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八章危机转移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呼…呼呼……”

    周奇感觉整个肺子都要炸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了几楼,只是一个劲盲目的往上爬。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他才感觉脚下变为了平地,那踩空的一脚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但他的腿已经无法再支撑起身体,眼前也一阵一阵的发黑。

    就在这时,尚青终于赶了过来,他看起来还好一些,最起码还能走过去把门推开。

    一股凉风瞬间钻了进来,吹的周奇一哆嗦,随后他就感觉到周身一阵刺骨的冷意,就好像…浑身尽在冰水里一样,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了深深的压抑,几近恐惧的压抑。

    尚青见周奇终于有了反应,走过去扶起他,不停的在他耳边问“周奇,在哪里?你有什么感觉?那个方位?”

    “在…”周奇的脸色已经白的发青,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嘴唇更是变得僵硬了起来,但他还是努力的抬起了手,下意识的指向了一个方向。

    有了明确的目标后,尚青也不敢再做耽搁,捏起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就甩了过去。

    随着一声‘急急如律令’,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与此同时,有一道黑影从她身边快速闪过,直直的向楼下窜去。

    人终于找到了,尚青本是松了口气,但很快又想起了什么,向门口跑去,刚好和随后爬上来的馆长打了个照面,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擦肩而过。

    馆长来到天台的时候,周奇已经抱起了周敏,一个劲的叫着她名字。

    “老先生,我妹妹她…”

    “没事的”馆长拍了拍周奇的肩,柔声道“你的妹妹阴气入体,虽然会大病一场,但并无性命之忧,你放心吧。”

    周奇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抱起周敏“那我们赶紧回去吧,省的我妈继续担心。”

    “这倒是不急,我们还是先送你妹妹去医院吧”说着馆长摸了摸周敏那苍白却饱满的额头“她在发烧。”

    “那…”周奇这才想起来尚青匆匆离开的背影,急道“那我妈她…”

    “没事,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妹妹,其他的交给小荀和尚青就好。”

    说罢,馆长率先下了楼,其实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一是因为刚才爬楼梯累的,二则是担心纪荀,她现在毕竟只是灵体,而且还是一点力量都没有的游魂,原先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鬼怪,现在对于她来说却是最致命的。

    一碗阳春面被周太太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纪荀凑上去嗅了嗅,一丝乳白色的精华就钻进了她鼻子里,她习惯性的吧咂了一下嘴,眼睛顿时享受似得闭了起来。

    “怎么样?”说着,周太太看着那碗阳春面叹了口气,却也笑了“敏敏和小奇最喜欢吃我做的阳春面了,每次都抢着吃,感觉给他们做多少都不够,唉,别家的孩子不管什么东西,吃几次就腻了,我家的两个就这阳春面吃了二十多年,都还没有吃腻。”

    周太太絮絮叨叨的说着,像是为对纪荀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的神色始终很哀伤,眉头一直皱着,可眼角和嘴角都带着笑意,看起来很暖。

    纪荀看的有些入神,不禁想,如果自己能有这么一位母亲…就好了。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客人,周太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问纪荀“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纪荀,伯母你叫我小荀就好!”

    周太太点了点头,又问“你…是怎么死的?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惜了,还没有男朋友吧?”

    “额…我还没死,至于男朋友…”纪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正想说什么,却见周太太看向了表。

    “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真是造孽啊!你说我们家这是怎么了!”

    纪荀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突然,她的心底升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恐惧,寒冷……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几乎是下意识的,纪荀的脑中出现就两个字——危险。

    “伯母小心!”纪荀想也没想就向周太太扑去。

    下一刻,一道黑影就堪堪擦着她的背窜了过去,纪荀只感觉背部一阵短暂却极其猛烈的剧痛,那痛并非是肉体上那般轻巧的疼痛,而是直击灵魂深处的战栗!

    “噗通”一声,周太太的背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发出一阵痛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纪荀推到了桌子下面。

    紧接着纪荀习惯性的掏向怀里,想也没想就做了个甩东西的东西。

    “急急如律令!”这五个字纪荀几乎就是脱口而出。

    静,出奇的静。

    那团黑影似乎也被那底气十足的五个字唬住了,愣愣的飘在半空中,纪荀则始终保持着投掷的东西,嘴还保持着‘令’的口型。

    一秒,两秒,三秒……

    “伯母快往外跑!”

    说完纪荀就张开双臂向那团黑影扑去,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就算是拼着魂飞魄散也不能让周太太有事!

    但那黑影似乎特别嫌弃纪荀,并没有让她抱着,而是轻巧的躲了开来,向还在桌子底下发懵的周太太窜去。

    纪荀怎么可能让它得逞,回身就继续向那团黑影扑去,结果却扑了空,不受控制的向桌面磕去。

    这一刻她也忘了自己并非实体,下意识的捂住脸,就等着和桌子上那碗阳春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从她所预料的部位传来,而是从背部和屁股传来了。

    与此同时,纪荀的脑子瞬时间乱成一片,她用力的甩了甩的头,这才懵懵懂懂的想起来自己是灵体,揉着屁股往起站。

    这一站不要紧,她的头顶顿时传来‘嘭’的一声。

    “啊!”纪荀捂着头顶,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躺在地上打滚,结果又被桌子磕了腿。

    ‘等等’纪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看了看自己胸前那块陌生又熟悉的布料,然后摸了摸脸上不算多,但却也不能忽视的皱纹,心里顿时喜忧掺半。

    可她并没有太多心里缓冲的时间,因为那团黑影已经扑面而来!

    “孙子!受死吧!”

    周太太,哦不,应该是纪荀,她大喊一声,然后就连滚带爬的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向门口而去。

    开什么玩笑?她虽然脑子里还记着什么掌心符和那些乱七八糟的驱邪招式,但就周太太的身体里一丢丢少的可怜的气,让她怎么用?在省着用也不够啊!

    所以,现在她眼前只有一条明路,那就是逃!麻利儿的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