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二章源源不断的麻烦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三天后,于子言的情况稳定了下来,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他已经被本院的医生称为了医学界的奇迹,要不是警方不让大肆宣传,怕是这会儿各大媒体都开始报道他的光荣事迹了。

    至于小艾,她在入院的第二天就醒了,对于那晚的事,她一点点印象都没有,对此,人们都觉得疑惑,洛婉说可能是观苍眼的力量太过于强大,控制住了小艾的意识。

    纪荀的身体没有多大的伤,只是右胳膊上的大牙印子让小艾受了些苦头,还有就是对于一个勤奋好学的孩子来说,不能上学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当然,这其中最痛苦的就是纪荀了,因为吸了于子言那个骚包血的关系,小艾和她的身体已经融合的相当深入了,更坏的消息是馆长的摄魂鉴在那晚被打碎了,就算能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修好的,所以小艾的魂魄出不来,她也回不去。

    这时她才想起于子彤当时的话,原本纪荀还不信,可现在却不得不信了。

    其实她是可以暂居在小艾的身体里的,但对于一个一直以来向往着36d的女性来说,她实在是受不了那比她还平的飞机场,再说了,就小艾那小身板,她干嘛也不方便啊!

    所以,纪荀还是选择做一名游魂,反正她现在升级了,可以碰到东西,而且想去哪就去哪的机会这辈子可不常有。

    对于小艾到了纪荀身体里后,观苍眼却没有完全失控,大开杀戒的原因,洛婉也解释不清,于是人们就推测,可能是缺少了某些必要的因素,至于那个因素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这天,纪荀正在于子言的病房里百无聊赖的锻炼身体,尚青和馆长走了进来。

    最近纪荀一直都没有看到洛婉,心里担心,又不好直接问,后来听尚青说她回了北京,而且还是和周启生一起,纪荀一时没明白过来,就顺嘴问了一句,这才知道周启生自那晚后就拜了洛婉为师。

    但他资质不行,直到现在连催动符纸的口诀都记不住,更别提画符了。

    进了病房后,馆长和尚青先是问了下于子言的近况,这人一直醒不过来谁都着急,但也没办法,只能等。

    闲聊了一会儿后,几人就说起了正事,先是那个降头师,她是自觉带着馆长等人去她住处的。

    那是一件很简陋,满是臭味的屋子,警察在里面发现了四具小孩子的尸体,最后和那四颗头一对,完全匹配,那个降头师当场就被抓进了局子里。

    据馆长说,那四个孩子中的其中一个,是小艾他们老师的孩子,他也是在家长认领尸体的时候才知道的。

    纪荀一听,这才想起了那天去舒和斋的路上,小艾和她说起的事,当时她没在意,现在却是后悔莫及。

    记得小艾讲故事的时候提到过,那个体育老师最后见到的是个孩子头,下面还有些肠子肚子,那分明就是人头附肚童神,如果那时候纪荀就警觉起来,更或者是跟于子言提一嘴,或许就没这么多事了。

    “对了,那些孩子的降头术解了吗?”纪荀问。

    馆长贼眉鼠眼的点着烟,吸了口后,皱眉道

    “我们就是为这事来的,那降头师就是一个心理变态,她自觉的带我们找到她的住处,根本不是因为什么良心发现,而是想让我们抓到她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孩子一步步向死亡走去,却束手无策,她想用这种方式证明降头术比茅山道术强!”

    “我记得茅山道术是可以解除降头术的啊!”纪荀转头问尚青“你们玄家就没有一个修炼茅山道术的?”

    “有是有,但都解不了,那个女人用的都是她自己研究出的降头术。”

    “那可怎…等等”纪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子一抖缩到了于子言身边,警惕的看着两人,说

    “那你们不赶紧想办法,来跟我说这些干嘛?”

    尚青看了眼馆长,示意让他说。

    只见馆长眯着眼嘿嘿一笑,说

    “小荀啊,你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太多人知道,如果警局那边派心理专家活审讯专家,那势必就得把一切原原本本的讲给人家听,你说这多麻烦,是不是?于是我们就想啊,你和她毕竟之前就接触过,而且还把人家骗到了车上!好歹比我们熟,肯定会有一些共同话题,所以……”

    纪荀一听,这才伸展开身子,看馆长那猥琐的表情,她还以为那个降头师好女色呢,这给她吓得。

    既然只是动动嘴皮子劝一劝,那她自然是满口答应,毕竟她也很关心那些孩子,不想在看到这些祖国的花朵受摧残。

    说完降头师的事,接下来就是那姓耿的事了,正如馆长和纪荀所想,那个被警局抓起来的男人确实不姓耿。

    据警局调出来的资料所述,那男人姓方,是个流浪汉。

    对于那晚的事,他的描述就是整个人跟做梦似得,迷迷糊糊的,能看到,能听到,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其实站在楼边的时候他已经要吓尿了,但还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抱着纪荀的身体跳了下去。

    至于那些当时被纪荀等人认为成是姓耿的手下,其实只是一些街头痞子,收了钱办事,所以才会那么不济,被于子言三下两下就全打趴下了。

    其实按理说当时于子言应该是能察觉到不对劲的,但他那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纪荀的身体和那’姓耿的’身上,所以才没有发觉。

    “那那些小混混也没说给他们钱的是谁?”纪荀问。

    “那个姓方的流浪汉呗,还能是谁!”尚青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全,看来是气坏了。

    其实不光是他,所有人都很气,于子言要是醒了知道这事,虽然不可能像纪荀这样气的跟个帕金森患者似得,但也是要郁闷好久的。

    他是个心性很高的人,骨子里就有股傲气,你说他为了能让警察抓到活的罪犯,命都快搭进去了,结果却抓到个不想干的人,这不是面子问题,是尊严和面子加一起的问题!

    忙活了半天,连对手面都没见上,纪荀就没见过比这还丢人的事。

    “你们说姓耿的是通过什么方式控制的那个流浪汉?那晚他会不会就在附近,就…对了!”纪荀一拍脑门,暗骂自己忘了大事,忙问

    “你们有没有从那个流浪汉身上搜出两瓶血?”

    尚青和馆长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没有!”

    纪荀听后一会儿蹲在地上捂住脸,一会儿站起来抓耳挠腮,一番折腾后,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捂着胸口继续问“那现场呢?警察搜证殡仪馆的时候有没有发现?”

    尚青和馆长再次对视,继续齐齐摇头,异口同声的回道“也没有!”

    “天呐!”纪荀都要崩溃了,一个劲的敲着自己的头。

    两人从纪荀这一系列的动作,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馆长掐掉了烟,沉声道“小荀,你先别急,先说清楚?”

    纪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把事情所有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害怕。

    听完后,尚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纪荀怒道“你怎么不找个机会先跟我们说啊!于子言和于子彤都是阳间阴司,他们的血能随便给人吗?你…你真是……”

    看了尚青的反应,纪荀自知理亏,窝在一边不敢说话,馆长却是护短,他抬起眼皮看了尚青一眼,阴沉着脸,说

    “如果你站在小荀的位置,把小艾换成洛小姐,你敢冒险和别人说吗?”

    尚青一听,也不说话了,安静的坐了下来。

    馆长叹了口气,本想再点一支烟,可看了眼于子言,又放了回去,柔声对纪荀说

    “小荀啊,你也知道阳间阴司的血与寻常人不同,他们的血液中本就蕴含着力量和强大的灵力,如果是放在从前,倒也没什么,但现在可是科技时代啊,培养克隆人都成了小事一桩,如果…唉,你这次真的应该先跟我们商量一下的!”

    听馆长这么一说,纪荀才意识到这件事真正的严重性,起初她只是认为姓耿的会复活旱魃,却不料还有这么一层厉害关系。

    不过好在她还有减轻罪过的机会,只要能说服那个降头师放下夙愿,顺便说出点有用的消息,它就能将功补过了。

    三天后,于子言的情况稳定了下来,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他已经被本院的医生称为了医学界的奇迹,要不是警方不让大肆宣传,怕是这会儿各大媒体都开始报道他的光荣事迹了。

    至于小艾,她在入院的第二天就醒了,对于那晚的事,她一点点印象都没有,对此,人们都觉得疑惑,洛婉说可能是观苍眼的力量太过于强大,控制住了小艾的意识。

    纪荀的身体没有多大的伤,只是右胳膊上的大牙印子让小艾受了些苦头,还有就是对于一个勤奋好学的孩子来说,不能上学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当然,这其中最痛苦的就是纪荀了,因为吸了于子言那个骚包血的关系,小艾和她的身体已经融合的相当深入了,更坏的消息是馆长的摄魂鉴在那晚被打碎了,就算能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修好的,所以小艾的魂魄出不来,她也回不去。

    这时她才想起于子彤当时的话,原本纪荀还不信,可现在却不得不信了。

    其实她是可以暂居在小艾的身体里的,但对于一个一直以来向往着36d的女性来说,她实在是受不了那比她还平的飞机场,再说了,就小艾那小身板,她干嘛也不方便啊!

    所以,纪荀还是选择做一名游魂,反正她现在升级了,可以碰到东西,而且想去哪就去哪的机会这辈子可不常有。

    对于小艾到了纪荀身体里后,观苍眼却没有完全失控,大开杀戒的原因,洛婉也解释不清,于是人们就推测,可能是缺少了某些必要的因素,至于那个因素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这天,纪荀正在于子言的病房里百无聊赖的锻炼身体,尚青和馆长走了进来。

    最近纪荀一直都没有看到洛婉,心里担心,又不好直接问,后来听尚青说她回了北京,而且还是和周启生一起,纪荀一时没明白过来,就顺嘴问了一句,这才知道周启生自那晚后就拜了洛婉为师。

    但他资质不行,直到现在连催动符纸的口诀都记不住,更别提画符了。

    进了病房后,馆长和尚青先是问了下于子言的近况,这人一直醒不过来谁都着急,但也没办法,只能等。

    闲聊了一会儿后,几人就说起了正事,先是那个降头师,她是自觉带着馆长等人去她住处的。

    那是一件很简陋,满是臭味的屋子,警察在里面发现了四具小孩子的尸体,最后和那四颗头一对,完全匹配,那个降头师当场就被抓进了局子里。

    据馆长说,那四个孩子中的其中一个,是小艾他们老师的孩子,他也是在家长认领尸体的时候才知道的。

    纪荀一听,这才想起了那天去舒和斋的路上,小艾和她说起的事,当时她没在意,现在却是后悔莫及。

    记得小艾讲故事的时候提到过,那个体育老师最后见到的是个孩子头,下面还有些肠子肚子,那分明就是人头附肚童神,如果那时候纪荀就警觉起来,更或者是跟于子言提一嘴,或许就没这么多事了。

    “对了,那些孩子的降头术解了吗?”纪荀问。

    馆长贼眉鼠眼的点着烟,吸了口后,皱眉道

    “我们就是为这事来的,那降头师就是一个心理变态,她自觉的带我们找到她的住处,根本不是因为什么良心发现,而是想让我们抓到她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孩子一步步向死亡走去,却束手无策,她想用这种方式证明降头术比茅山道术强!”

    “我记得茅山道术是可以解除降头术的啊!”纪荀转头问尚青“你们玄家就没有一个修炼茅山道术的?”

    “有是有,但都解不了,那个女人用的都是她自己研究出的降头术。”

    “那可怎…等等”纪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子一抖缩到了于子言身边,警惕的看着两人,说

    “那你们不赶紧想办法,来跟我说这些干嘛?”

    尚青看了眼馆长,示意让他说。

    只见馆长眯着眼嘿嘿一笑,说

    “小荀啊,你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太多人知道,如果警局那边派心理专家活审讯专家,那势必就得把一切原原本本的讲给人家听,你说这多麻烦,是不是?于是我们就想啊,你和她毕竟之前就接触过,而且还把人家骗到了车上!好歹比我们熟,肯定会有一些共同话题,所以……”

    纪荀一听,这才伸展开身子,看馆长那猥琐的表情,她还以为那个降头师好女色呢,这给她吓得。

    既然只是动动嘴皮子劝一劝,那她自然是满口答应,毕竟她也很关心那些孩子,不想在看到这些祖国的花朵受摧残。

    说完降头师的事,接下来就是那姓耿的事了,正如馆长和纪荀所想,那个被警局抓起来的男人确实不姓耿。

    据警局调出来的资料所述,那男人姓方,是个流浪汉。

    对于那晚的事,他的描述就是整个人跟做梦似得,迷迷糊糊的,能看到,能听到,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其实站在楼边的时候他已经要吓尿了,但还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抱着纪荀的身体跳了下去。

    至于那些当时被纪荀等人认为成是姓耿的手下,其实只是一些街头痞子,收了钱办事,所以才会那么不济,被于子言三下两下就全打趴下了。

    其实按理说当时于子言应该是能察觉到不对劲的,但他那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纪荀的身体和那’姓耿的’身上,所以才没有发觉。

    “那那些小混混也没说给他们钱的是谁?”纪荀问。

    “那个姓方的流浪汉呗,还能是谁!”尚青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全,看来是气坏了。

    其实不光是他,所有人都很气,于子言要是醒了知道这事,虽然不可能像纪荀这样气的跟个帕金森患者似得,但也是要郁闷好久的。

    他是个心性很高的人,骨子里就有股傲气,你说他为了能让警察抓到活的罪犯,命都快搭进去了,结果却抓到个不想干的人,这不是面子问题,是尊严和面子加一起的问题!

    忙活了半天,连对手面都没见上,纪荀就没见过比这还丢人的事。

    “你们说姓耿的是通过什么方式控制的那个流浪汉?那晚他会不会就在附近,就…对了!”纪荀一拍脑门,暗骂自己忘了大事,忙问

    “你们有没有从那个流浪汉身上搜出两瓶血?”

    尚青和馆长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没有!”

    纪荀听后一会儿蹲在地上捂住脸,一会儿站起来抓耳挠腮,一番折腾后,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捂着胸口继续问“那现场呢?警察搜证殡仪馆的时候有没有发现?”

    尚青和馆长再次对视,继续齐齐摇头,异口同声的回道“也没有!”

    “天呐!”纪荀都要崩溃了,一个劲的敲着自己的头。

    两人从纪荀这一系列的动作,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馆长掐掉了烟,沉声道“小荀,你先别急,先说清楚?”

    纪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把事情所有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害怕。

    听完后,尚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纪荀怒道“你怎么不找个机会先跟我们说啊!于子言和于子彤都是阳间阴司,他们的血能随便给人吗?你…你真是……”

    看了尚青的反应,纪荀自知理亏,窝在一边不敢说话,馆长却是护短,他抬起眼皮看了尚青一眼,阴沉着脸,说

    “如果你站在小荀的位置,把小艾换成洛小姐,你敢冒险和别人说吗?”

    尚青一听,也不说话了,安静的坐了下来。

    馆长叹了口气,本想再点一支烟,可看了眼于子言,又放了回去,柔声对纪荀说

    “小荀啊,你也知道阳间阴司的血与寻常人不同,他们的血液中本就蕴含着力量和强大的灵力,如果是放在从前,倒也没什么,但现在可是科技时代啊,培养克隆人都成了小事一桩,如果…唉,你这次真的应该先跟我们商量一下的!”

    听馆长这么一说,纪荀才意识到这件事真正的严重性,起初她只是认为姓耿的会复活旱魃,却不料还有这么一层厉害关系。

    不过好在她还有减轻罪过的机会,只要能说服那个降头师放下夙愿,顺便说出点有用的消息,它就能将功补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