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一百零一章发狂的于子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出租车司机显然被吓得够呛,于子言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关门,他就一踩油门溜没影了,于子言被飞扬的尘土呛得连连咳嗽,这么一来就牵动了还没怎么好利索的肋骨,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这样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吸进去不少土。

    于子言苦笑“报应来的可真快,不就吓唬了司机一下嘛,这…咳咳,咳咳咳…”

    站在原地缓了一会儿后,于子言直起身向那平地上唯一的小楼走去,还没走几步,就有一个小矮个儿迎面而来,笑眯眯的恭敬道

    “呦,阴司大人您终于来了,耿老板已经备好了茶水,就等您了。”

    于子言低头看了一眼矮个儿,淡淡道“那就前面带路吧。”

    “好,好”矮个儿走在前面,似是照顾于子言似得放慢脚步“大人,需要小的扶着您些吗?”

    “那倒不用,我怕自己一不小心把你的脖子拧断了,到时候可就跟耿老板说不清了。”

    说话时,于子言神色轻松,似乎是在跟朋友开玩笑,可这话听在矮个儿耳朵里,却是如同利刃在喉,就好像于子言已经把手放在了他的脖子上一样。

    在此之后,矮个儿再不敢和于子言贸然搭话,‘阳间阴司’这四个字,可不是叫着威风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这头骆驼还没死。

    小楼很简陋,到处都接着蜘蛛网,原本只能勉强两人通过的楼梯每隔几层就站着个黑衣人,他们背着手,带着墨镜,一副保镖的样子,不过其中一人脚上露出的花袜子出卖了他们所有人,于子言不禁失笑,想着这耿裕民到底是哪里找来的这些活宝。

    听到于子言的笑声,矮个儿的身影顿时一僵,却没敢回头,继续往前走。

    “既然这么怕我,为什么还找我来?”于子言沉声问。

    “这…”矮个儿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这您还是问耿老板吧,我们也只是奉命引路。”

    闻言,于子言没再说话,想着这耿裕民大概是因为某件事被逼急了,所以才出此下策,至于是因为什么事,他暂时还不确定,可能是某些外来力量的逼迫,也可能是因为…血。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矮个儿走到门口时,就自觉的站到了一边,做了个请的姿势。

    于子言抬脚走进去,身后的门随即被关上,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屋里的全貌,一声金属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就撞入了他的耳中,随后而来的是虚弱却温柔的声音。

    “小言?你是…小言?”

    一股猛烈的眩晕感传来,让于子言险些站立不稳,他的胸口剧烈起伏,就像是一个哮喘患者,但他并没有去看那可怜的阴魂,而是径直往前走,坐到了沙发上。

    “啪啪啪…”

    手掌相撞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于子言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目不转睛的看着茶几上的水杯。

    “听说玄家为了培养你这个人才,煞费苦心,给你进行过各种残酷的训练,原本我还不信,不过今日一见,看来是确有此事。”

    随着这干哑难听的声音,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来到了于子言面前,他俯身坐下,端起茶杯吸溜了一口,幽幽道“初次见面,阴司大人,我就是你一直在找的耿裕民。”

    “你怎么证明你就是耿裕民?”于子言的双眼微眯,想看清斗篷里的脸,可光线实在太暗,他看不清,又仿佛面前坐着的人根本就没有脸。

    斗篷中的人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沉思,过了半晌后,他缓缓开口“其实我是不是耿裕民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来不就是…”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于子言冷冷一笑“我今天来并不是和你做交易的。”

    闻言耿裕民明显一愣“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杀你!”

    于子言真的是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一秒了,所以话音刚落,他就猛然暴起,踩着茶几直接跳到了耿裕民的身边,一手抽出腰后的乌木短刀,一手扯掉了那黑色的斗篷。

    利刃贴近皮肤的同时,于子言也看清了‘耿裕民’的样子。

    居然…是王毅!

    “怎么是你?”于子言面露惊讶,他有想过这根本不是耿裕民,却也没想到这是王毅。

    “重伤未愈之下还能有如此伸手,实在令人佩服啊!”

    跟刚才一样干哑难听的声音自屋子的另一角传出,于子言知道,那是那个阴魂…他母亲所在的方向。

    此时守在外面的黑衣人已经冲了进来,他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看着有些滑稽,但于子言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站在原地,始终没有动,也没有向刚才发出声音的方向走。

    因为…他不敢,不敢再看到那个阴魂的样子,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只为抓住耿裕民,其他的一概不论!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抓住耿裕民,送他去十八层地狱!

    “还真是狠心呐!”

    铁链“哗啦啦”的作响,于子言的手不住的颤抖,下一刻,一股白色的劲风自他眼前刮过,然后就是金属剧烈碰撞的声音,他看到墙被砸出了一个大洞,一个惨白的身影匍匐在砖块之上…微微颤抖。

    于子言倒吸一口冷气,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住手…”

    “住手?现在才知道要喊停吗?哈哈哈…”

    伴随着这让人抓心挠肝的笑声,铁链再次被拉动,那个惨白的身影被拽的东倒西撞,就像一块破布一样。

    “砰,砰”的声音撞击着于子言的心脏,身体里的力量因为巨大的悲切与愤怒四处冲撞,他想压制,可越是压制那力量就越是暴涨,他的手不自觉的用力,被他捏着脖子的人痛苦的张着嘴,想要吸取更多的氧气。

    王毅拼命的挣扎着,四肢用力捶打着于子言的身体,可于子言丝毫不为所动,他就像是一只鸡仔似得被于子言提在手中。

    “咔嚓”一声,王毅的脖子终于被于子言捏断了,森白的骨头从脖侧刺出,炙热的血液喷涌而出,溅了于子言一脸,他的眼中布满了骇人的杀气,像是丢垃圾一样把王毅的尸体扔在一边,然后抬脚向‘耿裕民’走去。

    他不知道这个‘耿裕民’是不是真的‘耿裕民’,他只知道要杀了这个人,杀了他!杀了他!

    “啊!”

    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于子言冲到了‘耿裕民’的面前,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高高举起,随着这个动作,罩着他头的斗篷滑落,一张俏丽的脸出现在了他眼前。

    是…纪荀!

    “小言…小言醒醒!醒醒啊!小言!”

    虚弱却温柔的声音回荡在于子言的耳边,让他瞬间头疼欲裂,他松开了手,抱着自己的身子缩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身体,一声声低吼从他嘴中传出,令闻者心惊。

    “小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阴魂看着痛苦不堪的于子言,心痛至极,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此时的屋子完好如初,墙上没有洞,那个阴魂自始至终都被关在笼子里,只有于子言痛苦的嘶吼着,沉浸在幻境之中无法自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