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九章头绪千丝万缕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逃亡的路,是极具艰辛的,尤其还是拖着一副有老寒腿的身体,跑的快了就钻心的疼!

    纪荀就纳了闷了了,为什么别的鬼魂附身就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而她就得被追着跑,还跑不利索,一步三晃的!

    难道就这么看不起它们游魂吗?啊?

    虽然心里憋屈,但纪荀这脚下可没闲着,一步两个台阶的往下跑。

    当然,如果她知道尚青正在后面可劲的追,可能就不会跑这么努力了。

    一路来到楼下,纪荀偷空喘了口气,这才敢回头去看那团黑影有没有追上来。

    看到身后空无一物,纪荀皱起了眉,想着那团黑影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现在连个有老寒腿的人都追不上。

    不过追不上也是好事,最起码说明现在是安全的!

    纪荀抚着胸脯给自己顺着气,回过头打算接着跑,结果却撞进了一片漆黑之中,瞬间整张脸就被冻麻了。

    “我去!”纪荀赶紧后退几步,这才看见居然就是被她‘甩’了的那团黑影!

    纪荀也来不及想其他的,撒丫子继续跑,没跑多久就听到身后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然后就是周奇的那特有磁性的嗓音。

    “妈,你…这是怎么了?”

    纪荀看了眼再次风平浪静的身后,终于把心放到肚子里。

    为了不让周奇担心,纪荀并没有把刚才,而是柔声柔气的说了句“乖儿子,妈没事!”

    周奇听后眉头皱的更深了“您…真没事?”

    “……”纪荀被这再次的疑问句问的无语了。

    这时,馆长终于忍着笑出来解围“小奇啊,先开车吧。”

    周奇点点头,发动了车子,纪荀趁这会儿功夫退出了周太太的身体,然后和馆长交换了个眼神,就飘出了车外,先给于子言报平安去了,省的他瞎担心。

    这就体现出游魂的好处来了,来去自由,也不会被堵车困住,不过有时间限制,只有晚上才能出没。

    很快,纪荀就到了于子言的病房,正如她所料,这货一直都没睡着,虽然眼睛是闭着的,但脑子却一直没闲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听纪荀回来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于子言的声音有着难得的急切。

    “有惊无险,人都没事,你放心”纪荀顿了顿,思虑再三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想法“我觉得吧,这次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

    是的,纪荀现在就是这样的想法,因为今晚的一切结束的太草率,周敏那边她不知道,但就周太太的事情看来,耿裕民只是想吓唬一下局长一家。

    也不怪纪荀会这么想,毕竟那团黑影太不寻常了,她就不信飘着的能真追不上她这个跑着的。

    于子言虽然没有听纪荀详细讲述今天的事,但却也这么想,他点了点头,说

    “确实,如果局长一直在位,那我们这边就会受到很多帮助,首先就是耿裕民的资料,虽然只凭借这个名字我们一时半会儿还确定不了他的样子,但也是迟早的事。”

    “那耿裕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局长?”纪荀不解,说难听点,这个方法要比恐吓更直接,能很快就达到目的。

    于子言听后白了纪荀一眼“杀戮太多会引来天谴,你以为‘天谴’这两个字是说着玩的?原先西郊发现的那些尸体数量已经很大了,如果要是他……等等!”

    于子言突然停了下来,惊得纪荀僵在了半空,动也不敢动。

    正打算偷偷溜走的曾野无辜的回过头,还以为是说它呢,愁眉苦脸的嘟囔“老夫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那…”

    “我们似乎都忘了一件事。”于子言瞪着一双丹凤眼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似是喃喃自语着说

    “西郊那一百多具尸体灵魂至今都没有找到一个,而且那件事发生后,就一直没了后续,耿裕民杀了这么多人却没有了后续,为什么?”

    听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也想起了一件事,问“当初西郊那个百鬼阵的阵眼是被玄家的人挖走的吗?”

    于子言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那符纸中煞气浓郁,如果挖出来的话,应该是需要我或者于子彤净化的。”

    “那怎么没有了!”纪荀的心也沉了沉,自西郊的事情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一件接着一件,让他们措手不及的同时也乱了方寸,而且西郊在那之后就一直没出乱子,他们也就没再想起。

    为了保险起见,于子言还是打电话给尚青问了一下,确实不是他们挖走的。

    挂断电话后,于子言有气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道

    “龙翻身,王诩墓里的石头,龙脉,旱魃,昆仑山,怨气,《九州玄空录》,观苍眼,还有……”

    纪荀咬着指甲盖想了半天,说

    “这些东西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系,我想…会不会是这样?龙翻身是因为姓耿的需要大量的怨气,昆仑山则是因为镇压着旱魃,而且同时又是龙脉之祖?啧,也不对,这是两条线,串不到一起啊!”

    于子言摇了摇头,睁开了眼睛,沉声道“对耿裕民来说,这是个一箭双雕的计划,纪荀你想,旱魃是僵尸,一切行动不过只是靠着喉头的一口气,也就是怨气,这是其一,其二就是龙脉,土可掩水,如果只是单纯的想破坏龙脉,那只需要用土掩埋就行,但这虽然是最直接的办法,却也是最费事的办法,可如果是以水为引,把怨气引入龙脉,然后……”

    “然后乱的就不只是锦阳了!其他地方也会受附近龙脉的影响!”纪荀暗自捏了把汗,想这耿裕民也太坏了吧。

    “那王诩墓里的那块阳宇石,还有已经被他们抢走的那块石头是怎么回事?哦,对了对了,还有观苍眼,观苍眼有什么用?”纪荀继续问,她可不想费脑筋去想,所以就只能窃取他人的成果了。

    “观…苍眼”于子言皱起了眉,沉思片刻后白了纪荀一眼,说“能有什么用,你还只是个半吊子。”

    “可…”

    “好了,我累了”说着于子言闭上了眼睛,不再理纪荀。

    其实观苍眼对于耿裕民的用处很显而易见,那就是收为己用,像盈淑那样。

    想着想着,于子言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始终在半梦半醒之间,怎么也睡不踏实,脑子里一直来来回回的想着之前自己和纪荀的对话。

    不知过了多久,于子言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猛的睁开眼睛,把馆长,尚青,纪荀还有周局长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伤口疼?”纪荀飘到于子言身边,关切的问。

    “龙翻身…龙翻身,我知道了!”于子言前所未有的激动,他下意识的想坐起来,却牵动了肋骨上的伤,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额头瞬间细汗密布。

    见状,周局长他们也凑了过来,让他慢慢说,别着急。

    于子言喘着气缓了好一会儿,才目光灼灼的看着在座的几人,沉声道

    “龙翻身的关键,就在把龙脉截断的那条引流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