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七章威胁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姓耿的!你他妈给我出来!你个疯子!畜生!”纪荀疯了一样的挥舞着手里的铜钱剑,一楼一楼的往上爬,不停的叫骂着。

    她无意识的上着楼,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人,直到来到最顶层,她才蓦然安静下来。

    她一步步走到天台的门前,颤抖的抬起手放在门把手上,深吸一口气,推了开来。

    “小荀姐…小荀姐救我!”

    “纪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老头是谁!”

    “小荀,子言呢?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他没和你一起来吗?”

    “小艾,起生,馆长……”

    纪荀呆呆的看了三人好久,直到一个沙哑难听的熟悉声音传来,她才回过神。

    “纪小姐,我要的东西呢?”

    “老东西!你抓他们干什么!”纪荀恶狠狠的扑过去,就要掐姓耿的脖子,她已经气极了,也恨极了,脑子里只想要这个老不死的偿命。

    可就这样毫无章法的扑过去,自然不可能得逞,果然,她被背后出现的两个人钳制住了。

    “果然还是年纪太小,这点小伎俩就让你失去了理智。”姓耿的笑了笑,走过去从纪荀的口袋里找到了两瓶血。

    馆长见后神色大变“小荀,这…这…怎么回事?”

    “霍立,你猜的没错”姓耿的轻轻撕去上面的符纸,把鼻子凑过去嗅了嗅,神色极为陶醉“这就是阳间阴司的血啊,太香了,好美妙的灵气…”

    看着姓耿的,纪荀这才大梦初醒,反应过来今夜的一切都是他精心布的局。

    先是让那个降头师约见西郊,探探她是否真的是一个人,在确定于子言确实没有跟来后,就利用降头师带她来到殡仪馆,第一时间触发了般若幻境,让她看到赵叶和刘华被害的那一晚,促使她在看到被抓的小艾他们时失去理智。

    纪荀不由暗赞,好精心的布局。

    只是这姓耿的似乎对高科技不怎么敏感,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跟踪器这个东西。

    既然事已至此,纪荀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想,于子言看到车停在殡仪馆后,肯定会发现不对劲,只要拖到他和玄家的人赶到,应该就会扭转局势。

    就在这会儿功夫,纪荀又看到几个人上了天台,他们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黄色包裹,鼓囊囊的,纪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只能静观其变。

    她右胳膊的伤口已经因为刚才的鲁莽重新裂开,疼的直冒冷汗,为了保存势力,她不敢轻举妄动。

    “霍立,你看看,你不说我还是可以找到的嘛,你这是何苦呢?”姓耿的笑了笑,走到那黄色的包裹前蹲下,在里面翻翻找找。

    纪荀看向馆长,本来想跟他对视的,但人家根本就懒得看她,眼睛死死的看着那个包裹。

    纪荀也开始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伸着脖子瞧,这一瞧不要紧,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啊!

    那包裹里,满满当当的全是法器!馆长的法器!

    众所周知,不管是道士还是阴阳先生,他们除了符纸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法器,符纸是有限的,因为一个人的精气与灵气就那么多,用完之后就再难画出有威力的符纸。

    但法器不同,它的用处远比符纸要大许多,是凡胎肉体唯一可借助的最大助力。

    纪荀看着这些法器比馆长还肉疼,如果这些法器全被姓耿的拿走,那馆长以后还怎么降妖除魔!

    可纪荀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只是因为想得到这些法器,就把他们碰面的地点定在殡仪馆,会不会太奇怪了,有些说不通。

    下一刻,姓耿的行为就证实了纪荀的猜测,他在那堆法器里翻了半天后,拿出了一面跟镜子一样的东西。

    是摄魂鉴!

    “果然还在你这。”姓耿的端着那东西掂了掂,用手小心翼翼的拭去上面的灰,对馆长说“霍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师父留给你的宝贝的?”

    “你…”馆长看着姓耿的,眼中流露出一些复杂的东西,最后颤声问“你认识我师父?怎么可能!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与你这畜生是旧识!”

    “旧识?呵,也不算,我和他不能算是旧识。”

    说着,姓耿的端着摄魂鉴向纪荀走来,纪荀只感觉背脊发麻,无意识的退后,嘴里喃喃着

    “别过来…别过来!”

    姓耿的就像电视剧里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眼,无视纪荀的惊恐,一步步向她走去。

    很快,两人就面对面了,姓耿的从黑色的斗篷中发出低沉且难听的笑声,端起摄魂鉴就要念动口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凉风袭来,纪荀和姓耿的,乃至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摄魂鉴已经不在姓耿的手里了!

    “老爷子,干的好!”说着纪荀也没有傻愣着,趁所有人都还没怎么回过神来的功夫,她逃离了钳制,来到了曾野身边。

    “你居然也有护身鬼了?”姓耿的声音依旧,听不出来什么异样的情绪,似乎是并不把这个变故放在眼里。

    “小荀,你快跑!快去找子…咳!”

    馆长的话被姓耿的手下打回了肚子里,纪荀见状心急如焚,想要上前,却也不敢再鲁莽。

    思虑再三后,她夺过曾野手中的摄魂鉴,高举过头顶,对姓耿的过“放了馆长他们,否则我就摔了这摄魂鉴!”

    “好啊,你摔啊!”姓耿的笑了笑,走到馆长他们身边,接过手下递来的水果刀,阴森森的说

    “你敢摔,我就把他们全杀了,如果你觉得划算,就请便!”

    “你…你个老不死的!”纪荀气的直哆嗦,她在原地转来转去,一时没了主意。

    就在这时,馆长说话了,他看了眼又大又圆的月亮,对纪荀说

    “小荀,姓耿的这次是想把小艾的灵魂塞进你的体内啊!还记得我在舒和斋说的话吗?”

    闻言,纪荀一愣,随后就全明白了过来,她本以为姓耿的主要目的是血,却不料他是想一箭双雕!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姓耿的把手里的刀向馆长脖子上的大动脉靠了靠,说

    “纪小姐,相信你已经‘见’过赵叶了吧,我昨天去精神病院看过她,啧啧啧,真是可怜呐,人整日恍恍惚惚的,知情的人都以为她是被吓得,其实不是啊,她是因为看到自己的未婚夫死在眼前,所以受了刺激,纪小姐,你真应该去看看她,那样你就能知道自己把她害得有多苦了。”

    纪荀闻言,心中愧疚之心更重了,但她没敢表露出来,看着姓耿的恶狠狠道“他们是你害的!”

    “是嘛,哈哈哈,纪小姐,你不承认也没什么,只要你心里清楚就行,如果你今天不按照我的意思做,那这里的三个人都会死。”

    语毕,他一把提起周启生,将他摁在了天台边上,阴森森的说

    “我只给你五秒钟思考的时间,1…2…3…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