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十章你有考虑过以身相许吗?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引流?”尚青皱起了眉“那条引流已经被推平了啊,而且洛婉算到的位置也不在那附近。”

    馆长微微摇了摇头,眯着一双小眼说“也有可能我们推平的那条引流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玄机在地下!洛小姐的推算也极有可能是被什么东西误导了,如果真是龙脉的问题导致龙翻身,在风水学上说确实是说得通的。”

    尚青点了点头,似乎是觉得有道理。

    纪荀凑到于子言身边,挑了挑眉,笑嘻嘻的说“老实说,你是不是听了我的话才反应过来了?嗯?”

    有了眉目后,尚青和馆长就出去忙了,只留下周局长,纪荀和于子言。

    沉默了些许后,于子言看向局长“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我…”局长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字条,递给于子言。

    字条上所说的很简单,就是让周局长隐退,不然就会殃及家人。

    于子言把字条攥在手里,笑了笑“局长,您确实也是时候退休了,给年轻人一点机会嘛。”

    “可我如果退了下来,那你们以后遇到了什么事,做起来会很困难的。”

    “解决龙翻身之后,锦阳就没事了吧?”纪荀转头问于子言“是不是?”

    “嗯”于子言点了点头,认真道“如果不是龙翻身,那些妖魔邪祟是不可能再这么放肆的出来害人的。”

    局长听后松了口气,但还是想守好最后一班岗,等龙翻身确确实实的解除了再下岗养老。

    目送局长离开后,纪荀不由感叹“真是个好局长,锦阳能有这样忧国忧民的领导,真是福气啊。”

    “锦阳的事情解决后我会回一趟玄家。”于子言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

    纪荀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你呢?有什么打算?”于子言顿了顿“如果没地方住,我的房子可以留给你。”

    “你这是打算走了就不回来了?”

    “应该是吧,王诩墓有国家的考古队在,还有玄家的人暗中保护,这边已经没有了问题,于家那边的事情解决了以后,旱魃应该也就找到了,耿裕民的话…”

    纪荀越听,眉头就皱的越紧,然后质问似得沉声说“你是在给自己剩下不多几年安排任务吗?”

    “……”

    “其实这一切少了你都可以迎刃而解,于子言,地球不是少了你就不转了!玄家那么多人呢,差于你一个吗?”

    “这是我的使命。”

    “呵”纪荀失笑“于子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使命?你搞笑不搞笑?”

    “如果不是因为耿裕民的事,黑白无常在……”

    “你就别唬我了。”纪荀冷冷的打断他“我听于子彤那口气,应该就是黑白无常根本没办法在你寿命不到的时候把你带走,不然你们的交易就会被地府发现。”

    “……”

    于子言没说话,定定的看着纪荀,纪荀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奴隶翻身的怼了眼前这位爷,但她并没有再怂下去。

    她的心里有一团火,说不上是为什么,就是看不惯于子言现在这幅样子。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纪荀索性也就一股脑的把想说的都倒了出来。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危险出现你每次都挡上去,就好像别人都是废物,就你能似得,我跟你说,于子言,你迟早就是能死的!还三十?呵,你可真不一定能到那会儿,就比如说这次,那么高你难道不知道会摔死人的吗?你脑子进水了吗?”

    “……”于子言还是不说话,难得的没有反驳,也没有要生气的意思。

    这么一来,纪荀仿佛得到了鼓励似得,正想继续顺着杆子往上爬,却被小护士打断了。

    于子言这次伤的很重,除了肋骨和一些内伤外,还有胳膊上那道十公分左右的大口子,纪荀看小护士给他换药的时候就后悔了,恨不得把刚才说的那些话抓回来,嚼碎了咽回肚子里。

    就算于子言的行为再该骂,但她也不应该那么直接,毕竟人家身上的这些伤都是为她而受的,纪荀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肺,她知道感恩。

    小护士走后,于子言不咸不淡的扫了眼纪荀,蹦出俩字。

    “继续。”

    “啊?”纪荀看了眼于子言,小心翼翼的问“您这是真话呢?还是反话呢?”

    “你觉得呢?”

    听听,还‘你觉得呢?’,多么带有威胁性的几个字。

    可是…纪荀却听不出,也看不出半点威胁的意思,不禁有点纳闷,眼中怀疑于子言被摔坏了脑袋,但这延迟也太久了点儿吧?

    见纪荀半天不说话,于子言笑了笑“说完了?那该我说了。”

    纪荀乖巧的点了点头,之前的嚣张气焰全无。

    “给我点支烟。”

    听于子言这么说,纪荀又欲发火,但又想起了他身上的伤,就硬生生的压了回去,一边心里骂着‘抽!抽!抽死你!’,一边好声好气对他说

    “医生不允许像你这样的病人抽烟的,而且现在没有烟,我也没办法给你去买烟,你总不希望有人看到烟盒在空中飘吧?你那么忧国忧民,肯定舍不得让他们受惊,对不对?”

    看着纪荀这幅‘好妈妈,乖宝宝’的样儿,于子言点了点头,一副‘恨有道理’的样子,然后很严肃的对纪荀说

    “那你给我把馆长叫来。”

    “于子言!”纪荀的鼻孔收缩、放大,然后再收缩,最后终究还是没能咽下去想说的话咽下去,怒道

    “你是烟鬼吗?啊?不抽烟会死吗?烟瘾这么大,以后要是满足不了,是不是还要吸da,ma?你好歹也是阳间阴司,能不能别跟个烟鬼似得,以后下去见了林则徐不尴尬吗?”

    看着恢复了原样的纪荀,于子言终于笑了,好心提醒她“林则徐不管这个,虎门销的不是这个烟。”

    见于子言这样,纪荀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是在逗自己,自己居然傻乎乎的没发现,还顺着话头往下说,郁闷之下,她背过了身去,不再理那个一脸笑意的男人。

    病房瞬间沉默了下来,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纪荀可以感觉得到于子言在看她,可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想回头。

    病房外,馆长刚给一个小护士看完手相,悠哉悠哉的晃到了病房门口,正打算推门而入,却听到了于子言的声音幽幽传来。

    “纪荀,你有考虑过以身相许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