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零八章周敏的心思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家的厨房中,不时会传出欢快的哼唱声,虽然都不在调上,也听不出哼的是什么歌,但可以看出纪荀现在的心情是极好的。

    那两只黑白双煞难得安静蹲在厨房门口,好奇的看着忙碌中的纪荀,两颗小脑袋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扭动。

    不多时,纪荀就把做好的吃的装进了饭盒,为了安抚于子言受伤的心灵,她做了好多,足足三个饭盒,而且还是1l的那种。

    当纪荀提着饭盒走出厨房的时候,黑白双煞自觉的让开路,并且躲得远远的,它们似乎已经闻到了饭盒里的味道,为主人的身体堪忧。

    来到医院后,纪荀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蹲在楼梯间笑了好一会儿,直到笑到快没力气,她才动身向于子言的病房走去。

    “啧啧啧,真是可怜呐,唉…”纪荀想尽量让于子言心里舒服点,所以说话的时候正儿八经的,没有任何要笑的迹象,最重要的是她肚子疼,实在是不想笑了。

    不过看着这个浑身起红点的大骚包,纪荀就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暗爽,与时刻洋溢的好心情,想他于子言平时拽的二五八万,长得人模狗样的。

    可现在呢?还不是跟他们凡夫俗子一样,逃不过‘过敏’二字的魔障?瞧那张俊俏的小白脸上,片片红云,就跟被人扇了几巴掌似得,还鼻涕眼泪横流,喷嚏打的震天响,要不是她亲眼见证了全过程,都不敢相信眼前这货是于子言本人!

    “对不起…”

    周敏垂着小脑袋对手指,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纪荀看了都舍不得说半句重话,这小妮子太会利用自身优势了。

    “没事”于子言吸了吸鼻子,继续看着天花板发呆。

    “吃两口东西吧。”纪荀打开饭盒,舀了勺里面的汤,然后支到于子言嘴边,见他不吃,于是苦口婆心道

    “吃两口吧,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心里难…受…噗,哈哈哈!”

    纪荀最后还是没忍住,毕竟离于子言太近了,她甚至可以看到于子言微微抽动的脸部肌肉,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身上太痒,忍得辛苦。

    于子言神情极其复杂的扫了她一眼,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说出了一句千古绝句。

    “纪荀,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嗯,嗯嗯,我知道”纪荀猛点头,觉得这句话真的比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有道理多了,让他于子言平时腹黑毒舌,这下好了吧,遭报应了。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于子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去德国的行程你是打算退后呢?还是自己去啊?”

    “……”纪荀不笑了,扭头看向周敏,问“过敏还用住院观察?”

    “额…本来是不用的,但子言哥的症状太…严重,所以说如果想住院观察,也不是不行…”

    闻言,纪荀顿时就听到了‘轰隆隆’的五道雷声,自头顶传来。

    谁tm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凭什么于子言都这熊样了还能继续拽?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好情绪后,纪荀恢复了奴才样,笑呵呵的把汤勺再次支到于子言嘴边,用极其温柔的口气说

    “于大少爷,您就吃点东西吧,啊?你这样…我心里是真难受呐!”

    于子言点了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简直就像…哦不,应该是简直就是个地主老财!

    当两个1l的饭盒被清空后,于子言终于吃不下了,坐起来任由纪荀给他按摩。

    “那个…”周敏贼眉鼠眼的看着于子言,试探性的问“你们去德国是找我哥的吧?”

    说起这件事,纪荀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次去德国也算是办正事,又不是去玩的,于子言把积德行善视为己任,怎么可能因为过敏这点‘小’事就不去了,自己凭什么要被他压迫!

    想到这,纪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狠狠的瞪着于子言笔挺修长的背,就算他们去德国真是去玩,那她也是想让那个骚包散散心,是为他好,凭什么搞得跟自己求他似得!

    反应过来这些的纪荀,抱着最后一个饭盒就吃了起来,边吃边骂自己太奴性了,怪不得总被于子言欺压!

    说起正事,于子言也就恢复了平时沉稳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对周敏说

    “是的,你突然来找我是因为你哥的事吗?是不是周局长让你来的?”

    “不…嗯,是的,是我爸让我来的!”周敏重重的点了点头,努力营造着话语中的可信度。

    “周小姐,关于你哥哥的事,我和我的朋友都会尽全力的,你可以回去告诉局长,让他不用担心。”

    “嗯,我爸不担心…哦不,我爸担心你们应付不来,让我跟着去看看!”

    于子言和纪荀对视了一眼,表示无法理解,如果他们都应付不过来,那周敏跟着能有什么用?难不成她身怀绝技?深藏不露?

    说起身怀绝技,纪荀想到了这小妮子的饭量,就她的小身板而论,是根本不可能吃下那么多东西的,这应该算一个绝技吧,可是这绝技也没什么用啊,难不成她连阴魂都吃?

    当然,何子易是何等精明?自然看出了周敏的欲言又止,所以就给周局长打了个电话证实,结果还真像周敏说的,于子言无奈,只得带上小丫头。

    而且对于结冥婚的事,确实是带一个直系家属过去会好办一些。

    决定下来后,周敏蹦蹦跳跳的出了病房,结果没走两步就被护士长抓住了,她把周敏提到护士站,低声问

    “你今天请假就是为了去找那个帅哥?”

    听护士长这么问,其他人也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周敏是怎么知道人家家在哪的?而且这人前脚刚出院,怎么后脚又回来了?

    周敏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其他人也知道周敏的性子,就没再追问,只得感叹自己下手晚了,让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抢了先!

    是的,于子言住院的这两天,勾引到了许多妹子的芳心,妹子们不禁没有因为他生人勿近的王霸气质被吓到,反而都被这调调吸引了,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不都这样吗?一天天跟别人刨了他祖坟似得,结果温柔起来跟他刨了你家祖坟,来赎罪的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位黄金单身汉还跟市公安局的局长有点关系,算是年轻有为了!

    逃出同事的魔爪后,周敏就回家收拾行李去了,期间还不忘给她亲爱的老爸打了个电话,感谢他的亲情出演与配合。

    “我说…敏敏”周局长顿了顿,走过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才对着电话继续道

    “爸爸平时也不愿意干涉你和你哥的生活,这你是知道的,但…但这感情的事,爸爸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不能只看到外表,要深层了解,你根本就不了解人家,说不定…”

    “哎呀,老爸,我知道了啦,您忙您的吧,就别管我了,我有分寸的!”说罢,周敏就挂断了电话。

    关于女儿喜欢上于子言的事,周局长也是偶然间听她和她妈聊天才知道的,一开始他还挺高兴,毕竟于子言确实年轻有为,人又沉稳干练。

    但仔细一想,他就开始担心了,于子言表面是个法医,可无论是身份还是能力,其实根本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周局长心知肚明,所以并没有更深入的去了解不属于他认知范畴的事,包括耿裕民的案子,现在已经不归他们警局管了,他隐约可以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所以作为一个父亲,周局长并不想让女儿跟于子言有太多的接触,他知道于子言的真实生活和他们根本不同,那不同不仅是生活方式的不同,而是本质啊!

    可是自家女儿的性子他了解,虽然平时看起来迷迷糊糊的,怎么都行,但一旦认准了,并付诸了行动的事,就不会轻易放弃,这也是随了他。

    最后,周局长只能安慰自己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了,人家于子言也不一定就能看上他家小丫头,对于这一点,他已经隐隐有了感觉。

    于子言家的厨房中,不时会传出欢快的哼唱声,虽然都不在调上,也听不出哼的是什么歌,但可以看出纪荀现在的心情是极好的。

    那两只黑白双煞难得安静蹲在厨房门口,好奇的看着忙碌中的纪荀,两颗小脑袋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扭动。

    不多时,纪荀就把做好的吃的装进了饭盒,为了安抚于子言受伤的心灵,她做了好多,足足三个饭盒,而且还是1l的那种。

    当纪荀提着饭盒走出厨房的时候,黑白双煞自觉的让开路,并且躲得远远的,它们似乎已经闻到了饭盒里的味道,为主人的身体堪忧。

    来到医院后,纪荀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蹲在楼梯间笑了好一会儿,直到笑到快没力气,她才动身向于子言的病房走去。

    “啧啧啧,真是可怜呐,唉…”纪荀想尽量让于子言心里舒服点,所以说话的时候正儿八经的,没有任何要笑的迹象,最重要的是她肚子疼,实在是不想笑了。

    不过看着这个浑身起红点的大骚包,纪荀就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暗爽,与时刻洋溢的好心情,想他于子言平时拽的二五八万,长得人模狗样的。

    可现在呢?还不是跟他们凡夫俗子一样,逃不过‘过敏’二字的魔障?瞧那张俊俏的小白脸上,片片红云,就跟被人扇了几巴掌似得,还鼻涕眼泪横流,喷嚏打的震天响,要不是她亲眼见证了全过程,都不敢相信眼前这货是于子言本人!

    “对不起…”

    周敏垂着小脑袋对手指,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纪荀看了都舍不得说半句重话,这小妮子太会利用自身优势了。

    “没事”于子言吸了吸鼻子,继续看着天花板发呆。

    “吃两口东西吧。”纪荀打开饭盒,舀了勺里面的汤,然后支到于子言嘴边,见他不吃,于是苦口婆心道

    “吃两口吧,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心里难…受…噗,哈哈哈!”

    纪荀最后还是没忍住,毕竟离于子言太近了,她甚至可以看到于子言微微抽动的脸部肌肉,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身上太痒,忍得辛苦。

    于子言神情极其复杂的扫了她一眼,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说出了一句千古绝句。

    “纪荀,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嗯,嗯嗯,我知道”纪荀猛点头,觉得这句话真的比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有道理多了,让他于子言平时腹黑毒舌,这下好了吧,遭报应了。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于子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去德国的行程你是打算退后呢?还是自己去啊?”

    “……”纪荀不笑了,扭头看向周敏,问“过敏还用住院观察?”

    “额…本来是不用的,但子言哥的症状太…严重,所以说如果想住院观察,也不是不行…”

    闻言,纪荀顿时就听到了‘轰隆隆’的五道雷声,自头顶传来。

    谁tm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凭什么于子言都这熊样了还能继续拽?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好情绪后,纪荀恢复了奴才样,笑呵呵的把汤勺再次支到于子言嘴边,用极其温柔的口气说

    “于大少爷,您就吃点东西吧,啊?你这样…我心里是真难受呐!”

    于子言点了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简直就像…哦不,应该是简直就是个地主老财!

    当两个1l的饭盒被清空后,于子言终于吃不下了,坐起来任由纪荀给他按摩。

    “那个…”周敏贼眉鼠眼的看着于子言,试探性的问“你们去德国是找我哥的吧?”

    说起这件事,纪荀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次去德国也算是办正事,又不是去玩的,于子言把积德行善视为己任,怎么可能因为过敏这点‘小’事就不去了,自己凭什么要被他压迫!

    想到这,纪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狠狠的瞪着于子言笔挺修长的背,就算他们去德国真是去玩,那她也是想让那个骚包散散心,是为他好,凭什么搞得跟自己求他似得!

    反应过来这些的纪荀,抱着最后一个饭盒就吃了起来,边吃边骂自己太奴性了,怪不得总被于子言欺压!

    说起正事,于子言也就恢复了平时沉稳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对周敏说

    “是的,你突然来找我是因为你哥的事吗?是不是周局长让你来的?”

    “不…嗯,是的,是我爸让我来的!”周敏重重的点了点头,努力营造着话语中的可信度。

    “周小姐,关于你哥哥的事,我和我的朋友都会尽全力的,你可以回去告诉局长,让他不用担心。”

    “嗯,我爸不担心…哦不,我爸担心你们应付不来,让我跟着去看看!”

    于子言和纪荀对视了一眼,表示无法理解,如果他们都应付不过来,那周敏跟着能有什么用?难不成她身怀绝技?深藏不露?

    说起身怀绝技,纪荀想到了这小妮子的饭量,就她的小身板而论,是根本不可能吃下那么多东西的,这应该算一个绝技吧,可是这绝技也没什么用啊,难不成她连阴魂都吃?

    当然,何子易是何等精明?自然看出了周敏的欲言又止,所以就给周局长打了个电话证实,结果还真像周敏说的,于子言无奈,只得带上小丫头。

    而且对于结冥婚的事,确实是带一个直系家属过去会好办一些。

    决定下来后,周敏蹦蹦跳跳的出了病房,结果没走两步就被护士长抓住了,她把周敏提到护士站,低声问

    “你今天请假就是为了去找那个帅哥?”

    听护士长这么问,其他人也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周敏是怎么知道人家家在哪的?而且这人前脚刚出院,怎么后脚又回来了?

    周敏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其他人也知道周敏的性子,就没再追问,只得感叹自己下手晚了,让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抢了先!

    是的,于子言住院的这两天,勾引到了许多妹子的芳心,妹子们不禁没有因为他生人勿近的王霸气质被吓到,反而都被这调调吸引了,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不都这样吗?一天天跟别人刨了他祖坟似得,结果温柔起来跟他刨了你家祖坟,来赎罪的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位黄金单身汉还跟市公安局的局长有点关系,算是年轻有为了!

    逃出同事的魔爪后,周敏就回家收拾行李去了,期间还不忘给她亲爱的老爸打了个电话,感谢他的亲情出演与配合。

    “我说…敏敏”周局长顿了顿,走过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才对着电话继续道

    “爸爸平时也不愿意干涉你和你哥的生活,这你是知道的,但…但这感情的事,爸爸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不能只看到外表,要深层了解,你根本就不了解人家,说不定…”

    “哎呀,老爸,我知道了啦,您忙您的吧,就别管我了,我有分寸的!”说罢,周敏就挂断了电话。

    关于女儿喜欢上于子言的事,周局长也是偶然间听她和她妈聊天才知道的,一开始他还挺高兴,毕竟于子言确实年轻有为,人又沉稳干练。

    但仔细一想,他就开始担心了,于子言表面是个法医,可无论是身份还是能力,其实根本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周局长心知肚明,所以并没有更深入的去了解不属于他认知范畴的事,包括耿裕民的案子,现在已经不归他们警局管了,他隐约可以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所以作为一个父亲,周局长并不想让女儿跟于子言有太多的接触,他知道于子言的真实生活和他们根本不同,那不同不仅是生活方式的不同,而是本质啊!

    可是自家女儿的性子他了解,虽然平时看起来迷迷糊糊的,怎么都行,但一旦认准了,并付诸了行动的事,就不会轻易放弃,这也是随了他。

    最后,周局长只能安慰自己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了,人家于子言也不一定就能看上他家小丫头,对于这一点,他已经隐隐有了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