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一章不是心上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洛婉和馆长他们来的时候,于子言已经被推进了加护病房,看着他们,纪荀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体和那姓耿的老东西,忙上去询问。

    馆长见洛婉也没心思说话,就把纪荀拉到了一边,说

    “小艾的身体已经送到了子言那,你的身体送进了医院,一会儿你…咳,小艾醒了你可以去看看,但魂魄一时半会儿是换不回来的,这你就别惦记了,至于姓耿的那老东西嘛,已经被抓进了警局,看着伤的也不请,啧,话说回来,你也真不负责任,要不是你那个护身鬼说,子言车里的降头师和人头怎么办?”

    纪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我一看见于子言那样,就什么都忘了,对了,那个降头师的事解决了?”

    “还没,尚青在弄,洛婉担心子言,我就跟她一起过来看看”说着馆长看了眼病房里的于子言,问“没事了?”

    纪荀点点头,把于子彤来过后,和黑白无常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边。

    馆长一听,习惯性的抽出一根烟,正准备点,却被路过的护士狠狠的训了一顿,夹着尾巴来到楼梯间,如愿以偿的吸了口烟,说

    “不应该啊,就算是子言和那二位爷有些交情,可拘魂这么大的事,也不可能就三言两语的折过去,不对劲,很不对劲!”

    纪荀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组织,靠过来神秘兮兮的说“而且他们都说于子言只有三十年的寿命,那个谢必安还说什么‘说好的’,于子彤又说了句‘两年前的交易’,馆长,这事你知道吗?”

    馆长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吸了一大口烟后,沉声道“这事你先别声张,眼下最重要的是子言能醒过来,还有,我总觉得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今晚的事怕还有些蹊跷。”

    “你是说姓耿的?”纪荀忙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感觉有点虎头蛇尾,结束的太草率。”

    “嗯,就是这种感觉!”馆长叹了口气“唉,我还是先不想这些有的没得了,殡仪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生意怕是不好做了,还有我那楼面上的…算了,不说了。”

    看着馆长念念叨叨的离开,纪荀也不禁叹了口气,现在的她是灵体状态,什么也做不了,但偏偏有很多事在等着她去做,她必须要尽快回到身体里才行。

    回到病房外时,洛婉还站在玻璃前一动不动的看着里面,纪荀飘到她身边,想说些什么安慰她,可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于子言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她。

    “对…不起。”纪荀垂着头,此时的她也只能说这个了。

    “不要说了!”洛婉的温婉娇媚尽失,满是泪水的脸上似有怨毒之色,她看着纪荀,像是在对她说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十一岁的时候认识子言,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十二年,整整十二年啊!为什么我守了十二年的人…却要被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人夺走!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纪荀垂下了头“我…对不起,如果不是……”

    “算了,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呵”洛婉凄凉一笑,仿佛所有的力气顷刻全部泄去一样,她靠在墙上,神情恍惚的看着病房里带着氧气罩的于子言,没有再说话。

    纪荀知道自己这次闯下了大祸,站在那里低着头,动也不敢动,此时,她又再次想起了赵叶和刘华,想起了这两个被她害得天人永隔的未婚夫妻。

    回首望去,纪荀才发现如果没有于子言,她早就死了无数回,而自己…却从来没有回报过他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洛婉的声音才幽幽传来,她说了很多,大多都是关于她和于子言的过往,那些回忆都被她细心的珍藏着,直到今天才敢翻开去看。

    听着洛婉絮絮叨叨的声音,纪荀真的很想告诉她,于子言曾经喜欢过她,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喜欢过,就过去了。

    天快亮的时候,洛婉才坐在地上睡着,纪荀想给她盖点东西,可现在的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她无语叹气的时候,尚青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是一直都在,还是才来,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抱起洛婉,眼中满是怜惜。

    纪荀看的有些动容,望着已经熟睡的洛婉,喃喃道“其实她很幸福,为什么就看不到呢?”

    “因为不是心尖上的那个人呗。”尚青苦笑,然后看了眼于子言,对纪荀说“这次你可欠了他个天大的人情,想想怎么还吧,如果你选择肉偿的话…嗯,我想会好一点。”

    “……”纪荀嘴角抽了抽“你因为自己的幸福,就想牺牲我的大好人生?”

    “跟着于子言不好吗?”

    “作为一名刚刚开始盛放的女性,我觉得我还是需要爱情灌溉的!”

    “就你这脑子…呵,还爱情,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尚青鄙视的看了纪荀一眼,然后冲着病房里的于子言努了努嘴,说“多陪陪他吧,反正你这几天也不能乱跑。”

    说完,尚青就抱着洛婉走了,看着他俩的背影,纪荀就开始纳闷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么纠结的三角恋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唉,怎么就不能一比一的配对儿呢?”纪荀叹了口气,背着手飘进了病房。

    看着带着氧气罩,身上插满管子,脆弱到好像随时都会死去的于子言,纪荀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些疼,又好像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感觉麻麻的。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料到了黑白无常不会拘你的魂?”纪荀无奈苦笑“那你也不应该冒这样的险啊,要是于子彤没有来怎么办?要是你当场就…于子言,我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聪明,还是笨,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每个人都很珍惜,为什么只有你偏偏不当一回事呢?”

    “小友,你就没发现于天师的心思?”

    曾野的声音突然传来,纪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时没听清它说的是什么,回头问

    “老爷子,你说什么?”

    曾野摆了摆手,盘腿坐在半空,笑着说“没事。”

    纪荀心大,也没继续追问,而是说“你刚才去哪了?我一直都没看见你。”

    “嗯…去太平间走了走,认识了几个朋友,老夫被关了两年多,还没仔细看看这个世界的变化,唉,现在这世界真的是太可怕了,洗个澡都能滑倒摔死,还是我们那会儿好啊!”

    纪荀撇撇嘴,想着好个屁,那时候打起仗来一死就是几千几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