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八章迟来一步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今夜的月,有些发红,还带着模糊的毛边,看起来很是诡异。

    这就是月晕,又称毛月亮、月黑头或血月,众所周知,无论在哪一种学术的解释中,这都不是个好兆头。

    随着姓耿的那一声‘五’,纪荀颓然的放下了高举的手,她妥协了,因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启生死在这里,所以她别无选择。

    “很好。”姓耿的把周启生交给了手下,然后来到纪荀面前。

    他一把夺过摄魂鉴,照在纪荀头顶,随着口诀的催动,纪荀感觉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

    紧接着她就感觉眼前出现了一道白光,直刺脑中,然后整个人才彻底清醒。

    她飘在半空中,眼睁睁的看着姓耿的那老变态抱着她的身体,来到了一个奇怪的阵法前,原本她以为会被粗鲁对待,却不料那老东西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就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

    阵法渐渐的散发出了邪气的光晕,那光让纪荀感到很不舒服,她很清楚的知道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好事,但却无能为力。

    事已至此,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这一刻,她想起了于子言,想着如果是他在这里,或许就不会走到这无路可走的一步。

    “你别碰我!小荀姐,小荀姐救我!”小艾哭喊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声一声的牵动着纪荀的心,此时的她很无助,只能祈祷着于子言可以快点出现,快点挽救局势。

    可是谁也没有出现,纪荀看着小艾被带到了阵法的旁边,不由自主的想扑过去救她,可曾野一个劲儿的拽着她,告诉她如果这个时候她过去,就会连魂魄都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摄魂鉴再次被催动,下一刻小艾的魂魄也离开了身体,被姓耿的强行塞进了纪荀的身体里。

    除了姓耿的,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尤其是馆长,他曾在泽普县见过观苍眼的力量,那时的纪荀多少还是有些理智的,情况远比现在要好很多。

    可让人意料之中的是,静,出奇的静,小艾的魂魄进入纪荀的身体后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姓耿的显然也很不解,低头看着地上的纪荀,似乎也在苦恼。

    就在这时,天台的一角突然传来“嘭”的一声,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向那发出声响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位身高一米八有余的俊郎青年呼哧带喘的站在那里,他的脚下是已经看不出形状的门板!

    是于子言!真的是于子言!他终于来了!

    纪荀当时差一点就泪流满面了,她飘到于子言身边,满怀期待的往他的身后看去,心又凉回了谷底,暗骂这骚包居然是单枪匹马一个人来的,还真是…

    “你…于子言!你怎么…可能……”姓耿的声音中终于有了波动,看来他是真的没有料到于子言会来。

    不过他的反应极快,伸手一把抢过手下递来的刀子,另一只手啧抓起了地上的纪荀,把刀子抵在纪荀的大动脉,冷冷的说

    “于子言,你再往前走一步,纪小姐可就真的要成为孤魂野鬼了!”

    纪荀急的在半空中晃来晃去,急声说“别,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哼,还真是天真,你觉得你能威胁到我吗?嗯?”于子言冷冷一笑,从后腰处抽出了乌木短刀,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说

    “有本事你就动手啊,反正观苍眼消失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倒是你,废了那么多心思,你舍得让它就这么消失吗?”

    “别过来!”姓耿的显然乱了阵脚,对手下怒道“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听到老大发话,小喽喽们都一个个的向于子言冲了上去,可他们在于子言手下连一招都走不了,就趴在了地上,纪荀看的直呼痛快,跟在于子言身后左挥一拳,右踢一脚,就好像人是她打倒的一样。

    很快,姓耿的手下就全被打趴下了,从他略微前弓的身形上来看,确实是真的慌了,他抓着纪荀的身体左顾右盼,似乎还在找自己的人。

    “把她交给我!”于子言的眼中满是杀气,就连纪荀看了都是为之一振,他的眼神着实有些吓人。

    “交给你?哼,做梦!”姓耿的抓着纪荀的身体一路退到天台边,直到无路可退,他才停下来,用刀尖对着于子言,还在说着“别过来!”

    于子言停下了脚步,把乌木短刀收回后腰,对姓耿的摊了摊手,说“只要你把人给我,这次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放你走。”

    闻言,姓耿的不屑的一笑“哼,于子言,你的话鬼都不会信,还指望我信?是,我舍不得观苍眼,不过嘛……”

    说着他回头看向空荡荡的脚下,于子言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他的意图,快步向他跑去,速度之快,让所有人的眼睛都没有反应过来。

    与此同时,姓耿的紧紧的抱着纪荀的身体向后躺去,这时纪荀就算再傻也明白了他的意图,快速的飘到了自己的身体前,想去抓,却什么都没抓住。

    “啊!不要啊!”纪荀绝望的大喊,手胡乱的抓,可她抓住的只有一片虚无,连自己身体的温度都无法感受。

    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下沉,纪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自己摔成肉饼的样子。

    可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心中大喜,原来于子言还是赶上了!

    可纪荀并没能高兴太久,因为她看到于子言的白衬衣袖子渐渐泛起了点点猩红,再去看对方的脸,就见他的脸色煞白,虽然没有明显的痛苦之色,但眉头却皱的很紧。

    纪荀这才想起于子言的手臂还有伤,这下铁定是又裂开了。

    “嗯…”于子言的嗓子不自觉的发出闷哼,血一路蔓延向下,来到了他的虎口,让手不住地打滑。

    “于子言我求你了,别松手啊,千万别松手!”纪荀一个劲的苦苦哀求,可她心里清楚的知道,于子言虽肯定不会松手,但也坚持不了多久。

    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凡胎肉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受两个人的重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