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九章差一点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昏暗的楼梯间,站着一男一女,他们就这么站着,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更有些诡异。

    突然,一道幽蓝的光打在了女人的脸上,她的神情无比我幽怨,而且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最重要的是光打在她的脸上,背后的墙上居然…没有影子!

    “啧…”纪荀烦躁的在原地打转,手机的屏幕一会儿亮起,一会儿又熄灭的,如果现在有人路过看到这一幕,怕是会直接吓出心脏病,说不定还得直接送去神经…哦不,精神科。

    拿着周奇的手机,纪荀心里紧张得很,毕竟于子彤气场太强,而且还是个与她哥同等级的毒舌加腹黑,纪荀知道跟她做交易铁定得吃亏,要不是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愿意跟那女人打交道。

    可…周奇看起来怎么好像比她还要紧张?

    “怎么了吗?”纪荀疑惑的问。

    “没…没事。”周奇神色闪躲,避开了她投来的目光。

    就在这时,周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纪荀本来是想还给他,让他先接电话的,结果电话却自己接通了,还是免提。

    “你就是阿奇新交的女朋友?”

    空灵的女生自电话传出,纪荀一愣,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见周奇走过来要接电话,飘身躲过,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对电话说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有人可以跟我抢阿奇!没有人!阿奇,你…你是我一个人的,对不对?没有人是比我更爱你的,我才是最爱你的!我为了和你在一起连……”

    “死都死了,赶紧消停点吧,你再打骚扰电话,我就找道士收了你!”说罢,纪荀就要挂电话,却怎么也挂不了,她听的心烦,就直接把手机放在一边不管了。

    纪荀脑中灵光一闪,问“周奇,你瞒着我的该不会就是这事吧?”

    “……”周奇犹豫的点点头,然后说“lima她…她其实也没对我做过什么。”

    纪荀翻了个白眼“周大少爷,等她真对你做什么就迟了,这事你有什么好瞒的,直接说不就得了?”

    “我看你这几天心事重重的,不想给你添麻烦,而且…”

    “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你开不了口,是吧?”纪荀叹了口气,接过话头“人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这是活要面子不怕死。”

    “lima她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她说…只是想临走之前看我一眼。”

    “它已经成煞了,说明它有怨气,现在如果不是你们离得比较远,你就出事了你知道吗?”纪荀抓狂,为周奇的温柔抓狂。

    不过也确实,他一直都是个普通人,与之相处的也是普通人,对于一个爱了自己那么久,而且因为自己一时冲动丧命的女人,他是没办法把这个女人和害人的阴煞联系在一起的。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纪荀的缘故,他会潜意识里觉得阴魂并不全是害人的。

    关于阴魂与阴煞这一学术性的问题,纪荀并没有给周奇详细说明,这毕竟是专业知识。

    “这样吧,你要是实在不忍心想去,就等几天,反正赶在头七之前去就可以,我这几天有事,等我解决了…”

    纪荀的话戛然而止,她突然想起个问题,于子言这次的事…她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小荀?”周奇见她一直不说话,轻轻叫了一声。

    “哦,没事”纪荀笑了笑“你要是实在不忍心,想去见最后一面,就带上馆长一起,上次你家那时老头也出力不少,如果你那个前女…朋友真没什么歹心,就当带着老头出国旅游了,怎么样?”

    “你呢?”周奇眼中满是关切“你这几天心事重重的,是出什么事了吗?”

    看着周奇关切的目光,纪荀心中一暖,如果不是于子言的事太棘手,她真想跟着周大帅哥去国外转转,顺便培养培养感情什么的……

    等那个lima没声后,纪荀给于子彤打过去了电话,有了这个小插曲,她倒也没原先那么的紧张了。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声音于子彤应该是刚睡着,不过幸好她没有起床气,只是随便发了几句牢骚,就问纪荀打电话什么事。

    听完整个经过后,于子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你还没告诉他你知道这事吧?”

    “嗯,我还什么都没做,你有什么想法了吗?”

    于子彤‘嘿嘿’奸笑了两声,对纪荀说

    “于子言可没叫我帮忙,所以这个人情嘛…”

    纪荀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接过话头“我替他还,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现在就去做,就算让我现在拜你为师都行!”

    “拜我为师?你这丫头还真是…搞得是我处心积虑想收你似得,这我不急,以后你一定会哭着喊着拜我为师的。”于子彤笑了笑,似是胸有成竹。

    纪荀听后不禁吐槽,她是绝对不会拜这个女魔头为师的,这货两句离不开调侃,三句不离损话,一个于子言她还可以勉强消受,要是再来个于子彤,她这辈子怕是都得在资产阶级的欺压中度日,永远无法翻身了。

    心里吐槽了一会儿后,纪荀舒坦了不少,问于子彤“人情这事咱们可以秋后算账,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趟?”

    “你倒是挺心急的,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皇上不急太监急?”于子彤顿了顿,那边就传来一阵凌乱的声音,应该是在穿衣服。

    不一会儿,开门关门的声音就传来了,纪荀听后一喜,于子彤说“你等着吧,我大概明天中午会到,到时候我们再合计怎么弄。”

    “好,到了打这个电话,我去接你。”

    于子彤笑了笑,貌似心情不错。

    挂断电话后,纪荀就有些后悔了,她好像应该先问问于子彤打算让她怎么还人情,毕竟这腹黑女这次答应的太快,而且还是一副尽心尽力帮忙的样子,纪荀怎么都觉得这个‘秋后算账’的帐,自己会亏本。

    不过为了于子言,她也就不计较这么多了,毕竟人家救了他这么多次,为了他的事,纪荀觉得就算给于子彤当牛做马一辈子都是值的。

    “你…会有危险吗?”周奇小心翼翼的问。

    纪荀再次心中一暖,笑着摇了摇头“不会。”

    “那个…我…我其实”周奇看着纪荀,眼波流转,他们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彼此,纪荀顿感心猿意马,甚至感觉自己那三长两短的心跳都加快了。

    “你…其实什么?”纪荀有些小期待,不谦虚的说,她大概可以猜到周奇想说什么。

    “小荀,我…自从…”

    周奇刚说了这几个字,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还没等他去接,就有一个尖锐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纪荀一把抢过手机,想直接摔了,可又想起于子彤还指着这手机联络,所以就没舍得,飘身来到窗边,小心翼翼的把手机放在了窗户外面。

    做好这一切后,纪荀回到了周奇身边,眨巴着那双不算大的眼睛,做娇羞扭捏状“自从什么,你说吧!”

    “哈哈哈哈,你…你真是太可爱了”周奇笑着抬起大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柔声道“等我回来,再请你吃饭。”

    纪荀一听,心里就沉了沉,她见电视上那主角只要一这么说,那这一去八成就得出事,等重聚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她自己还有事要做,那是对于她来说,比什么都要重要的事。

    昏暗的楼梯间,站着一男一女,他们就这么站着,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压抑,更有些诡异。

    突然,一道幽蓝的光打在了女人的脸上,她的神情无比我幽怨,而且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最重要的是光打在她的脸上,背后的墙上居然…没有影子!

    “啧…”纪荀烦躁的在原地打转,手机的屏幕一会儿亮起,一会儿又熄灭的,如果现在有人路过看到这一幕,怕是会直接吓出心脏病,说不定还得直接送去神经…哦不,精神科。

    拿着周奇的手机,纪荀心里紧张得很,毕竟于子彤气场太强,而且还是个与她哥同等级的毒舌加腹黑,纪荀知道跟她做交易铁定得吃亏,要不是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愿意跟那女人打交道。

    可…周奇看起来怎么好像比她还要紧张?

    “怎么了吗?”纪荀疑惑的问。

    “没…没事。”周奇神色闪躲,避开了她投来的目光。

    就在这时,周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纪荀本来是想还给他,让他先接电话的,结果电话却自己接通了,还是免提。

    “你就是阿奇新交的女朋友?”

    空灵的女生自电话传出,纪荀一愣,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见周奇走过来要接电话,飘身躲过,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对电话说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有人可以跟我抢阿奇!没有人!阿奇,你…你是我一个人的,对不对?没有人是比我更爱你的,我才是最爱你的!我为了和你在一起连……”

    “死都死了,赶紧消停点吧,你再打骚扰电话,我就找道士收了你!”说罢,纪荀就要挂电话,却怎么也挂不了,她听的心烦,就直接把手机放在一边不管了。

    纪荀脑中灵光一闪,问“周奇,你瞒着我的该不会就是这事吧?”

    “……”周奇犹豫的点点头,然后说“lima她…她其实也没对我做过什么。”

    纪荀翻了个白眼“周大少爷,等她真对你做什么就迟了,这事你有什么好瞒的,直接说不就得了?”

    “我看你这几天心事重重的,不想给你添麻烦,而且…”

    “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你开不了口,是吧?”纪荀叹了口气,接过话头“人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这是活要面子不怕死。”

    “lima她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她说…只是想临走之前看我一眼。”

    “它已经成煞了,说明它有怨气,现在如果不是你们离得比较远,你就出事了你知道吗?”纪荀抓狂,为周奇的温柔抓狂。

    不过也确实,他一直都是个普通人,与之相处的也是普通人,对于一个爱了自己那么久,而且因为自己一时冲动丧命的女人,他是没办法把这个女人和害人的阴煞联系在一起的。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纪荀的缘故,他会潜意识里觉得阴魂并不全是害人的。

    关于阴魂与阴煞这一学术性的问题,纪荀并没有给周奇详细说明,这毕竟是专业知识。

    “这样吧,你要是实在不忍心想去,就等几天,反正赶在头七之前去就可以,我这几天有事,等我解决了…”

    纪荀的话戛然而止,她突然想起个问题,于子言这次的事…她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小荀?”周奇见她一直不说话,轻轻叫了一声。

    “哦,没事”纪荀笑了笑“你要是实在不忍心,想去见最后一面,就带上馆长一起,上次你家那时老头也出力不少,如果你那个前女…朋友真没什么歹心,就当带着老头出国旅游了,怎么样?”

    “你呢?”周奇眼中满是关切“你这几天心事重重的,是出什么事了吗?”

    看着周奇关切的目光,纪荀心中一暖,如果不是于子言的事太棘手,她真想跟着周大帅哥去国外转转,顺便培养培养感情什么的……

    等那个lima没声后,纪荀给于子彤打过去了电话,有了这个小插曲,她倒也没原先那么的紧张了。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声音于子彤应该是刚睡着,不过幸好她没有起床气,只是随便发了几句牢骚,就问纪荀打电话什么事。

    听完整个经过后,于子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你还没告诉他你知道这事吧?”

    “嗯,我还什么都没做,你有什么想法了吗?”

    于子彤‘嘿嘿’奸笑了两声,对纪荀说

    “于子言可没叫我帮忙,所以这个人情嘛…”

    纪荀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接过话头“我替他还,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现在就去做,就算让我现在拜你为师都行!”

    “拜我为师?你这丫头还真是…搞得是我处心积虑想收你似得,这我不急,以后你一定会哭着喊着拜我为师的。”于子彤笑了笑,似是胸有成竹。

    纪荀听后不禁吐槽,她是绝对不会拜这个女魔头为师的,这货两句离不开调侃,三句不离损话,一个于子言她还可以勉强消受,要是再来个于子彤,她这辈子怕是都得在资产阶级的欺压中度日,永远无法翻身了。

    心里吐槽了一会儿后,纪荀舒坦了不少,问于子彤“人情这事咱们可以秋后算账,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趟?”

    “你倒是挺心急的,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皇上不急太监急?”于子彤顿了顿,那边就传来一阵凌乱的声音,应该是在穿衣服。

    不一会儿,开门关门的声音就传来了,纪荀听后一喜,于子彤说“你等着吧,我大概明天中午会到,到时候我们再合计怎么弄。”

    “好,到了打这个电话,我去接你。”

    于子彤笑了笑,貌似心情不错。

    挂断电话后,纪荀就有些后悔了,她好像应该先问问于子彤打算让她怎么还人情,毕竟这腹黑女这次答应的太快,而且还是一副尽心尽力帮忙的样子,纪荀怎么都觉得这个‘秋后算账’的帐,自己会亏本。

    不过为了于子言,她也就不计较这么多了,毕竟人家救了他这么多次,为了他的事,纪荀觉得就算给于子彤当牛做马一辈子都是值的。

    “你…会有危险吗?”周奇小心翼翼的问。

    纪荀再次心中一暖,笑着摇了摇头“不会。”

    “那个…我…我其实”周奇看着纪荀,眼波流转,他们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彼此,纪荀顿感心猿意马,甚至感觉自己那三长两短的心跳都加快了。

    “你…其实什么?”纪荀有些小期待,不谦虚的说,她大概可以猜到周奇想说什么。

    “小荀,我…自从…”

    周奇刚说了这几个字,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还没等他去接,就有一个尖锐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纪荀一把抢过手机,想直接摔了,可又想起于子彤还指着这手机联络,所以就没舍得,飘身来到窗边,小心翼翼的把手机放在了窗户外面。

    做好这一切后,纪荀回到了周奇身边,眨巴着那双不算大的眼睛,做娇羞扭捏状“自从什么,你说吧!”

    “哈哈哈哈,你…你真是太可爱了”周奇笑着抬起大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柔声道“等我回来,再请你吃饭。”

    纪荀一听,心里就沉了沉,她见电视上那主角只要一这么说,那这一去八成就得出事,等重聚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她自己还有事要做,那是对于她来说,比什么都要重要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