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零三章最残酷的真相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十几天前的泽普县。

    “这是什么?”孟琰拿着一个贴着符纸的精致小瓶子来到于子言面前,里面的猩红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在有限的空间里来回晃动,有一种妖冶的美感。

    于子言接过瓶子,在看到瓶子上贴的符纸时,他微微皱起了眉,问“你从哪里捡到的?”

    “什么捡?”孟琰翻了个白眼“我回去收拾纪荀和霍老板的东西,这是从纪荀房间里找到的。”

    “纪荀的房间?”于子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把瓶子交给孟琰,说“把东西放回原来的地方,馆长和纪荀的东西你先别收拾。”

    “什么意思?这…该不会真是血吧?”

    说着孟琰就要揭开上面的符纸,却被于子言制止了,他说

    “这里面确实是血,而且还是人血,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确切解释出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自己也还没搞清楚,但你放心,我保证我们没有做非法卖血的勾当。”

    孟琰沉思了一会儿,把那个精致的小血瓶交给于子言,沉声道“我可以暂时相信你,但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行动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下。”

    “可以”于子言顿了顿“如果有一天我逃走了,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

    孟琰听后一愣,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自那天后,于子言就时刻留心着纪荀的举止,直到她问自己要血画符,于子言才渐渐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不得不说耿裕民确实很聪明,他为了给纪荀打掩护,让那个降头师同时对锦阳的许多孩子下手,这样就可以营造出一种无差别害人的假象,让人以为小艾中降头,只是巧合。

    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许多巧合,如果没有之前发现血瓶的时,于子言就算再聪明,都不可能猜到耿裕民的真正目的。

    所以于子言给纪荀的血,还是于子彤的血,他想,耿裕民之所以让纪荀把他们两个阳间阴司的血都弄到手,肯定是因为要挑选,他不确定哪一个人的血才是他想要的,换个说法就是,他不确定两人之间谁的血拥有最纯的灵力。

    于子言和于子彤之间,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都是前者较强,所以理所应当就是前者的血拥有最纯的灵力,但耿裕民却不信这所谓的‘应该’,他那么谨慎,肯定是要这血有极大的用处。

    于子言知道,如果这次耿裕民没有得逞,那他就会再次出手,只要他肯出招,自己才有希望抓住他。

    只是于子言没想到,那个老东西出的招竟会那么阴损,不过也亏了他的阴损,于子言才想起了自己十二岁时发生的事。

    在看到手机里的视频后,于子言就渐渐想起了一切,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更想起了耿裕民这个人,他当时之所以失忆,就是因为他受了很大的刺激。

    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放干血,一个干瘦的身影贪婪的吸食着那充满灵力的血,他也看到一个丑陋的东西对母亲行苟且之事,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畜生的名字,但他记得那畜生带走了他母亲的魂魄。

    洛婉所查到的真相,根本就不是什么真相,只是一个比较美好的真相。

    于子言用了整整三天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每天看着耿裕民发来的视频,前所未有的恨意几乎要把他吞没,让他失去理智。

    物极必反的道理,于子言懂,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恨意趋势,就会失去理智,坠入人们所谓的‘魔道’,从救世沦为灭世。

    第四天的时候,他终于让自己完全冷静了下来,他发誓要不顾一切的把耿裕民抓回十八层地狱,不止是为了他自己的仇,更是因为那些无辜的生命。

    所以他发出了这几天以来的第一条短信,约耿裕民见面。

    但那老东西很聪明,他不想让任何人跟着于子言,因为他现在太虚弱了,如果没有那灵力充沛的血,他会疯掉,会生不如死。

    于子言一直按照他说的做,甩掉了周奇,甩掉了警察,在下车之前,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那个出租车司机身上,他威胁那个憨厚的中年人,让他在自己下车后报警,然后带警察来。

    听着嘹亮的警笛声,于子言终于笑了,他知道自己的人品还是换来了回报,那个出租车司机没有计较他威胁的口气。

    就在警笛声传来的时候,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耿裕民推开了,他终究还只是个凡夫俗子,就像纪荀曾说过的。

    ‘就好像面对自己的仇人,无论是身处什么样的情况,都会失去理智一样。’

    他不能杀了耿裕民,因为他不能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血,他的手是用来救人的,不是杀人的,他只能把罪人送到它该去的地方,让正道来惩罚它。

    但面对仇人,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对着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一拳一拳的砸了下去,这次不为别人,只为了他的父亲…和母亲。

    不过好在纪荀等人是赶在警察之前到的,他们来的时候,耿裕民已经被揍得奄奄一息了,同样的,于子言也虚脱了,几人七手八脚的把于子言从耿裕民的身上扶起,检查着他身上的伤。

    “小言…”

    听到这温柔的一声轻唤,众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那个纯白的灵魂。

    她站了起来,缓缓的向于子言走来,端庄温婉的她是那么的美,就像是一道鲜活的阳光,正一步步向于子言走来。

    如果没有那条讨厌的锁链,如果没有金属摩擦所发出的刺耳声音,应该会更好啊。

    当她向于子言走来的时候,人们自觉的让到了一边,她附身蹲下,冰凉的手贴在于子言的脸颊,想要感受的温度,可她太虚弱了,已经无法触碰任何实体。

    于子言垂下了头,不敢看她“对不起…我没有……”

    “你做的很好”女人笑了笑“能有你这么了不起的儿子,我很自豪。”

    于子言摇了摇头,一直喃喃着那三个字。

    “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这些年吃了那么多苦,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保护好你,不过…”女人笑着看向一边的众人“看到你交到了这么多朋友,我很开心。”

    于子言的身子剧烈颤抖,他的头没有抬起,豆大的水滴落在地上,稍纵即逝。

    女人想要接住那些水滴,可那些水滴却只能穿过她的手掌,重重的砸在地上。

    “不要走”于子言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虚弱,他终于抬起了头,祈求的看着女人“不要走,可不可以…不要走…妈…”

    “……”女人没有说话,她是多么想要答应儿子,可她的身体…已经太虚弱了。

    “小言,你不要这样”女人抬手‘摸’着于子言的头,柔声说

    “我会一直陪着你,就算你看不到,但我会一直陪着你,起风的时候,就是我在…”

    “你只会说这些好听的话!”于子言嘶声怒吼,然后又突然泄了气,无力的靠在墙上,喃喃自语。

    “从小你就告诉我要爱所有人,从小你就让我…以善待人,从小我就一直看着你和父亲做善事,救人,可你们都死的那么惨,都说好人有好报,你们得到了什么?到头来连轮回的权利都没有。”

    “我们的好报就是你活了下来,不是吗?”

    闻言,于子言身子一震,不再说话。

    见儿子终于安静了下来,女人站起了身,来到了窗边,她说

    “能在阳光下消失,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小言,你不是也这么想吗?”

    于子言深吸一口气,扶着墙站了起来,他迈着时深时浅的步伐来到了女人身边,沾满血污的手抓住脏兮兮的窗帘,他的手缓缓收紧,直到骨节发白,开始颤抖。

    “哗!”

    没有了窗帘的阻挡,金黄的阳光争先恐后的照了进来,虽然没有太多的温度,但却很明亮。

    “好好照顾自己…”

    在夕阳的余晖中,女人化为了明亮的光点,萦绕在于子言的身边,久久不散。

    十几天前的泽普县。

    “这是什么?”孟琰拿着一个贴着符纸的精致小瓶子来到于子言面前,里面的猩红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在有限的空间里来回晃动,有一种妖冶的美感。

    于子言接过瓶子,在看到瓶子上贴的符纸时,他微微皱起了眉,问“你从哪里捡到的?”

    “什么捡?”孟琰翻了个白眼“我回去收拾纪荀和霍老板的东西,这是从纪荀房间里找到的。”

    “纪荀的房间?”于子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把瓶子交给孟琰,说“把东西放回原来的地方,馆长和纪荀的东西你先别收拾。”

    “什么意思?这…该不会真是血吧?”

    说着孟琰就要揭开上面的符纸,却被于子言制止了,他说

    “这里面确实是血,而且还是人血,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确切解释出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自己也还没搞清楚,但你放心,我保证我们没有做非法卖血的勾当。”

    孟琰沉思了一会儿,把那个精致的小血瓶交给于子言,沉声道“我可以暂时相信你,但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行动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下。”

    “可以”于子言顿了顿“如果有一天我逃走了,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我。”

    孟琰听后一愣,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自那天后,于子言就时刻留心着纪荀的举止,直到她问自己要血画符,于子言才渐渐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不得不说耿裕民确实很聪明,他为了给纪荀打掩护,让那个降头师同时对锦阳的许多孩子下手,这样就可以营造出一种无差别害人的假象,让人以为小艾中降头,只是巧合。

    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许多巧合,如果没有之前发现血瓶的时,于子言就算再聪明,都不可能猜到耿裕民的真正目的。

    所以于子言给纪荀的血,还是于子彤的血,他想,耿裕民之所以让纪荀把他们两个阳间阴司的血都弄到手,肯定是因为要挑选,他不确定哪一个人的血才是他想要的,换个说法就是,他不确定两人之间谁的血拥有最纯的灵力。

    于子言和于子彤之间,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都是前者较强,所以理所应当就是前者的血拥有最纯的灵力,但耿裕民却不信这所谓的‘应该’,他那么谨慎,肯定是要这血有极大的用处。

    于子言知道,如果这次耿裕民没有得逞,那他就会再次出手,只要他肯出招,自己才有希望抓住他。

    只是于子言没想到,那个老东西出的招竟会那么阴损,不过也亏了他的阴损,于子言才想起了自己十二岁时发生的事。

    在看到手机里的视频后,于子言就渐渐想起了一切,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更想起了耿裕民这个人,他当时之所以失忆,就是因为他受了很大的刺激。

    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放干血,一个干瘦的身影贪婪的吸食着那充满灵力的血,他也看到一个丑陋的东西对母亲行苟且之事,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畜生的名字,但他记得那畜生带走了他母亲的魂魄。

    洛婉所查到的真相,根本就不是什么真相,只是一个比较美好的真相。

    于子言用了整整三天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每天看着耿裕民发来的视频,前所未有的恨意几乎要把他吞没,让他失去理智。

    物极必反的道理,于子言懂,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恨意趋势,就会失去理智,坠入人们所谓的‘魔道’,从救世沦为灭世。

    第四天的时候,他终于让自己完全冷静了下来,他发誓要不顾一切的把耿裕民抓回十八层地狱,不止是为了他自己的仇,更是因为那些无辜的生命。

    所以他发出了这几天以来的第一条短信,约耿裕民见面。

    但那老东西很聪明,他不想让任何人跟着于子言,因为他现在太虚弱了,如果没有那灵力充沛的血,他会疯掉,会生不如死。

    于子言一直按照他说的做,甩掉了周奇,甩掉了警察,在下车之前,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那个出租车司机身上,他威胁那个憨厚的中年人,让他在自己下车后报警,然后带警察来。

    听着嘹亮的警笛声,于子言终于笑了,他知道自己的人品还是换来了回报,那个出租车司机没有计较他威胁的口气。

    就在警笛声传来的时候,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耿裕民推开了,他终究还只是个凡夫俗子,就像纪荀曾说过的。

    ‘就好像面对自己的仇人,无论是身处什么样的情况,都会失去理智一样。’

    他不能杀了耿裕民,因为他不能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血,他的手是用来救人的,不是杀人的,他只能把罪人送到它该去的地方,让正道来惩罚它。

    但面对仇人,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对着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一拳一拳的砸了下去,这次不为别人,只为了他的父亲…和母亲。

    不过好在纪荀等人是赶在警察之前到的,他们来的时候,耿裕民已经被揍得奄奄一息了,同样的,于子言也虚脱了,几人七手八脚的把于子言从耿裕民的身上扶起,检查着他身上的伤。

    “小言…”

    听到这温柔的一声轻唤,众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那个纯白的灵魂。

    她站了起来,缓缓的向于子言走来,端庄温婉的她是那么的美,就像是一道鲜活的阳光,正一步步向于子言走来。

    如果没有那条讨厌的锁链,如果没有金属摩擦所发出的刺耳声音,应该会更好啊。

    当她向于子言走来的时候,人们自觉的让到了一边,她附身蹲下,冰凉的手贴在于子言的脸颊,想要感受的温度,可她太虚弱了,已经无法触碰任何实体。

    于子言垂下了头,不敢看她“对不起…我没有……”

    “你做的很好”女人笑了笑“能有你这么了不起的儿子,我很自豪。”

    于子言摇了摇头,一直喃喃着那三个字。

    “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这些年吃了那么多苦,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保护好你,不过…”女人笑着看向一边的众人“看到你交到了这么多朋友,我很开心。”

    于子言的身子剧烈颤抖,他的头没有抬起,豆大的水滴落在地上,稍纵即逝。

    女人想要接住那些水滴,可那些水滴却只能穿过她的手掌,重重的砸在地上。

    “不要走”于子言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虚弱,他终于抬起了头,祈求的看着女人“不要走,可不可以…不要走…妈…”

    “……”女人没有说话,她是多么想要答应儿子,可她的身体…已经太虚弱了。

    “小言,你不要这样”女人抬手‘摸’着于子言的头,柔声说

    “我会一直陪着你,就算你看不到,但我会一直陪着你,起风的时候,就是我在…”

    “你只会说这些好听的话!”于子言嘶声怒吼,然后又突然泄了气,无力的靠在墙上,喃喃自语。

    “从小你就告诉我要爱所有人,从小你就让我…以善待人,从小我就一直看着你和父亲做善事,救人,可你们都死的那么惨,都说好人有好报,你们得到了什么?到头来连轮回的权利都没有。”

    “我们的好报就是你活了下来,不是吗?”

    闻言,于子言身子一震,不再说话。

    见儿子终于安静了下来,女人站起了身,来到了窗边,她说

    “能在阳光下消失,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小言,你不是也这么想吗?”

    于子言深吸一口气,扶着墙站了起来,他迈着时深时浅的步伐来到了女人身边,沾满血污的手抓住脏兮兮的窗帘,他的手缓缓收紧,直到骨节发白,开始颤抖。

    “哗!”

    没有了窗帘的阻挡,金黄的阳光争先恐后的照了进来,虽然没有太多的温度,但却很明亮。

    “好好照顾自己…”

    在夕阳的余晖中,女人化为了明亮的光点,萦绕在于子言的身边,久久不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