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十六章阴阳两隔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本以为既然殡仪馆有异,那里面肯定就没人了,却不知居然还有人值夜班,而且还是赵叶,纪荀也没来得及把她的‘人头气球’藏起来,就这么张着嘴和赵叶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半晌后,赵叶指了指那个晃来晃去的人头,颤声问“小荀,你…你手里的是…是什么东西啊?”

    “啊?手里?”纪荀赶忙把绳子交给了曾野,抬起手干笑“没什么啊,什么都没有,赵姐,你看花眼了吧!”

    赵叶扶着桌子坐下来,缓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对纪荀说“小荀啊,你就别懵我了,我也是经过事的人。”

    闻言,纪荀垂下了头,其实她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赵叶和刘华,一直想去看看他们,但又怕赵叶会被姓耿的再次注意到,就一直没敢去,虽然于子言没对她说什么,但她后来也想明白了。

    如果不是那个姓耿的老东西想阴她,那刘华也不会死,还有赵叶,她记得上一次孟嘉欣的事情后,赵叶就住进了精神病院,怎么这就好了?居然还来殡仪馆上班。

    想到这,纪荀一愣,不禁仔细的打量起赵叶来,却是怎么都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她偷空看了眼曾野,发现它也一脸蒙蔽。

    纪荀并不觉得自己的智商在一百以上,所以她并没有像于子言平时那样自己推理,而是吧咂了一下嘴,问

    “那个…赵姐,你不是病了嘛,怎么又来上班了?好了?”

    “病?是啊,我病了,不过现在好了”赵叶笑了笑,两只粗糙的手一边搓,一边苦笑“我回来看看。”

    “回来看看?”纪荀听的云里雾里“什么意思?殡仪馆有什么好看的,馆长呢?”

    赵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起身向殡仪馆深处走去,纪荀看她神情有些恍惚,就追了上去。

    “老夫看你这朋友不对劲啊。”曾野捋着胡子老神在在道。

    “废话,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纪荀翻了个白眼,问“你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嗯…”曾野抿着嘴四下看,脸上似是有些犹豫之色。

    纪荀也是急性子,伸手揪住老头的胡子,压低声音说“你发现了什么,倒是快说啊,吞吞吐吐的!”

    “我是想问…哎呦,你先松开手!有话好好说啊!”

    纪荀松开了手,去看赵叶,却发现他们走的是去入殓房的路,心想赵叶该不会是要去看以前出事的地方吧。

    就在这时,曾野说话了。

    “小友,你先说说你的感觉,你用观苍眼所看到的东西。”

    这次纪荀没有再去拽曾野的胡子,看着赵叶的背影,喃喃道

    “一开始我觉得这里很熟悉,可后来却发现…好像不是故地重游的那种熟悉,而是…而是……”

    “是气息熟悉,似曾相识的气息!”

    曾野接过话,见纪荀点头如捣蒜,它捋了捋胡子,说

    “那应该就没错了,小友,这里并不是我们原本所在的那个世界,而是般若幻境!”

    “般若幻境!”纪荀大惊,想起了在王国生家里所经历的那些让人绝望的一切。

    “小友你先别急,这个般若幻境与你上次所经历的不同,首先,这个幻境里不止你一个人,你也不是那个制造幻境的人,一开始老夫不敢肯定,就是因为这个,按理来说般若幻境里只会有一个人,那个人无意识的为自己制造幻境,且深陷其中,可我们所处的这个幻境所看到的一切,却是别人让想让你看到的。”

    纪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时已经到了那次给孟嘉欣化妆的入殓房了,赵叶有些机械的推门而入,纪荀想跟进去,可意识却控制着她停留在原地。

    她…不敢进去!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接下来看到的会是什么!

    曾野小心翼翼的松开了那颗人头气球,见它果然没有任何动静,叹了口气,说

    “小友,就目前来看,我们应该还在于天师的车上,压根就没有进殡仪馆。”

    纪荀机械的点点头,却是没怎么去听曾野的话,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孟嘉欣那天的事。

    我不害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就是纪荀现在所想,一直以来,她都把对赵叶和刘华的愧疚压在心底,最初她不敢去他们,是因为害怕,想要逃避。

    后来,她就想着只要自己能多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那就能减轻罪恶,不枉他们俩的遭遇。

    这次她之所以这么想抓住姓耿的老东西就是想替他们俩报仇。

    报仇!

    想到这,纪荀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殡仪馆的门。

    “吱呀”一声,本就关的不严实的门应声打开,纪荀一步步走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暗绝人寰的一幕。

    她看到孟嘉欣一脸冷笑的坐在停尸台上,正瞪着一双大大的死鱼眼,斜眼看着已经被吓得缩在角落,无法动弹的赵叶和刘华。

    紧接着,纪荀就看到刘华的身体以一种无法形容的角度弯曲,被肉包裹着的骨头接二连三的破皮而出,血也随之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那是怎样的疼痛,并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纪荀看他张着嘴巴想叫,却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但就是这样,刘华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赵叶身前,就像是一名无惧无畏的骑士。

    赵叶早已泪流满面,但她还没有完全被吓傻,掏出手机打电话,纪荀知道,这就是自己接到的那通电话。

    这时,赵叶的声音从门后传来,纪荀没有回头,安静的听她说。

    “我和华子,其实快结婚了,那天晚上他向我求婚,我答应了,本来想着第二天来了再告诉你们的,呵,谁又能想到短短一夜就会阴阳相隔呢?小荀,你说如果我早点答应他,我们早点在一起,会不会我就没有那么多遗憾了?”

    “赵姐,是我对不起你们!”纪荀无力的瘫倒在地,早已泪流满面。

    幻境结束了,纪荀坐在车里,感觉刚才只是南柯一梦,但刘华护着赵叶的画面却久久挥之不去。

    原本要喜结连理的两人,如今却阴阳相隔,一个死,一个疯,这样的悲剧因她而发生,纪荀怎么可能还安之若素。

    “姓耿的,都是你!都是你!”纪荀一边怒吼,一边开门下了车,向殡仪馆跑去。

    “小友!你别…别跑啊!这车怎么办?唉!”

    曾野急的直跺脚,它担心纪荀一个人进去有危险,可这车里还有个降头师的头,后备箱还有俩小孩头,这都是这次幼童惨案的主要物件啊,要是丢了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曾野在车里捶胸顿足,最后看见了纪荀的手机,他想拨给于子言,问问他们到哪了,可鼓捣半天连屏幕都没亮……

    事分轻重,对于曾野而言,纪荀的命就是最重要,于是也就没继续纠结下去,飘身向殡仪馆而去。
小说推荐