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七章时间就是生命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叮”,“叮”,“叮”……

    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不停的回荡在整栋楼的每一层,随着数字变得越来越小,尚青,馆长和周奇也越来越紧张。

    直到电梯停在一层的时候,尚青和馆长同时看向周奇,周奇缓缓摇了摇头,示意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那么只可能在负一层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馆长二人已经掏出了‘甲午玉卿破煞符’,就等着门再度打开的时候往出甩了。

    失重感再次传来,三人都屏住了呼吸。

    慢慢的,‘1变成了‘1’,电梯也渐渐停了下来。

    这时馆长和尚青已经把‘甲午玉卿破煞符’平举到了身前,因为身边还有周奇在的缘故,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唯恐出了差池。

    伴随着‘叮’的一声脆响,一股冷气扑面而来,馆长率先往电梯外甩了一张破煞符,然后和尚青配合着,往两边各甩了一张。

    就在这一秒都不到的时间里,几乎令所有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啥事都没发生!

    “怎么可能?”尚青回头看向周奇“没什么感觉吗?”

    “没有”周奇眉头紧锁的摇了摇头“会不会根本就不在这栋楼里?”

    尚青看了看手表“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周小姐就凶多吉少了,时间不够了,现在还有五分钟就三点了。”

    “难道你们就要这么放弃了?”周奇再好的性子也崩溃了,他一把抓住尚青的衣领,吼道“那是一条命啊!你们……”

    尚青一边掏耳朵,一边把周奇推开,冷冷的说“我有说过要放弃吗?你能不能先冷静一点,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

    就在这时,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馆长突然开了口,他说“这栋楼,我们好像还有一个地方没去过。”

    闻言,尚青和周奇齐齐看向他,然后同时向电梯跑去,狂按着一排数字中最顶端的‘37’,可电梯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连门也没有关上。

    三人也不再浪费时间,冲出电梯就是一顿狂奔。

    还有五分钟,三十七层楼,这是一场速度与时间的考验,奖品就是周敏的命,真正意义上的‘时间就是生命’。

    他们输不起,即便只是一个简单的猜想他们都不能忽略,尤其是周奇。

    他发了疯似得拼命爬着楼梯,现在的他根本来不及多想,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救出妹妹,不能让家里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其实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到达目的地,是没有用的,而且极有可能成为炮灰,但作为哥哥,他根本来不及想这些。

    十五层…十六层…十七层

    周奇的双腿已经因为长久以来重复同一个动作而变得乏力,楼梯间因为长年不见太阳,所以很冷,但他身上的衣服却被汗水浸了个彻底。

    尽管是这样,他依然不敢有片刻的停歇,一边奋力的趴着楼梯,一边不住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每一秒对他的双腿来说都是煎熬,但他依旧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时间是丝毫不通人情的,没有人可以阻止得了它的步伐,周奇眼睁睁的看着秒针路过分针,然后来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

    纪荀看了眼表,两点五十七,她眉头皱的更紧了,但为了不让周太太担心,她只能舒展开眉头,柔声说

    “伯母,没事的,周敏和周奇都会平安回来的,您别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呢?我…”周太太一开口眼就红了,但已经流不出泪,只能干抽泣。

    于子言让纪荀来,不只是担心周敏,更是因为担心局长这一大家子的人,纪荀明白这一点,所以才留下来陪着周太太,一是怕她有闪失,二是怕她一个人会胡思乱想。

    看她一个劲的抽着鼻子,纪荀仿佛能感同身受她的担忧,现在两个孩子都随时可能面临危险,让她不去担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纪荀知道自己的所有安慰都很苍白无力,所以就换了个思路,开始转移她的注意力。

    “伯母,我有些饿了,您能帮我做些吃的吗?”

    “你不是…”周太太顿了顿,然后很是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哦,可以。”

    说着,周太太就像厨房走去,纪荀紧随其后的跟了过去,看着双脚不着地的自己,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周太太刚刚迟疑那一下的原因。

    她没有进厨房,只是在门口看着周太太忙碌的背影,不禁想起了奶奶。

    自那年奶奶离世后,就再没有人给她做过饭了,虽然现在也不愁吃喝,但馆子里的饭和家里人做的饭是不同的。

    这一刻,纪荀真的很渴望能有一个家,不是住的房子,而是有家人的屋子。

    她曾无数次看过万家灯火的场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境地,但相同的都是一个人,她一个人。

    已经二十三岁的她,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渴望婚姻与家庭,她有时会把‘爱情’挂在嘴边,可对于她来说,‘爱情’并不是生活的必须品。

    从很久很久之前她就清楚了一件事,她的婚姻中可以没有‘爱情’,经历过漫长的流浪,她只是迫切的希望有一个人能来扮演‘家人’这个角色。

    她想那个人一定要很温暖,爱笑,可以给她安全感。

    和于子言在一起,虽然有时候也很温馨,偶尔也会有家的感觉,但终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就算人家不打算结婚,她也不能一直赖着。

    也…没有机会赖着。

    想到这,纪荀就想起了那个关于‘三十岁’的魔咒,突然也明白了在泽普县时,于子言说的那句话。

    ‘一生那么短,何必再费力的挤进别人的生活里呢?’

    当时她还以为于子言是走忧郁的文艺风,却不料他是发自肺腑的真言。

    想想于子言这悲催而短暂的一生,纪荀的心里就觉得堵的慌,直到很久之后她才明白,那叫心疼。

    只是眼下造化弄人,阴错阳差,她只能在岁月的洪流中被命运耍的团团转,错以为了自己想要的那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