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八章手机里的秘密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那个手机里的东西并不多,纪荀很快就找到了耿裕民发来的信息,最后一条是刚刚在于子言的病房时发来的,那并不是一段文字,而是视频,事实上耿裕民发来的信息全都是视频,一个女人,哦不,应该说是一个阴魂的视频。

    期间并没有于子言的任何回复,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于子言发出去后就立刻删掉了,显然有些不可能,因为如果于子言怕被人看到的话,就连耿裕民发的都不会留,最起码应该把‘耿裕民’这三个字改一下。

    那就只有另一个可能了,那就是于子言压根就没有发出去!

    这下纪荀就纳闷了,她明明看到于子言在屏幕上点来点去的,分明就是打字,她知道于子言是个口才不错的人,就算气不死诸葛亮吧,也不至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疑惑之下,纪荀点开了第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那个阴魂,被不停的折磨,被像畜生一样用贴满符纸的锁链拴着脖子,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纪荀可以从它扭曲的面容和扭动的身体上看出它的痛苦。

    众所周知,加注在灵魂上的折磨要远比身体上的折磨痛苦百倍,同为阴魂的恐惧让纪荀想停下来,不再继续看,可她的手就是不听使唤,颤抖着无法点击暂停。

    所以她只能看着,看着那个阴魂因惧怕阳光而不停的后退,但阳光却是不断的接近,笼子就那么大,很快它就无路可退了,纪荀看着阳光照射在它的脚上,然后是小腿和手臂,拍视频的人显然不想让它就这么晒死,所以时不时的会拉上窗帘,让它稍作喘息之后继续戏弄。

    纪荀可以感受到那个阴魂的害怕,可它的嘴始终闭着,不愿意发出那撕心裂肺的嘶吼。

    后来纪荀才发现,不是视频没有声音,而是那阴魂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可以听到拉窗帘的声音,可以听到铁链撞击笼子发出的声音,可以听到轻微的摩擦声,却听不到这视频里最该有的声音。

    视频终于结束了,整整一分钟,纪荀颤抖的放下手机,她知道那个阴魂所受的折磨和屈辱根本不止这一分钟,可能是十分钟,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整整一天。

    冷静了一会儿后,纪荀再次拿起手机,点开了第二个视频,因为她想看看于子言都看到了什么,才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第二个视频的开头很平静,那个阴魂只是呆呆的跪坐在地上,长长的铁链拖在地上,让它显得那么瘦弱,那么无助。

    突然,一声响亮的锣声从手机里的传出,因为手机声音小的缘故,纪荀只是抖了抖,但看那阴魂的反应,她可以想象到那锣声之大。

    那个阴魂痛苦的捂着耳朵,它想缩在角落里,可角落里还有它所惧怕的阳光,起初锣声的来源只有一处,可渐渐的,锣声就杂了起来,此起彼伏,它无处可躲,只能死死的捂住耳朵,想要阻止锣声的折磨。

    这次的视频有两分钟,纪荀就这么看了两分钟,阴魂怕锣声,她也怕,可她就是执拗的不愿意放下手机,想要感受这个阴魂的痛苦。

    她大概可以猜到这个阴魂生前应该是于子言认识的人,而且关系匪浅。

    第二个视频结束了,纪荀自虐一般的点开第三个视频,这次她听到了那个阴魂的声音,很温柔,虽然带着颤抖,却难掩对某人的爱。

    它说

    “小言,妈没事。”

    纪荀的脑中‘嗡’的一声,整个身体都僵了起来,手机从她手中滑落,几乎是一瞬间,她的脑中闪过了于子言苍白的脸,还有他眉头紧皱的睡颜,她无法真切体会到于子言看这些视频时的心情,更无法想象他在放下手机后,是以怎么沉重的心情和自己开玩笑的。

    “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也惊醒了纪荀,她看着那个破破烂烂的手机,眼睛瞪得老大,眼中没有任何神采。

    听到了病房里的动静,周奇走了进来,他来到纪荀身边,担心的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见纪荀盯着地上的手机半天不说话,周奇想去捡,却被她厉声阻止了。

    看她的神色和行为实在古怪,周奇搂住了她的肩,也不再问,只是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不多时,一颗晶莹的泪从纪荀的眼角滑出,落在地上变成了小小的一粒珠子,周奇看到后不禁诧异,没想到阴魂竟然也能流出眼泪。

    “原来…我不在的这几天…他……”纪荀深吸一口气,缓缓蹲下身捡起手机,然后向病房外飘去。

    “你去哪?”周奇问。

    “我…去…看看他。”说罢,纪荀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奇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良久后蹲下身捡起了那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入手一片冰凉,凉的直击心底深处。

    再次回到于子言的病房,他依旧是纪荀离开时的样子,睡的很不安稳,呼吸声很重,脸上全是冷汗。

    纪荀把手机塞回枕头下,轻轻推了推他,柔声说“于子言,醒醒…”

    没有任何回应,于子言依旧像是被梦魇住了一样,不安的晃动着头。

    纪荀捂住嘴冷静了好一会儿,才俯下身,在于子言的耳边,柔声说

    “小言,别怕,我在呢。”

    话一出口,于子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稳了。

    纪荀直起身看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的于子言,手不自觉摸上了他的脸,一种名为心疼的东西悄悄的爬上了她的眸子。

    第一条信息来自三天前,这三天里她没心没肺的陪着周敏傻乐呵,在无聊的事情里纠结,而于子言却在这三天里被耿裕民发来的视频所折磨,过着地狱一般的生活。

    纪荀恨耿裕民,恨他能抓住人心最脆弱的地方,恨他的处心积虑,恨他总能躲在阴暗的角落玩弄别人,恨他…用这种方式要挟于子言。

    是的,要挟。

    纪荀终于知道于子言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回复了,不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而是他知道不能回复,因为一旦知道了交换的筹码,他就一定会去做。

    耿裕民这次用的招数这么狠,直接针对于子言,那么他所想交换的一定也不是寻常的东西。

    可是…于子言真的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折磨吗?一天天的看着耿裕民发来的信息,沉浸在自己对自己的谴责之中。

    纪荀不知道如果是她的话会怎么办,还会不顾一切的跟耿裕民做交换吗?就像小艾那次…

    这是两难的选择,不管怎么选择都是错误的,都是痛苦的。

    一双宽厚的手落在纪荀的肩头,她回头去看,是曾野。

    来到天台后,纪荀一直沉默不语,曾野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急着问东问西,而是静静的坐在纪荀的身边,等待着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纪荀问“我该怎么帮他?”

    “你想怎么帮他?或者说,你觉得怎么才算帮他?”

    “我…”纪荀顿了顿“他想救母亲,可是为了更多的人着想,他不能救,我…我想帮他…”

    “你需要人帮忙,老夫可以帮你。”

    “不够,还不够。”纪荀摇头,她知道就凭自己和曾野根本不够,就算再加上馆长都不够,只会给耿裕民更多威胁于子言的筹码。

    看着已经没有了任何主意的纪荀,曾野问“在你认识的人中,谁的本事最大?只要你有了目标,就可以想尽一切去让他帮忙,这个世界不存在无解的难题,只是你找不到症结所在。”

    “最厉害的人…”

    纪荀的脑中出现了一个人,于子彤!

    那个手机里的东西并不多,纪荀很快就找到了耿裕民发来的信息,最后一条是刚刚在于子言的病房时发来的,那并不是一段文字,而是视频,事实上耿裕民发来的信息全都是视频,一个女人,哦不,应该说是一个阴魂的视频。

    期间并没有于子言的任何回复,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于子言发出去后就立刻删掉了,显然有些不可能,因为如果于子言怕被人看到的话,就连耿裕民发的都不会留,最起码应该把‘耿裕民’这三个字改一下。

    那就只有另一个可能了,那就是于子言压根就没有发出去!

    这下纪荀就纳闷了,她明明看到于子言在屏幕上点来点去的,分明就是打字,她知道于子言是个口才不错的人,就算气不死诸葛亮吧,也不至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疑惑之下,纪荀点开了第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那个阴魂,被不停的折磨,被像畜生一样用贴满符纸的锁链拴着脖子,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纪荀可以从它扭曲的面容和扭动的身体上看出它的痛苦。

    众所周知,加注在灵魂上的折磨要远比身体上的折磨痛苦百倍,同为阴魂的恐惧让纪荀想停下来,不再继续看,可她的手就是不听使唤,颤抖着无法点击暂停。

    所以她只能看着,看着那个阴魂因惧怕阳光而不停的后退,但阳光却是不断的接近,笼子就那么大,很快它就无路可退了,纪荀看着阳光照射在它的脚上,然后是小腿和手臂,拍视频的人显然不想让它就这么晒死,所以时不时的会拉上窗帘,让它稍作喘息之后继续戏弄。

    纪荀可以感受到那个阴魂的害怕,可它的嘴始终闭着,不愿意发出那撕心裂肺的嘶吼。

    后来纪荀才发现,不是视频没有声音,而是那阴魂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可以听到拉窗帘的声音,可以听到铁链撞击笼子发出的声音,可以听到轻微的摩擦声,却听不到这视频里最该有的声音。

    视频终于结束了,整整一分钟,纪荀颤抖的放下手机,她知道那个阴魂所受的折磨和屈辱根本不止这一分钟,可能是十分钟,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整整一天。

    冷静了一会儿后,纪荀再次拿起手机,点开了第二个视频,因为她想看看于子言都看到了什么,才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第二个视频的开头很平静,那个阴魂只是呆呆的跪坐在地上,长长的铁链拖在地上,让它显得那么瘦弱,那么无助。

    突然,一声响亮的锣声从手机里的传出,因为手机声音小的缘故,纪荀只是抖了抖,但看那阴魂的反应,她可以想象到那锣声之大。

    那个阴魂痛苦的捂着耳朵,它想缩在角落里,可角落里还有它所惧怕的阳光,起初锣声的来源只有一处,可渐渐的,锣声就杂了起来,此起彼伏,它无处可躲,只能死死的捂住耳朵,想要阻止锣声的折磨。

    这次的视频有两分钟,纪荀就这么看了两分钟,阴魂怕锣声,她也怕,可她就是执拗的不愿意放下手机,想要感受这个阴魂的痛苦。

    她大概可以猜到这个阴魂生前应该是于子言认识的人,而且关系匪浅。

    第二个视频结束了,纪荀自虐一般的点开第三个视频,这次她听到了那个阴魂的声音,很温柔,虽然带着颤抖,却难掩对某人的爱。

    它说

    “小言,妈没事。”

    纪荀的脑中‘嗡’的一声,整个身体都僵了起来,手机从她手中滑落,几乎是一瞬间,她的脑中闪过了于子言苍白的脸,还有他眉头紧皱的睡颜,她无法真切体会到于子言看这些视频时的心情,更无法想象他在放下手机后,是以怎么沉重的心情和自己开玩笑的。

    “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也惊醒了纪荀,她看着那个破破烂烂的手机,眼睛瞪得老大,眼中没有任何神采。

    听到了病房里的动静,周奇走了进来,他来到纪荀身边,担心的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见纪荀盯着地上的手机半天不说话,周奇想去捡,却被她厉声阻止了。

    看她的神色和行为实在古怪,周奇搂住了她的肩,也不再问,只是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不多时,一颗晶莹的泪从纪荀的眼角滑出,落在地上变成了小小的一粒珠子,周奇看到后不禁诧异,没想到阴魂竟然也能流出眼泪。

    “原来…我不在的这几天…他……”纪荀深吸一口气,缓缓蹲下身捡起手机,然后向病房外飘去。

    “你去哪?”周奇问。

    “我…去…看看他。”说罢,纪荀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周奇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良久后蹲下身捡起了那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入手一片冰凉,凉的直击心底深处。

    再次回到于子言的病房,他依旧是纪荀离开时的样子,睡的很不安稳,呼吸声很重,脸上全是冷汗。

    纪荀把手机塞回枕头下,轻轻推了推他,柔声说“于子言,醒醒…”

    没有任何回应,于子言依旧像是被梦魇住了一样,不安的晃动着头。

    纪荀捂住嘴冷静了好一会儿,才俯下身,在于子言的耳边,柔声说

    “小言,别怕,我在呢。”

    话一出口,于子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稳了。

    纪荀直起身看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的于子言,手不自觉摸上了他的脸,一种名为心疼的东西悄悄的爬上了她的眸子。

    第一条信息来自三天前,这三天里她没心没肺的陪着周敏傻乐呵,在无聊的事情里纠结,而于子言却在这三天里被耿裕民发来的视频所折磨,过着地狱一般的生活。

    纪荀恨耿裕民,恨他能抓住人心最脆弱的地方,恨他的处心积虑,恨他总能躲在阴暗的角落玩弄别人,恨他…用这种方式要挟于子言。

    是的,要挟。

    纪荀终于知道于子言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回复了,不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而是他知道不能回复,因为一旦知道了交换的筹码,他就一定会去做。

    耿裕民这次用的招数这么狠,直接针对于子言,那么他所想交换的一定也不是寻常的东西。

    可是…于子言真的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折磨吗?一天天的看着耿裕民发来的信息,沉浸在自己对自己的谴责之中。

    纪荀不知道如果是她的话会怎么办,还会不顾一切的跟耿裕民做交换吗?就像小艾那次…

    这是两难的选择,不管怎么选择都是错误的,都是痛苦的。

    一双宽厚的手落在纪荀的肩头,她回头去看,是曾野。

    来到天台后,纪荀一直沉默不语,曾野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急着问东问西,而是静静的坐在纪荀的身边,等待着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纪荀问“我该怎么帮他?”

    “你想怎么帮他?或者说,你觉得怎么才算帮他?”

    “我…”纪荀顿了顿“他想救母亲,可是为了更多的人着想,他不能救,我…我想帮他…”

    “你需要人帮忙,老夫可以帮你。”

    “不够,还不够。”纪荀摇头,她知道就凭自己和曾野根本不够,就算再加上馆长都不够,只会给耿裕民更多威胁于子言的筹码。

    看着已经没有了任何主意的纪荀,曾野问“在你认识的人中,谁的本事最大?只要你有了目标,就可以想尽一切去让他帮忙,这个世界不存在无解的难题,只是你找不到症结所在。”

    “最厉害的人…”

    纪荀的脑中出现了一个人,于子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