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七章奇怪的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自从去过于子言病房后,纪荀就总想着再过去看看,看看他一个人的时候在干什么,会不会跟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自娱自乐,还是盯着天花板发呆,反正她觉得于子言那个骚包不可能这么早睡!

    这时,周敏拽了拽纪荀的手,问“下午跟我哥玩的怎么样?有没有私定终身的想法?”

    纪荀翻了白眼“你是怕你哥娶不到媳妇吗?”

    “nonono”小丫头摇了摇手指,凑到纪荀耳边说“其实今天我哥带你出去,不是我指使的。”

    “……”纪荀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敏见纪荀这一脸痴呆样,撇了撇嘴“小荀姐,你还看不出来啊?那我就直说了吧,我哥对你…”

    “吱呀”一声,病房的门打开了,周奇拿着手机走了进来,见纪荀和周敏都一脸气愤的瞪着自己,他无辜的眨了眨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刚才周敏的话没能说完,但纪荀已经猜到了她的意思,虽然不是很信,但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小窃喜,女孩子嘛,遇到这种事都会按耐不住,更何况对方还是周奇这样优质的男人,而且纪荀一开始就对他有点动心,只不过后来觉得没什么可能,就不了了之了。

    这种两厢情愿的感情,是每个女孩都梦寐以求的,纪荀也不例外。

    不过在周奇面前,纪荀不可否认是自卑的,她总会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身世,想起那些颠沛流离的生活,万一真的在一起了,她该怎么告诉周奇自己的过去?

    没多久,周敏就睡着了,周奇看纪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轻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纪荀不自在的笑了笑,生怕周奇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周奇帮妹妹窝好被角,起身向纪荀走来,靠在她身边的墙上,小心翼翼道“你和于先生的关系…似乎很好。”

    “也没有吧,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啊。”纪荀顿了顿“不过他救过我很多次,可能是因为这个,所以我会多关注他一些,救命之恩嘛。”

    “哦,这样啊”周奇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情侣呢,我爸说你们经常黏在一起,形影不离。”

    “没有,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那种鬼见愁”纪荀感觉接下来的话题可能会比较特别,就一边往门口挪,一边说“我出去走走哈。”

    刚挪到门口,病房的灯突然闪了几下,纪荀收回放在门上的手,警惕的看着四周,她感觉到了煞气,很淡,但确实有。

    “你不是要出去吗?快去吧。”周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纪荀没有开门,而是来到周奇身边,沉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怎么会?”说着周奇站起身,把纪荀推出了门外。

    站在走廊里,纪荀百思不得其解,刚才她确确实实是感觉到了煞气,却分辨不出是从哪个方向而来的,再加上周奇的反应,和今天他说起的事情,纪荀几乎可以肯定这其中有猫腻。

    但周奇不说,她也没办法,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先去看看于子言,然后问问他。

    果然,于子言还没有睡,正躺在床上玩手机,见纪荀不声不响的就进来了,他不慌不忙的把手机放在枕头下面,问“你不是挺忙吗?怎么有空过来。”

    话音刚落,他放在枕头下的手机就传来一声振动,那声音大的,跟放屁似得。

    纪荀扫了眼从枕头下露出的手机一角,纳闷的问“居然也有人跟你聊天?尬聊?”

    “是秦天,工作上的事。”于子言顺势把手机拿在手里,心不在焉的问“你来找我有事?”

    听于子言这么问,纪荀想起了周奇的事,也没心情跟他开玩笑了,把今天下午和刚才发生的事讲给他听。

    于子言听后皱着眉沉思了片刻,然后耸了耸肩,示意自己无能为力“你要是不放心就跟过去看看,反正你很闲。”

    “我?跟过去?”纪荀嘴角抽了抽“于大少爷,你似乎忘了我现在还是灵体的状态,你觉得我得我飘得速度能赶上飞机?还是你想一路点着生犀过去?”

    “你可以叫上馆长一起,他会有办法的。”

    “说的也是。”纪荀点点头,向门口飘去,却没有走,她发现于子言也很不对劲。

    在门口躲了一会儿后,纪荀偷偷的探出一只眼睛去看于子言,就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屏幕,偶尔还在上面点来点去的,像是在跟人聊天。

    这完全不符合于子言的性格,他就算是一个人再无聊,也不可能跟人聊的这么嗨,再说了,他跟正常人有话题吗?

    好奇之下,纪荀就一直没有离开,躲在门口等于子言睡着了进去偷手机,反正她现在是阴魂,根本不会困,她就不信身体还没痊愈的于子言能耗得过她!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纪荀终于听到了平稳的呼吸声,贼笑着开始行动。

    因为考虑到于子言体内的非人基因,纪荀并没有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进去,她先是贴着墙露出一只眼睛,确定于子言是闭着眼睛后,她身子一矮趴在了地上,匍匐前进,直到到了于子言的床上都没有站起来。

    她的手在床上摸来摸去,半天都没有摸到手机,倒是摸到于子言的手,吓得她身子一滚,滚到了床下,现在的她特别紧张,眼珠子左转右转的看着床沿,就怕于子言的头突然探出来,问她‘你干嘛呢’。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动静,纪荀这才放下心,从床下面滚出来,再次开始找手机,这次没摸多久,她就找到了。

    抱着手机撤退时,纪荀忍不住回头看了于子言一眼,发现他在睡着的情况下也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特别的烦心事,他睡得不是很安稳,头时不时的晃来晃去,像是在做噩梦。

    就在纪荀专心观赏于子言的睡颜时,怀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那声音,真的就跟放屁似得,吓得纪荀差点没扔了,赶紧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为了不让半夜查房的小护士看到手机在空中飘,纪荀揣着手机回了周敏的病房,周奇见她鬼鬼祟祟的,不禁觉得好笑,但笑到了嘴边却僵住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起身离开了。

    纪荀没在意这些,只是低头研究着手机,刚才一晃没看清楚,她现在才看清这手机的全貌,这并不是于子言的手机。

    于子言的手机她见过一两次,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敢肯定是很贵的那种,可眼前这个一看就是二手货,漆都掉的快没有了,屏幕更是花的不成样子。

    她直觉这其中肯定隐藏着不得了的事,赶紧点亮了屏幕。

    她先是点开了通话记录,里面只有一个人的来电,这个人的名字是三个字,纪荀并不陌生。

    ‘居然是耿裕民!’

    纪荀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