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三章可怜、可恨之人,真正的救赎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警察局是极具正气的地方,是妖魔鬼怪永远都无法踏足之地,所以纪荀一来就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恨不得掉头就走,幸好馆长有招,用柳枝沾水给她开路,才让她好过一点。

    再次见到那个降头师,说实话纪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馆长说她这几天嘴也不张,根本没办法交流,纪荀想还是逼她先开口,再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纪荀没有等她回答,自顾自的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纪荀。”

    如此平淡的开场,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纪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这还是第一次在聊天方面觉得手足无措。

    突然,纪荀注意到了她已经溃烂的半边脸,想起修炼飞头降的危险,心里就琢磨着二者会不会有关系,就故作高深的眯起眼,幽幽道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反正都要死了,你心里的委屈与恨,还没有人知道,或许说出来也于事无补,但最起码可以在别人心里留下一些痕迹,也不枉来世间走一遭,不是吗?”

    果然,纪荀话一出口,那个降头师原本死寂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

    “不会有人明白的…呵,你们怎么可能明白。”

    见降头师的脸上满是忧伤,纪荀仿佛也被感染了,她垂下了眼眸,开始主动讲起了自己的事情。

    “那我先说说我的故事吧,我从懂事起就没有见过父母,孤儿院的生活你懂吗?那里比外面的大社会还要弱肉强食,后来孤儿院没了,我就一个人流浪,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你看我现在有吃有喝,穿的也人模狗样的,可你能想象到我曾经的生活吗?你能……”

    “我能!”

    降头师的声音很轻,就像一滴水落在了纪荀的心湖上,虽然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浪,却深深的融入了她心中。

    那个降头师垂着头,凄凉一笑,说

    “我们其实一样,你比我好一点,最起码现在过得不错,但我也比你好一点,曾经过得不错。”

    盈淑,是她的名字,在很久很久之前,人们夸她总会用到‘人如其名’这四个字。

    那时的她,长得虽然不算是惊艳,却也耐看,所以22岁就遇到了真命天子,最起码她那时…是这么认为的。

    盈淑的丈夫是一家小型上市公司的老板,还算有些身家,俩人的小日子一直过得不错。

    盈淑24岁的时候,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两人都很高兴,每天都盼着这个宝贝的到来,可天不遂人愿,盈淑不幸小产了。

    其后的三年,她都没能再有孩子,等到有了身孕后,她的丈夫却出轨了。

    盈淑因为受了刺激,再次小产,她的丈夫因为愧疚,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可当医生说她不能再生育的时候,她的婆婆出现了,非要逼着盈淑的丈夫和她离婚。

    虽然最后因为盈淑父母的努力,婚没有离成,但她的婆婆总是会找一些偏方让她试,说是这样就可以怀上孩子。

    一开始盈淑也愿意尝试,但后来她的婆婆就越来越变本加厉,因为这个她被送进医院不是一次两次。

    她有父亲,也有母亲,可他们因为不想放过这么一个好女婿,竟也帮着她的婆婆到处找偏方。

    直到有一天,他们带来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说…她是一名降头师!

    “降头师?”纪荀心中一沉“我记得降头术里没有让女人怀孕的法子啊!”

    盈淑点点头“所以…我并没有怀孕。”

    那个降头师是一个半吊子,说白了就是出来坑蒙拐骗的,但那半吊子也有点本事,把盈淑一家人骗的团团转,最后那个半吊子为了能长期赚票子,竟告诉盈淑的婆婆修炼降头术对怀孩子有帮助。

    盈淑当然不信,还在网上查,并没有查到任何相关的东西,但她的公公婆婆和父母不听,逼着她跟那个半吊子学降头术,她告诉了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能站在自己这边,可她的丈夫整日忙着和别的女人亲热,哪里顾得上管她。

    最终,盈淑被逼的没办法,只好听话。

    可半吊子终归是半吊子,在一次意外中,盈淑因为被降头反噬,毁了容。

    此后的生活可以想象,她的丈夫不愿意回家面对一个丑八怪,她的婆婆强烈要求离婚,她的父母看女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没办法了,就同意了离婚,但要了很多钱,很多很多,至于有多少,盈淑并没有见过,因为那些钱全给他的弟弟娶媳妇用了。

    离婚后,她的父母就让她住进了一间很简陋的小屋,就是她带警察去的那里。

    住在那间又小又臭的小屋,盈淑早已心灰意冷,几次想过轻生,却又不甘心。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是说只有做错事才会受惩罚吗?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却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一次次失去孩子,被丈夫背叛,被婆婆逼着吃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被父母遗弃,甚至毁容!

    最后的唯一温暖,不过是她的父母怕她渴死饿死冻死,会时常来给她送东西!

    “你的父母…”纪荀吸了吸鼻子,却没有泪。

    “应该算是养父母吧”盈淑凄凉一笑,纪荀竟也不觉得她面目狰狞了。

    不甘心就这么死去的盈淑,在一个月后离开了那间屋子,她找到了那个半吊子降头师,用刀威胁她,逼她把所有会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还得到了一本很厉害的书。

    等盈淑全部学会后,她就杀了那个半吊子,那个把她害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不得不说降头术害人的点子精彩各异,她用自己学到的东西,拿她的丈夫,婆婆还有养父养母做实验,看着他们一个个痛苦的死去,盈淑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从前,都是别人掌控她的人生,现在终于轮到她去掌握别人的生死了,那种把人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快感让她兴奋,甚至疯狂!

    说到这里,纪荀从盈淑的眼中看到了骇人的光芒,她放声大笑,就像一个疯子。

    馆长和尚青见后唯恐纪荀有危险,就要往里冲,却被她用眼神制止了。

    盈淑笑了很久,笑到最后她的眼角流出了泪,然后她就不动了,呆呆的缩在那里,就像纪荀一开始进来看到的那样。

    见她终于平静了下来,纪荀小心翼翼的说了四个字。

    “茅山道术。”

    “茅山道术?”盈淑一愣,然后嘴角勾起了一个冷冷的弧度。

    有邪必有正,盈淑用邪术杀了那么多人,自然引起了白派的注意。

    有一天,一个茅山小道士来到了她的面前,张口就说要替天行道,那时候的盈淑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她已经杀红了眼。

    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作为初学者的盈淑还是略输一筹,就是这一次,她见到了耿裕民!

    “耿裕民?”纪荀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谁,她正想再问些什么,可盈淑却突然失控了。

    她大力的锤着桌子,弄得手铐‘哗哗’作响,嘴里也发出了嘶哑难听的声音。

    “什么茅山道术,不就是欺负我还没成气候嘛!最后不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哈哈哈,纪荀,你想知道他死的有多惨吗?哈哈哈!我把他的肠子掏了出来喂狗,心脏掏出来喂猫,手啊脚啊的分别埋在了不同的地方,你说我这个办法好不好?好不好?哈哈哈……”

    “不好!”纪荀拍案而起,这动作不仅镇住了盈淑,还把馆长和尚青吓了一跳,他们以为纪荀被盈淑给刺激到了。

    “你知不知道你真正的仇人是谁!”纪荀一把抓起了盈淑的领子,紧紧的贴着她那张让人看到就背脊发寒的脸,恶狠狠的说

    “盈淑啊盈淑,你还真是蠢到家了!你以为耿裕民是你的救命恩人吗?你以为他是赐予你力量的人吗?别傻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么巧?一个半吊子手里怎么可能有什么厉害的书?如果有,她自己为什么不学,还傻乎乎的等你去杀她!你知不知道自己怎么被抓住的,嗯?你难道还没反应过来吗?在这件事里,姓耿的一开始就把你当成了弃子!”

    “不…不是的,耿老板他……”

    “还一口一个耿老板,哼,真是蠢得可怜”纪荀把盈淑推回椅子里,直起身冷冷的看着她

    “你就没觉得天下所有的巧合都被你占了吗?原先的那些先不说,就在你快被那个茅山道士杀死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他不仅救了你,还教你降头术,盈淑,回首看看你的经历吧,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个悉心教你,还不求回报的人!”

    “不…不是的!”

    纪荀没有理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继续道

    “盈淑,你没有错,所以你觉得自己遭受的一切很不公平,可那些孩子有错吗?你没有孩子,你的一切都毁在离你而去的孩子身上,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都是怎么没有的?”

    盈淑的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了,她问“怎么…没有的?”

    “是耿裕民,他一开始就在算计着一切,就为了今天让你成为弃子!”

    “是…他?是他!”盈淑再次激动了起来,她大力的捶着桌子,怒吼“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耿裕民有多厉害,你应该很清楚,报仇?根本不可能,而且你也不可能从这里出去”说着,纪荀转过头,定定的看着盈淑,半晌后,她说了五个字。

    “我可以帮你!”

    盈淑的眼睛睁得老大,她看着纪荀,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她说“那你帮帮我!帮帮我!帮我报仇!帮我的孩子报仇!”

    “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纪荀笑了笑“我刚才说了,没有人帮你是不求回报的。”

    “你…想要什么?”盈淑笑了,笑的很天真“只要你帮我报仇,我什么都可以,肠子吗?还是心脏?还是……”

    “我要你解除那些孩子的降头术”纪荀忍着干呕打断了盈淑的话,见她突然没了反应,纪荀一阵懊恼,想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但她已经不想留在这里面对盈淑了,她走到门边,只说了一句话,就推门离开了。

    她说“你死去的孩子,说不定就投胎成了其中一个。”

    离开了审讯室后,纪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她很累,也很难受,或许是为了盈淑的遭遇,更或者是因为这个有些畸形的世界。

    馆长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点燃了一支烟,轻声说“这个世界,有光明就会有黑暗,就连那么大的太阳都不可能普照世界万物,更何况是人心?如果看到了一处黑暗,就觉得全世界都不再光明了,那你也就只能活在黑暗之中了。”

    “可是…盈淑今天的结局,谁来买单?”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能让所有角落都有阳光,但可以尽自己所能,让更多人得到阳光”馆长吸了一大口烟,然后吐出,说

    “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所背负的责任,其实不止是我们,也不止是那些有能力的人,就算是个普通人,他倾听了朋友的不快与烦恼,何尝不是带给了那个人阳光呢?”

    “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能没有黑暗与不公?”

    “永远不可能,但我们可以尽自己所能,减少黑暗,不是吗?”

    馆长的一席话,让纪荀受益良多,其实她并不确定耿裕民是不是把盈淑害成这样的人,她只是想转移盈淑的恨,让她救那些孩子。

    所以她不敢再看盈淑,因为她觉得自己骗了这个可怜人,也利用了这个可怜人。

    馆长说的没错,黑暗永远不可能完全清除,可我们却能尽自己所能减少黑暗,盈淑的悲剧已经酿成,已经有太多无辜的生命被她残害,让悲剧就此停止,是她,也是纪荀唯一该做的事情。

    这,才是那些可怜、可恨之人,真正的救赎。

    警察局是极具正气的地方,是妖魔鬼怪永远都无法踏足之地,所以纪荀一来就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恨不得掉头就走,幸好馆长有招,用柳枝沾水给她开路,才让她好过一点。

    再次见到那个降头师,说实话纪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馆长说她这几天嘴也不张,根本没办法交流,纪荀想还是逼她先开口,再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纪荀没有等她回答,自顾自的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纪荀。”

    如此平淡的开场,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纪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这还是第一次在聊天方面觉得手足无措。

    突然,纪荀注意到了她已经溃烂的半边脸,想起修炼飞头降的危险,心里就琢磨着二者会不会有关系,就故作高深的眯起眼,幽幽道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反正都要死了,你心里的委屈与恨,还没有人知道,或许说出来也于事无补,但最起码可以在别人心里留下一些痕迹,也不枉来世间走一遭,不是吗?”

    果然,纪荀话一出口,那个降头师原本死寂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松动。

    “不会有人明白的…呵,你们怎么可能明白。”

    见降头师的脸上满是忧伤,纪荀仿佛也被感染了,她垂下了眼眸,开始主动讲起了自己的事情。

    “那我先说说我的故事吧,我从懂事起就没有见过父母,孤儿院的生活你懂吗?那里比外面的大社会还要弱肉强食,后来孤儿院没了,我就一个人流浪,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你看我现在有吃有喝,穿的也人模狗样的,可你能想象到我曾经的生活吗?你能……”

    “我能!”

    降头师的声音很轻,就像一滴水落在了纪荀的心湖上,虽然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浪,却深深的融入了她心中。

    那个降头师垂着头,凄凉一笑,说

    “我们其实一样,你比我好一点,最起码现在过得不错,但我也比你好一点,曾经过得不错。”

    盈淑,是她的名字,在很久很久之前,人们夸她总会用到‘人如其名’这四个字。

    那时的她,长得虽然不算是惊艳,却也耐看,所以22岁就遇到了真命天子,最起码她那时…是这么认为的。

    盈淑的丈夫是一家小型上市公司的老板,还算有些身家,俩人的小日子一直过得不错。

    盈淑24岁的时候,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两人都很高兴,每天都盼着这个宝贝的到来,可天不遂人愿,盈淑不幸小产了。

    其后的三年,她都没能再有孩子,等到有了身孕后,她的丈夫却出轨了。

    盈淑因为受了刺激,再次小产,她的丈夫因为愧疚,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可当医生说她不能再生育的时候,她的婆婆出现了,非要逼着盈淑的丈夫和她离婚。

    虽然最后因为盈淑父母的努力,婚没有离成,但她的婆婆总是会找一些偏方让她试,说是这样就可以怀上孩子。

    一开始盈淑也愿意尝试,但后来她的婆婆就越来越变本加厉,因为这个她被送进医院不是一次两次。

    她有父亲,也有母亲,可他们因为不想放过这么一个好女婿,竟也帮着她的婆婆到处找偏方。

    直到有一天,他们带来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说…她是一名降头师!

    “降头师?”纪荀心中一沉“我记得降头术里没有让女人怀孕的法子啊!”

    盈淑点点头“所以…我并没有怀孕。”

    那个降头师是一个半吊子,说白了就是出来坑蒙拐骗的,但那半吊子也有点本事,把盈淑一家人骗的团团转,最后那个半吊子为了能长期赚票子,竟告诉盈淑的婆婆修炼降头术对怀孩子有帮助。

    盈淑当然不信,还在网上查,并没有查到任何相关的东西,但她的公公婆婆和父母不听,逼着她跟那个半吊子学降头术,她告诉了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能站在自己这边,可她的丈夫整日忙着和别的女人亲热,哪里顾得上管她。

    最终,盈淑被逼的没办法,只好听话。

    可半吊子终归是半吊子,在一次意外中,盈淑因为被降头反噬,毁了容。

    此后的生活可以想象,她的丈夫不愿意回家面对一个丑八怪,她的婆婆强烈要求离婚,她的父母看女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没办法了,就同意了离婚,但要了很多钱,很多很多,至于有多少,盈淑并没有见过,因为那些钱全给他的弟弟娶媳妇用了。

    离婚后,她的父母就让她住进了一间很简陋的小屋,就是她带警察去的那里。

    住在那间又小又臭的小屋,盈淑早已心灰意冷,几次想过轻生,却又不甘心。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是说只有做错事才会受惩罚吗?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却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一次次失去孩子,被丈夫背叛,被婆婆逼着吃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被父母遗弃,甚至毁容!

    最后的唯一温暖,不过是她的父母怕她渴死饿死冻死,会时常来给她送东西!

    “你的父母…”纪荀吸了吸鼻子,却没有泪。

    “应该算是养父母吧”盈淑凄凉一笑,纪荀竟也不觉得她面目狰狞了。

    不甘心就这么死去的盈淑,在一个月后离开了那间屋子,她找到了那个半吊子降头师,用刀威胁她,逼她把所有会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还得到了一本很厉害的书。

    等盈淑全部学会后,她就杀了那个半吊子,那个把她害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不得不说降头术害人的点子精彩各异,她用自己学到的东西,拿她的丈夫,婆婆还有养父养母做实验,看着他们一个个痛苦的死去,盈淑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从前,都是别人掌控她的人生,现在终于轮到她去掌握别人的生死了,那种把人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快感让她兴奋,甚至疯狂!

    说到这里,纪荀从盈淑的眼中看到了骇人的光芒,她放声大笑,就像一个疯子。

    馆长和尚青见后唯恐纪荀有危险,就要往里冲,却被她用眼神制止了。

    盈淑笑了很久,笑到最后她的眼角流出了泪,然后她就不动了,呆呆的缩在那里,就像纪荀一开始进来看到的那样。

    见她终于平静了下来,纪荀小心翼翼的说了四个字。

    “茅山道术。”

    “茅山道术?”盈淑一愣,然后嘴角勾起了一个冷冷的弧度。

    有邪必有正,盈淑用邪术杀了那么多人,自然引起了白派的注意。

    有一天,一个茅山小道士来到了她的面前,张口就说要替天行道,那时候的盈淑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她已经杀红了眼。

    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作为初学者的盈淑还是略输一筹,就是这一次,她见到了耿裕民!

    “耿裕民?”纪荀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谁,她正想再问些什么,可盈淑却突然失控了。

    她大力的锤着桌子,弄得手铐‘哗哗’作响,嘴里也发出了嘶哑难听的声音。

    “什么茅山道术,不就是欺负我还没成气候嘛!最后不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哈哈哈,纪荀,你想知道他死的有多惨吗?哈哈哈!我把他的肠子掏了出来喂狗,心脏掏出来喂猫,手啊脚啊的分别埋在了不同的地方,你说我这个办法好不好?好不好?哈哈哈……”

    “不好!”纪荀拍案而起,这动作不仅镇住了盈淑,还把馆长和尚青吓了一跳,他们以为纪荀被盈淑给刺激到了。

    “你知不知道你真正的仇人是谁!”纪荀一把抓起了盈淑的领子,紧紧的贴着她那张让人看到就背脊发寒的脸,恶狠狠的说

    “盈淑啊盈淑,你还真是蠢到家了!你以为耿裕民是你的救命恩人吗?你以为他是赐予你力量的人吗?别傻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么巧?一个半吊子手里怎么可能有什么厉害的书?如果有,她自己为什么不学,还傻乎乎的等你去杀她!你知不知道自己怎么被抓住的,嗯?你难道还没反应过来吗?在这件事里,姓耿的一开始就把你当成了弃子!”

    “不…不是的,耿老板他……”

    “还一口一个耿老板,哼,真是蠢得可怜”纪荀把盈淑推回椅子里,直起身冷冷的看着她

    “你就没觉得天下所有的巧合都被你占了吗?原先的那些先不说,就在你快被那个茅山道士杀死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他不仅救了你,还教你降头术,盈淑,回首看看你的经历吧,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个悉心教你,还不求回报的人!”

    “不…不是的!”

    纪荀没有理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继续道

    “盈淑,你没有错,所以你觉得自己遭受的一切很不公平,可那些孩子有错吗?你没有孩子,你的一切都毁在离你而去的孩子身上,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都是怎么没有的?”

    盈淑的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了,她问“怎么…没有的?”

    “是耿裕民,他一开始就在算计着一切,就为了今天让你成为弃子!”

    “是…他?是他!”盈淑再次激动了起来,她大力的捶着桌子,怒吼“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耿裕民有多厉害,你应该很清楚,报仇?根本不可能,而且你也不可能从这里出去”说着,纪荀转过头,定定的看着盈淑,半晌后,她说了五个字。

    “我可以帮你!”

    盈淑的眼睛睁得老大,她看着纪荀,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她说“那你帮帮我!帮帮我!帮我报仇!帮我的孩子报仇!”

    “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纪荀笑了笑“我刚才说了,没有人帮你是不求回报的。”

    “你…想要什么?”盈淑笑了,笑的很天真“只要你帮我报仇,我什么都可以,肠子吗?还是心脏?还是……”

    “我要你解除那些孩子的降头术”纪荀忍着干呕打断了盈淑的话,见她突然没了反应,纪荀一阵懊恼,想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但她已经不想留在这里面对盈淑了,她走到门边,只说了一句话,就推门离开了。

    她说“你死去的孩子,说不定就投胎成了其中一个。”

    离开了审讯室后,纪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她很累,也很难受,或许是为了盈淑的遭遇,更或者是因为这个有些畸形的世界。

    馆长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点燃了一支烟,轻声说“这个世界,有光明就会有黑暗,就连那么大的太阳都不可能普照世界万物,更何况是人心?如果看到了一处黑暗,就觉得全世界都不再光明了,那你也就只能活在黑暗之中了。”

    “可是…盈淑今天的结局,谁来买单?”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能让所有角落都有阳光,但可以尽自己所能,让更多人得到阳光”馆长吸了一大口烟,然后吐出,说

    “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所背负的责任,其实不止是我们,也不止是那些有能力的人,就算是个普通人,他倾听了朋友的不快与烦恼,何尝不是带给了那个人阳光呢?”

    “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能没有黑暗与不公?”

    “永远不可能,但我们可以尽自己所能,减少黑暗,不是吗?”

    馆长的一席话,让纪荀受益良多,其实她并不确定耿裕民是不是把盈淑害成这样的人,她只是想转移盈淑的恨,让她救那些孩子。

    所以她不敢再看盈淑,因为她觉得自己骗了这个可怜人,也利用了这个可怜人。

    馆长说的没错,黑暗永远不可能完全清除,可我们却能尽自己所能减少黑暗,盈淑的悲剧已经酿成,已经有太多无辜的生命被她残害,让悲剧就此停止,是她,也是纪荀唯一该做的事情。

    这,才是那些可怜、可恨之人,真正的救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