸上经常长痘吧?”

    lima气的直哆嗦,质问驾驶员“阿奇,这种女人你也看得上?”

    纪荀嘿嘿一笑“黎马同志,我不种族歧视,但你的重点得放在‘人’字上。”

    “好,很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人和鬼的差…”

    lima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纪荀的符贴了个正着,浓郁的黑气顿时就被盖了下去,它的鬼影一抖,被纪荀收进了早就准备好的矿泉水瓶子里,那可是她在于子言家冰箱拿的,正宗的国产货,黎马同志也算是回了趟国。

    “你别伤害她。”周奇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纪荀。

    “只是让它安静点而已,不算伤害”纪荀笑了笑,然后问起了正事“你真打算答应结冥婚?”

    “霍老板说不会影响再娶,不是吗?就当随了她的愿吧,只要她能安心上路就好。”

    纪荀点点头,没有把于子言的猜测告诉他,他们准备见机行事,反正他们有三个人,而且还有于子言这个阳间阴司在呢,区区一个煞还能让它翻了天不成?

    “对了,lima的国籍不是中国吗?为什么不把她带回国?”纪荀问。

    “她在这里的朋友比较多,所以她的父母就准备在这边给她办了葬礼,然后再带着骨灰回国。”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纪荀低声嘟囔,这个理由确实说得过去,如果没有于子言之前的那些话,她可能也不会怀疑什么。

    不多时,周奇的车就停在了一家中国菜馆的门前,泊车仔赶紧小跑上前接过钥匙。

    趁着等于子言他们的空挡,纪荀细细的打量着这家菜馆,规格确实不错,但从客满的数量可以看出这里的生意不是很好,而且…‘气氛’不对。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汉字更是如此,每一个汉字与词语的背后都隐藏着很深的韵味。

    ‘气氛’二字,指的是天时,地利与人气,一群人出去玩,天气不好,误入歧地,其中之人的命格不对,三占其一,就会影响‘气氛’。

    不过也是可以化解的,比如说天气不对,但人气相合,‘气氛’就可以被调节起来,长补短缺,弥补不足。

    当然啦,不同学术,不同角度,对于所有事物的解释都不同,这只是玄学对于‘气氛’二字的解释。

    纪荀之所以说这家菜馆气氛不对,是因为来这里吃饭的人,还有服务员,都看起来无精打采的,而且很焦虑不安,其中两桌的客人还吵了起来。

    别人或许看不见,但纪荀的观苍眼一直开着,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菜馆大厅萦绕的邪气,与她在整个柏林上空看到的一样。

    这邪气影响着人气,二气相冲,所以才会造成人们情绪不稳的情况。

    邪气与怨气不同,不单单是人为可以炼化的,是天地间本就存在的,不过通常都是在无人开发的深山老林,或者是精怪出没的地方。

    如今邪气冲入城市,可能是地脉的变化,也可能是风水的影响,把这股气引了进来。

    不过纪荀肚子里的东西有限,实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能等着馆长和于子言来。

    见纪荀眉头紧皱,周奇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以为她是觉得这家菜馆客人少,菜不好,就急忙解释“这家菜馆我之前常来的,很不错,客人少大概是因为最近柏林不太平的关系。”

    “不太平?”纪荀不解。

    “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小偷和抢劫的很多,人们没事都不太愿意出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