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九章舍命相护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血很快就把于子言的衬衣袖子染成了鲜艳的红色,豆大的汗珠顺着他青筋暴起的额头落下,看来就算坚韧如他,也受不了伤口撕裂的痛楚。

    “啊!”于子言低声嘶吼,他想一鼓作气的把人拉上来,可两个人的重量加一起近三百斤,就算他的手臂没有受伤都不一定能做呃呃到。

    再强的人,也无非就是凡胎肉体。

    纪荀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一痛,飘到于子言耳边,说“你…放手吧,这样下去你的胳膊就废了。”

    “别…自恋了!”于子言微微喘息“我可不是…为了你,要是摔死了人,还有谁敢来霍老板的…殡仪馆啊。”

    纪荀勉强扯起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都什么时候了,就别耍嘴皮子了。”

    “说的有道理啊!”

    “馆长!”纪荀惊喜的抬头去看,才发现馆长和周启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松了绑,过来帮忙了,看来是曾老爷子的功劳。

    有了两人的帮助,于子言自然轻松了许多,就在所有人齐心协力往上拽人时,原本一直都保持着安静的‘纪荀’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的那双眼睛幽蓝如夜空,又收容了天上的繁星,十分漂亮。

    只是这眼睛在这会儿出现,却实在不是时候,更糟的是此时的‘纪荀’正一脸痴迷,眼睛死死的盯着于子言已经被血染红的衬衣!

    这一变故让于子言想起了纪荀在泽普县时,喝于子彤血的事,暗道一声不好,对馆长和周启生大喊“快往上…呃。”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胳膊突然下沉,随之人也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紧接着伤口处就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要不是有馆长和周启生,他这一下怕就被拽下去了。

    待身子稳定后,于子言定睛一看才发现‘纪荀’正抓着他的手臂往上爬,血一滴滴落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很是骇人,让纪荀原本还算是标致的脸看起来极为邪气。

    “快!馆长、起生加把劲!快把人拉上来!”纪荀急的大叫,她知道这么下去于子言就算不跟着掉下去,胳膊也非被拽断不可。

    “哼,要死也得拖上你们,有阳间阴司陪我一起死,也不算白活一回,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姓耿的说话,纪荀向下看去,才发现那老不死的正一手抓着窗框,用力的把她的身体往下拽!

    纪荀气的就跟个帕金森患者似得直哆嗦,一边徒劳的掰姓耿的手,一边叫骂“妈的,老疯子你要想死自己去,别拖上我!”

    这时曾野也过来帮忙了,但姓耿的就是死活不松手,大有一副今儿个必须死在这里的意思。

    就这会儿功夫,‘纪荀’已经爬到了于子言的伤口处,她用牙撕开了衬衣,伸出舌头在已经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舔了舔,然后把嘴凑上去开始用力的吸血。

    “别…别啊!”纪荀看到抓耳挠腮,背脊阵阵发寒,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小荀,你别管这了,赶紧去把那老不死的解决了,不然我们很难把你的身体拽上来,再这样下去子言的血都要被吸干了!”

    馆长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纪荀这才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但现在的她刚刚成为灵体状态,什么东西都触碰不了,只能干着急。

    在这僵持的局势下,于子言的身体已经完全挂在了外面,馆长和周启生看来也是坚持不了多久,更糟的是‘纪荀’还一直扒着于子言的胳膊吸血。

    随着于子言渐渐发青的脸色,她眼中流露出的幽蓝光芒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浓,在夜色之中看着很是漂亮,却也更诡异。

    等洛婉等人赶到的时候,于子言的意识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开始模糊了。

    “天呐!子言……”洛婉惊愕的捂住了嘴,被这一幕其实的定在了原地。

    “现在上去怕是来不及了”尚青皱着眉头,他已经发现了问题的关键在那个披着黑斗篷的人身上,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上去再多人帮忙都是于事无补的。

    他的大脑快速转动,用全部的脑细胞去想办法,可问题出在半空中,实在很难解决。

    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于子言心知自己的体力已经要到达极限,这么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这时,一股冷风适时的吹过,让他清醒了许多,他甩了甩昏昏沉沉的头,有气无力的对纪荀说

    “告诉馆长…松手。”

    纪荀闻言一愣,然后就一个劲的摇头“不行,你会…”

    “听我说!”于子言的眉头因为疼痛抽搐了一下,他缓了口气,说“让他们松手,我有办法!”

    “真的?”

    “嗯,相信我。”于子言无力的点点头“快点!没时间了!”

    “你要是死了咱俩碰面会很尴尬的,千万别死啊!”说着纪荀向上飘去,来到了馆长和周启生身边。

    下一刻,抓着于子言双腿的力量同时消失,他的身体就开始极速向下坠去,他先是缓了一会儿,然后身体一拧,在半空调整好位置,用那只没有被’纪荀’抱着的,完好的手抽出后腰的乌木短刀,使尽全身的力气把刀扎进了楼壁里。

    因为使得力气太大,于子言的整只胳膊的筋都爆了出来,把衬衣的袖子都撑破了,手也磨出了血。

    “呲呲”的声音揪着每个人的心,纪荀俯冲而下,一直都跟在于子言的身边,一开始她只是在心里祈祷着‘停下来’,直到消耗了近一半的高度后,她再也忍不住,叫出了声。

    “停下来!拜托停下来!”

    一条巨大的裂缝直挺挺的快速蔓延而下,就好像是要把整栋楼都劈开似得,很快,那裂缝就临近的了底部,却仍然没有减速之势,于子言再不敢耽搁,松开了乌木短刀,伸手抱住了’纪荀’。

    这一举动,让纪荀的心狠狠一疼,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于子言用他的身体,护住了她的身体,然后…直挺挺的掉到了地上。

    终于,洛婉的声音唤醒了她的意识,她赶紧飘到于子言身边,就见他嘴里不停的渗着血,人也渐渐失去了意识。

    “于子言!于子言你醒醒啊!你不是说让我相信你的吗?你想的这是什么破办法!”纪荀想要去抓他,想去感受他的温度,可手伸出去,却什么也抓不到,她只能不停的叫喊,连眼泪都流不出。

    很快,警察和救护车就都来了,纪荀现在什么也不关心,什么也不想去看,甚至连她自己的身体都忘记了。

    此时此刻,她的眼里只有于子言。

    洛婉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于子言被抬上救护车,看着纪荀悄无声息的跟上去,看着救护车远去。

    如果说之前她还对于子言的心抱有一丝幻想的话,这一刻算是彻底的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