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零七章越洋电话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一接到馆长的电话,纪荀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于子言身边,打开了免提。

    据馆长所说,他的师弟周铭烨自入了地府后,就一直在忙活着入职的事,现在已经成了一名有证的地府公务员,他一直以井水涂镜的方式与师弟保持着联络,毕竟下面有人,有时候要比上面有人好使一些。

    这些年来,这对儿师兄弟不是没有想法子联络过师父,想着以他老人家生前的作为,一定会有个好职位,可却一直未果。

    所以周铭烨一边忙着办理入职手续,一边打听着师父的下落,就算已经投胎为人,他也想看看是否投到了好人家。

    可他们却得到了一个让出乎预料的结果,那就是师父他老人家的魂魄,根本就没有入过地府,而且阳寿未尽,尚在人世!

    馆长叹了口气,说“子言,小荀,你们还记得发生在安乡殡仪馆天台的事吗?”

    “怎么了?霍老板你直说好了。”于子言逗着猫,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记得那时‘耿裕民’说过一句话,是…”

    “啊!”纪荀也想了起来,激动的摇着于子言的手,说“当时‘耿裕民’拿到摄魂鉴的时候,对馆长说‘霍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师父留给你的宝贝的?’,也就是说馆长的师父很有可能在他们手里!”

    “对啊!”馆长在那边一拍大腿“就是这个意思!”

    于子言扫了眼处于亢奋状态的纪荀,说“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见过,只是见过而已,你们不要太草木皆兵了。”

    “可如果不是这样,馆长的师父为什么不来找他们?”

    于子言白了她一眼“中国这么大,就算都在锦阳,你以为只是市中心到郊区的直线距离啊,走两步就能碰面?”

    “有道理。”纪荀点了点头,转而对馆长说“您别着急,把您师父的名字和资料说一下,我们这边先报失踪人口,托警局找找看,剩下的等我们去了那边再从长计议。”

    “也只能这样了。”馆长叹了口气,随后反应了过来,问“你们也要来?”

    纪荀点点头,见于子言看白痴似得看着她后,才反应过来馆长看不到,忙“嗯”了一声。

    “如果是为了周奇的事,那就不用来了。”

    “怎么?没事?”纪荀不知道怎么滴,感觉有一丢丢的失望。

    “不是什么大事,那个黎马的家人要求结阴亲。”

    “哦,那还真不算什么大事。”纪荀撇撇嘴,挂断了电话。

    话说这阴亲啊,又称冥婚、配骨、鬼婚、冥配等,是一种民间习俗,早在汉朝以前就有了,在东南亚,也有娶鬼新娘为自己增运的巫术。

    关于冥婚一说,有很多争论,古时,由于阴婚耗费社会上的人力、物力,毫无意义,曾予禁止。

    《周礼》云:“禁迁葬与嫁殇者。”

    但此风气,始终没有杜绝,甚至有的直接表现在统治者身上。

    例如:曹操最喜爱的儿子曹冲十三岁就死了,曹操便下聘已死的甄小姐(非甄宓)做为曹冲的妻子,把他们合葬在一起。

    这属于死人与死人之间的冥婚,程序极其复杂,在以前大多只出现在富贵人家,毕竟普通老百姓过日子还忙不过来,哪有心思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还有一种是死人与活人之间的冥婚,就是周奇和他前女友这种的,属于女已死而男在,虽男可另外聘娶,但在迎娶前需用花轿抬来女主,让女主进过新洞房,上过床,然后再供置庙堂。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就算周奇同意了这门亲事也不会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他对那个黎马(lima)有愧,这样一来也能减轻他心里的负担。

    果断电话后,纪荀臊眉耷眼的看着于子言,问“这么一来你是不是就不去了?”

    “不”于子言抬起头看向纪荀“这件事可能不会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纪荀顿时来了兴致,问“什么意思?”

    “听你所讲的那些,那个黎马,咳…lima很爱周奇,不然她的阴魂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漂洋过海的来找周奇,你觉得她会只是挂个虚名,就善罢甘休的主吗?”

    “说具体点。”纪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还不敢确定。

    “现在还没有过头七,如果那个lima是为了完成心愿好上路,也说得过去,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它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活人与死人之间的冥婚,而是死人与死人之间的。”

    纪荀点点头,确实有这个可能,可是…

    “杀人犯法吧。”纪荀小声提醒。

    “可自杀不犯法。”于子言顿了顿“冥婚也需要签订契约,如果lima的家人可以营造出自杀的假象,那一切就都说得过去,换一种说法,如果周奇真是他杀,那身在异乡,等国外或国内的警察发现,参与事情的真凶早不一定跑到哪里去了,这就是在国外的一大好处,就算霍老板临门一脚的时候发现了,也来不及再做什么。”

    “嘿,那我这就去收拾东西”说着纪荀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向卧室走去。

    为了不让周奇轻举妄动,纪荀还特意给他发了个信息,让他等着自己过去再做决定。

    结果信息发出去没一会儿,周奇就打来了电话,他似乎很高兴,还问纪荀坐的哪一班飞机,要去接机。

    刚挂断电话,门铃就响了,纪荀冲着在客厅逗猫的于子言喊了半天,但这货也不知道是真想事情没听到,还是装聋子,门铃一直响,纪荀没办法,只好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她就看到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一脸懵逼的接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周敏那张俏脸。

    “你…”纪荀咽了口口水“你干嘛送我玫瑰?”

    “不是送你的!”周敏换好拖鞋,就一把抢过玫瑰,小跑到了于子言身边蹲下,把玫瑰一把塞进了于子言怀里。

    要知道于子言肋骨上的伤虽然没什么了,但也只是仅限于能下床,能活动的程度,被这么一大束玫瑰直砸胸口,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结果玫瑰的清香就直直钻进了他的鼻子里,直冲大脑。

    紧接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打喷嚏就响彻了整个屋子,别说是卧室里的小艾了,就连那些被封在坛子里的鬼魂,都被这位阳间阴司搞出的动静吓得抖了抖。

    自那时纪荀才知道,于子言这货花粉过敏,尤其是…玫瑰!

    可怜的于子言,刚出医院不到一天,就被送了进去,比周奇当年还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