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五章终成眷属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阴沉的天空让人看着很是压抑,细细的雨丝打在车窗上,划出了一道道的痕迹,就像是碎了一般。

    纪荀不喜欢阴天,甚至讨厌阴天,因为一看到阴沉的天空,她的心情就会很不好,有时候也会因此想到流浪的那些日子。

    一到阴天,路上的行人就会很少,她讨不到钱,也就没有吃的,只能隔着玻璃看着别人吃东西,向往着里面的温暖与光亮。

    正是因为曾经经历过那些冰冷,纪荀才会更加珍惜现在的一切,她感恩,每一个对她好的人她都会记在心里,也会加倍的去对那个人好。

    但是有一个人,她欠了人家很多,一条命和一辈子的幸福。

    雨渐渐停了,车子也稳稳的停在了精神病院门口,周奇看了眼纪荀,问“需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

    “不用了,你进去多麻烦,还得办各种手续。”说着纪荀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然后飘身离开了,周奇看着她渐渐消失的娇小背影,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现在是白天,正是病人们放风的时间,纪荀四处游荡着找赵叶,路上看到了许多病人,他们有的疯疯癫癫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挂着痴痴的笑,有的则突然发疯,被穿着白衣服的人了带回病房。

    还有一些人,他们身边有家属陪着,可那些家属并不开心,笑容的背后大多都隐藏着心酸。

    是啊,看着昔日的亲人无法与自己正常的交流,有谁能真的开心起来呢?

    纪荀是在一棵树下找到赵叶的,她的身边有两个看着年纪不是很大,却满头花白的中年人,一男一女,纪荀认识他们,那是赵叶的父母。

    除此之外,还有个男人。

    “小荀?”

    熟悉的声音响起,纪荀深吸一口气,笑了笑,叫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刘华。”

    “你来了。”刘华像纪荀飘来,他的脸上带着笑,就像纪荀平时看到的那样。

    刘华跟周奇一样,是个很爱笑的男人,虽然长得没有周奇帅气,但也不难看,是那种大众脸。

    “你没有离开?”纪荀有些奇怪,她知道凡是跟耿裕民事件有关的阴魂,都被第一时间带回了地府。

    “本来是得离开的,但引魂者来的时候,馆长和一个男人阻止了它们。”

    纪荀笑了笑,她已经知道刘华口中的男人是谁了,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惊讶,那骚包本来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我…”纪荀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是我们的命,再说了,现在这样也挺好,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们两家的父母都不同意我和叶子的事,所以才拖了这么久。”

    纪荀没有听刘华说什么,只是一直低着头。

    有些事,不是别人不怪你,你就能迈过心里那道坎的,因为良心不允许。

    “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吗?”

    “不用了,我们现在很幸福”说着刘华回头看向赵叶,纪荀这才发现赵叶正看着他们这边,见自己看她,就抬起手跟这边打招呼。

    “她能…看见我们?”纪荀惊讶。

    刘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拉着她来到了赵叶面前。

    “小荀,你真是的,现在才来看我。”说着赵叶站起身,张开双臂向纪荀走来,她的父母见状,忙拽住了她的胳膊。

    纪荀愣了愣,随后向她走去,抬起手要抱她。

    原本纪荀以为会抱空,可手臂之间却传来了意料之外的触感,她惊讶的松开手看着赵叶,这才看到她已经倒在了地上的身体。

    “你…”纪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有对死亡的感伤,也有对情人终成眷属的开心。

    将死之人,怪不得能看到阴魂。

    赵叶挽着刘华的手臂,满脸幸福的靠在他的肩头,看着纪荀说“如果可以,请帮忙照顾我们的家人。”

    纪荀点点头,其实她一直在这么做,别的或许给不了,但她每个月都会给他们的父母打钱,馆长也是,可是他们都知道,就算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耿裕民一个人,已经给太多人带来了永远无法泯灭的伤害,他为了一己私欲玩弄人心,视生命于无物,赵叶刘华,盈淑,还有那些孩子和流浪者,这些债耿裕民就算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也还不过来!

    纪荀恨不得现在揪出那个畜生,扒他的皮,喝他的血,把他挫骨扬灰!

    不,挫骨扬灰太便宜那老东西了,她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荀?小荀!你怎么了?”

    赵叶和刘华的声音在耳边忽近忽远,纪荀感觉自己听不太真切,也有些看不清他们的脸,她只感觉好冷,好冷…

    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敲了她的头一下,然后五感瞬间回归,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

    “你这丫头怎么搞的?在这里发疯,是想你爷爷我把你勾走?”

    “谢老爷”纪荀哭丧着脸看向它“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跟被魔怔了似得。”

    谢必安冷哼一声,然后把哭丧棒夹在胳肢窝下,一边扯着锁魂链往赵叶和刘华那边走,一边对纪荀说

    “看你这小辈儿以后还敢说自己是吃阴间饭的,自己都把持不住,差点成了怨魂,我说呢,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怨气,要不是你爷爷我来的及时,你就真成煞了,到时候…哼,就算小于也救不了你!”

    “是,是是,多谢二位爷爷”纪荀忙点头哈腰。

    谢必安把锁魂链套在了赵叶和刘华身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两件黑色纸衣服给它们套上,这才回头问纪荀“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小于呢?能动就赶紧把耿裕民搞定,最近我们哥俩任务重,就别让那臭小子添乱了!”

    “必须死!”范无救也是一脸阴郁。

    “是,是是,我会转达的。”纪荀笑了笑,然后问“对了,耿裕民的阴魂要是下去,地府打算怎么处置?”

    谢必安阴阴一笑“那还能让他好了?当然是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必须死!”范大爷看起来比谢必安还气,就好像耿裕民抢了它媳妇似得。

    见纪荀有些不解,谢必安笑了笑,小声说“你范爷爷最近瞧上一个女鬼,没时间泡。”

    “必须死!必须死!”范无救气的直跺脚,也不知道是被耿裕民气的,还是因为自家兄弟透露了它的小秘密。

    纪荀则是一头冷汗,想着这地府公务员也不咋滴嘛,泡妞还要追,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于子言接了班就不存在这问题,那骚包长那么好看,应该是被女鬼追的。

    见二位爷这就要走了,纪荀赶忙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

    看着这二位大爷渐渐消失的身影,纪荀长吁了一口气,一边向大门的方向飘,一边想是不是该给这两位烧点什么,毕竟刚才自己险些成煞,还是谢必安出手救了她。

    于是,纪荀就拐着周奇去了花圈店,还特意给范大爷挑了几个外国妞,让周奇好一顿风中凌乱。

    阴沉的天空让人看着很是压抑,细细的雨丝打在车窗上,划出了一道道的痕迹,就像是碎了一般。

    纪荀不喜欢阴天,甚至讨厌阴天,因为一看到阴沉的天空,她的心情就会很不好,有时候也会因此想到流浪的那些日子。

    一到阴天,路上的行人就会很少,她讨不到钱,也就没有吃的,只能隔着玻璃看着别人吃东西,向往着里面的温暖与光亮。

    正是因为曾经经历过那些冰冷,纪荀才会更加珍惜现在的一切,她感恩,每一个对她好的人她都会记在心里,也会加倍的去对那个人好。

    但是有一个人,她欠了人家很多,一条命和一辈子的幸福。

    雨渐渐停了,车子也稳稳的停在了精神病院门口,周奇看了眼纪荀,问“需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

    “不用了,你进去多麻烦,还得办各种手续。”说着纪荀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然后飘身离开了,周奇看着她渐渐消失的娇小背影,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现在是白天,正是病人们放风的时间,纪荀四处游荡着找赵叶,路上看到了许多病人,他们有的疯疯癫癫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挂着痴痴的笑,有的则突然发疯,被穿着白衣服的人了带回病房。

    还有一些人,他们身边有家属陪着,可那些家属并不开心,笑容的背后大多都隐藏着心酸。

    是啊,看着昔日的亲人无法与自己正常的交流,有谁能真的开心起来呢?

    纪荀是在一棵树下找到赵叶的,她的身边有两个看着年纪不是很大,却满头花白的中年人,一男一女,纪荀认识他们,那是赵叶的父母。

    除此之外,还有个男人。

    “小荀?”

    熟悉的声音响起,纪荀深吸一口气,笑了笑,叫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刘华。”

    “你来了。”刘华像纪荀飘来,他的脸上带着笑,就像纪荀平时看到的那样。

    刘华跟周奇一样,是个很爱笑的男人,虽然长得没有周奇帅气,但也不难看,是那种大众脸。

    “你没有离开?”纪荀有些奇怪,她知道凡是跟耿裕民事件有关的阴魂,都被第一时间带回了地府。

    “本来是得离开的,但引魂者来的时候,馆长和一个男人阻止了它们。”

    纪荀笑了笑,她已经知道刘华口中的男人是谁了,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惊讶,那骚包本来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我…”纪荀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是我们的命,再说了,现在这样也挺好,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们两家的父母都不同意我和叶子的事,所以才拖了这么久。”

    纪荀没有听刘华说什么,只是一直低着头。

    有些事,不是别人不怪你,你就能迈过心里那道坎的,因为良心不允许。

    “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吗?”

    “不用了,我们现在很幸福”说着刘华回头看向赵叶,纪荀这才发现赵叶正看着他们这边,见自己看她,就抬起手跟这边打招呼。

    “她能…看见我们?”纪荀惊讶。

    刘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拉着她来到了赵叶面前。

    “小荀,你真是的,现在才来看我。”说着赵叶站起身,张开双臂向纪荀走来,她的父母见状,忙拽住了她的胳膊。

    纪荀愣了愣,随后向她走去,抬起手要抱她。

    原本纪荀以为会抱空,可手臂之间却传来了意料之外的触感,她惊讶的松开手看着赵叶,这才看到她已经倒在了地上的身体。

    “你…”纪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有对死亡的感伤,也有对情人终成眷属的开心。

    将死之人,怪不得能看到阴魂。

    赵叶挽着刘华的手臂,满脸幸福的靠在他的肩头,看着纪荀说“如果可以,请帮忙照顾我们的家人。”

    纪荀点点头,其实她一直在这么做,别的或许给不了,但她每个月都会给他们的父母打钱,馆长也是,可是他们都知道,就算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耿裕民一个人,已经给太多人带来了永远无法泯灭的伤害,他为了一己私欲玩弄人心,视生命于无物,赵叶刘华,盈淑,还有那些孩子和流浪者,这些债耿裕民就算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也还不过来!

    纪荀恨不得现在揪出那个畜生,扒他的皮,喝他的血,把他挫骨扬灰!

    不,挫骨扬灰太便宜那老东西了,她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荀?小荀!你怎么了?”

    赵叶和刘华的声音在耳边忽近忽远,纪荀感觉自己听不太真切,也有些看不清他们的脸,她只感觉好冷,好冷…

    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敲了她的头一下,然后五感瞬间回归,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

    “你这丫头怎么搞的?在这里发疯,是想你爷爷我把你勾走?”

    “谢老爷”纪荀哭丧着脸看向它“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跟被魔怔了似得。”

    谢必安冷哼一声,然后把哭丧棒夹在胳肢窝下,一边扯着锁魂链往赵叶和刘华那边走,一边对纪荀说

    “看你这小辈儿以后还敢说自己是吃阴间饭的,自己都把持不住,差点成了怨魂,我说呢,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怨气,要不是你爷爷我来的及时,你就真成煞了,到时候…哼,就算小于也救不了你!”

    “是,是是,多谢二位爷爷”纪荀忙点头哈腰。

    谢必安把锁魂链套在了赵叶和刘华身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两件黑色纸衣服给它们套上,这才回头问纪荀“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小于呢?能动就赶紧把耿裕民搞定,最近我们哥俩任务重,就别让那臭小子添乱了!”

    “必须死!”范无救也是一脸阴郁。

    “是,是是,我会转达的。”纪荀笑了笑,然后问“对了,耿裕民的阴魂要是下去,地府打算怎么处置?”

    谢必安阴阴一笑“那还能让他好了?当然是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必须死!”范大爷看起来比谢必安还气,就好像耿裕民抢了它媳妇似得。

    见纪荀有些不解,谢必安笑了笑,小声说“你范爷爷最近瞧上一个女鬼,没时间泡。”

    “必须死!必须死!”范无救气的直跺脚,也不知道是被耿裕民气的,还是因为自家兄弟透露了它的小秘密。

    纪荀则是一头冷汗,想着这地府公务员也不咋滴嘛,泡妞还要追,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于子言接了班就不存在这问题,那骚包长那么好看,应该是被女鬼追的。

    见二位爷这就要走了,纪荀赶忙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腰。

    看着这二位大爷渐渐消失的身影,纪荀长吁了一口气,一边向大门的方向飘,一边想是不是该给这两位烧点什么,毕竟刚才自己险些成煞,还是谢必安出手救了她。

    于是,纪荀就拐着周奇去了花圈店,还特意给范大爷挑了几个外国妞,让周奇好一顿风中凌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