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二章想通,想不通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月亮悄悄的来到了正空,它只露出了半张‘脸’,像是在偷听天台上的两个阴魂说话。

    曾野听纪荀说了这些后,第一反应就是气的直拍大腿,唉声叹气道

    “可惜,太可惜了!老夫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成了你的护身鬼,呜呼哀哉!”

    “你什么意思?”纪荀不解。

    “老夫之前错过了投胎的机会,这才游荡了几百年被于天师抓了起来,唉,现在能走后门了,结果却成了你的护身鬼!你这丫头少说还能活个五六十年,我…我,唉!”

    纪荀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你如果不是我的护身鬼,于子言知道你是那只鸟啊!你这小老头不光不感恩,还在这怨我,我才呜呼哀哉呢!”

    曾野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个理,也就不气了,捋了捋胡子问“那你现在是郁闷什么呢?”

    “我…我就是……”

    见纪荀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曾野笑了笑,恢复了之前老神在在,幽幽道

    “你是气,气于天师头前还问着你‘有没有考虑过以身相许’,转头就跟霍老板提起自己和别的女人共用一条命的事,嗯…觉得心里莫名其妙,不知道人家到底是喜不喜欢你,对不对?”

    “不是!”纪荀想也没想,果断否认“呵,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想这种…这种无聊的问题!”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的心里却不禁埋怨道‘挨千刀的于子言,还说什么曾经喜欢过,连命都能分一半了,要不是因为短命,怕早就和人家走到一起了!’

    曾野斜眼看了看纪荀,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友,你要愣是这么说,老夫也没办法,言尽于此,你自己想吧。”

    说罢,曾野就要离开,却被纪荀一把拽了回来。

    “老爷子,你说于子言问我什么…以身相许,到底是什么意思?”

    曾野摊了摊手“你不都觉得于天师是在开玩笑的吗?”

    “你说说你的看法嘛!”

    “好好好”曾野飘到纪荀的身边坐下,字正腔圆道

    “以身相许,通常指女子将全部的情感身心奉献给心爱的男子。如:她与男友两心相契,志同道合,因而决定以身相许,共结良缘。以身相许是古代说法,就是将身嫁与之。很多人以为,以身相许就是愿意把自己嫁给他,其实在古代,没有父母之命,没有媒妁之言的婚姻都是不受承认的。”

    听完这些后,纪荀嘴角抽了抽“你现在还玩起度娘来了?”

    曾野再次摊了摊手“那老夫能怎样?只能给你解释一下字面意思,你要是还想不通,就去问正主,那样才能得到最为准确的答案。”

    说完曾野就又要走,结果还是被纪荀拽了回来。

    “都在太平间等着我呢,丫头,你到底还有什么问题?能不能快点说!”

    “最后,最后一个问题了!”纪荀低下头,半天后闷声闷气的说“老爷子,你说…于子言是不是还喜欢洛婉?”

    这个问题很复杂,值得深究,曾野捋了捋胡子,道“如果真的曾经喜欢,那按于天师的脾性来说,应该是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变心的。”

    说完,曾野终于如愿以偿的离开了,纪荀晃荡着腿,看着楼下面来往的行人若有所思。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站了起来,向楼下走去,她认为老爷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就是该去问正主!

    可当她鼓足勇气飘到于子言的病房门口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于子言讲电话的声音,她听了一会儿,便明白对方是谁了。

    是洛婉……

    纪荀终究还是没有进去,灰溜溜的飘走了。

    在今天之前,她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审视过自己和于子言之间的关系,现在回头看看,于子言确实是对她不错,但却没哪一点表现是对她有意思的。

    舍命相救吗?

    纪荀笑了笑,她知道不管是谁,于子言都会舍命相救,现在更是深信不疑。

    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其他于子言对她的好了,脑子里满满都是那臭男人毒舌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不让她睡床!让一个女孩子睡沙发!

    这么一想,纪荀的脑子就清醒了不少,暗骂自己庸人自扰,于子言在这之前也没少跟她开过玩笑,只是这一次特别了一些而已,她居然还真傻乎乎的当真了。

    想开后,纪荀心情也好了起来,哼着小曲四处溜达,下意识的不想再回去。

    “纪荀?”

    充满磁性的男声自身后传来,纪荀一愣,没想到会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不过回头一看,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周奇。

    为了不让别人以为自己是神经病,周奇示意纪荀进周敏的病房说话。

    看着周奇那张脸,纪荀的声音就不自觉的放柔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妈告诉我的。”周奇笑了笑“还没谢谢你呢,霍馆长都跟我说了,当时要不是你,我妈可能就出事了。”

    纪荀听后,心里不禁想‘知我者,馆长也’。

    “啊,没事没事,这是我的使…命……”

    说道‘使命’,纪荀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于子言,当时他也是这么说的。

    ‘这是我的使命。’

    “纪荀…纪荀?”

    周奇的声音打断了纪荀的思路,她笑了笑,没有说话,暗骂于子言阴魂不散,真是哪都有他!

    “对了,你什么时候渡完劫啊?为了表示感谢,我想请你吃饭。”

    “渡劫?哦哦哦,对!渡劫,那个…就这几天吧,也快了!”纪荀晃悠着胳膊干笑了两声,暗自纳闷周敏这小丫头居然什么事都跟她哥说,这简直就是个小喇叭啊!

    看纪荀这个样子,周奇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周敏醒了,小丫头的脸色很不好,这也难怪,被鬼挡了那么长时间,肯定好不到哪去。

    “纪荀?”周敏有气无力的笑了笑,礼貌的和她打招呼。

    纪荀来到小丫头身边,俯下身去问“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没什么力气。”说着周敏看了眼一边的饭盒,可怜巴巴的撅起了嘴,撒娇似得道“哥~我饿了。”

    周奇宠溺的摇了摇头,尽职尽责的喂妹妹吃起了饭。

    看着这对兄妹,纪荀很是羡慕,她就从来没有撒过娇,也没人能让她撒娇,从生命的最开始,她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了‘撒娇’这两个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