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零九章都是补药惹的祸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从卫生间出来后不久,飞机就起飞了,看着这骚包低调又引人注目的打扮,纪荀只能抿嘴憋笑。

    因为过敏的原因,于子言的脸和身体的皮肤都不能,也不方便见风,所以他穿的很严实,特别严实!

    严实到引起了机场工作人员的注意,以为他是恐怖分子,直到上了飞机,他还是无法幸免,再一次的被进行了严格的搜身检查。

    这不能怪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出现了问题,因为就连纪荀看了于子言这打扮,都认不出他,如果有这么一位打纪荀对面走来,她绝对无法保持镇定,这装束就算不是恐怖分子,也得是杀手啊!

    不过纪荀自己也好不到哪去,飞机起飞不久,她就感觉自己的鼻孔传来一阵热流,赶忙撕了一小节卫生纸,熟练的把它团起来塞进了鼻孔。

    关于纪荀流鼻血这件事,还得从两天前说起,那时于子言因为过敏入院,她难得贴心的回家给他做饭,因为想给那骚包补补身子,所以就炖了一锅十全大补汤,其中的食材都是于子言受到的‘慰问品’,除了人参、鹿茸什么的,她还突发奇想的加了点肾宝,就一点点。

    本来以为会是黑暗料理,可见于子言吃了那么多都面不改色,所以纪荀就忍不住吃了点,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纪荀和于子言不同,一个身体倍儿棒,一个重伤初愈且营养不良,一个再补就过了,一个则补补更健康。

    “哎呀,又流了,真是太可怜了!”于子言重重的叹了口气,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在同情纪荀。

    “你…”纪荀正想说话,却发现原先的卫生纸已经开始变色了,赶紧拔掉又换了一团。

    “小荀姐,你昨晚都没有睡,不休息一会儿吗?”小艾可是真关心纪荀的。

    “你小荀姐精神着呢,不需要睡觉”于子言摘掉墨镜露出眼睛,然后看向纪荀,顿时心中的阴郁被赶跑了一大半,心情好的不得了。

    这时,周敏戳了戳纪荀的肩膀,说“其实你真的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这么流着也不是办法,放…”

    “你就放心吧!没事的!”纪荀果断屏蔽了周敏的提议,这小丫头是想要她的命吗?放血!开什么玩笑!她最怕疼了!

    看着窗外干净澄澈的天空,纪荀不禁忧郁了起来,想她第一次走出国门就是这幅鬼德行,以后会不会留下阴影呢?唉!

    锦阳到柏林不算近,纪荀等人下飞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趁着于子言接受搜身检查,周奇和馆长还没来的空挡,纪荀看了看这个城市的简介。

    柏林,是德国首都、最大的城市,政治、经济中心,现有居民约350万人。

    柏林位于德国东北部,四面被勃兰登堡州环绕,施普雷河和哈弗尔河流经该市。柏林是德国十六个联邦州之一,和汉堡、不来梅同为德国仅有的三个的城市州。

    柏林连续的成为以下国家的首都:普鲁士王国、德意志帝国、魏玛共和国、纳粹德国。

    在20世纪20年代,柏林是世界第三大自治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看到这,纪荀就开始昏昏欲睡了,果断放弃了这个涨知识的机会,跟周公探讨中华上下五千年去了,她还是觉得华夏文化更博大精深。

    可能是因为那十全大补汤的功劳吧,纪荀眼睛闭上后并没能睡着,而是触发了观苍眼,进入了无我的境界。

    借助观苍眼的便捷,纪荀在短短几分钟内逛了逛柏林,她跨越柏林墙,领略了东西两个区域的不同建筑。

    有柏林的象征,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勃兰登堡门;有经过了七个世纪才建成,以轻盈、雅致著称于世的科隆大教堂;还有新天鹅城堡,等等。

    说起这个新天鹅城堡,纪荀还有点印象,她之前在旅游攻略上就见到过的,说它建于高山之上,建立者是巴伐利亚的一个国王,叫路德维希二世,当时纪荀还吐槽,想着一个国王不好好办正事,尽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但真正看过这个有‘白雪公主城堡’之称的神话城堡,纪荀就完全改变了之前的想法,就算她不懂什么建筑风格,也不禁开始赞叹这个二世有才。

    整座城堡白墙蓝顶,耸立在高高的山上,四周环山和湖泊,看起来特别的‘干净’,这里的干净可不是指没有灰尘的意思,而是视觉所传达到心里干净。

    单单是从俯视的角度,纪荀就喜欢上了这个干净的建筑,不禁想身临其境的去体会,暗自决定周奇的事情解决后,一定要去看一看,这种心理类似‘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感觉。

    看遍那些漂亮的建筑后,纪荀就打算收敛心神,关闭观苍眼,就在这时,她的视野中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从俯视的角度看整个柏林,纪荀发现这个城市隐隐的透着一股邪气,如果仔细去看的话,还可以看到城市的空中飘荡着紫到发黑的烟雾,这种异相分明就是有妖邪作祟!

    纪荀心中一惊,收敛了心神正打算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于子言,一睁开眼发现他刚刚结束了通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一个字,张。

    看到这个‘张’字,纪荀就想到了那个斯文精干的张鄙人,如果是他的话,这通电话就不一样了。

    还没等纪荀问,于子言就开口了,他说“霍老板的师父找到了。”

    “这么快!”纪荀惊讶的张大了嘴,想着如果自己托张鄙人找自己的父母,那是不是也分分钟就能找到?

    于子言没有理会纪荀的傻样,自顾自的问“你知道他在哪吗?”

    “……”纪荀没说话了,也没有摇头她就不信自己不接茬,于子言这货还能说下去。

    可她显然是太高估自己的忍耐力,与于子言的耐心了,她不接茬,于子言就看着她,也不说话。

    最后,纪荀实在憋不住不了,深吸了一口气,没脾气的问“在哪?”

    “德国。”

    “德国!”纪荀嘴角抽了抽“你别告诉我还刚好就在柏林!”

    于子言笑了笑“嗯,我不告诉你。”

    纪荀一听,瞬间抓狂,她本来是出国来玩的,多了个周奇的事情就算了,毕竟他们是朋友,而且事情也不复杂,好解决。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刚好来柏林,馆长的师父就在柏林,而且还八成跟耿裕民有关系,她崩溃了,怎么哪里都有耿裕民,简直就是比阴魂还缠人!

    说到耿裕民,纪荀想起了自己用观苍眼所看到的邪气,赶紧告诉了于子言。

    于子言听后沉吟了片刻,开口道“其实张先生打电话来不止是说霍老板师父的事。”

    “还有什么?”纪荀顿了顿,随后反应了过来“你见过的那个矮个子找到了?”

    “嗯,他说…”

    见于子言抿起了嘴,纪荀急了,忙问;“他说什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他说他所接触的那个耿老板,叫耿嘉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