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五章苏醒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昏暗的走廊,阴森的灯光,就算纪荀自己也是个阴魂也有些瘆的慌,她晃晃悠悠的飘进太平间,就见曾野坐在一群阴魂中间,正老神在在的在讲故事,纪荀隐约听到了‘古董’和‘博物馆’几个字,不过也没有太在意,过去就把老头拽到了一边。

    那些阴魂听的正带劲,突然被打断了多少有些不满,但纪荀并没有离它们,急声对曾野说“帮我找个人。”

    “找人?”曾野推了推鼻梁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小眼镜,问“什么人?如果是你们说的那个姓耿的人,老夫可没办法。”

    纪荀哭笑不得“谁让你找他了,是个小护士,叫…叫周敏。”

    说着,纪荀把一张团的已经快不成样子的一寸照片放在曾野面前。

    见纪荀难得找它帮忙,曾野也不含糊,接过照片看了眼太平间里四处游荡的阴魂,说“那我叫我的朋友一起找找。”

    纪荀点点头,率先离开了,当她准备去护士站再看看的时候,却听于子言的病房里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飘进去一看才知道于子言那骚包终于醒了,纪荀开心的到处打转,等到那些大夫和护士走后,她忙来到于子言近前,把脸凑上去,小心翼翼的问

    “还知道我是谁吗?”

    “你……”

    于子言的神情还有些恍惚,纪荀见他眯着眼睛,以为他看不清,就又凑近了一些,结果半天也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

    “该不会是摔傻了吧?”纪荀喃喃自语。

    “我是想说你离我远点,吓死我了。”

    “……”纪荀撇撇嘴,嘟囔着说“你还能被吓住?且!”

    “谁一睁开眼看到这么丑的一张脸都会被吓到。”

    闻言,纪荀的鼻孔不停的收缩,然后方法,最后深吸一口气,硬生生的忍气吞声了。

    就在这时,曾野飘了进来,他先是对于子言作了个揖,然后对纪荀说

    “没找到。”

    “啊,那没事了!”纪荀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于子言醒了,她也不用无聊的呆坐在床边数他的睫毛了。

    关于小护士没来上班的事,纪荀并没有过多在意,保不齐人家是有什么事请假了。

    看着于子言死鱼一样的瘫在床上,纪荀就自责的不得了,忙前忙后的伺候着他,也幸亏没有别人在,要不看着东西满天飞,非跟昨晚的小护士一样吓得叫起来不可。

    于子言虽然还很是虚弱,整个人看起来毫无之前的生气,但大爷就是大爷,就算是挺尸都能挺出一种‘天下我有’的感觉。

    “后来怎……”

    “打住打住!”纪荀直接把于子言的话塞回了他的嘴里,闷声说“这几天你就好好养身体,别操那些闲心,尚青和馆长又不是废物。”

    于子言笑了笑“那我自己的事总可以问一下吧?”

    纪荀一副开恩的样子,大手一挥,把那天于子彤和黑白无常的对话讲给了于子言听,见他低着头所有所思,纪荀干咳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问

    “那个…你为什么只有三十年的寿命?还有,两年前的交易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早料到了纪荀会这么问,于子言挑了挑眉,笑道“这么关心我?不会是本来打算在我救了你后以身相许,结果发现要守寡,就来探听一下虚实吧?”

    “……”纪荀那个无语啊,但她也知道于子言是故意想扯开话题,就没再问,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既然人家不想说,她也不会非要去追问。

    “对了,周启生拜洛婉为师了。”说起这个,纪荀就有些纳闷,若有所思的问于子言“你知道这俩人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吗?”

    “应该是王佳那次吧,其实洛婉如果能找个普通人也不错,尚青也并不是很适合她。”

    纪荀疑惑“为什么这么说?”

    “二十多年来,她根本无法适应玄家的一切,她所追求的也不是那种勾心斗角的生活”说着于子言的嘴角不禁出现了一抹笑“希望她能真正的拥有新生。”

    看着这样的于子言,纪荀似乎开始有些明白现在他和洛婉之间那种微妙的感情了,不能算是友情,也不是亲情,更不是爱情,就是很单纯的希望对方好。

    这样难得悠闲的时光让纪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打趣道“不过要是那样的话,尚青就很可怜了。”

    于子言叹了口气,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纪荀,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嗯…”

    纪荀歪着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

    “要高,我特别喜欢大高个,就是那种人海茫茫,放眼望去就能一眼看到的那种感觉,不过也不能太高,那样的话亲嘴得累死,嗯…差不多你那么高就行,不过你可别误会啊,我的理想型不是你,我不喜欢毒舌,那样我一天从早被气到晚,保证三十年都活不到!”

    于子言朗声大笑,外面的护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进来一看却见于子言一个人在那笑,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摔傻了,就问了几句,然后再三叮嘱的说

    “不能有大动作,你的肋骨断了好几根,这么大笑你就不觉得疼?”

    于子言停下了笑,缓了口气后目送护士离开。

    “你…要不,休息一会儿?”纪荀看着于子言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有些自责,她光顾着自己了,愣是忘了眼前这个人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

    “没事”于子言摇了摇头,又问“然后呢?还有什么要求?”

    见于子言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纪荀皱了皱眉,反问“你呢?”

    于子言笑了“我就三十年寿命,就不去祸害别人家的闺女了。”

    再次提起这个关于‘三十’的话题,纪荀垂下了眸子,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问“到底为什么只有三十年?”

    “你不是说过嘛,我作息不规律,又抽烟那么凶,肯定活不过霍老板。”

    “真的…不能说吗?”纪荀垂下了头。

    “其实也不是不能,只是…”

    就在这关键时刻,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护士长拿着电话走了进来,交个了于子言。

    于子言安静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然后慢慢的眯起了眼睛,那冰冷的目光,看的纪荀和护士长皆是背后一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