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六章欲言又止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悠扬的旋律穿梭在餐厅的每一个角落,让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得到了身心的放松,可纪荀却就是怎么都放松不下来,她局促不安的跟在周奇身后,每路过一面镜子就紧张到不行,生怕会当场上演恐怖片。

    等落座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幽怨的看着正在点餐的周奇,这男人平时看起来多么温柔体贴明事理啊,可现在却就知道给她出难题,非带着她招摇过市的来这种高档地方吃东西。

    要是平时她自然是一百个愿意,可现在她是灵体状态,万一被路过的道士发现了怎么办?就算是普通人发现了也不得了啊!

    待侍者走后,纪荀用脚踢了踢周奇,小声说“要不还是换个地方吧,这里人太多了,我不挑的,随便一家小馆子就行。”

    “我妈要是知道我请她的救命恩人吃饭是去小馆子,非得跟我急不行”说着周奇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块黑糊糊的东西。

    纪荀一见那东西就乐了,笑着问“你怎么会有生犀?不可能是馆长给你的吧,他买不起的。”

    “是于先生”说着周奇接过侍者送来的打火机,点燃了那黑糊糊的东西。

    经周奇这么一说,纪荀才想起来于子言家里好像确实放着些这东西,上次为了小艾和她爸爸还用过。

    “本来是想过几天再请你的,但我后天得去趟国外,要是让你以为我赖账潜逃就不好了。”说着周奇端起酒杯,郑重的说了声“谢谢你。”

    “你…这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纪荀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生怕他继续这个煽情的话题,赶紧抢过了话头“你的生意都做到国外了?”

    “不是,我…去看一下我的前女友。”

    “前女友?”纪荀嘴角抽了抽,本来想吐槽的,但又觉得似乎不太合适,就没说。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误会了。”

    周奇这话成功的勾起了纪荀的好奇心,她忍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问“怎么了?说来听听。”

    只见他仰头喝点杯子的酒,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她一直在说和好的事情,昨天打来电话后,我说了些…过激的话,结果她和朋友出去喝酒,晚上回家的时候出了车祸,当场就…”

    这么一听,纪荀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看’啊,其实也应该,毕竟人都死了,作为生前心心念念的人,是该去看一下。

    看着周奇自责的样子,纪荀拍了拍他的肩,说“你也别多想,这事儿吧,都是命,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阎王让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就算不出你这个事,她也逃不过那一劫。”

    说到这,纪荀就不禁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死在国外的中国人,是该阎王管呢?还是上帝管?到时候黑白二位爷去拘魂会不会牵扯到外交问题?

    纪荀正在这没边的胡思乱想呢,周奇不知道哪根筋抽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啊?”纪荀眨了眨她那双不算大的眼睛,她明白周奇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可…

    “其实…”周奇低着头犹豫了半天,最后笑了笑,话锋一转,说“其实我跟你开玩笑的。”

    不多时,精致的菜肴就上来了,两人也没再有任何交流,纪荀偷眼看了看周奇,发现他心事重重的,想着他前女友的事可能没那么简单,于是就放下了筷子,神情认真的问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周奇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

    “真没事?”纪荀皱起了眉“有什么事你就说,你难道不把我当朋友吗?”

    “我…”

    周奇刚说了一个字,他的手机就响了,纪荀发现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明显一愣,然后就起身去接电话了,过了好一会才回来。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纪荀也不是那种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人家既然不想说,她也就懒得继续问了,要是实在需要帮忙,自然会开口的。

    沉默了一会儿后,周奇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和纪荀有说有笑的聊着,除了刚才的一段小插曲外,这顿饭总体来说还是吃的很愉快的。

    九点多的时候,两人才回到医院,路过于子言的病房时,纪荀不自觉的竖起耳朵去听里面的动静,结果还是一点儿声都没有。

    “不进去吗?”

    听到周奇的声音,纪荀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正呆呆的站在于子言的病房外原地踏步。

    周奇笑了笑,没有说话,向周敏的病房走去。

    见他走了,纪荀索性就直接趴在门上听,可听了老半天就连屁大点的声音都没有!

    ‘这么早就睡了?’

    这么想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放在了门把手上,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结果却发现里面根本就是空无一人,就在她看着病床纳闷的时候,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她一哆嗦。

    “这几天跑哪去了?我还以为你被哪个路过的道士收了呢?”

    纪荀回头去看,不是于子言是谁,只见他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正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往病床上挪,纪荀本来是想过去扶他的,但身子却怎么也动不起来,就这么看着他跟蚂蚁赛跑。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挪到了床边,苍白的脸上有些细密的汗珠,纪荀看着心里莫名的不舒服,转身准备离开。

    “你就这点出息?”于子言的话让纪荀身子一顿。

    “那天…”

    于子言和纪荀异口同声,气氛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他们似乎都没想到对方还记得那天发生的事。

    于子言笑了笑“你先说吧。”

    “那天…”话一出口,纪荀就后悔了,她觉得现在问这些,已经没有了意义,倒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了,本来过去就过去了,再提起还有什么意思。

    于是她转过了身,看着于子言那张多日未见的俊脸,没心没肺的笑着说“这几天没有我陪着,你是不是很孤单呀?知道我有多重要了吧!”

    “抱歉,我刚送走最后一批客人,还没来得及感受孤单的滋味”说着于子言指了指病房里快要堆积如山的慰问品。

    纪荀的鼻孔瞬间放大,气呼呼的走过去踹了于子言的小腿一脚,然后转身出了病房。

    转身一瞬间,纪荀的嘴角换上了一丝笑意,一股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

    直到走进周敏的病房,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被于子言惯出了受虐倾向,这几天没被损她总感觉生活少了点什么,刚才被那骚包损了一句,才觉得完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