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十章黑白无常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纪荀一路跟着来到急救室,反正大家也看不到她,也就没人会跟她说‘请在外面等候’这种话了。

    她听不懂那些血压什么的专业数据,但她听懂了一件事,那就是于子言处于濒死状态。

    纪荀不知道一个人身体内有多少血可以流失,她只知道于子言流了好多血,真的好多好多。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一边看着,看着于子言的身体渐渐变苍白。

    这是第几次了?这是于子言第几次舍命相救了?纪荀早已记不清,此时她的脑子里满满全是于子言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他真的很少笑,总是皱着眉头,仿佛有思不尽的愁。

    纪荀来到于子言身边,伸出去想去摸摸他的脸,想帮他抚平紧皱的眉头,可入手的却是一片虚无。

    终于,她受不了了,飘出了急救室,来往的人都看不到她,没有人和她说话,也没有人能告诉她‘会没事的,于子言不会死。’

    她很害怕,真的很怕于子言就这么死了。

    “怎么回事啊?”

    尖细又有些耳熟的声音传入了纪荀耳中,她下意识的以为这句话并不是对她说的,所以一直低着头,直到一黑一白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她才回过味来。

    “你们…黑白无常?”纪荀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张开双臂拦在急救室门前“你们别过来!于子言他还没死!”

    “也和断气差不多喽”谢必安抖了抖身子,阴阳怪气的一笑,来到了纪荀面前,抱着哭丧棒上下打量着她,问“你自己都是阴魂了,还管小于?”

    “额…我,我…”纪荀的腿确实有些打颤,毕竟她面前的可是黑白无常,那可是真正的冥神啊!

    但想起于子言正在生死之间徘徊,她也就顾不上害怕了,挺了挺胸脯,说“总之你们不能把他带走,而且…而且他为你们地府做了那么多事,别说是苦劳了,功劳都一大堆,再说了,他不是阳间阴司嘛,你们不是同事吗?”

    “嗯,说的是,有道理”谢必安嘿嘿一笑,退回了黑无常身边,板着脸说“那你无常爷爷我就再等等,等小于出来了,再抓他!”

    “没想到于子言的事连二位也惊动了。”

    闻声,纪荀侧头去看,就见于子彤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她的脸色很苍白,似乎也是刚刚失血过多。

    “于子彤?你怎么来了?”纪荀现在满脑子都是于子言,还有些没转过弯来。

    “我不来于子言就得变成干尸了,到时候还得把他做成标本带回于家,麻烦的很”说罢于子彤转向黑白无常,做了个请的姿势“二位爷,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这里不方便。”

    “嗯,好,还是你这丫头懂事”说着这一黑一白的身影就飘出了窗户。

    纪荀一路跟着于子彤进了电梯,这才想起来于子言的血和普通人不一样,要不是于子彤来了,八成是真得成为干尸。

    不一会儿,她们就来到了医院的楼顶,黑白无常见她俩上来了,沉着脸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哥加也忙的很,没空跟你们这些小娃娃瞎胡闹,这说好的三十年寿命,怎么?小于这就活够了?”

    ‘三十年寿命?’纪荀一听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于子言是个短命鬼,但她也没插嘴,安静的听于子彤和黑白无常说话。

    只见于子彤恭敬的施了一礼,从口袋里掏出不知什么时候就备好的烟,给二位敬上后,说

    “这次的事,其实也是意外,于子言并非是想毁约,只是当时人命关天,不得不出此下策,还望二位老爷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黑无常范无救一听,把烟狠狠的扔在地上,怒道“必须死!”

    谢必安看了范无救一眼,也没说话,继续悠哉悠哉的抽烟,可范大爷这一嗓子却把纪荀下了个半死,差点没坐在地上。

    于子彤倒没什么异样,恭恭敬敬的又敬上一支烟,见范无救不接,她就一直弓着身子,说

    “范老爷,您先别生气,其实晚辈这么说也是为了阴阳两界的平衡着想,想必这些日子阳间发生的事二位也都知道了,自古以来阴阳互不干涉,二位心里虽然记挂着这事,但也不方便出手跟那些鼠辈几件,所以如果这次二位放过于子言,也是因为顾全大局,是不是?”

    纪荀一听,暗道这于子彤还真有一手,这道理说的一套一套的。

    范无救看了谢必安一眼,这才抿着嘴接过了烟,低低的说了句“必须死。”

    这烟也接了,怎么还是‘必须死’,这下纪荀可急了,想着这黑脸的怎么就软硬不吃呢,正打算说话,却见谢必安嘿嘿一笑,说

    “你别误会,我这兄弟就会说‘必须死’。”

    “啊?哦”纪荀把心放回肚子里后,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实在是太丢人了,想着自己混玄学圈也有段日子了,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

    于子彤没有理会纪荀,继续说

    “不知二位老爷意下如何?反正于子言的阳寿也没几年了,迟早是要跟二位走的,不如先让他解决了阳间的事,也好功德圆满,而且要是二位爷现在拘了他的魂,那两年前的交易就…嘿嘿,他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倒是没什么,就怕毁了二位爷的名声,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嗯,你这丫头说的有道理”谢必安不慌不忙的嘬了口烟,吐着烟圈,话锋一转道“不过嘛,这有些事也不是我哥俩说了算的,有些关系还是要打点打点的。”

    “这是自然,晚辈今晚就给二位老爷烧些票子,这次的麻烦也是我们于家的事,自然不能让二位再破费了。”说着于子彤从兜里掏出了整整一盒烟,恭敬的奉上,说

    “晚辈与二位也是许久不见,请二位老爷笑纳。”

    “嗯,不错,不错。”谢必安接过烟,放在鼻子边闻了闻,笑道“还是跟你们这些阳间阴司打交道好啊,有些个不懂事的人,敬的烟都没味。”

    于子彤笑了笑,恭敬的弯下腰,说“那二位老爷慢走。”

    见状,纪荀也赶紧跟着照做,以后大家都是要见面的,她可不想做那些个‘不懂事’的人。

    待送走了这两个瘟神后,纪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问于子彤“这就解决了?于子言伤那么重…这么简单就没事了?不用死了?”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于子彤邪邪一笑“他可欠了我个天大的人情呐。”

    “那意思是真的没事了?”纪荀还有些不放心。

    于子彤无奈的看了纪荀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向楼下走去。

    纪荀追上去,不依不饶的问“对了,于子言怎么只有三十年的寿命?就因为他饮食不规律,一天一盒烟?”

    “你自己问他,我很忙,没工夫跟你耗,对了”于子彤停下来看着纪荀“你想明白了没?要不要做我的徒弟,看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魂魄离体吧?于子言近一个月是下不了床的,如果你答应做我的徒弟,我可以帮你回到肉身里去。”

    “嗯…这个”纪荀尴尬的笑了笑“你让我再想想。”

    “想吧想吧,什么时候于子言死了,你也就不值钱了,到时候就算哭着喊着要做我的徒弟,我都懒得收”说罢于子彤头也不回的走了,留纪荀一个人傻站着,怎么也没想明白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