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四章周奇的另一面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怎么了?敏敏,哭什么?”周奇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呜…哥哥,你是不是得了胃癌,所以才瘦成这样?”

    “胃癌?”周奇哭笑不得“谁告诉你我得胃癌了?”

    周敏抽了抽鼻子,把刚才纪荀说的话告诉了哥哥,周奇听后更加的哭笑不得了,但也有些气这个傻妹妹,怎么平时看起来也挺机灵的,这会儿倒是别人说什么都真当回事了。

    “哥哥没事,你别瞎想。”周奇摸了摸妹妹的头,起身去拿餐盒。

    “哥”周敏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

    “没有合适的呗,怎么了?”

    “没事”周敏撇了撇嘴,拿起一边的手机玩了起来,可是她的表情却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就好像手机是她仇人似得。

    从周敏的病房出来后,纪荀就漫无目的游荡,最后竟不知不觉的飘到了于子言的病房前,她贼眉鼠眼的贴着门听声音,可半天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道睡着了?’

    这么想着,背后响起了一道极具磁性的男声。

    “怎么不进去?”

    “啊?”纪荀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回身去看原来是周奇,这才松了口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到一边说话。

    远离了病房后,周奇好笑的看着纪荀,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怕有路过的人看到你自言自语,误会你神经病!”纪荀义正言辞的打断了周奇的话,指着他手里满满当当的餐盒,问

    “小丫头闹脾气没有吃?”

    “没有,这是给于先生的,我爸特地跟我说要帮忙照顾他,我每天给敏敏买饭的时候,都会多买一份。”

    纪荀听后一阵心酸,她这几天光顾着在外面晃悠,都忘了于子言没有人照顾,那臭男人又不喜欢找别人帮忙,就算小护士看在他‘小白脸’的面子上愿意施于援手,他怕是也会拽的二五八万的拒绝。

    想到这,纪荀感激的拍了拍周奇的肩“谢谢你照顾那个骚包!”

    “骚包?哈哈哈”周奇被这个称呼逗笑了,顿时就引来了路人奇怪的目光,赶忙收敛,在那憋笑。

    “我就说吧,刚才我就是怕别人以为你是神经病!”纪荀顿了顿,突然沉默了下来,周奇见她这样也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她先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纪荀才支支吾吾的问“他…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听敏敏的同事说,于先生相比普通人来说,算恢复得快的,不过还不能下床”周奇低头摸着餐盒,有意无意似得问“你怎么不自己进去看他?闹别扭了?”

    “闹别扭?哈,怎么会?我们又不是小孩子。”纪荀悻悻讪笑,显得有些不自在。

    这些周奇看在眼里,不禁追问“小荀,你和于先生是…什么关系?

    “哦,我们住在一起。””

    周奇一听,眼睛瞪了老大,惊道“住…住在一起?”

    一看他这样,纪荀就知道她误会了,笑着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们是同居关…啊呀,就是房主与房客的关系,不过那房子很快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周奇笑了笑,他的笑很有礼,却没有让人觉得有距离感,看的纪荀有些发愣。

    ‘真tm好看’纪荀心里不自觉的这么想,然后突然开始好奇,于子言要是也能这么笑,应该会…更好看吧。

    下一秒纪荀就惊觉自己又想到了那个臭男人,赶忙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跟思春似得!

    周奇不知道纪荀的心思,只是觉得她这动作很可爱,笑着说“对了,敏敏说这几天你在医院陪她肯定憋坏了,让我带你出去转转,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反正今天是阴天。”

    听周奇这么说,纪荀才注意到今天的天气,她是很想出去,不过这么大的锦阳,她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你先想,我进去给于先生送饭。”说着周奇转身向于子言的病房走去。

    看着周奇推门而入的身影,纪荀暗赞‘真是个温油体贴的好男人,要是于子言能…又想起那个骚包了,打住打住!他要是真能跟周奇一样,那还不吓死鬼啊!’

    这么想着,纪荀脑子里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于子言一脸笑意的俊脸,然后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总觉得怎么看都像是奸笑,要不然就是冷笑!

    要说起笑,其实于子言也有过发自真心的笑,最近的就是纪荀选护身鬼那次,那时候的他深刻的诠释了,如何憋笑才能憋的很自然。

    再远一些的就是泽普县那时候,纪荀想起那个充满火锅味与酒精气息的夜晚,嘴角就不自觉的勾起了弧度,只是回首再想于子言那轻松惬意的笑脸,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没多久,周奇就两手空空的出来了,纪荀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在这没边儿的想了半天,就没想过刚才人家分派下来的任务。

    直到一人一魂一路来到停车库,纪荀还是没有想到要去哪。

    “不着急,你慢慢想,我随便开,兴许你能突然想到呢。”说着周奇发动了车子。

    纪荀曾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很无聊的话题,那就是男人最帅的十个瞬间,当时她还觉得现在的人真无聊,什么最帅的十个瞬间,你给一个秃顶大肚子的男人做这些,难道就能觉得他比平时帅很多?其实还是看脸!脸帅做什么都能帅到起飞。

    不过看着周奇专注倒车、开车的样子,纪荀就觉得那些人没那么无聊了,现在的周奇确实比平时更有味道。

    “那个…”周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能别这么看着我吗?我开了七年车,从没像现在这么紧张过。”

    “啊?哦”纪荀赶紧移开目光,开始转移话题“你多大了?怎么开了七年的车?”

    “我24岁,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未成年就开车了。”说着,周奇笑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纪荀看着不禁被勾起了好奇心,就出声询问。

    周奇把车停到路边,指着自己脖子侧面的一道长长的伤疤给纪荀看,然后说

    “当时年纪小嘛,还不懂事,我有个好哥们看上了个女生,有个小混混也在追那个女生,整天开的摩托车来炫耀,我看不过,就开了我爸的车。”

    “结果撞了?”纪荀忍不住插嘴。

    “嗯,那个小混混气不过,说是要飙车。”

    没想到眼前周奇还有这么年少轻狂的一面,纪荀惊讶的看着现在西装革履的男人,问“你那时候还没驾照吧?对了,你爸知道没抽你?”

    “怎么没有?”似乎是想起了那会儿,周奇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当时我刚能下床走就被我爸亲自提到了看守所,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谁知道刚出来回到家,就被老爷子吊起来用皮带抽,才几天不到就又回了医院,还是同一个病房,要不是我妈和我妹拦着,你现在见到的我就和你一样了。”

    纪荀被逗乐了,想着这周奇看起来挺成熟稳重的,没想到孩子那会儿也做过这种没品无脑的事。

    “那你现在是不是很怕你爸?”

    周奇摇了摇头“不存在怕,我爸也就打过我那一次,我不是不知好歹的混账,知道他是为我好,后来我听说为了我的事,我爸被好多人戳了脊梁骨,自那之后,我才成熟起来,没有再给我爸丢过人。”

    纪荀点点头,看来每个人的成熟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于子言,他在玄家的时候吃了那么苦,才能…

    ‘怎么又想起他了,就不能专心跟帅哥约会嘛!’纪荀甩了甩头,把于子言阴魂不散的身影甩了出去,转而问周奇“你工作不是很忙吗?带我这么溜达,不会耽误到你工作?”

    “劳逸结合嘛,我也不能总泡在公司里,怎么?想到要去哪了?”

    纪荀点点头,还真想到了一个去处。

    “怎么了?敏敏,哭什么?”周奇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呜…哥哥,你是不是得了胃癌,所以才瘦成这样?”

    “胃癌?”周奇哭笑不得“谁告诉你我得胃癌了?”

    周敏抽了抽鼻子,把刚才纪荀说的话告诉了哥哥,周奇听后更加的哭笑不得了,但也有些气这个傻妹妹,怎么平时看起来也挺机灵的,这会儿倒是别人说什么都真当回事了。

    “哥哥没事,你别瞎想。”周奇摸了摸妹妹的头,起身去拿餐盒。

    “哥”周敏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

    “没有合适的呗,怎么了?”

    “没事”周敏撇了撇嘴,拿起一边的手机玩了起来,可是她的表情却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就好像手机是她仇人似得。

    从周敏的病房出来后,纪荀就漫无目的游荡,最后竟不知不觉的飘到了于子言的病房前,她贼眉鼠眼的贴着门听声音,可半天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道睡着了?’

    这么想着,背后响起了一道极具磁性的男声。

    “怎么不进去?”

    “啊?”纪荀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回身去看原来是周奇,这才松了口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到一边说话。

    远离了病房后,周奇好笑的看着纪荀,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怕有路过的人看到你自言自语,误会你神经病!”纪荀义正言辞的打断了周奇的话,指着他手里满满当当的餐盒,问

    “小丫头闹脾气没有吃?”

    “没有,这是给于先生的,我爸特地跟我说要帮忙照顾他,我每天给敏敏买饭的时候,都会多买一份。”

    纪荀听后一阵心酸,她这几天光顾着在外面晃悠,都忘了于子言没有人照顾,那臭男人又不喜欢找别人帮忙,就算小护士看在他‘小白脸’的面子上愿意施于援手,他怕是也会拽的二五八万的拒绝。

    想到这,纪荀感激的拍了拍周奇的肩“谢谢你照顾那个骚包!”

    “骚包?哈哈哈”周奇被这个称呼逗笑了,顿时就引来了路人奇怪的目光,赶忙收敛,在那憋笑。

    “我就说吧,刚才我就是怕别人以为你是神经病!”纪荀顿了顿,突然沉默了下来,周奇见她这样也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她先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纪荀才支支吾吾的问“他…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听敏敏的同事说,于先生相比普通人来说,算恢复得快的,不过还不能下床”周奇低头摸着餐盒,有意无意似得问“你怎么不自己进去看他?闹别扭了?”

    “闹别扭?哈,怎么会?我们又不是小孩子。”纪荀悻悻讪笑,显得有些不自在。

    这些周奇看在眼里,不禁追问“小荀,你和于先生是…什么关系?

    “哦,我们住在一起。””

    周奇一听,眼睛瞪了老大,惊道“住…住在一起?”

    一看他这样,纪荀就知道她误会了,笑着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们是同居关…啊呀,就是房主与房客的关系,不过那房子很快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周奇笑了笑,他的笑很有礼,却没有让人觉得有距离感,看的纪荀有些发愣。

    ‘真tm好看’纪荀心里不自觉的这么想,然后突然开始好奇,于子言要是也能这么笑,应该会…更好看吧。

    下一秒纪荀就惊觉自己又想到了那个臭男人,赶忙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烫的脸,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跟思春似得!

    周奇不知道纪荀的心思,只是觉得她这动作很可爱,笑着说“对了,敏敏说这几天你在医院陪她肯定憋坏了,让我带你出去转转,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反正今天是阴天。”

    听周奇这么说,纪荀才注意到今天的天气,她是很想出去,不过这么大的锦阳,她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你先想,我进去给于先生送饭。”说着周奇转身向于子言的病房走去。

    看着周奇推门而入的身影,纪荀暗赞‘真是个温油体贴的好男人,要是于子言能…又想起那个骚包了,打住打住!他要是真能跟周奇一样,那还不吓死鬼啊!’

    这么想着,纪荀脑子里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于子言一脸笑意的俊脸,然后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总觉得怎么看都像是奸笑,要不然就是冷笑!

    要说起笑,其实于子言也有过发自真心的笑,最近的就是纪荀选护身鬼那次,那时候的他深刻的诠释了,如何憋笑才能憋的很自然。

    再远一些的就是泽普县那时候,纪荀想起那个充满火锅味与酒精气息的夜晚,嘴角就不自觉的勾起了弧度,只是回首再想于子言那轻松惬意的笑脸,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没多久,周奇就两手空空的出来了,纪荀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在这没边儿的想了半天,就没想过刚才人家分派下来的任务。

    直到一人一魂一路来到停车库,纪荀还是没有想到要去哪。

    “不着急,你慢慢想,我随便开,兴许你能突然想到呢。”说着周奇发动了车子。

    纪荀曾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很无聊的话题,那就是男人最帅的十个瞬间,当时她还觉得现在的人真无聊,什么最帅的十个瞬间,你给一个秃顶大肚子的男人做这些,难道就能觉得他比平时帅很多?其实还是看脸!脸帅做什么都能帅到起飞。

    不过看着周奇专注倒车、开车的样子,纪荀就觉得那些人没那么无聊了,现在的周奇确实比平时更有味道。

    “那个…”周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能别这么看着我吗?我开了七年车,从没像现在这么紧张过。”

    “啊?哦”纪荀赶紧移开目光,开始转移话题“你多大了?怎么开了七年的车?”

    “我24岁,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未成年就开车了。”说着,周奇笑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纪荀看着不禁被勾起了好奇心,就出声询问。

    周奇把车停到路边,指着自己脖子侧面的一道长长的伤疤给纪荀看,然后说

    “当时年纪小嘛,还不懂事,我有个好哥们看上了个女生,有个小混混也在追那个女生,整天开的摩托车来炫耀,我看不过,就开了我爸的车。”

    “结果撞了?”纪荀忍不住插嘴。

    “嗯,那个小混混气不过,说是要飙车。”

    没想到眼前周奇还有这么年少轻狂的一面,纪荀惊讶的看着现在西装革履的男人,问“你那时候还没驾照吧?对了,你爸知道没抽你?”

    “怎么没有?”似乎是想起了那会儿,周奇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当时我刚能下床走就被我爸亲自提到了看守所,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谁知道刚出来回到家,就被老爷子吊起来用皮带抽,才几天不到就又回了医院,还是同一个病房,要不是我妈和我妹拦着,你现在见到的我就和你一样了。”

    纪荀被逗乐了,想着这周奇看起来挺成熟稳重的,没想到孩子那会儿也做过这种没品无脑的事。

    “那你现在是不是很怕你爸?”

    周奇摇了摇头“不存在怕,我爸也就打过我那一次,我不是不知好歹的混账,知道他是为我好,后来我听说为了我的事,我爸被好多人戳了脊梁骨,自那之后,我才成熟起来,没有再给我爸丢过人。”

    纪荀点点头,看来每个人的成熟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于子言,他在玄家的时候吃了那么苦,才能…

    ‘怎么又想起他了,就不能专心跟帅哥约会嘛!’纪荀甩了甩头,把于子言阴魂不散的身影甩了出去,转而问周奇“你工作不是很忙吗?带我这么溜达,不会耽误到你工作?”

    “劳逸结合嘛,我也不能总泡在公司里,怎么?想到要去哪了?”

    纪荀点点头,还真想到了一个去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