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一章分命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你有考虑过以身相许吗?”

    听到这句话,纪荀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了,门外的馆长也收回了放在门把上的手,听起了墙根。

    纪荀知道,自己是个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人,她没有上过学,长这么大干过跟学习有关系的事也不多,最劳师动众的一次,就是看于子言给她三本书的那次,她动用了字典,还使用了网络。

    但她觉得自己还是可以理解‘以身相许’的意思的,可这四个字从于子言的口中说出,她却觉得自己不怎么明白了。

    她转过身去看着于子言,良久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可还没等她说话,于子言就抢了先。

    “我是想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如果有,我可以把房子转给你们,毕竟地段那么好,我…”

    于子言的话还没说完,馆长就若无其事的推门走了进来,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送进嘴里,然后朝于子言晃了晃,问

    “要么?”

    从于子言的病房出来后,纪荀垂着头四处飘荡,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四个字。

    ‘以身相许’。

    病房里,于子言看着窗外,他的眼神很专注,好像只是在看风景。

    馆长掐掉了手中的烟,叹了口气,缓声道“小荀那孩子虽然也挺聪明的,但有些事如果你不直白的去说,她是不会明白的。”

    “其实你不希望我直白的去说。”于子言笑了笑,看向馆长“不是吗?”

    馆长一愣,随后也笑了“唉,看来什么都瞒不住你,其实之前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子言啊,你也知道,我这辈子命犯孤寡,无妻无儿,自从认识了小荀后,我就把她当成了亲闺女,我…不想她伤心,更不想让她在短暂的幸福后,守寡。”

    “我知道。”

    馆长再次叹了口气,大概是因为心里堵的慌,他最终还是没忍住,点燃了一支烟,喃喃道

    “小荀那孩子,想要的是一个家,一个能陪她一辈子的人,原本我以为那个人就是你了,可你又…子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想跟别人说,总得和我说说吧,秋水托我照顾你,不管怎么样你总该让我知道。”

    “你不是玄家的人,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于子言深吸了一口气,讲出了那件一直压在他心底深处的事。

    两年前,洛婉在一次驱邪的过程中丧命,当时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几个玄家弟子,是家主的亲信,他们知道其中关系的是洛家的未来,就赶在洛婉的回魂夜之前,把她的遗体秘密的送回了玄家。

    家主在得知最后的继承人殒命后方寸大乱,但毕竟是经历过事情的人,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让洛婉复活。

    可生死有命,他知道只要头七一过,引魂者就会来拘魂,他就算是身为整个玄家的家主,都不能阻止。

    所以他想到了阳间阴司,这唯一能和冥神说得上话的人。

    但当时他和于家的关系已经闹得很僵了,这并不难理解,他不想让家主之位旁落,于家唯一的男丁于子言已经被驱逐,所以他只能撮合洛婉和尚家的二少爷,让尚青入赘。

    于子彤不是傻子,她是于家的当家,那点单薄如纸的亲情和整个于家的未来比起来,根本就是微不足道,洛家败落,于家是最有可能上位的,她根本不会出手,更何况这本来就是违背天理的事。

    所以家主想到了于子言,他知道于子言和洛婉之间的纠葛,也了解于子言的性子。

    于子言回到玄家的时候,是洛婉的头七当天,他没有犹豫的时间,更不会犹豫。

    听到这,馆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但还是有些不相信,沉声问“你把寿命分给了洛小姐?”

    于子言点点头“当时时间很紧,我只想到了这一个办法。”

    “可这也不对啊,寿命也不是你想匀就能匀的,阴司拘魂更不是过家家…等等”馆长的眼睛突然瞪大,眉头皱的更紧了“陆吾神当时说你魂魄不全,难道你把自己的一魄给谢必安和范无救拘走了?”

    答案显而易见,于子言并没有回答。

    “但这也不对啊!”馆长抽着烟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黑白无常怎么会冒着被地府发现的风险通融这种事。

    想不通,他也就索性不想了,直接问于子言“你答应了它们什么?”

    “竭尽一切所能的积德行善,然后…接班。”

    对于人来说,每天不停歇的重复一个工作也会厌烦,更别说是重复了成千上万年的黑白无常了。

    都说轮回苦,可若永生永世不轮回,时间长了谁都会受不了。

    至于积德行善,那是以备不时之需,万一以后被地府发现,也会念在这份功劳上,从轻处理,到时候再提一下接班的事情,未必不会通过。

    馆长听后是又好气又好笑,成为地府公务员,给黑白无常去换班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

    但几千几万年以后呢?

    “你小子…你小子真是…”馆长憋了半天,最后话锋一转,又问“你帮了洛家这么大一个忙,那洛家又给你什么了?这事要是让洛婉或者是于家知道了,还不得闹翻了天?对了,你妹妹知道以后也没跟你闹?”

    于子言笑了笑“你以为她为什么一直都不待见我?”

    不过于子言毕竟姓‘于’,他也有为于家考虑,所以让家主许下了承诺,永远不动于家,让它自己去发展。

    于子彤之所以这么着急叫于子言回去,其实就是因为这事,现在她就指着这事把家主赶下台呢,但这么一来于子言就很难做了,毕竟他当时也答应过不外传,虽然于子彤知道也不是他说的,可家主可不会这么认为,洛家也不会这么想。

    “看看你们玄家这些麻烦事,真是…唉”馆长无奈的摇摇头“你不回去不就行了?干嘛巴巴的回去做夹肉饼里的那片肉?”

    “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于子言苦笑“我欠下的情太多了。”

    馆长听后一愣,低下了头,闷声问“是…秋水?”

    门外的纪荀没有继续听下去,她对接下的事并不感兴趣,那也不关她的事。

    ‘真好笑,他和洛婉之间那些弯弯绕绕也不管我的事啊!’

    纪荀心里郁闷,跑去太平间找曾野去了。

    其实如果她从头开始听,可能就不会这么郁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