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零二章诛心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于子言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有些重影,他看不清,等到视觉恢复后,他的痛感也回归了,除了旧伤外,他的头也很疼,尤其是太阳穴,就像是有人在拿针一下一下的扎一样,疼的钻心。

    “小言…你怎么样?”

    温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于子言耳中,虽然不是很真切,但让他清醒了许多,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再睁开之时,重影消失了,他这才得以看清眼前的画面。

    屋子里的窗帘禁闭着,唯一的光源只有茶几上的小台灯,借着这昏暗的灯光,于子言看到了一个浑身被斗篷遮盖的人,在那人的旁边,坐着一个温婉端庄的女人,螓首蛾眉,双眸似水,她真的很美,只不过脸色惨白,没有一起血色。

    看着这个女人,于子言的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笑意,他想,如果没有脖子上那条刺眼的铁链,画面一定会更美。

    “小言,你醒了”女人的眼角微微眯起,她在笑“你长大了,比小时候更帅了。”

    “那是当然,阴司大人是人中龙凤,相貌自然也是一等一的。”

    干哑难听的声音破坏了这温馨的一幕,让于子言的笑僵在了脸上。

    半晌后,于子言看向他,嘴角勾起了一个轻蔑的弧度,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是只敢躲在一块黑布后面使坏,耿裕民,你的脸真的和你很配。”

    “你终于想起我了?”

    “你那张恶心的脸,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阴司大人现在只会耍嘴皮子了?恨我,就杀了我阿!”说着耿裕民拽了拽手中的铁链,旁边的女人顿时身子一缩,姣好的面容因痛苦而挤在了一起。

    于子言看在眼里,却没有再表现出任何的愤怒和哀伤,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耿裕民,冷冷道

    “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这次你可逃不了了,就算躲在那块黑布后面也没用。”

    “警察没办法拿我怎么样的。”说着耿裕民又扯了扯链子“有哪一条法律是说不能虐待阴魂的吗?嗯?如果是因为之前的事…你有证据证明人我做的吗?”

    “你可以试试,看我有没有办法让警察定你的罪”于子言靠在沙发上,笑了笑“今天来着,我就没有打算活着离开,耿裕民,我和你不一样,我死后会成为阴司,你死后等待着你的只有十八层地狱和永世不得超生,很开心你能成为我第一个拘的魂。”

    耿裕民明显一愣,随后镇定了下来“他们抓不住我的。”

    “是嘛,你看起来很自信,其实早就着急了吧,再造杀戮你就会引来天谴,到时候可就只能等着灰飞烟灭了。”

    “你…”耿裕民身子下意识的前倾,想要把眼前那个笑眯眯的人掐死,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正中了对方的下怀,所以缩回了身子,一把扯过了身边的女人。

    随着他这个东西,黑色的斗篷滑落了,一张扭曲的脸暴露在了空气中,他没有头发,没有眉毛,没有眼皮,更没有嘴唇,原本应该被皮肤包裹的地方裸露在外,就像是骷髅上包了一层薄薄的皮,五官仍然在,却不是该有的样子。

    这就是耿裕民,这就是摧残了那么多无辜生命的畜生!

    “果然是你!”于子言的脸部因为愤怒与憎恨微微抽动,但只是一瞬间,他就压制住了心里阴暗的情绪,他不能让幻境中的那一幕重现。

    “愤怒吧,别压抑!”耿裕民放声大笑“你知道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他被我放干了血,一滴不剩,于家长子的血味道真的很美啊,还有那充沛的灵力…哈哈哈,不过他还是没有你身体里的灵力强大,于子言,你身体里的血才是我最想要的。”

    于子言闭上眼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女人因为忆起往事而痛苦不堪的脸,他告诉自己不要愤怒,不要恨,只要等着警察来就好。

    耿裕民见于子言还是无动于衷,就扯着那女人来到了他身边,嘴贴着他的耳边幽幽道

    “你知道你身体里的灵力为什么那么强大吗?因为你有个灵魂至纯的母亲,啧啧啧,那味道真的是太美妙了,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叫声,每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可惜我没有生育能力,不然…”

    “闭嘴!”于子言一把将耿裕民摁在了地上,他的双目赤红,牙关紧咬,胸膛剧烈起伏着,愤怒…憎恨,已经快要把他吞没了。

    耿裕民痴迷的看着于子言因愤怒而渐渐扭曲的脸,喃喃道

    “对…就是这样,和我一起成魔!一起杀戮吧!就算你为了救更多的人委曲求全有什么用?他们不知道,你曾救过很多人吧,但只要你杀了人,就算是一个!他们就不会再记得你之前的付出了,不信?试试啊,杀了我,我愿意成为那个让你看清这个世界的人!”

    “杀了你,我的灵力就会不再纯,那样你就可以拉拢我了,是吗?到时候你就可以拥有一个永远不会枯竭的血源,我说的对不对?”于子言站起身走到窗边,伸手就要去拉开窗帘。

    “不要!”

    耿裕民发了疯似得扑过来,一缕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焦红一片,疼的他缩到了一边。

    “你已经变得不人不鬼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于子言就要将窗帘全部打开,他知道那样会让自己的母亲灰飞烟灭,可如果能让母亲消失在她最爱的阳光里,应该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不要!你个疯子!”耿裕民不管不顾的冲过来,把于子言撞到了一边。

    这巨大的冲击让于子言的旧伤发了疯的开始叫嚣,肋骨的剧痛让他眼前阵阵发黑,他用手撑着身子想站起来,却因为用力过猛撕裂了手臂上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猩红的血液渗出绷带,浸湿了他的衣袖。

    感觉到手臂的湿濡,于子言暗道一声‘不好’,却已经来不及补救了,几乎是第一时间,耿裕民就如饿狼一般扑了过来,抓住他受伤的胳膊就要下嘴去咬。

    于子言想反抗,可身上的剧痛已经让他没有了力气,他自认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却没想到坏在了一个小小的伤口上。

    是的,计划,一个误打误撞的计划,一个从纪荀把血瓶交出去时就开始的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